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会帮你到你不需要我的那一天 ...

  •   田岚安努力靠近,想看看清楚。“妈!当初我留了个心眼,把那丫头的户口上你户口本上!你就说是你在村子里捡的不行吗?”
      
      “你个没良心的!你怎么说得出这种话!田丫头是你十月怀胎从你肚子里爬出来的,你就真的不心疼?!”
      
      外婆边说话边拍桌子,整句话说下来脸都是红的,看起来非常生气。田岚安又被吓得一缩,外婆怎么了?她从来没见过外婆发过这么大脾气。
      
      田岚安在门外也跟着外婆一起生气,嘟着嘴巴看着那个漂亮阿姨,为什么要惹外婆生气!
      
      “妈,你这话说的就不好听了!那丫头长这么大,我每个月都往家里寄钱,这么多年从没断过,她的衣服,她的学费,她吃的喝的用的,我哪一样没出钱?!”
      
      那女子越说越激动,到最后还拍的桌子一震一震的,语气也越变越强硬。
      
      “我知道你不容易,可是你生了她就要好好养她呀!你这算个什么事?!那丫头成天被隔壁的狗蛋说是野孩子,你听着乐意?”
      
      外婆知道面前的人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她在外面的确没有不管自己这一老一小的生死,也不能说没有良心。所以她那语调不自觉就放软了了些。
      
      田岚安在门外看得一愣一愣的,野丫头?狗蛋?那不就是只自己吗?这个阿姨叫外婆妈妈,那她就是自己的妈妈!
      
      田岚安看着她发呆,她的妈妈好漂亮啊,比村里其他孩子的妈妈漂亮多了!
      
      她正要进门上去抱住她,却听见她那妈妈滔滔不绝又接着说,“当初我年纪轻,和那男的没□□就摆酒了。不到一年就怀上了,想着结婚证以后再补也行,就生了。可没想到!他那个死鬼竟然进城打工交了狗屎运,还被人看中了!他抛弃我这娘儿两个再找,我不苦吗?”
      
      田岚安的外婆看着女儿又说起陈年往事,也不想说她什么。这么多年都过去了,还有什么可埋怨的?“你现在还提这个干什么?想想田丫头该怎么办吧!”
      
      田岚安此时也竖起耳朵,她见到了妈妈,心里好激动。可是听起来似乎爸爸不要自己了,听得七七八八也不能全懂。
      
      不过这不重要,只要妈妈说带自己回去就好,至少不会再被狗蛋取笑了。
      
      “田丫头自然是跟着你啊!我不是说了嘛,我已经和人家在城里订了婚,怎么还能带着她去?”
      
      外婆听到这话又是一阵急得跳脚,语气也加重了,“我说了让你别和那个男的在一起你怎么不听?!他离过婚,还有个十岁的女儿对吧?你嫁过去有什么好的?他又没给你买个什么…”外婆一啰嗦,田岚安那妈妈就捂住耳朵,眉头也皱了起来。
      
      “我说了!他在市中心有一套房子!单位稳定,怎么不好。你说说,我嫁过去已经不容易,还要带个拖油瓶…”
      
      听到这儿,门外地田岚安怔了一会,随即悄悄走开了。也不知道一时半会儿去哪里,她在院子里转了转,就走到外婆的菜地里去了,哪里总不会有人说自己是拖油瓶了吧…
      
      她一边走眼泪一边掉,小手不停地擦脸,可是那泪珠就像止不住似的。风一吹,整张简蛋就皱巴巴的,泪痕清晰可见。
      
      在地里一直坐到天黑,想着家里应该只剩外婆了,田岚安才慢悠悠地走回去。以前她最害怕走夜路,有个猫叫自己都能吓自己,可是那天晚上身边似乎总有动静,她却连脚步都没停过。没什么好怕的,没什么好怕的…
      
      …
      
      “田丫头,起来了。怎么总睡懒觉啊?”夜白的声音?田岚安摇了摇头,想躲开他。可她眼皮都没睁开一下,似乎并不想动。
      
      夜白也不慌,坐在地上,伸出手揉揉她的头发,本来没梳理的头发就变得更乱了。似乎感觉到有只大手在按自己,田岚安皱了皱眉,睁开眼睛。
      
      一睁眼就是夜白在对着自己笑,窗外也传来叽叽喳喳的鸟鸣。这熟悉的声音,这熟悉的场景,田岚安面无表情地问他,“几点了?”
      
      “七点。”夜白笑得温柔,还没停下他摸头发的手。
      
      七点?
      
      “啊!怎么不早叫我!”田岚安瞪着眼睛,又风风火火地跑去刷牙洗脸,和上次如出一辙的过程,她要疯了。自己一向睡得浅,怎么这两天睡得这么深,怎么这样啊!
      
      正要冲出门,夜白忽然拉住了她。“慌什么?今天星期天,不上早自习。可以八点再去的。”一听这话,田岚安整个人先是一愣,接着向夜白投去一个白眼。也不说话,她还是要出门。
      
      “等等,等会我带你走,可以一下子就到的。不要自己走过去,累。”田岚安摆摆手,示意自己要出门了。夜白看留不住她,就也跟着她一起出来了。
      
      两人一前一后,一个似乎脸色十分不好,想要快点走,另外一个却老神在在的,看起来倒像是小情侣吵架一样。
      
      果然,夜白先开口了,“田丫头如果不愿意,不用这样的。不嫁就不嫁,别不理我呀。”他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装的十分自然,田岚安瘪瘪嘴,没说话。
      
      两人就这么到了学校,时间也很充裕,就先去吃个早饭。田岚安一到食堂就直拍脑门儿,刚才路过那么多小吃店不买!现在跑到学校的食堂来吃饭,今天是怎么了?!
      
      “我带了早餐。”夜白看她皱了皱眉头,就知道她在埋怨什么。这学校的食堂的确贵不好吃,对于田岚安来说,更是困难。
      
      既然过得这么艰难 ,为什么不答应我?夜白想了半天,也想不通她是怎么想的,人类真是个复杂的生物。
      
      田岚安摇摇头,倒了谢,自己去买了俩馒头。她一边啃着一边去教室,也因为这模样实在太吸引人,她一路上总收到同学们看过来的各种眼神。
      
      女孩子到了这个年纪,都想要好看一点,可是田岚安这大口大口吃东西的样子,实在没什么青春气息。
      
      她一边走一边吃,到了教室时还有半个。看了看里面没多少人,就从后面进去了。低头坐在位置上,想着夜白说的早餐,她摇了摇头。
      
      不能再和他这样亲近了,她还有很多事要做,没时间在这上面多花功夫。再说了,他可是个狐狸,狡猾如斯,真的能信吗?
      
      “我说了多少遍,不准在教室里吃东西,你没长耳朵?!”李老师的声音猛的吼过来,吓得田岚安手指一抖,差点把馒头弄掉了。
      
      李老师踏着高跟鞋,走进来,一到田岚安的桌子前,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
      
      她柳眉倒竖,中指指着田岚安的脑门,冷哼一声说,“你怎么像个死人一样?!不学就赶快回去!在这里不碍眼吗?!”话里话外都是嫌弃的意思,听得盛兰都回头看了看她们。
      
      前排还有些女生也在吃东西,一看见她们这样,赶忙把零食收进去,心里都在暗自庆幸。一边想着还好李老师没发现自己,一边立刻动手开始写作业。
      
      田岚安始终低着头,听李老师说完,她慢慢站起来,又轻手轻脚地后门走出去。
      
      木脸在教室外接着吃那剩下的馒头,同学们一个个的从她身边走过,没人停下来。有些人会好奇,也有些人会轻笑,但是绝大多数人都是事不关己地从她身边走过去。
      
      真难吃啊…
      
      机械地嚼着馒头,她一直低着头。是不是真的应该不读书了呢?自己还要兼职赚一些生活费,如果真的考上大学又能怎么样,没有钱交学费,还不是一样…语气到了那个时候,还不如现在…
      
      “叮----叮---”上课的铃声响起,打断了田岚安的思绪。明明未来有无数种可能,为什么在她这里,未来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想不通,想不通!她没心思再吃了,手上的馒头都冷了,可是自己似乎不想进教室了。在外面站着也挺好的,反正也不会有人注意到,不想…
      
      “哼。”一声调笑般声音响起,田岚安下意识抬头。是夜白,果然…她说还能有谁停下来看她。
      
      她又低着头,上课的铃声响起几分钟后,他们那数学老师才慢悠悠地踏着步子进来。看了看在后门站着不动的两人,大声说了句,“吃慢点!别噎着。”
      
      什么意思?田岚安下意识看向夜白,才发现他的手上拿着两个饭盒。夜白笑笑,“只会窝里横,有我在,你还在怕什么?”说着夜白还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似乎揉也揉不够的样子。
      
      田岚安摇了摇头,“你,不用报恩。不用这样,不用陪我。”即使不是人类,可是也不会活的很轻松。如果真的只是单纯的狐狸,那尚且还要为一日三餐劳碌。
      
      而夜白,估计面临的事情更棘手,让他耗费在自己身边还是太屈才了。
      
      夜白挑挑眉,看了她半天。依然温柔地说,“可是你救了我我不报恩,有违族规。这样,我一直帮你,到你不要我那天我就离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