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他人身后(五) ...

  •   几个人沉默不语,易书抬头看了看秦肖,是一如既往的冷静少言。视线又在李柯身上打了个圈,此刻李柯离着手机远远的,生怕再响起提示音。
      
      寝室里一时静谧的过分,易书本想说些什么缓解下气氛,只听噔噔传来敲门声。李柯吓得后退一步,秦肖不做声,只率先去开门,门口一前一后站了两个警察。前者样貌平平,只是眼神锐利像是带了钩子,光打开门已经默默的把寝室里的三个人看了一遍,掏出警官证一亮,“赵岩。”
      
      后者是个英姿飒爽的短发女警,不苟言笑,站姿标准笔直,浑身带着一股凌厉气势,比起赵岩不着痕迹的打量,她的视线更为直接,也更为让人不舒服,“陈莉。”
      
      李柯在心里打了个转,不明白为什么警察会找上门来。易书无奈伸手指了指他,比了个男朋友的口型,李柯张大了嘴也指了指自己。陈莉对他们这种交头接耳十分不满,不顾赵岩在她身前率先进门。秦肖只能侧了侧身子,待回头看着他们这出哑剧差点笑出声来。
      
      “只是例行问话,你们不要有压力。”没想到倒是那个叫赵岩开口安慰了两句,陈莉听到赵岩的话转身狠狠瞪了一眼。
      
      易书有点摸不到头脑,难道这两位人民同志私交不好?只不过来不及多想陈莉的问话已经开始,她的声音听得出来努力在平静着压抑怒气,然而就是如此也能听到其中浓浓的□□味。
      
      “2015年5月23日晚上两点到三点左右,你们分别在哪。”
      
      李柯被陈莉突如其来的话问得有些愣,下意识去看易书和秦肖,哪晓得这么一个小小的举动惹怒了陈莉。
      
      “到处乱看什么!难不成是心虚了!”
      
      易书皱了眉,一股子不舒服的逼问感从心底翻涌着压上来。
      
      赵岩皮笑肉不笑的告诫陈莉两句,“不能因为死者和你有私交就主观判断,你比我入行还早。有些话不需要我来提醒你吧,陈警官。”说着又捎带一句,“何况这案子你是怎么拿下来的,可别前功尽弃了。”
      
      陈莉咬牙,紧紧盯着他们眼里都像是要喷出火来,更加之被赵岩说了两句脸色青白交接着很不好看。
      
      “那晚我们早就睡了。”秦肖像是没听到上面对话一般,只挑出话回答。
      
      赵岩划了两道,“我们调取过宿舍监控录像,当晚十一点五十九分你们曾经打开宿舍门,但是宿舍门口什么都没有。”
      
      李柯瞳孔一收缩,跟着问了句,“什么......什么都没有?”
      
      赵岩抬眼对上他的,平静的复述道,“对,什么都没有。”
      
      “可是那天晚上,门口肯定是有......”像是意识到什么,李柯猛地住了口,如果监控录像里什么都没有,那......那天晚上他看到的难道是幻觉?!他看向秦肖,秦肖依然是一双看不出喜乐的样子。他和秦肖同寝两年,已经习惯了他这样,除了和易书感情还好些,其他的事他都漠然到无视。
      
      秦肖没有看他,倒是对着赵岩开口,心里倒是叹了口气,看来怎么想不把易书牵扯进来也是不可能了,“我们那天晚上听到了敲门声,然后看到了一双高跟鞋,还以为是寝室哪个哥们儿恶作剧,也就没理。”
      
      陈莉又抽出一张照片,赫然就是他们曾经看过的,徐薇死时的那张,她小心的指了指,口气也变得不似刚才火爆反而有些底气不足,“是这双吗?”
      
      李柯率先点头,易书虽然不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只不过也多打量了眼那双红色的高跟鞋。倒是秦肖看到懒得看一眼。
      
      夏蝉不要命似的嚎叫,路上蒸腾着热气,屋里却因为他们的话好像下降了几度。
      
      她和赵岩反反复复的看了监控,其中并没有出现徐薇的任何影像,如果不是那天徐薇的尸体在这栋楼下被发现,她真的要怀疑自己得了癔症。
      
      ——以及这双诡异的高跟鞋。
      
      当时在现场她就注意到了,红色的老款。这个年代已经很少有人穿这么老的款式了,更何况也没有再售的,她曾经以这条线索去查过,却没有任何收获。现在所有环节都已经断了线。
      
      见赵岩陈莉两人对他们没了问下去的意思,易书掏出本子在上面写了几道,其一,就是徐薇到底怎么进入的男生宿舍?其二,红色高跟鞋在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作用?其三,发来的消息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想消费死人还是另有目的?其四,徐薇到底为什么会死,真的是想不开自杀吗?以及最后也是最困扰他的那点。
      
      徐薇手上那个黑色的指印,到底是什么?
      
      赵岩起身看了一眼易书写的,也陷入沉思中,秦肖见状不动声色移了几步把两人隔开点距离。他本不想把易书扯进这件事来,很多时候不知道才是最好的。只是看着易书一脸小爷不会罢休的样子,视线不着痕迹的在他脸上描了一圈,怎么就这么勾人呢?
      
      日光一点点沉下去,陈莉的心也上下起伏着,她从警多年,这次实在是失算了,“依我看,不如把他们先带走。”
      
      听了这话,李柯嚯的站起来,“你什么意思!都说了我们那天早睡了,你凭什么带我们回去!”
      
      女警察一张肃容上挤出些许笑意,手腕咔咔响了两下,“凭我们——保护人证。”
      
      “你这话什么意思!”李柯见女警察活动了手脚,像是准备硬来,声音一急也高了八度。
      
      赵岩翻开他们桌面的笔记本,嘴里小声嘀咕着似乎是抱怨了什么,“就说提前和人家解释清楚,闹出些误会真是越扯越麻烦。”
      
      最后一步回车敲定,桌面出现一张小小的图,开头是徐薇,下面按顺序分出几道细线联络着,一共四道,最后一个名字是李柯,赵岩伸手梳理脉络指着,“第一人,吴竖,28岁,无业游民,死于坠楼。第二人,李宇,23岁,W市机械工程大三,失踪。第三人,林启,32岁,IT精英,死于溺水。”
      
      图示后面密密麻麻还写着许多,比如他们生平一些共同点,以及详细的摸查等。按理说这算是警局的机密,贸然给易书几人看定会引起恐慌,只不过赵岩和陈莉两人看着他们却像是看待死人无二,不因为其他,“他们死之前曾经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收到过‘徐薇’发的一句话。”赵岩轻轻说出口。
      
      李柯牙齿咯咯发抖,一句话泛着寒气一样的冒出来,“你和我想的,是不是一样?”
      
      赵岩打了个响指,陈莉已经不耐烦,“那你们现在到底是走不走?”
      
      李柯眼里漏出点难堪,求助似的看着易书和秦肖。实际上秦肖听易书的,这里做主的不过也就是性子最温润好脾气的易书,易书把纸折了折,安抚性的拍了把李柯,“走吧,就当出去散散心也好。”
      
      李柯努力想挤出个不害怕的表情,只是面部僵硬连腿都抖起来。最后更是生怕剩下几点勇气流失掉,打头阵走出寝室门,易书随后,走了会儿却见秦肖没跟上来。回头一看,却见秦肖从门边不起眼的小缝中取出两枚铜钱,表面已经有些发黑。在那一瞬间秦肖的表情好像有些凝重,不过看到他在看着,又很快露出一个笑来。
      
      易书摆摆手让他赶紧跟上,秦师兄扼腕叹息,白浪费了他努力摆出姿势散发的荷尔蒙。
      
      楼下警车早就等着,车里出来个穿着警服的小年轻,一笑漏出颗小虎牙,看上去是刚出警校不久的样子,直爽的招呼着李柯几人往车里坐,然后去主干道上打了车。
      
      陈莉坐上主驾驶,赵岩副驾驶。易书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这两人分工好像颠倒着一样。
      
      陈莉主武力压制,赵岩主狗头军师。
      
      咳了下把快溢出嘴角的笑咽下去,易书忽然觉得有些挤。按说他们三个都是标准身材,就是李柯这么浑天黑地打游戏的也不过多黑眼圈罢了。可是如今他们坐在后边,却好像互相贴在一起没有缝隙一般。
      
      不过与其说是这样,倒不如说,就像中间硬生生又多挤进来一个‘人’。
      
      易书还没想完,陈莉脚狠狠踩下刹车,一手打在方向盘上,李柯本就对这个暴脾气的女警看不惯,刚要出口呛,却见眼前出现了一条岔路,他还没反应过来,只不过是因为他没明白眼前的异状。而秦肖和易书皆是土生土长的W市人,对W市了解的再清楚不过,这条路更是走了千百次,笔直宽阔,哪里会有岔路!
      
      “我们,是不是走错了?”易书试探着问一句,可是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劲,不光车里挤的好像存在‘第六人’,刚刚暴躁的女警察此刻嘴角挂着阴森古怪的狞笑,而她的手腕上与肌肤不相称的,便是出现了一个黑色指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