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Chapter 5、有关宴会 ...

  •   一袭白色,不过膝盖的蓬蓬抹胸裙,胸前有些点缀的晶亮。素雅简洁,更不失娇俏,并有粉色腰带。相对而言,这是一条普通的裙子,在这个满是美人处处的夜里,实在是显得不起眼。只是主人这么穿着,带着不同的气质,出挑的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大家都是一致的称赞。
      比如面前的堂亲长辈就是这样,一身的西服,衣冠楚楚的,自以为的带着笑道“月下为了今晚,准备了很久呢。不过比起来,还是没有小夏漂亮。果然嫡支的,就是不一样。唉。你要好好的看着,看小夏是怎么做的?学着点,可不要丢脸了。”
      好像是在说自己晚辈的不是,还偏偏仗着稀薄的关系,叫着自己小夏,不知道还以为很熟呢。不过这么一说,夏一个机灵,知道不能慢的看了一边,点了点头道“怎么会呢?月下桑很好,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没必要学别人。那边还有人,我就先过去了,请慢。”
      面上一派恭敬,转身就走开了。本来还想顺势要让月下黏在夏身边,在那些公子哥前露面的堂亲,顿时面色发黑,冷哼一声道“小小年纪,真是了不起啊。”
      月下在旁撇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自尊心。虽然不是嫡支,可少说也算是一位大家小姐。怎么也不愿意低头贬低自己,反而却和一个比自己小的女孩碰冷屁股。
      “怎么了?”摇了摇手中的香槟,挑着一双娇媚的桃花眼,就是对着夏,都是丝毫不吝啬的释放着。只是勾起的嘴角,却让夏不好气的抢过手中的香槟,丝毫不淑女的喝得一干二净,顺手就还了回去道“跳梁小脚。”
      很是嫌弃的把酒杯放下,看着夏,面部土色道“在民间过了两天,真是粗鄙呢。”
      明明很是看戏看得很欢,还笑着挖苦,到现在还不忘释放自己的毒舌,夏顿时觉得青筋绽露,不能忍受的上下瞄着其一身上下的精致打扮,道“民间?那你是升仙的天使吗?大小姐,你俗不俗啊?”
      “这可是本小姐三个月前,Calvin Klein特制的,今天赏脸才穿了这件衣服,给你顶场子。俗?”说着,妖娆的显现着自身的礼服,还上下的瞄着夏的一身素朴,那种充满了藐视的眼神,真该杀之!夏忍不住火冒三丈,这个死丫头,尽然一而再的挑战自己的神经,同样的挺了挺身子道“就你这样,也不过是看着好看。男人要看的,可不是玩玩的身材还有样貌和内在,你?”
      两个人同样的幼稚的相互讽刺说着,其实论来两个人都是美人。只是一个,花泽夏性格就要娴静,相对也是气质偏向了清雅冷傲,让人仰慕又不敢靠近,怕有玷污。而另一个九条薰就是放肆的,气质更加是诱人的柔媚,好像带刺的玫瑰,让人欲罢不得。两人都很相似,都是让男人抓不住的那种,因此,不管是什么正式的场合,夏都看不见状似风流的好友有半个男伴的出现。就像现在一样,呆在一边安安静静的,却是勾着男人眼睛不断的飘过来。想来,等宴会完了,又够这妞玩很久了。
      “幼稚。”撇着不输于自己身材,打扮过于少女的丫头,想想年纪比自己小,就是不屑的道。夏翻了白眼,倚在一边。九条薰看着人群中鹤立鸡群的花泽类,满是欣赏,眼中跃跃欲试的道“果然,看来看去,还是类比较养眼啊。干脆,你就把他让给我了吧,你们就是兄妹,每天藏着掖着,也不是你的。”
      薰说的话,无不风凉。只是,花泽类的出色,不是所有人都能拒绝的。就好像人群中那个高傲的花泽月下一样,不一样是一脸的花痴样吗?只是,听得九条薰这么说,顿生孩子长大了,为娘欣慰又不舍的奇异感觉。又不愿让九条薰得意道“你和我认识那么久了,也不见你和哥有什么啊?就你,等你这个蒲公英定下来,再说吧。”
      “嗤,小屁孩,你懂什么?”九条薰看着死咬的夏,却是想到了什么,向往的道“有什么蒲公英不是随风而走的?等我遇到了属于我的那股风,我就永远的随着走,夫唱妇随,那才是爱情。”
      夏不能认同,知道九条薰风流底下的坚持,也就没说什么,只是尽力的一起蹲在角落里。等到了开场舞的时候,才无奈的搭着花泽类的手,翩翩起舞。
      感觉到四周炽热的目光,夏都感觉全身起鸡皮疙瘩,有些怨气的抬头看着兄长大人道“男色害死人啊。”
      “呵呵。”花泽类笑点很低,也很配合着夏。只是,面上带着揶揄,挑了挑眉眼角,低下头在夏的耳边道“是么?那小夏也要加油了,今晚有很多男人呢。”
      “那些男人比哥差远了,我的眼光才没有那么差呢。”花泽类玩笑似的话,夏谨记着。登时想到方才九条薰说的,不由得有些置气,咬牙切齿的道“到时候,我就找个比哥你还优秀的疼我。哼。”
      花泽类满眼清亮的笑着,只是点头应了。这样平静的反应,夏却是冷静下来了。看着花泽类静静的看着自己,就好像是整个世界都在凝望自己的包容,不由得一笑。不是无所谓,而是关心的时候,早就想好了今天的局面,早就想好了一切,只想要自己幸福。想到自己,就算是九条薰那样的黑道人家,都比不上自己的自由幸福,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有个家主哥哥,有个宠自己,不多话却把所有记在心里的细心的兄长,这就是自己的幸福承载。
      两人最后笑着表演完了开场舞,不等夏反应,就被西门拉了过去。而兄长大人,俨然成了九条薰待宰的羔羊,恰好的被握到了手心里。夏不管有没有发觉,还是瞪了两眼。看着夏的护兄,西门好笑之余,又是羡慕的道“和帅哥一样,小夏怎么可以这么不关心呢?”
      “哼,少拿那一套对我。”西门的花花公子,夏都是不去涉及,但多少是知道的。丝毫不客气的揭着西门的短,西门耸了耸肩,他可没有。要知道,他要是对夏不正经,第一个翻脸的是花泽类。
      “夏。”清清冷冷,一贯的生人勿近的样子,夏看见了,撇开了西门,高兴地左右看了两下后道“莲,伯母伯父呢?”
      看着夏这样的不客气,直接的抹过了那双双讨厌的眼光,眼底划过一丝欢喜。但面色,却好似没有什么变化,也一点都不负责的道“不知道。”
      夏嘟了嘟嘴,瞪着一点都不像一家人表现的月森莲道“怎么会呢?一起来的,肯定知道的。不过,你能来,我很高兴。真的,呵呵。”要知道,真的算朋友的,也就只有九条薰和月森莲了。只是之前没有通知就转学,见了一面,月森莲都是冷冷的。看着反应,生气的阶段,应该是过了吧?
      月森莲深知夏的意思,只是看着夏,嘴角更多的像皮笑肉不笑的勾了勾道“恭喜你!”
      同样是小提琴,但是夏的路,早就走在了前面。但他的那一步,始终是迈出的太迟,输给了夏,这并没有什么。只是,在某方面的情感上,月森莲却是不允许。夏甜甜一笑道“嗯,谢谢。”
      对于没有来看比赛,夏却是没有再提。月森莲就是来打个招呼,说一下恭喜,又因为性格原因,找不到话题,一下子也安静了下来。不过夏也没觉得什么,本来,认识莲以来,不都是这样的寡言少语么?自己兄长就是这样的人,早就习惯了。相比叽叽喳喳,为天下不乱的道明寺大爷来说,她最头疼的就是那种走到哪都热闹的人。
      说到曹操曹操就到,有些人就是不能想,不能念。只是一张臭脸的道明寺大爷走来,靠前的是道明寺集团的女王道明寺枫,道明寺司相处好像敌人的亲妈。夏连忙鞠躬,作为世家的关系,两人都不是陌生的“枫姨,您好。”
      “嗯。”道明寺枫一贯的利落,走来的瞬间,夏都感觉带着一阵风。丝毫不斜视,拿着对待儿女都没有的温柔道“小夏越来越漂亮了。”
      “谢谢夸奖。枫姨才是呢,都好久不见了,有时间的话,我可要登门拜访哦!”夏笑嘻嘻的,丝毫不受那股女王的气质影响。道明寺枫眼神越来越赞赏的看着夏,略有略无瞥了一眼一边不甘愿的道明寺,有些不争气的道“那枫姨等着呢。司就在这儿陪着小夏,我先过去了。”
      对着夏点了点头,不等道明寺发话,就走了。至始至终,都理所当然的忽视了一边的月森莲,只是夏却知道道明寺枫是注意到了的。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着月森莲道”枫姨就是这样,你不要介意。”
      月森莲摇了摇头,没有放在心上。本来松了口气的道明寺司看着,顿时不爽的哼了一声。只是夏一贯的忽视着道“西门他们在那边,我先走了。”
      不过,枫姨还是想撮合我和道明寺?哼,才不会乖乖的顺从。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