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偶救凌无尘 ...

  •   天雷滚滚,一股强大的吸力席卷而来,姜静姝只觉得头晕晕乎乎,便失去意识。
      耳边传来茗夕的声音,“二小姐如今还不醒,恐是风寒又重了,这大半夜的,院子都落锁了,再这样下去,可怎么了得。”
      
      姜静姝皱了皱眉,这不是茗夕的声音吗,前世,自己还未出嫁前,怀疑茗夕勾引未婚夫朱文博,在姜嫣然和邱姨娘的怂恿下,借故杖毙了茗夕。
      一只温热的手掌抚上静姝的额头,“二小姐的额头还是很烫,再换条帕子来。”
      
      没错,是茗夕,感受到茗夕的温暖,静姝的眼角滑落了一滴泪。
      茗夕赶紧拿手轻擦了去,“小姐心里必定是苦的,小小年纪母亲就去了,这院里的事都是姨娘做主,做得再好,也不是亲娘啊。这次小姐落水,说不定就是三小姐捣的鬼。”
      
      “你又胡说,每次都这样,说话不经上头。小心,邱姨娘治你。”米儿端着药碗进来了。
      
      “本来就是嘛,奶娘都看出来,邱姨娘母女俩不似外表装的那么贤惠懂事,偏偏小姐把她们当成心肝来疼。小姐落水以后,她们就来看了一回,以后都是跟着老爷过来装装样子的。大夫人和大小姐倒是隔天就差遣人来问东问西,还隔三差五的来看。”茗夕撅着嘴巴说道。
      
      “你还越说越来劲了,是不是?有些事,我们心里门清就好,老挂在嘴上,最后吃亏的是自己。机灵点行不行。快点,把小姐扶起来,我来喂药。”米儿回道。
      
      茗夕把静姝扶起来,米儿轻轻吹着碗里的药汁,喂到静姝嘴边。静姝艰难咽了下去,温热的苦苦的药进了肠胃,感觉如此真实,难道自己还没死?静姝用力睁了睁眼,可惜睁不开,只是眼皮动了动,于是一口一口努力喝药。
      
      “太好了,小姐能喝药了。等寅时三刻,你立刻去老夫人那里哭诉,就说小姐还不见好。哭得越大声越好。懂吗?”米儿对茗夕说道。
      
      “你放心,我一向不嫌事大。对了,我们还要想个办法把奶娘弄回来,她现在在浣衣房,把手都洗得满是冻疮,我看了好心疼。”茗夕说着。
      
      “我知道,我们先把小姐救醒再说。我觉得邱姨娘请的这个郎中不好,怎么十几天了,风寒还不见好。寅时一到,你就去老夫人院门口等着。”
      “嗯。”二人说定,就在静姝床边守着,打盹。
      
      寅时一到,茗夕急匆匆去了姜老太君院中,哭天抹泪,大喊大叫,好不悲伤。老夫人火急火燎的来到静姝的玉清院中。
      
      躺在床上的静姝。脑海中浮现前世,米儿虽跟着自己嫁入朱府,自己却因为疑心渐渐疏远她,还在姜嫣然的怂恿下,把米儿嫁给一个有残疾的家丁,最后,米儿被虐待而死。过去种种,现在想来,都是自己耳根子太软,不识人心所致。
      
      当老夫人来到静姝床前,看见面色苍白的孙女,眼眶都红了,把静姝抱在怀里,还摸了摸她的额头,还是有点热度,皱眉问道:“这都多少天了,怎么还不见好?”
      
      米儿跪下回道:“启禀老夫人,邱姨娘请了郎中看过,开了一剂药,一直在吃,不知怎的,就是不见好。”
      此时,二老爷、邱姨娘以及大房、三房的人都到齐了,众人欲给老夫人请安,老夫人右手一挥:“别来这套,这孩子病得这样,你们这些长辈总算想起她来了。”
      
      二老爷姜正勋是静姝的亲爹,率先说道:“母亲,是儿子的不是,赶紧过来看看。”
      
      邱姨娘诚惶诚恐得跪下:“是婢妾照顾不周,请老夫人责罚。”
      
      只听“啪”的一声,老夫人甩了一巴掌在邱姨娘的脸上,“别打量我是个老糊涂,你心里的算盘,我清楚得很。姜家即使没落了,也是大家,嫡庶尊卑分明,你是姨娘,一辈子是姨娘。等正勋过了丁忧,我便重新给他择一个嫡妻。”
      
      邱姨娘捂着半边脸,柔弱不堪,梨花带雨,略带颤音道:“婢妾明白,老夫人千万别气坏身子。”
      
      姜正勋是个怜香惜玉的人,哪见得自己的爱妾受委屈,赶紧也跪下:“母亲,息怒,自从齐氏难产去世,我们二房的事都是邱氏在打理,井井有条,三个儿女也都教养得很好。母亲莫要冤枉了他。”
      
      老夫人不耐烦得打断了二儿子的话:“行了,行了。你一个男人,管好自己的差事就好,后宅之事,我会做主。现如今,我连一个妾室都说不得了?”
      
      “儿子不敢。”
      
      “母亲息怒。”众人说道。
      
      “废话我也不多说了。刘嬷嬷拿着我的名帖去请王御医吧。”
      
      “是,老夫人。”
      
      王御医过府重新诊脉,开药。到下半夜,姜静姝果然醒了,望着自己依然稚嫩的双手,百感交集,自己重生到了十二岁那年。
      
      米儿和茗夕握着静姝的双手,高兴不已。
      
      “真醒了。可吓死我了。”
      
      “还是御医的医术高超。”
      
      第二日,天还未大亮,老夫人就赶到静姝房中,“我的乖孙女,醒了就好。这寒冬腊月的,再不准去冰嬉了,湖面的冰说不准什么时辰就化了。”
      
      “嗯,我听祖母的话。”静姝靠在祖母温暖的怀里,眼角有晶莹泪珠,心里暗暗发誓,姜嫣然、邱姨娘、朱文博,今生我们就走着瞧吧。
      
      一连五天,静姝都是吃了睡,睡了吃,偶尔下床走走,身后也跟着好几个下人。自从邱姨娘被老夫人打了一巴掌之后,邱姨娘在二房下人们中的威信就直线下跌。原本有些墙头草的下人们又对二小姐的院子殷勤起来。
      
      是夜,静姝打算歇息,忽听窗户有异声,正欲开窗探个究竟,一个黑衣人破窗而入,一把锋利的匕首抵在静姝的颈间,“你最好别乱动,别说话,否则要了你的命。”
      
      静姝点点头,说道:“你出血了,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吧。”一股淡淡的血腥气弥漫在空气中。
      黑衣人充满戒备得扫了她一眼,随即点头。静姝把窗户关上,扶黑衣人到榻上,先是打了盆水给他稍微擦洗了下伤口,又翻箱倒柜得找到一瓶止血药粉,据说还是两年前自己母亲难产大出血时候用的。洒了许多药粉在黑衣人伤口上,又用白绢给他包扎好。
      
      黑衣人刚经历一场激烈的打斗,恐是累极了,黑衣人沉沉睡了过去。静姝轻轻摘下黑衣人的蒙面巾,这是一张熟悉的年约十六七岁的脸,依照前世的记忆,静姝想起,他是凌无尘,锦衣卫指挥使,本朝第一大奸臣。只是这时候的他还略显青涩,按照年龄来说,还未坐到指挥使这个位置。正在静姝细细打量凌无尘的时候,他忽然睁眼,掐住静姝的脖子。
      
      “咳,咳,我只是想看看你脸上有没有伤,没别的意思。”静姝双手握住凌无尘掐住她脖子的那只手。
      
      “小丫头,你的借口太差劲了,哥哥告诉你,好奇心足以杀死任何一个人。我的真面目也不是谁都能看的。”凌无尘邪魅一笑。
      
      二人之间离得很近,彼此的呼吸浅浅喷洒在对方脸上。静姝微皱着眉头,眼神却不躲不闪,异常坚定,甚至隐隐透着一股倔强。凌无尘望着眼前的小丫头,一向杀人不眨眼的自己竟然有一丝心软,不过一个小孩子,也许自己太多心,不该与她计较,遂放开了她。
      
      “你失血过多,要不要喝碗血糯米粥?”不等他回答,静姝走到隔间,把炉子上一直温热着的血糯米粥端过来。
      
      凌无尘狐疑看了她一眼,静姝只平静说道:“放心,没毒。我大病初愈,这几天伙食好得很。”
      
      “你不怕我?”
      
      “为什么要怕你?我又没对你做什么亏心事。请大侠您吃饱喝足后快点走吧,我这毕竟是千金闺阁。”
      
      “你不想知道我是谁吗?”
      
      “你刚不是说,好奇心会杀死人么,我还没长大,更不想死。”
      
      凌无尘不怒反笑,这丫头甚是有趣,还挺会抬杠。
      
      此时,外间守夜的米儿起身了,披着外衣进来,而凌无尘早已麻溜得钻进床底。
      
      “小姐,是不是梦魇了?怎么还不睡?”
      
      “没事,这几天睡得太多,所以起来活动活动筋骨。你去睡吧。”
      
      “嗯。”米儿又去了外间。
      
      凌无尘从床底钻出,压低声音道:“小丫头,你话太多,差点被人发现。”
      
      “好像刚才你没说似的。就算被发现,我也能让她保密。”
      
      “发现也没什么,我把她解决了。”凌无尘做了一个刀切的手势。
      
      “智者以谋略达到目的,莽夫却只会使用武力。真幼稚。”静姝淡淡说道。
      
      “幼稚?小丫头,你几岁?”
      
      “我十二。你呢?”
      
      “我十六,名叫凌无尘,你呢?”
      
      静姝心中一转,这时候的凌无尘,应该是初进锦衣卫所没多久,三年后才升上指挥使的,那时才是名震天下的“第一佞臣”,可千万不能得罪这厮,否则整个姜家说不定都完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