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邱姨娘捉奸 ...

  •   “二小姐就是比三小姐懂事得体。只是大家小姐,一等丫头都是配齐的啊,这样吧,您就留下两个,如何?”
      
      “好吧,那就最小的那两个吧。”静姝指着最矮小的两个丫头。
      
      二人齐齐跪下,“奴婢杏儿谢小姐收留。”“奴婢芳儿谢小姐收留。”
      
      邱姨娘十分欢喜,带着剩下的丫头离去了,心里窃喜,姜静姝这个蠢货终于留下了自己的眼线。
      
      而坐在书案前的静姝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心道,真是和前世一模一样,自己是故意留下那两个丫头的,邱姨娘,也是时候逗你一逗了。
      
      茗夕忍不住开口道:“小姐,邱姨娘送来的丫头,如何安置?切不可掉以轻心啊。”
      
      米儿说道:“你呀,又管不住这张嘴,小姐自有定夺。”
      
      “你和米儿带着杏儿和芳儿,我近身伺候的事还是你们来,你们好好盯着她们就成。放心,没人比我对她们母女更了解了。”静姝自信一笑。
      
      是夜,静姝打算更衣入寝,谁知,忽见凌无尘坐在榻上。“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就刚刚。”
      
      “我是来换药的,快点,小丫头。”凌无尘傲娇说道。
      
      静姝心思一转,这世跟上一世惟一不同的地方就是冒出来这个凌无尘,小心为上,万不可得罪他,于是又翻箱倒柜找出那瓶止血药粉,给他净伤口,上药,包扎。
      
      凌无尘看看自己的手臂,评论道:“包的太丑了,有待加强。”
      
      “大侠,您下次再来是什么时候,我好准备准备。”
      
      “呵呵,小丫头,我来歇个脚,要事在身,下次再来找你玩。”说完就踩着窗栏飞身而去。
      
      静姝摇摇头,暗道,希望他下次别再来才好。拿着一块干净的帕子沾上茶水准备擦去那半个鞋印,忽而想起什么,又不擦了,遂吹灯歇下。
      
      第二天早晨,下人们进来伺候梳洗,静姝说道:“等会我去给老夫人请安,你们留下一些人看守屋子。新来的杏儿跟我一起出去请安,芳儿就留下打扫我的闺房吧,尤其窗栏、书桌都擦擦干净。”
      
      “是,小姐。”众丫头们应声。
      
      等到静姝带人离开后,芳儿拿起帕子开始干活了,她心里是不愿意来伺候二小姐的,可是表面温柔脾气差极的三小姐,她更不想伺候。因此,只能做邱姨娘的眼线,一来多领一份月钱,二来以后邱姨娘做了二夫人,也好提拔自己。
      
      芳儿擦到窗栏那里,看到半个鞋印,仔仔细细看了又看,绝对不是绣花鞋的鞋底,是一个男人的鞋底。又趴在地上看看床底,塌底有什么东西,果然,床底有一块长白绢。芳儿把它拿出来,上面居然还带着血。这可是两个重大发现啊。芳儿把带血的白绢子藏进怀里,把鞋印子擦干净,胡乱抹了抹书桌,就对另外一个看屋子的翠竹说道:“我可能拉肚子了,翠竹姐,麻烦您顶一顶,我去去就来。”
      
      翠竹只“嗯。”了一声就不再说什么,直到她走了,才嘀咕道:“刚来一天就偷懒。”
      
      芳儿来到邱姨娘的房里,等了三盏茶的功夫,邱姨娘才回来。
      
      “给邱姨娘请安。”
      
      “芳儿?你来这里可有人知道?”
      
      “姨娘放心,婢子是悄悄来的。婢子有重大发现。”芳儿从怀里掏出那条沾着血的白绢子,又说道,“在二小姐床底下发现的。还有婢子擦窗栏的时候,发现那上面有半个鞋印。婢子敢肯定,是男人的鞋印。”
      
      “哦?你做得很好。乘现在二小姐在老夫人那里用早膳,你赶紧回去呆着,有异常,来报我。”
      
      “是,姨娘。”芳儿应声退下。
      
      邱姨娘拿着那条帕子仔仔细细看着,真想不到,这二丫头如此大胆,窝藏男人也就罢了,还做下这等胆大包天不知廉耻的事情,要是老爷知道,还不定怎么样呢,那老太婆要是知道疼爱的二孙女做出这种事,估计要气死了,自己定要找个好时机捉奸去。
      
      静姝在老夫人那里用完早膳就回自己院中,安安静静在书房里抄写佛经。前世的自己嫁给朱文博之后,备受冷落独守空闺,常常抄佛经以打发时光。
      
      翠竹正在隔间向米儿汇报道:“才擦了没多久,她就说拉肚子走了。我等了大概小半个时辰,她才回来。”
      
      “她打哪个方向回来的?”
      
      “好像是邱姨娘那个院子。”
      
      “嗯,我知道了。你和翠柳两人盯着些芳儿和杏儿,若是她俩有什么不对劲,就来告诉我们。”
      
      “好嘞。”
      
      翠柳来报:“米儿姐姐,后院门口来了一个醉醺醺的老道士,他就是不肯走。您去看看吧。”
      
      米儿来到后院门口,一股冲鼻的酒气,茗夕正蹲在地上与一个衣衫破烂的老道士对话:“老人家,您就走吧。这里是内宅后院,往来都是女眷,您睡这门口真不太合适。不如我给您半吊子买酒钱,您觉得呢?”
      
      “贫道不缺买酒钱,多谢这位女施主了。”老道翻身打了个哈欠。
      
      米儿走到后门,吩咐钱婆子把门关上。微笑着说:“老人家,地上凉,躺着也不舒服。来人,搬张藤椅来。”
      
      “还是这丫头懂事。”老道醉醺醺得站起来。
      
      翠柳拿来一张藤椅,还顺势搀扶老道士一把。老道捋了捋脏兮兮的花白胡须,点点头说道:“你们这些丫头,良心不错,以后会有好报的。”
      
      “你们都在这做什么?”静姝问。
      
      “请小姐安。”众人侧身让开。
      
      只见一个衣衫破烂的道士,浑身脏兮兮的,腰间挎个葫芦,以万分慵懒的姿态躺在藤椅上。静姝定睛一瞧,这不是前世那个为祖母治痛风的神医“南风道长”么,前世自己十五岁出嫁前,他出现过,这一世,自己才十二岁,他就来了,难道冥冥中又有什么改变了。
      
      藤椅上的老道睡眼惺忪,呆呆看了看静姝,淡淡飘出一句话:“前世不忘,后世之师;涅磐重生,必有后福。”
      
      静姝愣了一下,赶忙行礼:“见过道长。此处寒风凛凛,请道长移步至大堂内休憩。”
      
      “不必。该来即来,该走即走。贫道云游至此,想歇歇脚,一间茅草屋足矣。”
      
      众人面面相觑,米儿拉拉静姝的袖子:“小姐,深宅内院收留一个道长,恐不方便。”
      
      茗夕也轻声说道:“确实,不如拿点银子给他老人家做盘缠。况且那边盯得也紧。”
      
      南风道长翻了个身,坐起来:“哎呀,贫道饿啦,能不能赏顿饭,最好有烤鸭吃。”
      
      翠竹忍不住问:“你是个出家人,居然还开荤?”
      
      “心存善念,普度众生和吃肉喝酒并不冲突。”
      
      翠柳又问:“那你不会还劫色吧?”
      
      众人笑了,南风道长正色道:“色字头上一把刀,贫道万万不敢招惹。”
      
      “这样吧,钱婆子把道长带去小厨房,好生招待吃喝。然后在小厮住的房里挑一间给道长住吧。还有,今天的事,谁也不准说出去。”
      “是,小姐。”众人点头。
      
      钱婆子把南风道长带去小厨房,老道好像几天没吃饭,一桌子十道菜外加五碗饭,吃得干干净净,还喝了慢慢一壶酒。一旁的翠柳看得目瞪口呆的。
      老道被钱婆子扶到下人房里,一躺下就呼呼大睡。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院里多出一个道士,杏儿和芳儿知道了。芳儿激动坏了,心里又盘算着去邱姨娘那里报信挣个前程。
      
      午时一过,该歇午晌的都歇了,芳儿偷偷来到小厮们住的下人房,因为小厮都跟着男主人伺候着,此时并无人,所以她可以一间间的查找,果然找到了一个脏兮兮的老人躺在床上。
      
      她拿出白色绢子,打算印下他的鞋印,以坐实二小姐窝藏男人这个罪名。刚靠近老道,他便翻个身。芳儿轻手轻脚脱下他的鞋子,一股浓烈的咸鱼恶臭味迎面袭来,芳儿几乎要晕倒,只能憋气忍着。正欲印上鞋印,却见一条小小细细的蜈蚣从鞋头里爬出来。芳儿尖叫一声,逃也似得飞奔出去。床上的老道弯唇浅笑,继续翻个身睡觉。
      
      月上柳梢头,静姝正在认真抄写佛经。
      
      昏黄的烛光,认真的侧影,丝毫不知凌无尘已悄然而至。
      
      “真是看不出,你这个小丫头写得一手好字。”凌无尘的声音从背后想起。
      
      “你怎么又来了?来就来吧,还吓我一跳。”
      
      “我以为你一直镇定得很,原来也只是装的。我来换药的。”凌无尘指指自己的胳膊。
      
      “今天是你第三次来换药了,我还没向你要医药费呢。”
      
      “先欠着,等我完全好了,再来付给你。小丫头,乖。”说完,还拍了拍她的脑袋。
      
      第三次换药,静姝已经熟练多了,忙完以后,欣赏着自己的作品,“嗯,这次我包得挺好看。”
      
      凌无尘端起桌上的茶壶自己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好茶,下次再见,小丫头。”然后就踏窗飞出去了。
      
      静姝看看那半只鞋印摇摇头,依然没有把它擦去。
      
      第二天,去给祖母请安,静姝依然留下了芳儿和翠竹看屋子。芳儿这次说的是自己来了葵水,腹痛难忍,要休息片刻,翠竹点头让她走。
      
      芳儿喜滋滋来到邱姨娘那里,等邱姨娘回来,赶忙汇报了老道士的事情,还有第二次见到那鞋印的事。
      
      邱姨娘两眼放精光得听着,真是不可思议,这二小姐年纪不大,居然还偷个老道士。
      一直等到午膳用完,邱姨娘打起精神,带着浩浩荡荡一群人来到玉清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