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出走的白绒绒毛团 ...

  •   
      她脑袋里想着学校的事,手上三下五除二弄清楚。正要风风火火地拿起书包出门,就猛的被人一扯。又是那个怀抱,又是这个感觉。田岚安觉得自己要急得跳脚了,他一大早要做什么?!我们已经熟到这个程度了吗?!
      
      “闭上眼睛,田丫头。”低低地声音从耳边传来,眼睛瞬间被一双手给覆盖。夜白根本就没有给田岚安反应的时间,他低低地说着什么,田岚安听也听不懂。
      
      “喂!闹够了没有!放…”还没吼完,夜白就松开手。田岚安一看四周,发现她正在教室后门口,这,怎么回事?刚想问问夜白,后者却对着她眨眨眼,拿着书包走到自己位置上去了,她也赶忙跟了进去。
      
      果然他们还没坐下一会儿,李老师就来查人了。她扫视一周,发现人都到齐了,眼里露出满意的神情。她转了几圈走了出去,让教室里的学生自己早读。
      
      田岚安暗暗松了口气,还好还好。她坐在最后一排,平时又没什么朋友,也没人看她。她趁机转了转头,看了一眼夜白,却发现那家伙盯着她笑,她赶忙回过头,还是放学再问吧。
      
      下了早自习,要去吃饭。班上的人都三三两两地走出去,田岚安也准备拿着饭卡出去。虽然学习的饭很贵,但是不吃她真的受不了。
      
      “田田,我带了面包,过来吃吧。我不小心带多了,一个人吃不完啊。”盛兰在第一排坐着,拿出她带来的“吃不完的面包”。三大包?这么多吐司,你真够不小心的了。她在前面招手让田岚安过去,看见教室里没有其他人,田岚安才慢慢迈开步子走了过去。
      
      盛兰十分高兴,赶忙把面包都拆开。“田田,我这里有三个味道,你最喜欢的抹茶,还有草莓,原味,你都试一下。”她照顾着田岚安吃饭,似乎十分高兴。
      
      田岚安知道她的好意,自己很有一段时间因为钱的原因,吃饭很不规律。盛兰不知道怎么就看到了,接着就隔三差五带着超出她饭量几倍的东西过来。田岚安很不好意思,让她别这么做,可是盛兰总说不吃完就丢了呀,多可惜。
      
      盛兰是个很好的人,可是自己是在太死气沉沉了。田岚安自觉不配拥有这样的朋友,总是下意识地躲开她。可是盛兰却总不在意,总是说,“你的名字太让人怜爱了,岚安,难安,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怎么能难安,上天派我来保护你!”
      
      这样的玩笑话田岚安当然不信,不过盛兰不愿意说理由,自己也不问,毕竟有个朋友对与自己来说还是太不容易了。
      
      吃早饭的时间非常短,不一会儿他们就听到了第一节课的预备钟。田岚安回到后面,却见夜白趴在位置上睡觉,他似乎没吃早饭?
      
      爱吃不吃!
      
      …
      
      …
      
      “喂,醒醒。你不饿吗?”田岚安还是问了出来,声音冷的结了冰一样。不过一听见她的问话,夜白立刻抬起头,“田丫头别担心,我不饿。”夜白一副没个正行的样子,看了她半天,才在她耳边悄声说,“因为昨天田丫头让我累坏了,我只好歇歇了。”
      
      …
      
      流氓!无耻!你在说什么!田岚安翻了个白眼,觉得自己担心他是真的蠢,他既然能瞬间到学校,自然不是什么简单人。自己还没弄清楚,还担心个什么。
      
      “还有,今天早上你用的牙刷是我的…”夜白话还没说完,田岚安立刻转过头去,不想和他扯。
      
      夜白见她一副十分生气的样子,也懒得解释。看了看她微微发红的耳尖,笑了笑不说话,恢复一副阳光好少年的样子。
      
      李老师照旧在上课之前进来,宣布一下最近的活动和班级情况。“同学们,我们马上要举行九月调考了,这是对你们高一高二知识的一次检测,望同学们抓住机会,展示自己。”她说完话以后,就留在前面,对前排的学生们逐个叮嘱,那场面叫一个耳提面命语重心长。
      
      沈行恰好赶上时间从后门进来,这时前面的盛兰悄悄回头看了他一眼,又立刻转回去。沈行当然没发现她那个小动作,坐下来就咕噜咕噜地灌水,一副要累到的样子。
      
      一天到晚,刷了不知道多少题。等到晚自习下课的钟声响起,别的班立刻就有动静。可十五班却一个个还坐在位置上,因为马上要九月调考,李老师建议有余力的同学再呆半个小时。
      
      于是很多人都留了下来,田岚安依然起身要走,夜白看见她出门也跟了上去。
      
      李老师看见他们走出去,露出不赞同的神情。“夜白,你不多留一会儿?马上要考试了,这次考试是要和其他学校比的,你还是重视一点比较好。”
      
      明明走出去的是两个人,可她直接忽视了田岚安,只对着夜白说。
      
      夜白笑着挥挥手,“不了,老师。我回家再复习也是一样的,家里还有人我要照顾。”李老师一听,以为是他家里有什么弟弟妹妹,想着这学生还挺懂事的,再想到当初主任对他的极力推荐,想到他也许底子很好,就不多做要求了。
      
      夜白说完赶忙追了出去,看见田岚安果然一个人直直地往前走着。明明下雨了,也不知道等等,夜白摇摇头,丫头你怎么总把自己弄得这么让人心疼啊。
      
      他赶忙追了上去,把自己的外套遮在田岚安头上。笑着说,“想要我抱你回去直接说就行了,不用这样让我心疼的。”田岚安脚步不停,似乎没听到他的话一样。
      
      等走到昨天那个小巷子里,她一把打向他的胳膊,夜白举着的外套也顺势掉在地上。
      
      “我和你并不熟,你是不是很无理取闹?还有,今天早上是怎么回事?你如果不是人,请你快点走,看在你没害人的份上我也不会请人来抓你现出原型。”田岚安仰着头,虽然说的话很不客气,可是她现在就是被夜白护在怀里的姿势,雨也全打在夜白的背上。
      
      所以,她的话实在没什么杀伤力,倒像是一只猫炸毛在和主人闹脾气。
      
      果然,夜白笑笑,伸出一只手摸了摸田岚安的头发,“田丫头为什么这么平静?知道我不是普通人,不应该很惊讶吗?”
      
      田岚安挥开他的手,“没什么好惊讶的,毕竟有很多人比你更恐怖。”她其实知道为什么自己不害怕,夜白实在很照顾她,这样的人对自己来说遇见就是恩赐。无论夜白是什么身份,她实在是生不起气来。
      
      不过夜白听出了她那语气似乎包含着很多情感,他隐隐约约感觉到田岚安身上的戾气已经超出了普通小女孩的水平,说她是行尸走肉夜白都信。所以这话大概是因为,她的成长从小时候开始就已经不正常。
      
      哎呀,失算。夜白皱了皱眉,当初咬她一口是为了保护她,让她身上带有自己的气味,以后没有什么妖族敢惹。这下倒好,没有妖惹,人倒是不停刺激她。
      
      夜白收回神,看着她一副想离开的样子,低声开口,“别露出这样的表情,我会以为你是在撒娇啊。”田岚安挑眉,眼皮不住地跳。她就知道和这家伙不能正常交谈!果然种族不同,交流有困难啊!
      
      雨渐渐下大了,夜白圈住她,“闭上眼,我们回家。”他的声音像是有魔力一样,田岚安真的听话地闭上眼,等夜白松开手,他们就到了他家里。
      
      夜白让她先去洗澡,别着凉了。田岚安摇摇头,示意自己要回去。再呆在这里,真的会被他牵着鼻子转了。不过夜白却不答应,“田丫头不是要看我原形吗?这就要走了?”
      
      …
      
      一句话让田岚安觉得留一会儿也没什么,她的确很感兴趣。上下打量了夜白一番,想着他应该不会真的伤害自己,就那些毛巾去洗澡了。花洒淋下来的那一刻,田岚安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自己那个出租屋已经很久没有供应过热水了,用着那不温不热的睡洗澡真是难受。要是到了冬天,那可怎么过。
      
      不知不觉多淋了一会,出了浴室没看见夜白人影。怎么回事?那家伙去哪儿了?田岚安穿着夜白给她的睡衣,自觉地走到卧室里去。外面的雨越下越大,田岚安皱了皱眉头,家里房顶估计又漏水了。
      
      她躺到床上去,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古代独守空闺的小媳妇。可这床实在是太舒服,除了在外婆家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虽然和那家伙不熟,可是不知道怎么的他似乎总自带一股亲切感。
      
      田岚安自嘲地笑笑觉得自己真是缺爱,也不管这个,她圈成一团慢慢地睡了过去。
      
      这一睡,她又梦到了那只小狐狸。
      
      …
      
      “小狐狸你来了啊。”田岚安在睡觉前,发现那只好了大半的小白狐狸跑到自己房里来了。她把那小狐狸抱起来,亲了亲它的小尖脸蛋。口水都擦在那狐狸脸上了,小狐狸似乎有点嫌弃,咬了她一口,就跑了出去。田岚安没有追出去,只以为它只是回到了自己给它准备的窝里面去了。
      
      可是到了第二天,她没找到小狐狸,她急得乱窜。在门口巴巴地等了一天,那只小家伙还是没回来。

  • 作者有话要说:  夜白[笑着好看]:我这不是回来了?
    呵呵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