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就在“何欢”感叹春宫文化博大精深的时候,楼下等候宫主出关的极乐宫弟子却是炸开了锅。昨日雷劫声势骇人,所有人都在猜测何欢到底有没有渡劫成功,而最为关注的无疑是极乐宫弟子。毕竟,如果何欢倒了,江湖正派绝对第二天就攻过来。
      
      极乐宫壮大后,魔道也没出什么有气候的门派,越发显得极乐宫一枝独秀。想想江湖上差不多几十年没打过正邪之战,估计那些热血上涌的正道弟子都快闲疯了,这不前些日子还听说天书阁御座都无聊到跑去乡下抓山贼了。一旦让这些闲到发霉的家伙寻到由头开战,众弟子想想都是瑟瑟发抖。虽然没三大巨头正道门派打不过何欢,但是没了何欢,他们群殴一下小兵还是稳赢的,到时候倒霉的还是门外这些已经被打上魔道弟子标签的人。
      
      雷劫早已结束,怎么到现在还没动静,宫主不会真的出事了吧?他可不是能独自卷着铺盖睡一天的主啊。一时间坚信宫主只要还剩一口气就一定会爬起来召人侍寝的众弟子都忍不住为未来担忧起来。
      
      何欢喜享乐却不嗜杀,平日里弟子对他撒娇求欢他还挺欢喜,但唯有青云殿,除非被宣召谁也不许进入。上一次便是一名男宠仗着何欢的宠爱试图上去,才上了一步阶梯就被一剑戳了个透心凉,从此之后,没何欢的传召,再没人敢擅自踏足青云殿。如今也是,众人心知何欢雷劫之后只怕有些变故,齐齐聚集在灵泉前,却没人敢上前一步。
      
      极乐宫有三大护法,其中大护法正是江湖闻名的第一杀手毕千仞,干杀手这行当的眼力自然不错,正在皱眉思索时,朝上一瞅,就瞧见了顶楼窗户前那正往下看的暗红身影,可不是宫主吗?
      用了真气一看,看神情似乎心情还不错,竟然用欣赏的目光在扫视他们,想来是修为精进了不少,顿时放下心来。
      不过,宫主出关却不现身是什么意思呢?莫不是受了伤需要修养?
      千仞自然想不到,此刻“何欢”功力全失,完全看不见隐藏在雾气中的弟子们,只是探出头看看风景而已。如果“何欢”知道就是自己这无聊的一看招惹了这么多麻烦,他当时一定选择直接跳下去。
      
      “宫主无碍。”
      虽然不解,千仞还是出口安抚众人,此话一说,果然众弟子神色一松,众所周知,整个极乐宫唯有大护法二护法同宫主未曾有过肌肤之亲,他们对宫主而言明显与别不同,此刻大护法开口,自然是真的无碍。
      
      “小心,有暗器!”
      正值此当,二护法尤姜却是警惕地向上一瞥,随即足尖一点,如林间燕雀一般灵巧向上而去,落下时手中便多了一本形似秘籍的春宫。
      宫主看过他们一眼就扔下了春宫,毫无疑问正是招人侍寝了。
      想到这点,大杀手千仞当下接过书,运用自己出神入化的眼力,眨眼间就翻到了“何欢”之前所看页数,“从指间纹路来看,宫主所选当是这页无疑。”
      宫主男女之事向来是三护法秀娘负责,一见这观音坐莲便知宫主今日所喜体位,当即便喝道:“来人,把老娘的赛观音带上来!”
      
      正当大家为宫主还有心情享乐放下心来时,尤姜眉毛一动,又是上天一跃,“小心,又来了!”
      按照流程由千仞寻找记录,果是“何欢”翻出的那一页,当真丝毫不差。
      秀娘上前一观,顿时大喜:“宫主竟如此有精力,莫不是神功大成?”
      喜罢紧接着却又是一忧,“这个姿势寻常小倌可不成,得有一定修为才行。”
      闻她此言,尤姜丝毫不乱,拍拍手掌,便将书扔给守候在一旁的青衣弟子,嘱咐道:“云侧,宫主把你带回宫已经一月有余,好好研究这本秘籍,该是你表现的时候了。”
      那弟子当即便喜不自禁,领命:“弟子一定竭尽全力。”
      
      于是,就在“何欢”正对着春宫感叹这年头的黄文剧情居然都如此感人的时候,更不纯洁的展开已经在大护法的带领下向他靠近。
      果然,春宫这种东西,是断不能乱扔的。
      
      “何欢”倒也没真想看七天黄图这么颓废,随意翻了一本便又在房间内搜索了起来,结果倒是在掀开床后纱幔时发现了一面覆盖了整个墙面的落地大铜镜。
      这,在床后装镜子……
      望了望大床上有些凌乱的被褥,“何欢”无法控制地脑补了一大片少儿不宜的场景,再次对这身体原主人发表了一番感慨——你们这些魔头真TM会玩!
      
      不过,原本通过信中介绍和这些发现,何欢在他心里印象不是纵欲过度的猥琐中年大叔就是比女人还娇艳瞪谁谁怀孕的妖孽断袖。前者男频画风后者女频画风,按理说应该把这类形象完美总结了,结果镜子一照,映出的男子眉眼虽俊却不见半分媚气,身材虽不算威武却也是英挺有型,及腰黑发因刚刚起身有些凌乱带着一股子慵懒气息,如果不说,只怕常人都会以为这就是个世家内养尊处优的贵公子,全然想象不到此人打打杀杀的模样。只是,那看着镜子发愣的呆滞神情倒是着实破坏了男子的美感。
      
      经历过化妆整容PS亚洲三大邪术的洗礼,“何欢”对颜值的抵抗力还是挺高的,当然不至于看一个帅哥的脸看呆了,他发愣是因为,自己对这张脸一点也不陌生,竟像他原本就该生成这样一般。
      不对,他怎么可能长这样,他和何欢可是完全不同的类型!
      心里拒绝和何欢扯上关系,他有些烦躁地低头,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红袍的暗纹居然不是花纹而是大片排列凌乱的字。粗略一看发现这就是篇短赋,半懂不懂囫囵吞枣地看着,直到瞧到了其中一句才停了下来——今宵世情皆参破,赤条条来方是我。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落在眼里却是让他心里骤然一痛,恍惚间仿佛回到了梦里。梦里他变成了巴掌般大小,看不清面目的男子一直用冰冷手指抚摸着他,那人指尖描摹着他的五官,每碰他一次,他的身体便温暖一分,终于,等到暖意遍布全身,他挣扎着睁开眼,看到了……
      
      就在他即将回忆起梦里人面目的时刻,楼道间传来的恭敬男声瞬间将他惊醒,听了话里内容更是再没兴趣琢磨什么,那声音是——“宫主,千仞按照你的吩咐,将侍寝弟子带来了。”
      
      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吩咐过你这种事!
      一听见这声音“何欢”瞬间就慌了,要知道,极乐宫可是个真正的魔道门派。虽然老大何欢不是什么正经魔修只顾着吃喝玩乐根本无心打打杀杀,但这不代表他的手下就不打打杀杀了。就这信里所说,宫里的大护法就是天下第一杀手毕千仞,听名字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主。
      而且何欢这厮在信里还感叹“千仞体内之毒太过奇异,大约这一生都无法与人亲近享那欢好之乐,当真可悲可叹。”想想何欢的尿性,他怎么可能放过自己身边人,八成是经常骚扰大杀手,只奈何这人有毒没法下手。而以直男的角度想,面对一个常年性骚扰自己的同性上司,劈死也不为过啊!
      
      心道绝不能被千仞发现,“何欢”就地挑出一本书放床上,佯作懒散地对着铜镜侧身躺下,一手按书页,一手撑起下巴做出读书模样,思虑了片刻,保持这背对楼梯口的姿势,尽力放松语气开口:“大护法就不必进来了,免得扫兴。”
      
      如果他修了天眼之术大概就会发现,在他开口的瞬间,楼梯间原本恭敬的黑衣男人神色间便是一动,深深望了一眼里间,方才对自己领上来的两人冷冷开口:“赛观音,云侧,进去好生伺候。”
      
      千仞无声无息地退下,伴随细碎的脚步声,铜镜里映出了两道身影,看体型,一为青衫少年,一为白衣女子,皆是低着头小步挪动,很是恭顺。
      “何欢”这才发现,这面铜镜也不知道被施了什么法,居然能将整个房间映入其中。虽然以何欢的个性估计不是什么正经用途,他此时倒要感谢何欢的奇思妙想,至少,他不用转过身考验自己的演技了。
      
      还好,千仞并没有违抗他的命令,这侍寝的两人也不像电视剧里的魔教弟子那样擅自就脱衣服贴过来,只安静地跪在塌前等他吩咐。那么,要怎么做才能把他们赶出去又不让别人怀疑自己呢?一个江湖有名的魔头突然禁欲,怕不是要说自己被雷劫劈成了阳痿才有人信?
      手指敲打着书页,“何欢”苦恼地看着铜镜里的尴尬场景,哀叹,这可怎么是好?他是真的不会扮浪荡魔头啊。

  • 作者有话要说:  等真何欢醒了受就会有名字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