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Chapter 2、有关兄长 ...

  •   “小夏。”刚坐下,就听到兄长大人温柔磁性诱人的声音。夏连忙起身,文静优雅的大家小姐气质添上了两份俏皮活泼,往那有着清香的怀里蹭去“哥哥!”
      
      花泽类看着总是见不到人影,比自己还要忙碌的小毛孩,对自己而言,那就是最亲最亲,可以说是唯一的亲人了。想到这里,虽然还是有些气,但还是宠溺着回抱道“你还知道回来?”
      
      夏嘟了嘟嘴巴,整个人灵动了起来,平时安静的凤眼瞬间轻挑,带着稚嫩年纪没有的风情,拽着花泽类手臂道“哪有!我每次都赶着练习,哥哥每天都不见人影,还说我呢!我看啊,哥哥是不喜欢小夏了,说不定今天回来都是碰巧而已!”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可是手上却还是亲近的拉着花泽类。眼神很是着撒娇的味道,带着两分不依。本来这一阵子都习惯了表面温柔,实则冷木的花泽类,反而面上浮起一丝自己觉得有些别扭的笑。
      
      这一笑,夏却是放纵自己小小的花痴了一下道“哥哥笑起来,果然是最好看的。”
      
      “你啊!平时连句话都不说,你这副样子,司看见了可要笑死了!”花泽类对着这样的花痴神情,一点都膈应,反而为此而骄傲。不过想到好友对着妹妹时候的性格,忍不住说了出来,看夏的反应。
      
      夏可不管花泽类什么意思,很是不顾形象的翻了个白眼,道“本来就是,哥哥笑多点,最好看了!我也不用担心未来的嫂嫂了,对吧?”
      
      “小夏。”花泽类看着夏避而言之,转过身坐到一边,又说道嫂嫂的莫须有上,是很无奈。夏轻哼了一声,道“本来就是嘛!至于那谁,关我什么事啊!我看他从头到尾闪亮发光,还不知道对女生要温柔细心,我才懒得说呢。”
      
      要说道明寺,这个姓在日本,是无人不知的。只是,对于花泽夏来说,却是一个虚长了自己年岁,心理却比自己幼稚很多的纨绔公子。当然,说纨绔,其实也说不上。但是要说坐在一起,相谈甚欢,那简直就是做梦!而对于花泽类对自己的试探,夏更加的有些不耐道“哥哥,我知道我的责任。可是,那也是有一定选择的。我是大小姐,可不愿意伺候那种大公子。哥哥,反正这种事你就不要想了。”
      
      “嗯。”花泽类看着夏蹙着眉头,就不愿意再提了。虽然性格上,还是做不到欢笑常在的明朗,但对着能够让自己时时言笑,放松心情的小妹来说,小妹是最重要的。这一点,对于花泽类和其他三位好友都是清楚的。加上花泽夏性格也不做作,长相也好,就算是美作那样的情场浪子,也是很疼爱这个小妹妹的。
      
      “哥哥等会要出去吗?”夏眼巴巴的看着花泽类,遥远记得上次一起吃饭都是一个月以前,对于在上层圈子有名的‘如胶似漆’的兄妹来说,可是很难得,很久了。
      
      花泽类看着夏的样子,摸着夏柔软的长发,心里跟着一软,很是自然的笑了出声道“嗯哼,等了你很久了。今天做你喜欢吃的中餐,快上去换一下衣服吧。”
      
      夏蹙了蹙鼻子,扭过头来,不让头发受了残害。一边又连忙点头,明白花泽类是特意的抽了空出来,也不推迟时间,又激动的来了一个熊抱。转身利落的跑上了楼,等回房间。张姐早就准备好了东西,直接进了浴室里洗了一下,赶忙换了长裙,对于空了很久的房间不予一眼,随意的甩着湿润的长发下楼去。
      
      左右才不过十来分钟,花泽类却很是自如的坐在沙发上,等一卷淡香飘来,带着一点湿润的浓厚气息。才无奈的蹙着眉头,拿着一边准备好的毛巾放在夏的头上,轻轻擦拭着,还一边说道“说了你多少次,总是记不住。”
      
      即便被毛巾遮掩着,听着花泽类这样的话,夏却是笑眯眯的。抬头看着花泽类蹙着眉头,眼里却满是细心和温柔,心里头都是暖暖的,不由道“哥哥,真可惜你是我哥!”
      
      煞有介事的摇了摇头,眼底完全的可惜。花泽类觉得有些好笑,问道“外面的东西都不干净!你看你这脑袋瓜子吃的都超和负重,说的话都不正常。”
      
      “哥!哪有你这么说妹妹的!”本来还有些粉红泡泡,想着未来的一半要按照花泽类为标准。不过这么一说,突然想到花泽类本来就是神经不在地球的特征,又觉得自己实在不对。虽然对自己很好,相对是一个正常的人,但也不能找一个□□在身边气自己。亲人和男朋友是不一样的,这么想着,本来标准就高的花泽小姐都觉得自己的另一半希望渺茫了。
      
      花泽类摇了摇头,看着夏出神的样子,满是宠溺。若说花泽小姐在外高贵疏远的模样,那么在他眼前的,却永远是一个调皮的小丫头。会说会笑,会哭会闹。这么一想,却是嘴上不要钱的所有的温柔倾出道“花泽类是花泽夏,永远的哥哥,独一无二的。”是最亲的人!
      
      夏心里对于花泽类这样难得的温柔,很是高兴。舒服的享受着花泽类的伺候,一边想到自己过几日的比赛,又问道“哥,我下星期的比赛,你来吗?”
      
      看着自己的妹妹,竟然这么有些客气的问自己,花泽类一脸的空洞出神,等夏神情很是着急了,才恍然间回道“大小姐出门在外,怎么可以少了骑士护驾?”
      
      “真的吗?太好了!”夏高兴的大声道。花泽类跟着轻笑不语,不过对于夏来说,这已经很好了。因为花泽类的性格,夏总是要欢乐的带动着,要他高兴。时间久了,这也都成了习惯。特别是花泽类为长子,提前的担负着责任,有时候忙起来,就好像这样亲的妹妹,也是有心无力很难见到一面。有时候醒来了,才知道花泽类有回来过,不过都是安安静静的看过自己就好,从来都不宣扬,自然的,慢慢的除了自己的爱好之外,也就越来越围绕着花泽类为中心了。
      
      夏这么高兴,花泽类暗自想了一下自己的排程,等会吃过饭就都安排一下才好。
      
      同样的,花泽类想到后面的宴会道“这几天没事,就陪我去宴会吧。”
      
      点点头,夏也没有推,只是习惯性的扭着眉毛,对于那些无聊的宴会,没有一丝的好感。不过兄长大人说了,也就答应了。虽然说嫂嫂,但那些所谓的大家小姐,看着兄长眼神里,全是价码的评估,就是不高兴。
      
      花泽类宠溺的揉着夏的长发,虽然很凌乱,不过随意的发丝,让夏多了点自然。像以往一样,瞪了一眼,但眼神全是暖暖的,由着花泽类糟蹋自己宝贵的发丝。
      
      两兄妹安静的吃了饭,饭后散步。花泽类又陪着夏拉了提琴,送到门口处,在夏的额头上亲亲一吻“晚安,小夏。”
      
      “晚安,哥哥。”夏笑眯眯的,点头回应一吻后转身回房。
      
      连着管家看着两个小主人这样亲近,都是高兴一张脸皱巴巴的笑着。而这个夜里,夏一夜安眠。
      

  • 作者有话要说:  抓虫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