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死太监呀 ...

  •   “这个酒……” 梁思疑惑道,却没有人回答,他目光一抬,却见那两名小厮目光闪躲。
      
      梁思心中顿时生疑,提高声音:“这酒有何异常?”
      
      两名小厮相互看了一眼,一名小厮低着头答:“禀大人,是用来助兴的。”
      
      “助什么兴?”梁思一副要问个清清楚楚的样子。
      
      小厮面露犹豫,老爷生前千叮呤万威胁,谁要是说出去就剪了谁舌头。
      
      这时,苏顺看见了,知晓有钱人家喜欢玩的那些玩意,呸了一声,在梁思耳边道:“长期行房纵欲不知节制,容易疲软,要靠些药物提兴。”
      
      梁思点了点头,转头问管家:“黄鸣在哪?”
      
      “在地下牢,小人这就带过来。”管家道。
      
      少顷,管家领着一个人过来。
      
      女子面色惨白,两颊红肿,干裂的唇角留着血迹,身上鞭痕遍布,没有一块好的布,裸|露的肌肤让几个内行厂人眼中露出些异样。
      
      锦衣卫则面瘫着脸,暗道:这刘奕不仅还强抢民女,还私设大牢,动用死刑,再让他活下去,他下一步还不得当皇帝?
      
      管家松了手,黄鸣支撑不及,跌倒在地上,似乎想要站起来,用手臂撑了撑,身体起了一个弧度,却立刻跌落了下来。
      
      罗博望着女子身上裸|露的肌肤,率先一个上前,提着女子的衣领,竟然将她身上仅有的衣服扯了下来,状似提问的道:“刘奕是你杀的?”
      
      黄鸣紧闭的睫毛颤动了下,微微睁开眼,似乎想要移动下自己的身躯,可是奈何自己的头发脖子落在别人身上,一点都动弹不得。
      
      罗博的眼光如火如荼的落在女子施虐的尸体上,他紧紧擒住女子的后脖,再道:“刘奕是你杀的?”
      
      “嗯。”女子仿佛终于放弃了挡住自己的身躯,颔首道。
      
      罗博似瞧准了般踢向了女子的下|体,女子闷哼一声,他咒骂道:“贱妇!淫|妇!”
      
      锦衣卫蹙眉。
      
      苏顺低声咒骂了一句:“死太监,心理变态!”
      
      “黑衣人是谁?”罗博不依不饶。
      
      女子喘了口气,摇头。
      
      又是一击下|体的攻击,罗博道:“黑衣人是不是王守仁?!他指使你杀害了刘奕?”
      
      是可忍孰不可忍,苏顺攥紧手,大骂道:“死太监,你心理变态,不要耽误我们查案!”
      
      “你说什么?!”罗博一听这句“死太监”,登时转过来了头,目露寒光,他手一松,女子就跌倒了地上。
      
      “我说你死太监,没有见过女人,看见女人的身体,想起自己没了那物,不能享受,心理变态!”苏顺道,“这下听清楚了吧!”
      
      罗博眉目耸起,拳头握紧,脸上呈现一种危险的状态,他向前走了几步。
      
      他噌的一把拔出佩刀,锦衣卫同时拔出绣春刀,剑拔弩张。
      
      管家没想到情况变成这样,赶忙道:“各位大人息怒息怒,这可是案发现场,还有好几个部门还没有来……”
      
      管家的话不顶用,急的满地转,这时响起一个声音——
      
      “案情已明,今日便可禀告刘厂公。”
      
      屋外的人转身迈进来,蓦地看见屋内一把把锃亮的刀剑,笑容一顿:“这是怎么回事?”
      
      管家认出此人是经常与刘奕刘瑾来往的张永,立刻如遇救星,赶忙将刚才的事告诉了张永。
      
      张永在听到“死太监”一词,面容微变,然后踏出进来:“好了好了,怎么都跟小孩一样?打坏了案发现场,后面的人怎么查案?”
      
      这张永面容极年轻,一身锦衣穿在身上,显得格外瘦小,最多不过是十六七岁的样子,他称各位为小孩,恐怕这里的人还没有人比他小。
      
      罗博率先收了手,佩刀回鞘,扬着笑脸过来:“张提督,怎有空来此?”
      
      这变脸速度之快,锦衣卫齐齐也收了刀。
      
      “你们都来此,我也来凑凑热闹。”张永道,观了观四周,坐到了东面的圆桌上,看见一个酒壶,就兀自拿起桌上唯一的酒杯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锦衣卫面面相觑:“……”
      
      两名小厮张了张口,却什么都没说。
      
      “这酒挺怪的。”张永咂了咂舌。
      
      罗博道:“刘厂公家中的酒,应当是上好的。”说着,他讨好的又为张永倒了一杯酒,“提督大人,您刚才说案情已明,可是查到什么?”
      
      张永接过罗博的酒,一饮而尽,道:“刘奕惨死,我怎能袖手旁观,我今日早上已命人去查明了些事情,想来已经水落石出。”
      
      罗博目光一亮,备受感动:“提督与刘厂公真是情同手足。”
      
      张永点了点头:“那女子姓黄名鸣,城北桥西人,不久前丈夫刚去世。生前,一家子是刘公子家的佃户,因为没能及时上交租金,三个月前,与刘奕有过冲突,被刘奕的人失手打死了她丈夫。”
      
      罗博拍掌道:“大人果然明察秋毫,这就能解释通了黄鸣为何与王守仁合谋害刘奕。黄鸣先是利用刘奕的怜悯之心,可怜刘奕竟然对那女子毫不防备,想要带回家好好照顾,却不想那女子趁其不备,假装可怜,竟用花瓶砸向刘公子的后脑,而王守仁则一直埋伏在刘府外,就是等事成后,带女子离开。
      
      只是他们千算万算,算错了一步,刘奕屋外有人看守,正好将他们逮个正着,在这紧要关节上,王守仁立刻抛下黄鸣逃走。”
      
      “幸好下官料到这主谋定是王守仁,已经连夜捉拿了那王守仁以防他逃跑。”罗博邀功道。
      
      众锦衣卫看着他们自说自话:“……”
      
      罗博:“提督大人,现今就定下这王守仁的罪名,伙同民妇,杀害忠良,您说这个罪怎么样?还是加上一个意图谋害朝廷朝臣,这王守仁得手后,只怕会对刘厂公也下手……”
      
      “刘府守卫众多,王守仁一介文官如何进来?”
      
      这时,一个声音插了过来。
      
      罗博与张永皆是回头,此人着一身里衣,手中握着一把绣春刀,竟然没有穿官服!
      
      张永刚要说,门外又传来一个声音:“正有此问。”
      
      门外三人,不知刚才是谁说话。
      
      “右佥都御史郭盛。”
      
      “大理寺寺正聂飞。”
      
      “刑部员外郎万世。”
      
      三人拱手道。
      
      屋中的人还礼。
      
      “王守仁是文官,如何进出刘府如入无人之境?”那人声音又道,原来是中间这人,右佥都御史郭盛。
      
      他一身蓝色圆筒领直裰,黑发被用一块璞玉竖起,并没有带乌帽,面容清正,透着一种文雅端正之态。
      
      张永答:“要么王守仁一直隐藏了武功要么他买通杀手。”
      
      “要么?”郭盛眉头一挑,似乎对这个词有些芥蒂,他拱手回道,“张提督,事关人命,不可含糊之词草草定案?”
      
      张永面色低郁:“此事难道还有其他凶手不成?”
      
      郭盛沉默少顷,道:“请大夫。”
      
      张永:“什么?”
      
      郭盛:“请大夫,麻烦管家去请最近的大夫,我有话要问黄鸣。”
      
      张永:“……”
      
      管家点头。
      
      郭盛径直走到黄鸣的旁边,她身上披了一件衣服,红色的飞鱼姿态桀骜,瞪圆的眼珠睁目欲裂,周边祥云纹路环绕,格外的华丽。
      
      郭盛眼瞳转了一圈,停在一名只着里衣的人身上,对他微微颔首,那人似乎诧异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郭盛一把抱起昏死在地上的黄鸣,抱置床榻,轻轻放下,拉过被子盖上,然后抽出飞鱼服。
      
      内行厂众人蹙眉。
      
      郭盛将飞鱼服递给梁思。
      
      张永蹙着眉看他做完这些事,这时,郭盛走了过来,张永仰着头道:“你……”
      
      “这是什么?”郭盛道,他伸手拿过张永面前的酒壶和酒杯。
      
      张永被人打断,面色不豫,瞥了一眼他手中拿的酒壶:“酒。”
      
      郭盛转向了两名小厮,小厮登时如临大敌,刚才以为逃脱了一劫,又来了一劫。
      
      小厮支支吾吾。
      
      张永、内行厂及其它三司,一共三十多人,三十多张嘴,齐齐的看向了他。
      
      小厮额头冒汗,这等隐私说出去,不知道刘厂公会不会把他们俩剥了皮。
      
      一名小厮硬着头皮道:“酒。”
      “是吗?”郭盛笑起,配在清雅的面上颇为让人赏心悦目,那两小厮却怎么都不敢直视。
      
      郭盛勾着笑容,执起酒盏,倒了一杯酒,递到其中一名小厮面前。
      
      小厮慌张道:“大人、大人……”
      
      郭盛又举着酒杯递到另一名小厮面前,那名小厮抹着汗:“我我我……”
      
      “噔——!”
      
      突然,酒杯被狠狠摔倒了地上,金属的质感刮过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郭盛面容都变,目露威慑:“壮阳药,刘奕力有不逮,就是通过如此,奸|淫|妇女无数。”
      
      内行厂一愣。
      
      小厮感觉自己的日子走到头了。
      
      张永盯着郭盛手中的酒壶,面色极其难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