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1章 ...

  •   “你们听说了吗?前些天郑豹从那栋可怕的宅子出来时,身上也带着好浓的人味!”
      
      “……谁?不会是我想的那个兽吧?!”
      
      “就是他,雷豹族那个号称一个月就能把人类彻底赶出北州大陆的郑豹!他进去前还吹牛呢,说一定会把那栋宅子里的人类弄死,可最后还不是跟其他魔兽一样,带着一身人味就出来了!”
      
      “不过……虽然他有吹牛的成分,但他的确是咱们魔兽中的强者,连他都被蛊惑了,以后那宅子我们还是绕着走吧。”
      
      “肯定的!逃都来不及,怎么会——”那个说话的声音忽然消失,紧跟着又很是不满的低吼,“别往我背上放东西,我刚洗了毛!”
      
      “我没有!”
      
      “那我背上——”随着这头魔兽抬头看向自己背部,声音也戛然而止,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发抖。
      
      他背上确实有东西,但那是一条布满坚硬鳞片的黑色龙尾,随着他的注视,那龙尾开始轻轻摆动,刻在灵魂中的恐惧瞬间压倒理智,让三头方才还轻松聊天的魔兽只想四肢着地,用自己最卑微的姿势来表示臣服。
      
      头顶浓密的枝叶间,一双猩红竖瞳正若有所思凝视着三头匍匐在地,且瑟瑟发抖的魔兽。
      
      他问,“宅子在哪。”
      
      声音意外的清朗,可三头魔兽依旧恐惧的恨不得将头塞进泥土里,争先恐后的回答这个问题,生怕慢一步自己就被生吞活剥。
      
      拿魔兽身体当软垫的龙尾停摆,很快又加了力道拍向发抖的魔兽,不耐烦道:“你带路。”
      
      “我我我,我不不不——”话还没说完,一道威胁的龙啸就钻进了耳朵里,魔兽哭着补充,“我带路……”
      
      只听到嗖嗖枝叶被划开的声音,落在魔兽背上的黑色龙尾消失,一头浑身漆黑额角顶着火焰般的红色独角、拥有猩红竖瞳长约两米的黑龙,便整个出现在三头魔兽视野中。
      
      除了被指定带路的魔兽,另外两头魔兽瑟瑟发抖跪趴在原地,直到那种让他们灵魂都感到恐惧的气息彻底消失,才小心翼翼抬起头。
      
      “……刚才那是封、封、封烬?”
      
      “除了他这世上还有另一头赤炎独角龙吗?!”
      
      两头魔兽恐惧的对视了一眼,头也不回地逃离了这个地方,至于被迫给封烬带路的同伴,他们也只能默默在心底祝他好运了!
      
      深埋于通天山脉内,维持了数万年的封印松动,无穷无尽的魔兽涌入北州大陆,本土生灵被挤占生存空间,一退再退。
      
      短短数月,被魔兽抢占的风城已经渺无人踪,唯有座落于城中心的迟府还存留着一丝活力。
      
      ‘咔哒’
      
      紧闭的迟府大门从里面打开,一个身着淡青色长衫的俊朗青年低下头,轻轻晃了晃左脚,他左脚上正有一头仅有他半臂长的毛茸茸魔兽抱着不撒手,随着他晃动脚的动作摇摆着。
      
      “松开,我要关门休息了。”
      
      听到这话,抱着他小腿坐在他左脚上的魔兽把爪子收的更紧,喉间发出哼唧哼唧的撒娇声,浑身的毛都在抗拒着离开这里。
      
      躲在暗处的众多魔兽惊了,“不要脸!”
      
      迟木居高临下的盯着这魔兽看了半晌,只能弯腰伸手捏住魔兽后颈的皮毛,强行将其从自己腿上撕下来,轻轻放在门槛外,“明日再来。”
      
      不给对方再钻进门内的机会,反手将门用力关上,隔绝了外面无数双眼睛的注视。
      
      而关门的刹那,护着整个迟府的结界彻底合上,纵使魔兽们暴力闯入,也会吃尽苦头。
      
      想到方才那些藏在暗处,却不是露出眼睛就是露出尾巴屁|股爪子之类的魔兽们,迟木无奈之余又感到好笑。
      
      这些魔兽跟他以往想象中凶神恶煞的形象差太多了。
      
      他在门口站了会,从外面脚步声判断出大部分魔兽已经离开,便也转身朝着内府走去。
      
      偌大的迟府只有他一个人,但迟木还是习惯穿过长廊,路过父亲母亲居住的院子,再走上一段很长的路回到自己居住的院子。
      
      虽说魔兽们都表现出了对他的友好,可保险起见,迟木还是给自己居住的院子又多增添了一层结界。
      
      花了些时间准备好药浴所需的药材,又拿出药方仔细比对,确定此次也没有出现差错,才褪下衣服走进药桶。
      
      丝丝缕缕的细密疼痛顿时毫不客气地袭来,不过迟木已经习惯了,倒觉得还好,这痛不算难忍。
      
      药浴要泡三个时辰以上才能见效,迟木便伸手拿来放在一旁的软垫,垫在特意加在药桶上的瞌睡板,闭上眼睛打算先睡一会。
      
      而迟府大门前,还有不少魔兽依依不舍的在周围转悠,那头方才粘着迟木不肯撒手的魔兽,更是遭受了集体指责。
      
      “到了时间就要离开!下次再不守规矩,以后你也别来了!”
      
      “……嘤。”
      
      “再嘤锤爆你的头!”
      
      “……”
      
      “走吧,明日再来。”
      
      不敢硬闯结界的魔兽们只得离开,没走出几步,就有嗅觉灵敏的魔兽耸鼻嗅了嗅飘在空中的气息,纳闷道:“我怎么好像闻到封烬的味道了?”
      
      走在他旁边的魔兽瞬间受不了的惊呼,“你别乱说!他早就跑到最前线去了!”
      
      但话音刚落,一声不轻不重却带着浓厚威胁意味的龙啸就从远处传来,方圆数里内所有魔兽都抬起头,一阵头皮发麻后,头也不回的朝着远处奔去。
      
      半空中,猩红竖瞳微眯,当视野和感知中所有魔兽都逃离了后,封烬眼中才浮现出满意的神色。
      
      但这满意在看到带路的魔兽吓得趴在地上瑟瑟发抖时,毫不客气的转变成了嫌弃,“胆小鬼。继续带路。”
      
      魔兽委屈巴巴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不敢有任何怨言,心里却还是忍不住的抱怨。
      
      他害怕,那完全是种族压制,谁看到赤炎独角龙不害怕?有不害怕的,他把自己头拧下来当尿壶!
      
      带路魔兽不敢耽误时间,用自己最快的速度一路狂奔,然而越接近那传言住着会蛊惑魔兽的人类的宅子,他就越能感觉到空中那可怕的龙心情很不好,仿佛随时都能吐一口火把他烧成灰烬。
      
      封烬心情的确不怎么样。
      
      这附近居然还有魔兽的气息,而且还不少!
      
      空中混杂的各种魔兽气味,让封烬那双猩红竖瞳一度趋于一条直线。
      
      实际上聚集在迟府外的魔兽们怕的要死,但仍然坚强的守在原地没挪窝。
      
      “肯,肯定也是跟郑豹一样想杀掉迟木的,郑豹来的时候也发出了威胁我们的吼声,所以我们不慌,不——”
      
      所有自我安慰的话在看到带着低气压的黑龙闯入视线时戛然而止。
      
      艹!
      
      好他妈可怕!
      
      封烬不高兴的扫视着挤在一起的魔兽们,并没有从他们身上察觉出强大的气息,他顿时更不高兴了。
      
      “吼!”
      
      又是一声威胁意味十足的龙啸,但在封烬认知中会四散逃走的魔兽们依然坚|挺地留在原地,尽管他们已经吓成一团抖成筛子。
      
      封烬:“……”
      
      一阵长时间的沉默。
      
      就在魔兽们快要在封烬的注视下坚持不住时,一道弱弱的声音响起,“迟木休息了,明天早上他才会开门让我们进去,要不你明天再来?”
      
      虽然不知道是谁说的,魔兽们都忍不住在心里敬他是条汉子,就算你死了,我们也是能理解的!
      
      封烬果然很生气,但他没有像魔兽们想象的那样暴怒,而是眯着眼问,“谁?那个人类?”
      
      “对对!”
      
      呵。
      
      “废物。”
      
      被他视线扫到的魔兽们:“……”做什么无缘无故的骂兽。
      
      封烬懒得跟这群弱小的魔兽计较,龙尾一摆就面向了迟府,他闻到了人类的味道,也看见了笼罩着整个迟府的结界。
      
      他靠近了结界,用龙爪试探地触碰到结界,轻微的疼痛便从龙爪传来,同时身后传来刚才那个魔兽的提醒,“结界很危险的,之前郑豹想强行闯进去,被结界给伤的不轻,你还是等明天开门了再来吧。”
      
      魔兽们忍不住朝说话的那兽投去钦佩的目光,在作死边缘这么试探的兽,真没见过。
      
      哪个魔兽都不愿意被比较,何况这还是怼天怼地一口火能把万物焚烬的封烬,把他跟别的兽比较,还明晃晃说他不行,跟扯龙须拔龙鳞有什么两样!
      
      封烬冷笑着收紧龙爪,结界在他爪下发出寸裂的声音,好似只要他愿意,这结界就能瞬间土崩瓦解。
      
      “趁我心情还好,快滚。”
      
      魔兽们愣了下,很是纳闷。
      
      是个兽都能看出来他现在心情不好,怎么说心情还好呢?
      
      但这话谁都不敢问,瞄着被龙爪抓出裂纹的结界,魔兽们赶紧心惊胆战地跑了,封烬他居然可以打破这个可怕的结界?!
      
      等魔兽们跑光了,封烬才猛地将被灼伤的龙爪收回,疼的低咒了声。
      
      他稍稍退后半米,瞳孔再次被气成一条直线,这该死的人类,哪里搞的这么高级的结界?!
      
      他这么皮糙肉厚的龙爪都能被灼伤?!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