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他人身后(三) ...

  •   秦肖亲自去阳台上看了看根本没人,又把窗户关严实了确认无误。几人心里这才稍微安定了些。
      
      易书同秦肖回来时,天色早就暗了下来。李柯平时胆子有些小,但是毕竟也是一大老爷们,哪能被一张图给吓着,再加上有人气儿心里自然镇定几分。
      
      秦肖利落洗漱完了,不忘逗逗有些呆的易书,“要是怕了我和你一块儿?”说着指了指床,易书含着一口牙膏不能对他动手,只能抬脚去踹,秦肖闪身避了避,“真是太狠了,啧啧。”
      
      李柯在床上无所事事,见他俩闹得欢腾不由得也横插一杠子,“哎,我说咱今晚也没事,王嗣这小子倒是有女朋友陪着,可怜咱三个大老爷们,长夜漫漫的。”说着还叹了口气。
      
      易书擦把脸爬了床上,对面秦肖还是抱着那本边角泛黄的书不时翻着,“那你还想怎么着,要不你去找王嗣倒倒苦水?”
      
      “我倒是想去,就怕无端惊破鸳鸯梦啊。哎,我说的你们听进去没有,咱学校真的有古怪!”
      
      易书看了一眼,爬进被窝,他本来就是唯物主义,对这些还真不太信,只是今天这事也确实有些离奇,“别胡思乱想......”
      
      易书一句话还没说完,秦肖闲闲的把话接过去,他和易书一向是头对头,因此表情看的也格外清楚,此时不知道是故意吓他还是无心之举,话说的声儿很小,只不过在这间小小的寝室里听的格外清楚,“你们有没有发现学校的主楼,上面有两根红蜡烛?”
      
      李柯脑子转的飞快,秦肖说的两根红蜡烛应该是主楼上安的两个蜡烛形大灯,因为分布主楼两边,又格外大一亮起来还是血红的颜色,被不少人猜测过。
      
      秦肖说话离着易书极近,热乎乎的呼吸喷在耳边,易书只觉得耳边有点痒,下意识伸手摸了摸,“不就是两根大蜡烛吗,过年家家户户还挂灯笼呢。”
      
      “你家挂灯笼,那你家楼板上,写不写镇尸经啊?”秦肖又凑近了点,声音低沉沙哑透着股子惑人的味道,直把易书吓了一跳。
      
      李柯听到这牙齿咯咯一颤,“老秦,你可别乱吓人啊!”
      
      秦肖索性放下书,优哉游哉的倚着墙,“谁吓你了?我来这第一天不小心蹭掉了点墙腻子,墙腻子底下是朱砂写的镇尸经。后来学校大翻修的时候好像又涂了一遍,我再蹭就没看到过了。不过这里讲究是挺多的,没看咱这虽然是男生宿舍,关门时间都赶上女寝了。”
      
      易书也觉得浑身一冷,秦肖还冷不丁的凑过来再来一句,“怕了?我陪你睡?”
      
      嘴角僵硬的挤出来一个笑,“陪你二大爷,麻利儿睡你的吧!”
      
      秦肖抬头看了眼亮着的灯,摸了摸光洁的下巴,“那你‘安生生’的睡。”说的好像意有所指,易书本来就是不怕被他这么一弄,顿生掐死他的心。
      
      偏偏李柯本来虽怕,但是看易书难得咬牙切齿的表情又觉得忍不住想逗逗,“话说起来,你俩听没听过透明人的故事?”
      
      秦肖被易书掐的咳了几下,连连摆手让他赶紧说,赶紧转移易书这个小祖宗的注意力。易书这下可是真下了狠手了,让你吓人是吧,小爷不发飙你真把爷当好欺负的了!
      
      易书掐的正过瘾,听着李柯的话也没把注意力吸引过去,直到咚咚两声敲门声响起。李柯好不容易缓过来的那口气又差点没提上来,颤颤巍巍的开口,“你们,听到刚刚的敲门声了没?”
      
      易书松开手甩甩肩膀,“听到了听到了,这就下去开门去。大半夜的,不会是王嗣不经念叨回来了吧?”
      
      秦肖飞快的按住易书率先下去,只是有只手握着,似乎手里拿着什么,“得了吧,知道你进了被窝就不爱出来了。”
      
      易书也没什么不好意思,说了声谢了就翻身继续舒舒服服的窝在被窝里。李柯直觉事儿肯定没那么简单,或者说下午的事儿此刻又刺激的他一个激灵,刚刚秦肖说的学校那些事儿更是压在他神经上。
      
      秦师兄本意是让他们提高警惕,如果他现在知道李柯怕到牙齿打颤,打死他也不会说的。本想吓吓易书也就得了,没想到易书半点事儿没有,反而是李柯在灯光下一脸惨白。
      
      秦肖揉揉头发,他的一双手骨节分明,碰着门把手的时候眉毛轻轻一皱。看来今天这事儿还没完。
      
      打开门,门外无人,再往下一扫。
      
      ——有一双女式高跟鞋静静躺在那。
      
      是最鲜亮的颜色,在楼间的声控灯下闪着温润的光泽。易书反身自然看不到,可是从李柯那个角度却是看的一清二楚的,李柯生怕自己是今天被吓多了出现了幻觉,“老秦,你还愣着干吗还不快进来!”
      
      秦肖恩了声,关上门又蹲下身子折腾了会才上床,李柯看不清细的,只能从他大概的动作中猜测他是在放置什么东西。无论如何,宿舍有个神棍还是挺好的。缓缓平了口气,心里松了松。
      
      李柯睡下去的时,秦肖揉了揉额头若有所思。按理说‘这种东西’绝不是无缘无故找上来的,这个果已经冒出来了,那么那个‘因’是什么?耳边易书呼吸绵长,秦肖摸了一把他细碎的额发,手感真好。
      
      脑子里不由得往下继续想。性子好,又好说话。
      
      腰身也好,恩。
      
      忍住继续往下想少儿不宜的,秦肖往李柯那边看了眼,见没有异状才躺下睡了。
      
      李柯早上是从噩梦中惊醒的,梦中什么都没有,可是他一直透不过气来,直到如今醒过来才好点。他急匆匆喘了口气看向易书秦肖那边,他们依旧睡着。李柯继续躺下回味一下梦里那种窒息的感觉,就像,恩,就像是。
      
      有张透明的人脸贴在你脸上和你争夺呼吸。
      
      秦肖开门的时候会不会那双红色的高跟鞋,其实是有人穿着的?只是——透明人?
      
      李柯被自己的臆想吓得胸膛急速的起伏,手指抓着被子已经泛出白色。唯一安慰些的是,还好天边第一丝光亮已经闪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