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和乐 ...

  • 作者有话要说:  姜家人物表
    姜老太太(刘氏) 县主的品级,一品诰命夫人
    大房:
    嫡长子:姜正明(女主的大伯父)职位:皇商 嫡长媳:刘氏(老太太的娘家侄女)
    嫡长孙:姜承祖(16岁)职位:京畿巡查官,后为九城兵马指挥使
    嫡长孙女:姜静娴(14岁)
    二房:
    嫡次子:姜正勋(女主的父亲)职位:正三品太常寺卿
    嫡次孙女:姜静姝(女主) 12岁 嫡次孙:姜承业(2岁)
    邱姨娘(已逝二夫人的大丫头)
    庶女:姜嫣然 12岁
    陶姨娘
    庶子:姜承德(还没出生)
    三房:
    嫡三子:姜正楠 职位:暂无
    嫡三媳:姜王氏
    嫡三孙:姜承辉 1岁

  •   二房的陶姨娘正在绣一块帕子,专心致志。陶姨娘的贴身丫鬟,蕊儿正说二老爷被赶出来的事。
      
      “早料到了。二老爷越是替邱氏说话,老太太就越讨厌邱氏。”
      
      “姨娘,您的机会来了,趁邱姨娘禁足,您好好努力怀个孩子。”
      
      “我早就不抱什么希望了,只盼和二小姐搞好关系,千万别被她厌弃。”
      
      “姨娘,二小姐那个老实木衲的,只怕照应不了任何人吧。”
      
      陶姨娘仍旧低头绣着,“这点,你就看错了。二小姐才是真正厉害的聪明人,不费吹灰之力,就把邱姨娘母女都弄得禁足了。这世间,明枪暗箭什么的都不可怕,可怕的就是绵里针。”
      蕊儿歪着头一想,“您这样一说,倒真是的。”
      
      大房太太姜刘氏正端着茶盏,与大小姐姜静娴一处说话。
      
      “我原先想着,二房这么乱,要多照应些你二妹妹,如今看来,你二妹妹到底是长大懂事了。”
      
      “母亲,从前,二妹妹不与我们亲近,纵是我们想对她好,也是有心无力。所幸她现在知晓好坏,二婶婶在天之灵也可以安息了。”静娴正在刺绣。
      
      “你要多关心些你二妹妹。”姜刘氏复又叹气一声,“也不知道你大哥在边关怎么样了。”
      
      “母亲,且放心,过几日应该会有书信回来的。”
      
      玉清院中,静姝的奶娘,徐妈妈从浣衣房被调回来了。
      
      “徐妈妈,你还好吧,快把手给我看看。”静姝执起她的手细细检查,上面满是冻疮。
      
      徐妈妈被邱姨娘诬陷偷了东西,就被调去浣衣房,整个府邸的衣服,从主子到奴才的衣服都是经那边洗过烘干的。这样一个暴冷的寒冬,洗了几十天,就生出这么多冻疮。
      
      “小姐,且放心,这么点冻疮不碍什么事,天一热,立马就好了。”徐妈妈温和笑着。
      
      静姝的眼眶微红,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想起前世,最后还陪在自己身边的就是徐妈妈了,自己死之前,徐妈妈因染了重病,被姜嫣然诬陷是传染病赶出了去,最后凄惨死在大门口。
      
      “我把清热利血的麝香利肤膏拿来了,我帮您涂。”茗夕说道。
      
      “哎,谢谢茗夕。”
      
      “妈妈太客气了。”米儿说道,“妈妈在那边可受气了?”
      
      “没事,都挺好的,我都这把年纪了,什么苦没吃过。那起子捧高踩低的小人,见我又回二房伺候,都跟我赔不是了,还让我日后多照应她们呢。”徐妈妈答道。
      
      “徐妈妈,米儿这么问你,是要给您去出气呢,别看米儿脾气好,发起脾气来,那可真是要命的。”茗夕促狭说着。
      
      “你这个促狭鬼。”米儿点点她的额头。
      
      看着和乐融融的大家,静姝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维护现在的现世安稳。
      
      翠竹掀帘进来禀道,“小姐,大小姐和刘嬷嬷一同来了。”
      
      “快请。”
      
      静娴先进来,身后跟着两个丫头,还有刘嬷嬷。
      
      “在来的路上,可巧遇上刘嬷嬷。”静娴微微一笑。
      
      “可是祖母想我了,要我去陪她老人家用午膳?”静姝问。
      
      “这倒是没有。等会老奴回去就问老太太的意思。对了,奉老太太的命,带走杏儿那个丫头。”
      
      “行,我等着信儿,对了,还有娴姐姐,也要一并问。”
      
      “那是当然的。”刘嬷嬷和颜悦色。
      
      不一会,杏儿就来了,头垂得低低的。
      
      “走吧,以后到老太太那里伺候着。”刘嬷嬷语气变得严厉起来。
      
      米儿帮刘嬷嬷打起帘子,“刘嬷嬷,慢走。”
      
      “米姑娘,客气了。”刘嬷嬷笑着走了,身后跟着杏儿。
      
      “可算把芳儿和杏儿两个钉子都弄走了。”茗夕嘟囔着。
      
      “好啦,跟我出去,给二位小姐上茶点。”徐妈妈带着茗夕和米儿出去了。
      
      “你这房里的下人,都挺机灵的,管得也好。”静娴夸奖道。
      
      “瞧娴姐姐说的,大房不也挺好的。我们府里只有个别人喜欢出幺蛾子,其他人都挺好的。”静姝说着。
      
      二人心照不宣,静娴眨眼微笑道,“从前你不与我亲近,我只以为你是个笨的,如今看来,你变聪明了。”
      
      “哎,从前我以为大姐姐是个文静的,没想到还是个会说笑的呢。”
      
      二人相视一笑。
      
      “对了,再过几天便是元宵节,我接到齐国公府的帖子,说是过了元宵节设赏梅宴,请我们一起去。”
      
      静娴比静姝大两岁,过了年十四,正是说亲的年纪。照理,齐国公府这样的高门大户是不会邀请静娴姐妹两的,但姜老太君是县主娘娘的品级,姜正勋是正三品的太常寺卿,姜正明又是皇商,姜家还是在上升期的,而齐国公府隐隐在落寞,三代始降爵,等到现任的老国公退位后,就要变成侯府了。
      
      这次赏花宴会,齐老太君实际是为了齐家的嫡长孙挑选娘子呢,因此大凡京中四品以上官员家的女儿都接到了邀请。
      
      还记得前世,齐家长孙很是中意娴姐姐,奈何齐家觉得大伯父是皇商,这事没成。后来娴姐姐嫁到陈翰林家,这事被姜嫣然给捅出来,陈翰林家对娴姐姐就有了看法。
      
      “想什么呢?”静娴打断静姝的回忆。
      
      “哦,娴姐姐,就只有我两去吧,嫣然不会去吧。?”
      
      “她都禁足了,怎么去,我们去的时候,正是她禁足的第十天。”
      
      姜嫣然不去,就不会发现齐家大公子中意娴姐姐了,那就好。
      
      “那就好。”这样想着,静姝就说了。
      
      “你呀,表面上她还是你的妹妹,即使对你有歪心思,你也不能薄待她。我知道你落水的时候,她没马上救你,还在岸上看了一会,这样太过狠毒,可是我们毕竟都姓姜,只能为了姜家名声着想。”静娴拍拍静姝的手。
      
      “娴姐姐,你怎么知道的?”
      
      “我母亲毕竟是主持中馈的。总有耳报神。”
      
      正说着,静娴的大丫头如画在帘外禀道,“大小姐,大太太打发人来说,大少爷差人送信回来了,还载了满满一车年货,让您回梧桐院,帮着看看。”
      
      “大哥来信?太好了。二妹妹,我先回,明儿再来看你。”
      
      “嗯,去吧,得了什么好东西,别忘记分我点。”静姝笑意盈盈。
      
      “放心,少不了你的。”静娴优雅得转身出去。
      
      很快便到了元宵节这天,姜家众人其乐融融聚在老太太的慈荣堂。
      
      大老爷,二老爷,三老爷聚在一起聊时政民生等话题。
      
      女眷们则是坐在一起吃甜品果子,闲话家常。
      
      “母亲,前几天,福哥从边关捎了一车年货回家,我特意挑了一件白狐大袄送给您,哦不对,不是我挑的,是福哥特意说了要给您的。”大伯母将狐裘大袄递给老太太。
      
      福哥是大公子姜承祖的小名。
      
      摸着上好的狐裘,老太太很是高兴,“这孩子,把好东西都弄回来给我们,他自己冻着怎么办?”
      
      “无碍的,兵营里的男人不怕冻。”
      
      “你这个做娘的倒是心狠。”老太太笑着说。
      
      “福哥是个好孩子,还给我礼物了呢。”三太太姜王氏笑着说,一有好处,王氏就暂时忘记说酸话了。
      
      “哦,你的是什么?”老太太笑问。
      
      “呐,我的是狐裘围脖,围着又软实又暖和。”王氏笑意盈盈展示着。
      
      “瞧三婶婶高兴的,好像我们都没有似的。”静姝娇嗔了一句。
      
      众人笑了。
      
      王氏捂着嘴巴,笑完道,“知道你们也有,都跟我一样,除了母亲的是个大袄,我们的都是围脖。但是在边关,这纯白色的狐狸可是很难猎到的,就算有也是进贡给宫里的,福哥想着我们大家,给我们送来了,我当然高兴。”
      
      “祖母,您听听,三婶婶惦记您的新大袄呢。”静姝皱皱鼻子。
      
      “我哪有。”王氏笑着说。
      
      众人又是一起笑。
      
      三个老爷看着女眷一处说笑,也是高兴。
      
      二老爷姜正勋似乎想起了什么,有些怅然。对这个弟弟,姜正明是很了解的,他拍拍姜正勋的肩膀,“二弟,大过节的,别惹母亲不高兴。二个月禁足的日子很快就过去了。”
      
      三老爷姜正楠笑着打趣,“二哥是习惯了红袖夜添香,这佳人一日不在眼前便想了。”
      
      “行了,换个话题,小心母亲听见。”姜正明撇撇嘴。
      
      等院里放了一小会烟花,众人便散了。
      
      静姝回到房中,一番漱洗,正准备躺下,窗外又有动静。抬头只见凌无尘又翻窗进来,动作干净利落。
      
      “帮我包扎一下伤口。不是原来的,是新伤口。”他神情严肃,身上有股寒气,这回他的大腿在不断流血。
      
      静姝翻找出药箱子,小心撕开破布,轻轻擦拭血迹,又洒上药粉。
      
      他痛得眉头皱紧,牙关紧咬。静姝想锦衣卫这活可真是会玩命。
      
      包扎后,他松了口气,“有没有吃的?”
      
      “有,你等会。”静姝轻手轻脚去隔间小炉子上把热着的小汤圆端过来。
      
      凌无尘一会就吃完了,连汤也喝个干净。
      
      “你这伤口最好找太医看看。”
      
      “我知道,我先歇一会再走。”
      
      “我不是赶你,毕竟我也不是学医的,怕延误你。”
      
      “谢谢你,小丫头。对了,今天是我最后一次来,我要去青龙关执行秘密任务,再回来大概是两年后了。”他薄唇轻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