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邱姨娘送丫头 ...

  •   “我叫姜静姝,家父正三品太常寺卿姜正勋。”小丫头天真地望着他。
      
      凌无尘脑中想了想,姜正勋倒是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大臣,不站队任何一个派系,老老实实上朝下朝,又看看眼前这个无害的小丫头,莫名有一丝好感。
      
      “你怎么不问问我是做什么营生的?”凌无尘又问。
      
      “不想知道,万一你告诉我之后又改变主意把我咔嚓了,我多冤呐。非礼勿听,这个浅显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凌无尘嘴角微翘,“今夜我在这里借宿一夜,天未亮,我就会离开。”
      
      “哦,要记得静悄悄离开,别惊动任何人。”静姝躺到床上,盖上被子,阖上眼睛。
      
      “你就不怕我对你做什么?”凌无尘痞痞得问道。
      
      “像我这样一个黄毛丫头,毛还没长齐,你看不上眼。”静姝镇定答道,眼皮都没动一下。
      
      凌无尘侧躺在榻上,刚好能看见对面床上的静姝,如瓷美肌,黑长的睫毛,红红的樱桃小嘴,像个瓷娃娃,很可爱,很无邪。
      
      “你刚说,你是大病初愈的?”凌无尘又问。
      
      “嗯,上个月贪玩,到湖面上冰嬉,结果掉进冰窟窿,感染风寒,十几天才好起来。”
      
      “看不出来,胆子还挺大,居然会冰嬉。”
      
      “闺阁中的女子能玩的不多,不是琴棋书画就是女红插花,出嫁后又要相夫教子做宗妇,无趣得紧,像你这种小男孩哪会懂我们的苦。”
      
      “我小?你才是个毛丫头。”
      
      “这位大侠,天色不早,赶紧睡吧。怎么如今的大侠都特别啰嗦。”静姝翻了个身,咕哝道。
      
      凌无尘嘴角弯起一个弧度,自己一直都在隐姓埋名中度日,勤练武功,打打杀杀,残酷得执行锦衣卫的任务,很早就与嬉戏玩闹无缘了,那早已远去的幸福童年都在一天之内灰飞烟灭,午夜梦回时常想起自己的血海深仇,内心不复温柔,只是今夜,心里防线似有一丝松懈。
      
      床上侧躺的静姝其实也睡不着,闺阁内进入一个陌生男子,而且还是一个以后惹不起的主,怎么敢睡,只是强装着应付罢了。想着想着,确实累了,便迷迷糊糊睡过去。
      
      很快,室内传来二人清浅的呼吸声,彼时的二人各怀心思,各有各背负的血海深仇,谁能想到前世并无交集的二人,今生,他们的人生将如菟丝花一般紧紧缠绕。
      
      黎明即起,公鸡打鸣三声之后,静姝醒了。她走到榻前,摸了摸,还是温热的,估计凌无尘也是才走不久,到底是高手,离开并未吵醒自己。只是,窗栏那里有半个鞋印,静姝刚才还在心里表扬这个武林高手,现在只能摇头了,这厮难道还要给自己留个念想吗。于是拿起一块帕子沾点茶水,把痕迹擦了去。
      
      刚擦完,米儿隔着门帘问:“小姐,醒了吗?”
      
      “嗯,你们进来吧。”
      
      米儿带着两个二等丫头翠竹和翠柳进来伺候梳洗,茗夕则端进来一碗薏米莲子羹,因为要给老夫人请早安,所以先吃一点,请安回来后再用正式的早膳。
      
      一番梳洗后,静姝喝了几口莲子羹便率领一行人,浩浩荡荡去了老夫人居住的慈荣堂。站在走廊里等着老夫人的召见,刘嬷嬷赶紧让她们进去。
      
      “二小姐,今儿个怎么来得这样早。老夫人说了,您辰时过来都无妨,这么冷的天,若是再冻着了,可如何是好。”
      
      “无碍的,我都已经好了。祖母对我这样好,早起请个安也是应当的。”
      
      “好孩子,你今个头一个到,等会留下来陪我用早膳。喜欢吃什么,我让她们去准备。”老夫人含笑出来了。
      
      “给祖母请安,昨晚睡得可好?”静姝福了福,赶忙上前挽住老夫人的胳膊。
      “好,你们这些孩子都好好的,我就睡得安稳。最近你院中的伙食怎么样?下人们伺候得好?”
      
      “托祖母的福,一切都好。”
      
      老夫人看了看静姝的脸,“瘦了。折腾近二十天,真瘦了,给你安个小厨房改善伙食。”
      “是,老夫人,那菜单?”刘嬷嬷问道。
      
      “就照我的来,务必精细。”老夫人说道。
      
      “祖母,我也不能白吃这么多好饭好菜,不如孙女帮您抄佛经,保质保量。”
      
      “行,只一点,别累着自己。”
      
      “嗯。”
      
      正聊着,大房的大伯母姜刘氏和堂姐姜静娴进来了,自己那房的邱姨娘、陶姨娘、庶妹姜嫣 然,最后进来的是三房,小叔的嫡妻姜王氏。
      
      众人给老夫人行礼,“给母亲请安。”“给祖母请安。”“给老夫人请安。”
      
      静姝给长辈们一一行礼,“给大伯母请安,给三婶请安。我病了些日子,未曾给诸位长辈请安,还请勿怪。”
      
      “好孩子,今见你气色好多了,我们这些长辈就放心了。”大伯母执起静姝的左手。
      
      姜嫣然执起静姝的右手,泪眼婆娑道:“姐姐,你病了这么久,我很自责,那天没能及时下去救你。”
      
      静姝轻轻抽出了右手,微笑道:“庶妹不必自责,吉人自有天相,过去的都过去了,以后的日子好好过就成。”语气加重了“庶妹”二字。
      
      往常,静姝和姜嫣然都是形影不离,妹妹长,妹妹短的叫着,如今倒是有些生分了,直接出口“庶妹”。连大小姐姜静娴都察觉出不对劲,出来打圆场:“各位长辈,妹妹们,还是坐下聊。祖母看你们站着,都看累了。”
      
      “静娴说得不错,大家都坐下。来人,把二少爷抱出来吧。”老夫人点头。
      
      二少爷姜承业是静姝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嫡母姜齐氏就是生弟弟难产而逝,老夫人心疼这嫡亲孙子,便亲自带在身边。如今两岁,特别可爱。
      
      二少爷被抱出来了,一看到静姝就挥舞着小胖手叫:“姐姐,姐姐,抱,抱。”
      
      “你身子弱,就别抱了。”老夫人说道。
      
      静姝坐到弟弟的奶娘身边,靠他很近,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小包子笑得更欢了。只是这姜嫣然继承了邱姨娘的特质,喜欢梨花带雨得来一场,刚才被静姝下了面子,心有不甘,于是低低抽泣起来。
      
      三夫人姜王氏一向是喜欢看热闹的,便问道:“哟,三小姐,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人给你脸色看了?”
      
      “没什么,只是自责自己当初没有跳下湖中救姐姐。如今姐姐与我生分,也是我活该。”姜嫣然低垂着头。
      
      此话一出,邱姨娘颇觉不妥,偷偷拉了拉自己女儿的袖子,要装可怜也要看场合啊,老夫人最是看重嫡庶尊卑,哪里轮得到自己和女儿说话的份。
      
      “今天本来挺高兴的,静姝大病初愈,大伙到一处乐一乐。你这大清早的哭哭啼啼,是见不得大家好?”老夫人猛得提高声音质问道。
      
      “不敢。孙女不是这意思。”姜嫣然赶紧跪下,意识到自己是犯了个大错误,怎么在老夫人面前耍起花招来。
      
      “真是晦气。你虽比静姝小两个月,毕竟嫡庶有别,她是嫡姐,你本就该敬着,像以前那样成天黏在一起成什么样子。还有,你们二房怎么回事,这庶出小姐和嫡出小姐的吃穿用度倒是一模一样了?这是哪家教你们二房的规矩?”老夫人用力拍了下桌子。
      
      “母亲,是我安排不周。”大伯母出言。
      
      “这不怪你。你在这家主持中馈,除了公用部分,其他的私事都是二房三房自个处理。你呀,犯不着如此小心翼翼,无规矩不成方圆。长嫂如母,该强硬的时候就该强硬。”
      
      “谢母亲教诲。”
      
      “我看,嫣然明显教养方面还是不够。这样吧,回去禁足十天,罚抄佛经。”老夫人看向邱姨娘。
      
      “是,谢老夫人教诲。”姜嫣然和邱姨娘齐声道。
      
      “我也没心情留你们了,散了吧。”老夫人撇了撇嘴。
      
      “是,儿媳(孙女/婢妾)告退。”众人散去。静姝则是留下来用了一顿丰盛的早膳。
      
      一回到自己院里,姜嫣然就大发脾气,砸碎好几个花瓶,“这个死老太婆,就知道欺负我,一天到晚得嫡庶尊卑,还有那个姜静姝,居然下我脸子,以前是对她太好了,还以为我怕了她不成。”
      
      随后而来的邱姨娘,不悦道:“你今个怎么回事,老夫人跟前最好不言不语。要上眼药也得在你父亲面前。”
      
      “娘,姜静姝好像变了许多,对我的态度有所转变。”
      
      “怕什么,你在面上必须像以前一样,讨好她,离间她和其他人的感情,让她只相信你。先夫人逝世不满三周年,新夫人不可能娶进门。我努力怀个男胎,即使不能扶正也可以捞个平妻做做。到时候,你也是嫡出小姐了,以后能有一门好婚事。你要沉住气,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娘。”
      
      “嘘,外人面前要叫我姨娘。你先歇着。我去挑选几个机灵的丫头送给二小姐去。”说完走了。
      午时过后,邱姨娘带着几个面貌清秀的小丫头来到玉清院中。
      
      “二小姐,您房中的丫头太少了,我呀,又给您张罗了几个。千万别嫌弃。”邱姨娘含笑招手,几个小丫头一字排开。
      
      “多谢姨娘关心,今早和祖母吃早膳的时候,已经求了祖母,把我奶娘从浣衣房调回来。所以我房里不缺人伺候。再说,伺候的人太多,也给二房添负担不是?”静姝淡淡回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