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刘奕之死 ...

  •   “我与刑部、大理寺等众人去看了尸检,尸检报告中说刘奕的死因也有可能是服用壮阳药次数太过频繁,脱阳而死,这个你们为何没有查?”郭盛道。
      
      “刘奕死前至少吃了两次壮阳药,他还和那个良姨娘好了一个时辰。”这时,苏顺适时的补充。
      
      罗博立刻瞪向他。
      
      郭盛问小厮:“刘奕昨日到底服用了几次壮阳药?”
      
      小厮已没有了什么好遮掩,这次倒爽快:“四次。”
      
      “真是不要命。”苏顺幸灾乐祸,面上确实面瘫脸,众人没有听到他说什么,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郭盛身上,也没有注意他。
      
      “御史大人,不是我们不查,而是哪会这么巧,正好刘奕脱阳而死黄鸣就拿着花瓶砸刘奕,我看是那黄鸣砸刘奕,刘奕身体不消,才导致脱阳这个原因,才说得通。”罗博道。
      
      郭盛望了他一眼,问小厮:“酒里的壮阳药物是什么?”
      
      罗博面色难看。
      
      小厮道:“就是普通的药草,许多达官贵人都吃过,老爷虽然吃的勤一点,但不可能是壮阳药的问题。”
      
      小厮说的坚定,郭盛道:“是不是壮阳药的问题,还要我们再查。”
      
      这时,去问迷晕散的曹炎彬和管家带着大夫一起回来。
      
      曹炎彬拿着三张药方给梁思看:“头,我去问了三家店铺,写下来的方子都是这样,是普通的迷晕散,药效一个时辰。”
      
      郭盛看了过来,梁思就将药方递给他:“这是刘奕迷晕黄鸣的药方。”
      
      郭盛面容冷峻,似乎对刘奕此人已然极为不耻到不想说话。
      
      那边,大夫为黄鸣把了脉,施了针。
      
      黄鸣醒过来,先是全是剧烈痉挛一下,大夫道:“她受了很大的刺激和虐待,要好生修养。”
      
      说完大夫看了众人一眼,皆是官服,想来说了他们也不会听,于是迅速在桌上写了一个药方,递给郭盛,道:“这是药方。”便自顾离开。
      
      郭盛将药方递给手下,让他去抓药。
      
      张永对于郭盛半天说不到正事的行为,额头蹙的老紧,下腹似传来一阵阵的热气,撩的他全身坐立难安,偏偏这边事情还没有着落,小皇帝那边还等着听结果。
      
      张永忍着性子:“郭御史,黄鸣已经醒了,你快点问吧。”
      
      “身体有好些了吗?”郭盛对黄鸣道。
      
      黄鸣浑身一颤,目光惊恐,半天点了点头。
      
      张永磨牙:“……”
      
      郭盛:“我是都察院右佥都御史郭盛,昨日发生了何事,你尽可与我说。”
      
      “我……我……”黄鸣浑身颤抖,“昨天,我被刘奕强……强抢到府中……他意图轻薄我,我、我没法,我一直跑,他一直追……我真的没法,我看到那花瓶,就砸了过去……我没想到他会死……”
      
      内行厂显出不耐,黄鸣望见罗博全身抖的更颤,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郭盛安抚地对她笑笑:“没事,这里没人能欺负你。”
      
      黄鸣紧紧捏着床被。
      
      “当晚刘奕有何异常?”郭盛道。
      
      黄鸣不答。
      
      郭盛放柔声音:“这关系到你能不能脱罪,关系那个帮你的人会不会被你牵连?”
      
      黄鸣目光一颤,努力回忆:“我……我被抓来后,他们把我关在屋里,我一直拍门,一直拍门……然后那两名小厮冲了进来,位我吃了一样东西,我就、我就浑身没有力气。
      
      我醒来后,我我我……看到刘奕趴在我身上,我推开他,想要逃,他又追了上来,我看到他喝完一杯酒,然后他就发疯的追我……他疯狂撕扯我的衣服,他……他咬我……狠狠的咬我,我太害怕了,我我我……”
      
      “嗯嗯。”郭盛安抚她点头。
      
      “刘奕身高八尺,力气比你许多倍,你是如何从他手中逃脱,又拿到花瓶,砸中他的头。”罗博道。
      
      黄鸣怔了片刻,道:“我不知道,当时他……他突然怔住,我就砸了过去,我……”
      
      “你是说刘奕没有反抗让你砸?”罗博嗤笑。
      
      黄鸣点头。
      
      “一派胡言!”罗博道,“这女子一派胡言,所说的话一句都不能信!”
      
      这时锦衣卫和三司也同时皱眉,刘奕可是不像那种平常夫妻那样任何妻子打骂不还口的人,更何况当时黄鸣拿的是一个花瓶。
      
      “你所说的是真的?”郭盛甩开疑问,问道。
      
      黄鸣点头道:“大人,民妇自知死罪难逃,怎敢欺骗于大人?当时,民妇太过害怕,就拿了花瓶,民妇以为刘奕会躲开,谁知道他站在那一动不动……”
      
      “哼哼。”
      
      罗博发出怪声,对着女子所言一句不信。
      
      张永烦躁地看着现场,半天没有个结果,他怒道:“好了,都不用审了,证据确凿,王守仁伙同黄鸣杀害刘奕,不用在多疑!”
      
      张永面色诡异的绯红,站起身就要走人,郭盛道:“这件事还未调查清楚,更何况,黄鸣也是正当防卫,刘奕触犯国法在先。”
      
      张永:“这正当防卫,她当不了!”
      
      “如何当不了?”郭盛道。
      
      张永忍无可忍,提步欲走,不欲再多话,只是郭盛道:“将王守仁先带上来。张提督此事未完,不能如此草草了事。”
      
      张永袖下拳头握的咯咯作响,半响,硬是将自己要迈出的步子又移了回去。
      
      罗博没眼力劲,没看清张永正呕着一肚子气,上前道:“提督,这御史是何人,敢这么跟您说话,看来是不想活了,啊!……”
      
      罗博捂住被踢中的膝盖,倒退了数步。
      
      张永拍桌怒吼:“王守仁怎么还没过来?”
      
      过了一会,王守仁被带了回来,张永如坐针毡,面色极其难堪,突然听到脚步声刚停,就响起一个声音:“好漂亮的姑娘!”
      
      “轰——”
      
      张永身旁的桌子轰然散架,一把绣春刀被抽了出来,直指王守仁。
      
      张永,八虎之一,神机营提督,宦官中位置仅次于刘瑾,人人都知张永有两个提不得:一个是“死太监”,一个是“漂亮”。
      
      这一天之内,连触两次逆鳞,他可不管这是不是刘瑾弟弟的案发现场了!
      
      “头!”
      
      惊呼声竟然不是从王守仁嘴中传出,竟然还有比他还紧张的,苏顺紧紧盯着那把绣春刀。
      
      锦衣卫血誓:刀不离身,刀在人在,刀亡人亡。
      
      王守仁被人用剑指着,一脸懵。
      
      这时,一个人影挡在他面前,梁思道:“提督大人,绣春刀御赐之物,怕伤了大人。”
      
      张永一脸怒火,纹丝不动。
      
      梁思淡淡一笑,双指夹起刀刃,张永竟发现动弹不得。
      
      梁思:“大人身有要事,还是早点审完王守仁。”
      
      他意有所指,张永全身的热气又上来,他上下望了梁思一眼,松手。
      
      梁思接过绣春刀,一把扔给苏顺:“收好。”
      
      王守仁是昨晚被内行厂的人抓住,因为众人连夜拷问黄鸣,还无暇顾及他,是以他面色红润,望着张永的目光“炯炯”,似乎在想怎么有男人生的如此貌美。
      
      张永望都不望他。
      
      这时,东西二厂的查案人才匆匆而来,分别是另外“八虎”——马永成任东厂提督、谷大用任西厂提督。
      
      他们兴趣乏乏的向众人拱了拱手,便想找个桌子旁坐一坐,喝点酒,然后审完走人,却发现,屋内仅有的一个圆桌的已经散架,坐在“残尸”旁边的张永,面容诡异。
      
      马永成和谷大用奇怪的盯着张永面容许久,才将目光移到案情上。
      梁思问:“王守仁你可知道你为何被抓?”
      
      王守仁摇头,表情诚恳:“我也想知道。”
      
      “各位大人认为你是杀刘奕的重要嫌疑人。”梁思道。
      
      “什么?!”少年盯着张永的目光瞬间转移了过来,睁大了双眸,“这关我什么事?不对,刘奕怎么会死?老天开眼了?”
      
      “大胆狂徒!”罗博斥道,“提督大人,此人不见棺材不掉泪,先杖刑五十再审,不信他不招。”
      
      张永没有理他。
      
      梁思又问:“你还记得昨日在闲云楼门口遇见的女子?”
      
      王守仁点头。
      
      梁思:“刘奕是被她砸死的。”
      
      “怎么可能?刘恶霸那么壮,那女子没说砸死他,一根手指头都不可能。”王守仁摇头,一副你“诓”我的表情。
      
      “她已经承认。”梁思道。
      
      王守仁惊住。
      
      梁思:“昨晚,刘奕死在自己屋中,据两名证人指正,有一名黑衣人从窗户上出现。”
      
      王守仁楞了半响,终于搞清楚状况:“你们怀疑我是黑衣人……?”
      
      梁思点头。
      
      罗博问:“王守仁招不招?”
      
      王守仁:“我招。”
      
      内行厂一喜,锦衣卫三司一惊。
      
      王守仁:“监狱里好多蚊子,我招了好多。”
      
      罗博喜色陡然转怒。
      
      锦衣卫三司:“……”
      
      王守仁抹起袖管,道:“你不信?你看,真的招了好多蚊子……”
      
      “你莫要顾左言他,刘奕是不是你伙同黄鸣杀害?”罗博喝声。
      
      王守仁:“黄鸣是谁?”
      
      罗博咬牙切齿。
      
      梁思:“你昨日见到的女子。”
      
      王守仁:“哦,她叫黄鸣,她在哪?”
      
      梁思指了指床榻,王守仁走过去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