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1.3 ...

  •   “带他过去。”曾阳淡淡的瞟了一眼安然,对身后的小弟道。
      
      小弟应声,拧着安然一只手,连拖带拽,仿佛生怕他逃跑,其实安然根本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大半天,他一口饭都没有吃耶,他至少要先混口饭吃再逃跑呗。
      
      他被带到了一个中年大叔面前,大叔拥着几个年轻俊美的少年,梳着侧分,眼上画着妖艳的烟熏妆,看起来有些怪异,小弟上前小声说了几句,他侧过头来打量着安然,然后痞里痞气的笑起:“让曾少放心吧。”
      
      小弟弯腰点头,说了几句客套话,然后转头用眼神警告安然,安然视若无睹,手插|进裤子口袋□□|□□的站着。
      
      他以为小弟至少要言语警告下,结果……竟然就这么走了。
      
      安然不敢置信的目光一路跟随小弟,小弟转了一个大弯,回到曾阳身边简单说了几句,曾阳抬头看向安然,安然刚想竖一个中指,曾阳已经转头,带着身边的几个小弟走了。
      
      走了?这什么情况?把我交给这人不人鬼不鬼的大叔?就这么放心?系统不是说会有报复吗?
      
      安然恍然间,一只手搭上了安然的肩,轻轻用着指腹抚摸安然裸|露出来的脖颈,在他耳边吐着浓重的烟气:“会唱歌跳舞吗?”
      
      安然回头,望了望肩上的手,顺着手看向了烟熏妆大叔,默默点头。
      
      “跳的怎么样?”那只手还在摸。
      
      “反正比你这里的所有人跳的好。”安然说这话的时候眼中明显有着讥诮和不屑。
      
      “哦?”大叔微微挑眉惊吓了下,只当安然没有见识,“你也许不知道这是哪里,我们是A国唯一一家集娱乐餐饮游戏为一体的高级会所,光是进这里,没有专门的会员卡是进不来的,即使进来,点一杯啤酒,也要200美元,而且很多娱乐活动非熟人是参与不了的,有钱都不行哦,而我们这的服务生可是受过专业培训的,你别以为我们这的服务生是街头小餐馆随便一拉一大把的,博士硕士二三线演员我们都要考虑考虑。”
      
      安然望着烟熏叔得意炫耀的笑容,毫不在意的笑了笑:“不就是比较高级的夜总会,你说那些娱乐活动的什么门卡,非熟人参与不了,不过是因为经常有限制级表演,哪能对每个人开放,还不举报信满天飞?”
      
      烟熏叔嘴角笑容明显一怔,敢情是个明白人?他上下打量安然,脑中迅速搜索是否招过这样的服务生和客人,结果……查无此人。
      
      安然会这么了解内行,是因为在他还没有非常成名的时候,他的邮箱除了各大导演角色意向信,最多的就是这种会所投过来的,他都不知道这些会所怎么知道他邮箱的,反正一旦被这些会所看上,就像甩狗皮膏一样,越甩越黏。
      
      他第一次拒绝,会所将报酬翻了一倍重新投过来,在这样的会所演出一晚,就是七位数,在当时还没有成名的安然眼中是天文数字,这仅仅只是演出,如果是陪酒坐台更贵,很多在娱乐圈混的不好的,大多都转行进去了。
      
      可是安然总是不甘心,明明他要貌有貌,要才有才,要努力有努力,要演技他也有,缺的不过就是那一两个提拔的人。
      
      有一次他与一个非常大的剧组都要签合约了,导演制片人都非常欣赏他,偏偏在最关键的时候被投资商的小三捷足先登。在失去角色后,还被媒体一直围堵追问,他能说什么?能说不是我演技不好,是我没有像xx一样躺在xxx床上撅起屁股?
      
      那他明天恐怕就被封杀,媒体也会报道他是失去角色故意陷害,娱乐圈就是这样,没有权势没有地位,就算你说的是真相,你也没有话语权。
      
      他还要装作没事,笑脸迎人,回到家后,打开邮箱准备找找其他的角色,看到的还都是那些高级会所投过来的信,言辞灼灼,什么是不是生活过的不愉快,没关系,xx会所会帮你解决,在这里你就是国王,你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是男人就要学会掌握自己的命运,真是不去写文太可惜了,他都不知道原来做鸭也这么高尚?
      
      安然怒极反笑,直接拨通了警察叔叔的电话,以骚扰淫|乱的名义将这些会所全部举报,有几家会所还因为他的原因被封。
      
      自此,他就成为所有会所的黑名单和想尽办法抹黑的第一人。
      
      在那段时间,安然的黑历史满天飞,有的没的,说的声情并茂,连安然后来看到这些黑历史都要想想是不是他曾经做过却忘了?
      
      真正的强者是越挫越勇,安然冷着面看那些下三滥的手段,继续干自己的事,那些会所在抹黑一段时间后看人家毫无反应,完全是一个人在跳独角戏渐渐也就失去了兴趣,倒是安然的事业越来越好,在登上顶峰的时候,安然以简单一句:“我没有。”获得所有人的掌声。
      
      不要担心流言蜚语,那是因为你不够强大,当你站在金字塔最高处时,不需要多余的语言,人们就会相信你。
      
      烟熏叔面色尴尬了下,然后强硬道:“即使这样,你还是要培训的,这是这里的规矩。”也是曾阳特别交代的。
      
      安然无所谓的点头,任由烟熏叔带他到酒吧内间交个一个同样是烟熏妆的大叔进行培训。
      
      难道这里流行烟熏妆?安然心想。
      
      培训的内容非常繁多,要学八国语言,唱歌跳舞,心理学,生理学……
      
      安然想他至少要学好几年吧,可是三个月后,培训他的烟熏妆师傅告诉他:“你成功毕业了。”安然当时的面部表情完全是这样:O-O
      
      然后是第一次见面烟熏叔将他叫到身边,安然已经知道烟熏叔叫戚厉明,江湖人称戚爷,他随意的道:“学了三个月,今晚登台试试吧。”
      
      ——
      
      灯红酒绿,喧嚣沸腾,觥筹交错,在这样一个平常的夜晚却突然出现一抹不一样的色彩,台上新来的少年有着老道的经验,绝佳的舞技,天籁的歌喉,出色的相貌,五彩的霓虹灯打在他身上犹如万人瞩目的舞王,他仿佛天生就该出现在舞台,当他出现那一刻,所有的喧嚣呐喊都远去,只有留下少年灵动的身影紧紧抓住观众的目光。
      
      安然一个空中360度转体,稳稳坐在台上,看着周围人闪过的惊诧目光,微微一笑,这不是搞笑吗?他学了十几年的舞蹈,别人三个月竟然就登台……
      
      音乐声停,安然维持在最后一个动作,夜总会里第一次爆发出响亮的掌声,安然站起来对着观众认真的鞠了一个躬,并没有因为这里是夜总会就轻视散漫。
      
      他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脸上没有了浓重的舞台妆,坐在吧台上向服务员点了一杯饮料,如果不是仔细看,还真看不来这样一个平常的男孩就是刚才艳压全场的少年。
      
      安然刚接过一杯啤酒,一只手激动地抓住了他的手腕,啤酒晃出来些许,那人道:“你、你是……刚才跳舞的……”
      
      安然微微不悦的打量一眼来人。
      
      “我叫曾玥,能和你做朋友吗?”男人自顾激动的道。
      
      安然抿着嘴喝酒没有说话,在这种地方做朋友?炮|友吗?安然很有素质的没有将啤酒直接泼到对方身上,只是不咸不淡的点了一个头。
      
      曾玥眼睛一亮:“你叫什么名字?”
      
      安然晃了晃空了的酒杯,有地不耐烦:“绍乐家。”
      
      曾玥呢喃了几下,略微低头的侧面让安然想起一个人,他微微皱眉看着曾玥:“你有兄弟吗?”
      
      曾玥一怔,没有想到安然第一句就是问这个,如果是一般刚认识的人会觉得突兀,但是他好不容易盼的少年主动和他说一句话,激动的直点头:“我有一个哥哥。”
      
      “曾阳?”安然直接吐出这个名字,微微掩饰住在念这个名字的厌恶不屑。
      
      “你知道?”曾玥眼睛睁大,在灯光下映出里面的闪亮瞳孔,和曾阳好看的眸子一模一样。
      
      安然点了点头,唇角若有若无的勾起苦笑。他是幸运呢还是幸运呢?一来被强|暴也罢了,那么多人的概率,随便一个搭讪的又施暴者的弟弟,他是跟他们一家有仇是吧?好吧,确实有仇。
      
      曾玥始终看着安然,想起哥哥也是经常来这里的,据哥哥所说,这个会所还是他投资的,所以认识少年也就不足为奇。
      
      安然看到戚爷向他招手,道:“我有些事,以后再聊吧。”
      
      安然起身准备走人,曾玥看着他的动作立刻道:“能留个联系方式吗?”
      
      “我没有手机。”安然耸了耸肩。
      
      “那我给你的。”
      
      曾玥将手伸进敞开来的西装内口袋,安然一下子屏住了呼气,脑中那恐怖的一幕又浮现出来,可是曾玥拿出来的不是令他害怕的手|枪,而是一只钢笔和纸,他很快速的在纸上写上了一连串的电话号码,然后将纸递给安然,安然呼出一口气,捏着纸随便塞进裤子口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