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妖艳贱货 ...

  •   不一会儿森川管家便吩咐司机将车停到本堂夏妃身旁,撑伞下车恭敬地请本堂夏妃上车:“本堂桑,雨下大了,我送你去神奈川的别墅吧!”
      
      本堂夏妃愣愣的看着,瞥向那辆车却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人,眸色一沉。
      
      她打开车门上车,一阵暖意突然袭来,她身上沾着湿气,进入温暖的地方反而觉得有点儿冷,她忍不住用手臂保住了自己的身子。
      
      森川见她抱着自己的身子,体贴的递给她一条干毛巾,笑得和蔼:“擦擦身子吧!别着凉了。”
      
      本堂夏妃感激一笑:“谢谢,麻烦了。”
      
      她该感谢在自己困窘的时候还能有一个人关心自己,还有那么一个人会担心自己。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都值得她一生铭记。
      
      森川见她心情不太好,体谅她还不过是个孩子便出声安慰道:“本堂小姐,你也别怪少爷无情,其实少爷还是挺关心你的。”
      
      “嗯,我知道了。”本堂夏妃的语气淡淡的,垂着头,眸底一片浑浊。
      
      迹部不该跟她离婚的,至少不应该是在现在,她是老太爷承认的孙媳妇,迹部就算是不满意她的逼婚,也不该在这么短的时间的跟她撕破脸皮。
      
      她敢肯定,他跟她离婚这件事做了保密,爹地妈咪和老太爷都不知道这件事,她大可以去告诉她们,可她知道这样划不来,还会彻底引起迹部的反感。
      
      她该怎么挽回这段婚姻?
      
      指尖划过小腹,又自嘲的笑了笑。
      
      用孩子威胁?
      
      划不来,那成了囚禁,就算她暂时赢得了婚姻,但必定不会长久。她要的不是一段有名无实的婚姻,她要让迹部景吾喜欢上她才行。
      
      该怎么做呢?
      
      一路上相当的安静,森川管家没有说话,本堂夏妃也安静的扮演自己刚被抛弃的柔软角色。
      
      突然森川管家的手机铃声响起,森川向本堂欠欠一笑,接通了电话。
      
      电话是从迹部家打来的,是一个年轻的男人,说得一口流利的意大利语:“森川管家吗?”
      
      听到声音森川立马知晓是谁,语气也变得越发的恭敬:“是的,表孙少爷有什么吩咐?”
      
      本堂夏妃听到森川管家对对方的称呼,低敛的眸里划过一丝诧异的光芒,稍纵即逝。
      
      表孙少爷,她怎么可能不知,在那低调的婚礼上唯一一个高调出场的男人丹尼尔——小景的小侄。
      
      她抢了原本属于北泽初音的位置,会这样想的人并不少,这几天在迹部家可没少看人脸色,女佣不满的眼色,侍从轻蔑的表情,都表现出了他们对她强烈的敌意,而对她意见最大的反而是那个连北泽初音面都没见过的丹尼尔。
      
      私下里不少人拿婚礼的排场,宾客的数量说事,都说小姐迹部景色与手冢国光的婚礼虽然也并没公开,可至少请了网球部的诸位,其它学院网球部也都派了代表参加。而她和迹部的婚礼除了家属便没有其他宾客,甚至连一些家属也不愿意参加,而冰帝网球部的其他正选更是无一被邀。
      
      她在迹部眼里的地位可想而知,这两天丹尼尔的嘲讽几乎快让她绷不住脸了。
      
      电话里是那个男人轻蔑不屑的声音:“其实嘛,她挺可怜的,怎么也做了几天迹部家的人不能亏待了她不是!”
      
      本堂夏妃侧耳听着,感觉一种浓浓的戏谑,即使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那个男人的得意,只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吧!
      
      “你把我刚刚交给你的牛皮纸袋交给她吧!算是我代小舅舅给她的补偿。”丹尼尔浅浅一笑,眼底却一片阴鸷。
      
      最好拿着东西再也不要出现在迹部家任何一个人眼前。
      
      “是的,表孙少爷。”是他想多了吗?为什么表孙少爷和少爷都这般照顾前少夫人了?怎么一夜之间都转性了?
      
      “他让你给我什么?”本堂夏妃开口,透着些许森冷。
      
      森川管家以为自己听错了,那么温柔乖巧的孩子,怎么会跟森冷阴郁沾上边。
      
      他转头看她:“就是您落下的离婚协议。”说完把牛皮纸袋交给了本堂夏妃。
      
      本堂夏妃接过,牛皮纸袋厚厚的,明显是加了料。她几乎是没有丝毫犹豫,拆开了牛皮纸袋,把里面的东西抽出来看。
      
      是一堆照片,一堆代表她耻辱过去的照片。丹尼尔在羞辱她!她的手在颤抖,嘴脸扯着几乎僵硬。
      
      “这是丹尼尔给的还是迹部?”
      
      “是表孙少爷。”
      
      是吗?
      
      就算是他给的,迹部该是知道这件事儿的。整个迹部家知道她的身份除了爹地妈咪和老太爷就只有迹部景吾了,如今丹尼尔敢拿这个来羞辱他,无非是迹部景吾默许的。
      
      让她认清自己的身份?不要再纠缠他。
      
      本堂夏妃捏着那堆照片,兀自笑了,她舒了舒气,将那堆照片放进牛皮纸袋,靠在后座闭目养神。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不能轻举妄动,迹部景吾已经发出黄牌警告了,她要收敛一些。
      
      这段时间,她还是安安静静的扮演她的角色不引起迹部景吾的注意为妙。
      
      迹部大宅依旧灯火通明,迹部撑着伞进宅,尽管打了伞还是被雨淋湿了。一进大宅女佣便忙碌了起来,或拿干毛巾,或拿毛绒拖鞋,或准备姜汤,或放洗澡水。
      
      女佣上前接过他手中的伞,递上一条毛巾方便他擦拭身上的水渍,拖鞋就在他的脚边,毛巾他伸手可及,可是他却没有半点要善待自己的心思,直接往书房去了。
      
      这天气让他想起了太多不该想起的事情。
      
      他的书房素来和他的个人品味一样,华丽却不显雍容艳俗。装修精美的房间里,明亮的灯光洒下将屋内与窗外隔成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外面湿热阴暗,里面温暖富丽。他闲来无事便为开学典礼的事情筹划,他实在是需要找点事情。
      
      不多时,书房的门便被人推开了。
      
      门口站着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他的身上套着宽松的黑色睡袍,胸口袒露着大片白皙的肌肤,修长白皙的腿暴露在空气中,大腿不停地在门框上磨蹭,撩人的姿势妩媚。他眉眼纤细,凤眼狭长妖媚。如果说迹部冷艳妖冶,那个这个男人则比他更多一分媚骨。
      
      “哦~~亲爱的,还不休息吗?”丹尼尔没有穿鞋,赤着脚一步一步地走向屋内,手里还拿着一根白色的毛巾,与他的黑色浴袍形成鲜明对比。
      
      迹部景吾充耳不闻,继续忙着手中的事。
      
      “亲爱的,你的头发都湿了,衣服也湿了点。”丹尼尔拿着手中的毛巾一步一步地走向迹部景吾为他擦拭头发上的水渍,然而手还没有碰到迹部景吾的发丝,双手便被钳住,丹尼尔不慌不忙也不反抗,顺势便倒进了迹部的怀里。
      
      “哎呀呀,别着急嘛!人家早晚都是你的。”他娇羞地笑着,将头埋入迹部景吾的胸膛。

  • 作者有话要说:  丹尼尔:别着急嘛,人家早晚都是你的
    迹部:你个妖艳贱货
    丹尼尔:来吧
    迹部:给本大爷有多远滚多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