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2章 ...

  •   一阵清风自门口闯入,吹散了一屋的酒气。
      
      系统捂着自己的嘴,紧紧盯着来人,生怕发出一点声音……实际上就算是他发出声音,来人也听不见。
      
      那人在桌子旁边慢慢蹲下,默默看着贾宝宝的脸。
      
      小二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边,朝来人行礼,神情古怪。
      
      “主子,贾府这位宝二爷他……”
      
      “如何?”那人声音沉而涩,如同厚重古朴的沉檀香气。
      
      小二小声道:“宝二爷似乎……对女色并不动心,反倒是更爱男色。”
      
      他眉毛挤在一起,嘀咕道:“尤爱自己的男色。”
      
      “嗯。”那人没有丝毫惊异的神色。
      
      小二没有得到别的吩咐,只得稍稍躬身退下。
      
      夕阳西落,晚霞如锦。
      
      那人站起身,带着白玉扳指的大拇指轻轻抹过她曾抿过的杯口。
      
      系统盯着他的动作,忍不住头皮发麻,鸡皮疙瘩冒出……虽然他没有头发,也没有肌肤。
      
      那人一言不发,默默走了出去。
      
      门扉重新合拢。
      
      不久之后。
      
      “啊——”贾宝宝打了个哈欠,醉眼朦胧地站了起来。
      
      系统:“喂,你醒醒啊,你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吗?喂!喂!”
      
      系统呼唤好几声,她却都像听不见。
      
      贾宝宝迷瞪瞪地推开门,往楼下走,口中不住喃喃:“期末考试到了,我要疯狂刷夜了。”
      
      系统气急败坏:“完蛋玩意儿,不会喝酒就不能只喝一口嘛!又特么地醉了!”
      
      醉酒状态的贾宝宝格外不同,她只会陷入宛若要期末考试的兴奋状态,沉迷学习不可自拔。
      
      系统谨慎地观察四周,生怕她一不小心惹了什么麻烦。
      
      然而,事实证明,越担心什么便越会发生什么。
      
      贾宝宝一头撞上正上楼梯的客人,客人是个少年郎。
      
      贾宝宝朝少年不断鞠躬道歉:“对不住,对不住。”
      
      系统瞄了那少年一眼。
      
      身姿修长,面若冠玉,眉眼温柔,头上戴着一顶黑纱唐巾,巾后垂着软脚,软脚各坠着一枚白玉缀巾环,身上穿着霜色绉纱长袍,好个清凌凌的少年郎。
      
      只可惜这样一个貌美少年放在贾宝宝的眼中,仍旧不过是个上黑下白的线条小人儿。
      
      “你就是贾家的宝玉?”少年面若美玉,声音温柔。
      
      贾宝宝努力想要睁开眼,眼前却尽是虚影。
      
      在少年看来,她眸中水光潋滟,单单只是看着人,眼中的春波就无端端地乱飞。
      
      少年一怔,心口仿佛被小鹿的茸角撞了一下。
      
      系统:“……”
      算了,他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少年上前一步,伸手扶住贾宝宝,“你喝醉了,小王送你回府如何?”
      
      贾宝宝想了好久,慢悠悠地点头:“唔。”
      
      少年一喜。
      
      她又摇头,“不不不,我要学习去!”
      
      少年不屈不挠,“无妨,你要学什么,小王陪你。”
      
      系统疯狂地翻查资料,想要知道这到底是哪个事逼。
      
      贾宝宝瞪着眼睛看了他良久,恍然大悟道:“你……你是看上了我的美貌吧!”
      
      少年脸颊微红,小声道:“难道你那时也看到小王了?那日你打马从楼下过,小王的确……”
      
      系统:“有了有了,这位便是北静郡王水溶C100……哦,C100是识别码,好吧,北静王水溶。”
      
      系统:“这是给你的机会啊,上吧宝宝。”
      
      系统太聒噪了。
      
      贾宝宝想要发怒,却像是在笑眯眯撒娇:“闭嘴。”
      
      原本想要吐露衷肠的少年一下子又呆住了。
      
      他忙道:“好好好,小王闭嘴。”
      
      贾宝宝的脑子昏昏沉沉的,满腔热血只为学习抛洒,她揉着太阳穴正准备从水溶身边绕开。
      
      系统急了:“等等,你等等……别忘了你的任务!难道不想抽卡了?不想有技能傍身了吗?”
      
      系统声嘶力竭地挽留,终于提醒了满脑子学习的贾宝宝。
      
      对哦。
      
      贾宝宝突然回头,朝水溶笑了一下,眉宇春色愈盛,眼角似有桃花开。
      
      水溶的脸一下子又红了。
      
      贾宝宝重新走了回来。
      
      “你回来了。”水溶面色通红,犹如临水桃花。
      
      她仔细打量他片刻,问:“你想要与我结交吗?”
      
      水溶含笑。
      
      “很好。”贾宝宝煞有其事点头,“来,把手伸出来。”
      
      水溶不明所以,却还是乖巧地伸出双手,掌心朝上。
      
      他的手掌白皙,手指修长,一看就知道是养尊处优的手。
      
      然而,这样的美色在贾宝宝的眼中不过是纷繁杂乱的线条。
      
      她瞪着眼睛看啊看,突然伸手压在了他的指尖上,呵斥:“别动!”
      
      水溶满脸无辜,“我没动啊。”
      
      “胡说,你没动这线条怎么像游鱼似的,你看,还在跑。”
      
      水溶看着前后摇摆的贾宝宝,小声嘀咕:“明明是你自己在摇。”
      
      “……都是你的错。”贾宝宝努力板着脸指责,眉眼却依旧带笑。
      
      水溶怔了片刻,轻声道:“好好好,都是小王的错……”
      
      水溶被贾宝宝搞得脑子里一团乱,事事都由着她。
      
      “来,我扶着你走。”
      
      他扶着贾宝宝的胳膊,把她往门口领。
      
      贾宝宝左摇右晃,“你站好了。”
      
      水溶:“……”
      他明明站的笔直。
      
      “嗯?”她紧蹙眉头,眉心皱出一片红,就像是在额头上点的胭脂,别有一番风情,含水桃花眸还是笑盈盈。
      
      她简直往人最心疼处钻。
      
      少年忍不住心神摇曳。
      
      他左右看了看,扶着贾宝宝快步走向一个角落,他贴着墙壁站好,无奈道:“宝玉弟弟,这样总行了吧?”
      
      贾宝宝拍了拍墙壁,“这墙怎么也是歪的……算了。”
      
      贾宝宝飞快伸出手,指尖滑过他伸出的掌心。
      
      水溶睁大眼睛,“你……”
      
      贾宝宝凝视着他,却在问系统:“好了吗?”
      
      系统看着数据:“啧,接触面积太小,不合格。”
      
      贾宝宝眯着眼睛看那线条小人。
      
      水溶看着她眼睛眯起的轮廓像极了湖面上的弯曲波纹。
      
      下一刻,一股艳丽春~色迎面扑来。
      
      她抱住了他。
      
      少年呆住了,全身上下硬的像是块木头。
      
      贾宝宝:“这下总行了吧?”
      
      系统:“面积通过……好,酒色财气任务都完成了。”
      
      贾宝宝立刻松开手:“谢谢您嘞。”
      
      此时,水溶什么也听不见,只能感觉到她气息吹拂过他耳垂所留下的湿热。
      
      他盯着她难以名状的美艳面容发呆,怅然若失。
      
      等他回过神来,眼前却已经没有了宝玉的踪迹。
      
      回荣国府的路上。
      
      系统盯着贾宝宝那张脸看了良久,徐徐道:“今日‘酒色财气’任务都已完成,开启翻牌机会。”
      
      系统顿了顿,偷笑道:“如果在十秒内宿主没有翻牌,此次翻牌机会就自动失效。”
      
      “一、二……”
      
      迷迷糊糊的贾宝宝条件反射地抬手,一掌拍在九宫格中间那张牌。
      
      系统:“……”
      
      系统边把牌面翻开,边道:“别看你财运爆棚,翻牌的运气却不好,曾经连续一个月完成任务也没有抽到任何有用卡牌,我看你……”
      
      他盯着牌面噎住了。
      
      贾宝宝对此毫无所觉。
      
      她大摇大摆地走进府门,三拐两拐往后院走。
      
      路经的小厮、丫鬟无不望着她的脸出神,直到她走远,才回过神。
      
      “宝二爷是要回荣国府吧?怎么到宁国府来了?”
      
      “怕是今儿个又走错路了。”
      
      贾宝宝一路畅通无阻,直奔后院书房。
      
      书房内。
      
      博古架上的香炉冒着袅袅白烟,荡开的香气清新如荷。
      
      贾宝宝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拿起桌子上的书就开始朗读背诵。
      
      系统:“……宝大爷,你倒是看好了再坐啊,你知不知道你坐在什么上啊!”
      
      贾宝宝两耳不闻系统声,沉迷学习不可自拔。
      
      突然,背后伸来一只手,抽走她手中的书。
      
      贾宝宝一无所觉,她对着空空荡荡的双手,嘴里还在念念有词。
      
      背后之人低笑,“原来你的《孟子》已经背的如此流利了,光会背可不行,以后上考场还要会用。”
      
      秦可卿低头翻弄着《孟子》,“明年便是秋闱之期,你也该试着做几篇文,下场试一试了。”
      
      贾宝宝仍旧闭着眼睛背书。
      
      秦可卿低下头,顺滑的青丝从他肩头滑落,他侧头凝视着她,神情风流蒨蒨,形貌妍丽昳昳。
      
      他低下头,鼻尖轻触了一下她细腻如白玉的脖颈,“一股子酒味儿……你又喝醉了。你一喝醉就容易走错府邸,还喜欢往我屋子里来,我的房间就这么得你欢心吗?”
      
      他说着便用指尖点了点贾宝宝的鼻子。
      
      贾宝宝皱了一下眉。
      
      秦可卿失笑。
      
      他的手肘抵在桌面上,手掌抵着脸颊,望着她出神道:“小叔总钻侄儿媳的屋子像什么话……总归我也不是什么正经侄儿媳。”
      
      他起身拉着贾宝宝往自己屋里走。
      
      秦可卿屋内的气象更是不同,古玩美玉、金银瓷器应有尽有,就连地上铺着的毯子都嵌着金丝银线,屋内细细的暖香更是一个劲儿地往人皮肉里钻。
      
      贾宝宝就像是初见女子的小和尚,猛地转头就要往外冲。
      
      秦可卿轻轻松松环住她的腰,低声问她:“你又在闹什么?”
      
      贾宝宝如在梦中,哼唧道:“不能睡,不能睡,我书还没看完,明日就要上考场了!”
      
      秦可卿无奈,低声道:“好好好,你学习,咱们躺着学好不好?躺着学学得快。”
      
      贾宝宝茫然:“是这样吗?”
      
      他重新把她拉到床边,“是这样,你听我的,我有经验。”
      
      他哄着她上床睡觉。
      
      贾宝宝仰面躺在柔软馨香的褥子上,看着他为自己盖上被子。
      
      突然,她挣扎坐起。
      
      “这是怎么了?”秦可卿没有一丝不耐,探身去抚他的额头。
      
      贾宝宝握住秦可卿的手。
      
      秦可卿愣住。
      
      贾宝宝睁大眼睛:“垂死病中惊坐起,差点忘了写作业。”
      
      秦可卿低声一笑,声音更温柔:“……好好好,不会忘的,我帮你记得,你睡吧。”
      
      贾宝宝翻来覆去躺了一会儿,又一头坐了起来。
      
      秦可卿:“这次又怎么了?”
      
      贾宝宝眨巴眨巴眼睛:“家祭无忘写作业……”
      
      秦可卿:“呸呸呸,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他修长的食指点在她眉心,微微用力,将她按了下去。
      
      贾宝宝仰面望着帐顶,桃花水眸荡开盈盈波光,似含嗔,似含情。
      
      她正要起身,却被一只手牢牢压在了褥子上,任由她如何挣扎,也只像被猫捏在爪子里的鱼。
      
      挣扎了一会儿,她沉沉睡了过去。
      
      秦可卿坐在床沿边儿,替她掖了掖被角。
      
      一阵脚步声响起。
      
      秦可卿知道自己的房间闲杂人等轻易进不来,能进来的只会是知晓他真实身份之人。
      
      “主子,您不可再让宝二爷进来了,若是您的真实身份泄露怎么办?那……那可是欺君的大罪啊。”屏风一侧,一个年纪很大的嬷嬷苦口婆心劝他。
      
      

  • 作者有话要说:  叮,水溶上线~秦可卿上线~
    ——
    此章下随机20个红包~
    ——
    谢谢小仙女的霸王票,么么~
    鸽子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17 08:04:24
    喵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7-05 17:03:07
    墨九渊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02 15:55:38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