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反将一军 ...

  •   “二小姐,还好您没歇着。我房里丢了一样贵重的东西,是当年老爷送我的定情信物,这不,我想把下人房都搜一遍,不知道行不行?”
      
      “邱姨娘,这样不太好吧。若是搜不到,难道您还打算去大房、三房和祖母房里搜吗?”
      
      “当然不是,我是想,先咱们二房里搜搜。搜不到,再想办法。”
      
      静姝貌似为难得皱起眉头,过了好一会才说:“那好吧,邱姨娘去搜吧。”
      
      听到这话,邱姨娘那叫一个高兴,命令自己的心腹婆子,王嬷嬷和李嬷嬷去搜了。
      
      米儿和茗夕却暗自着急,小姐怎么能答应呢?南风道长还住在下人房里,这搜出一个男人来,可怎么答复。
      
      静姝悠然自得喝着红枣桂圆茶,一点都不担心。
      
      大约半盏茶之后,王嬷嬷和李嬷嬷空手而来,“姨娘,什么也没有。”
      
      邱姨娘面上笑着,眼里却一闪而过失望的情绪,“对不起,打扰小姐了,我这就带人离开。”
      
      “姨娘,慢走。”静姝笑笑。
      
      邱姨娘走出玉清院,脸就立马垮下来,“你们到底仔细搜了没有?”
      
      “姨娘,搜了好几遍,真没有。”王嬷嬷焦急回话。
      
      “是啊,能藏人的地方都翻过了,没有什么道士。”李嬷嬷也点头。
      
      “算这小蹄子走运,给芳儿、杏儿传话,让她们盯仔细点。”
      
      玉清院中,铭夕怒不可遏,“这邱姨娘一定是知道南风道长在这,故意来搜的。不是芳儿那蹄子就是杏儿那蹄子走漏的风声。”
      
      “你这性子,可要改了,这么大声做什么?”米儿在一旁轻声提醒。
      
      “本来就是吗,看着这两个钉子,我真是难过得牙痒痒。”
      
      静姝眨眨眼,温柔笑道,“我都不气,你气什么。看着吧,我不会让她们在我这里久留的。你们两个附耳过来,我们对对口供。”
      
      静姝习惯睡前练字,突然发现书桌上多出一本书《殄食录》,她的书籍里并没有这本书,随即翻开,原来说的是些常见吃食相生相克的实用医理。转念一想,这书十有八九是来去无踪的南风道长留给自己的,便置于书阁第一格。
      
      第二天早上,众人又到老太太房中请早安。
      
      老太太和大太太正聊得尽兴,静姝对着邱姨娘问,“姨娘,我爹送你的定情信物可找着了?”声音虽轻,众人却听得清清楚楚。
      
      邱姨娘,尴尬一笑,“昨夜找着了。”
      
      “那就好。”静姝温婉一笑。
      
      “什么定情信物?”三太太是最喜欢听八卦的,赶紧问。
      
      “三婶婶,昨天邱姨娘说,我爹送她的定情信物不见了,就带人到我院中的下人房里搜了一圈。还说,要是我这院里搜不到,还要去您院中搜呢。”
      
      三太太还未说话,老太太先怒了,“这是哪家的规矩,奴才胆敢到主子房里搜东西?邱姨娘,你不过半个主子,去二小姐房里逞什么威风?”
      
      邱姨娘立马跪下,“老太太是我错了,一时昏了头。”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邱姨娘一瞬间慌了神,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又抬头解释,“老太太明鉴,昨天只是搜了二小姐院中的下人房,二小姐的闺房,奴婢怎么敢动。况且,奴婢并未说过还要去三太太房中搜啊。可冤死奴婢了。”说完便嘤嘤哭起来。
      
      “行啦,打量我是老糊涂了不成?你有什么资格去搜静姝的院子,她堂堂一个嫡出小姐也是你作践的?就算是下人房,你也不能说搜就搜。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先前我还寻思着,这嫣然的性子是怎么养成的,如今看来,就是你的错。这样吧,邱姨娘也禁足一个月,以示惩戒。”
      
      邱姨娘一听,瞪大眼睛,这一个月要是禁足,不是让另外一个妾侍陶姨娘白白霸占老爷吗?
      
      心一横,邱姨娘跪下了,“老太太,奴婢这样做是为了二小姐好啊。”
      
      老太太眯着眼睛看她,遂冷笑道,“哦?那我倒是听听这个理由。”
      
      “前儿个,二小姐院中的丫头芳儿,到我房里说是帮二小姐整理闺房的时候,看见窗栏上有半个男人的鞋印,还有一条带血的白绢子。”邱姨娘说完小心翼翼看了看老太太。
      
      老太太脸色冷厉,“说下去。”
      
      “昨儿个,芳儿又来说是看见了男人的半个鞋印。奴婢想着,二小姐的闺誉要紧,便带人去搜了下人房。”邱姨娘用帕子擦了擦眼角。
      
      “听姨娘这意思,是说二小姐偷人?”三太太颇觉惊奇,“要知道,二小姐还没及笄呢。”
      
      老太太锐利的眼神如同刀子一般,剜了三太太一眼,三太太悻悻闭了嘴巴。
      
      “邱姨娘,静姝不知道哪里得罪您了,您要这样污蔑于我。”静姝泪眼汪汪地看向邱姨娘。
      
      “来人,去把芳儿叫过来。”
      
      “是。”
      
      过了一会,芳儿便进来了,跪下叩头,“见过老夫人,请老夫人安。”
      
      “邱姨娘说你向她告密,在二小姐房里看到男人鞋印,还有一条带血的绢子?”老太太眯眼问。
      
      “是,奴婢已将帕子交给邱姨娘了。”
      
      “帕子呢,交出来。”
      
      邱姨娘身边的丫头如儿,从怀里拿出,递给刘嬷嬷,刘嬷嬷仔细看了看,遂即展开给老太太看,“老祖宗,这帕子上的血,是寻常伤口的血,并不是那种血。”
      
      “说,谁给你的胆子污蔑二小姐。”老太太大怒,拿起茶杯向芳儿砸过去。
      
      芳儿被砸了个正着,额头破了一道口子,血留了下来。芳儿怕得不得了,赶紧磕头,“老太太饶命,老太太饶命。”
      
      “快些说吧,别让老太太等了。”大太太皱眉说。
      
      芳儿一边哭,一边捂着头,“是邱姨娘让奴婢和杏儿去二小姐房中伺候着,监视二小姐的举动。
      
      奴婢才去了,一天就发现二小姐院中来了一个老道士。然后就发现了鞋印和白绢。奴婢真没撒谎啊,老太太饶命。”说完便狠狠磕起了头。
      
      “呵,连主子都敢谋害,邱姨娘好大的气性,二小姐怎么惹着你了,你倒是说说。这小姐的闺中清誉是被你们这样糟践的吗?”老太太冷笑着问。
      
      “请祖母换静姝一个清白。”静姝跪下,轻轻擦着自己眼角的泪水。
      
      “给我把这个贱婢拉出去打个二十板子,直到她说实话为止。”老太太一声令下,门口两个婆子便把芳儿拉出去架在长凳上。
      
      很快,院中充斥着芳儿的惨叫声。
      
      二十板子打完,芳儿又被血淋淋地拖进来。
      
      “我再问你一遍,是谁让你陷害二小姐的,要说实话,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老太太问道。
      
      “是,是邱姨娘。”芳儿刚才挨板子的时候就已经后悔跟错主子,自己也不想做邱姨娘的替死鬼。
      
      “你,你这个贱婢,胡说什么?我何时指使过你?”邱姨娘梨花带雨的面容也变得焦躁不安
      。
      “还要抵赖?米儿,你来说说怎么回事。”老太太问米儿。
      
      “老祖宗明鉴,前个是有个道士在玉清院的后门口,二小姐看他衣衫破烂又没饱饭吃,才好心留他吃了顿饭,之后那道士便走了。交谈之中,大家方才知晓,那是神医南风道长。只是被有心人听去,就传谣成了如此龌龊之事。”米儿不慌不忙说道。
      
      “南风道长?可是那个腰间挂着葫芦的老道士,听说他医术高超,就能达官显贵也未必请得到他治病呢?”三太太好奇问。
      
      “回太太,正是。”米儿恭敬道。
      
      “大家都听到了,这事就是这么简单。可见邱姨娘其心可诛,若不是承业从小在我这里养着,只怕你的手都要伸到承业身上去了。你在想什么,我清楚得很,早跟你说过了,二房夫人这个位置绝不是你可以觊觎的。”老太太冷冷得看着邱姨娘。
      
      “老太太,奴婢也是受了那芳儿的蒙蔽。真是冤死奴婢了。”邱姨娘哭得鼻头红肿。
      
      “邱姨娘陷害二小姐,禁足两个月好好反省。”
      
      邱姨娘一听,险些摔倒在地,依然叩头,“谨遵老太太教诲。”
      
      静姝依然被留下来用了早膳食。
      
      “你这个丫头,心眼太实诚了些,这样委屈自己做甚?下次,无论是谁要搜你院子,你只管来找我。”老太太点着她的额头。
      
      “我是知道祖母最疼我的,但我不想让父亲难做。”静姝说道。
      
      “你放心,孝期一过,我便给你们再找个人品好的嫡母,不让你和承业受委屈。”
      
      静姝点点头。
      
      下了朝的姜正勋,听说自己的爱妾被母亲禁足了,罪名是诬陷大女儿,连忙来母亲房中询问情况。
      
      “怎么?你是觉得我做的不对,跑来兴师问罪?”老太太看着自己的二儿子。
      
      “儿子不敢。只是想到邱姨娘素来体贴周到,又对姝儿疼爱有加,断不会做出这种事的,想是那芳儿自己擅作主张惹出的祸事。”
      
      “你这个样子是怎么做到三品官的,为娘的倒是看不懂了。这样明显的事实,你还要替你的爱妾推脱。你可知,宠妾灭妻是大罪,你怎么能容许一个妾侍把二房搞得乌烟瘴气?现如今,连我的决定都敢质疑了。”
      
      “母亲息怒。儿子只是觉得禁足两月的惩罚太重了。”
      
      “行了,你给我走,你走了我才能息怒。走走走。”老太太推着二老爷出去。
      
      不过一个时辰的光景,二老爷求情不成反被赶出来的事传遍了整个府邸。
      
      三太太姜王氏正坐在自己院中嗑瓜子,和身边的丫鬟们谈笑风生,“这二房的事真像戏本子似的,一出接一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