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刚迈进荣国府门槛,系统就见一个身材高瘦的小厮站在那里,明明是□□人的,模样却十分俊俏,气质如兰似桂,眉眼温柔若水。
      
      他一见贾宝宝便立刻迎了上来。
      
      “宝玉,你可回来了,夫人正忙着找你。”他说着便拉着贾宝宝的袖子往后院走。
      
      贾宝宝盯着他的脸看个不停。
      
      你谁啊你?
      
      系统:“咳,我刚刚又去找了些资料,针对你这种现象,我只能说,请加油完成任务,多多掉落能让你正常视物的技能和物品,或者……亲,把我升升级呗,升级了,我再给你开个挂。”
      
      他后面的声音简直谄媚的腻人。
      
      贾宝宝哆嗦了一下:“你说的倒是容易,我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就从未见过能让你升级的金色任务。”
      
      小厮突然停住了脚步,右手拍了一下额头:“你看我,我差点忘了。”
      
      他转过身,微微一笑,“许是你还没认出我,我是袭人。”
      
      他指了指系发的发带,“你看,这条花色的发带整个贾府只有我系着,你该能认出我的吧?”
      为了让她能认出,他才常常系着这么一条惹眼傻气的发带,结果,她还是不记得。
      
      花袭人微微垂眸。
      
      贾宝宝迟疑地点了点头,笑道:“袭人哥哥。”
      
      袭人“啊”了一声,温柔又为难地看着她,小声道:“这声哥哥不能再叫了,我一个下人如何能跟爷们并称?这次老爷恼你,也有因为你满园子姐姐妹妹、哥哥弟弟乱叫,不成体统的缘故。”
      
      “啊,不能叫了啊……”贾宝宝眉眼虽然带喜色,嘴却瘪了下来
      
      连哥哥弟弟都不能叫了,她要完成任务岂非难上加难,以后要如何完成任务啊……
      
      袭人眼角下拉,心疼地盯着自己主子。
      
      他实在见不得她这副委屈又不得不带笑的模样。
      
      袭人细长的手指轻轻攀扯上她的袖子,别看脸,小声道:“要不……你就在私底下叫?千万别被旁人听见。”
      
      “旁人?”听他话里有话,贾宝宝抬头。
      
      袭人左右看了看,低声道:“这次是环三爷在老爷面前告状,才让老爷大发雷霆的。”
      
      系统:“他就是嫉妒你。”
      
      贾宝宝点点头,“哦”了一声。
      
      她在心里对系统道:“他这种不屈不挠一直针对我的精神简直可以发个奖状了,我抽卡得来的物品几乎全都用在了他的身上,他居然还是没怵?”
      
      系统:“也许……是你太拉仇恨了。”
      
      贾宝宝:“……”
      
      袭人见她一副懵懂茫然的模样,越发心疼起来。
      
      这样的宝二爷可怎么好啊?
      
      袭人的手指在她的袖子上滑过,突然摸到一个热乎乎的东西。
      
      他忙垂下头,翻找她的袖子,“二爷,你的袖子……”
      
      一只毛茸茸的狗头从她的袖子里钻了出来。
      
      贾宝宝这时才想起,自己便宜侄子还塞在袖子里呢!
      
      袭人皱着眉,拎着那只小奶狗,“这是什么狗东西,竟敢跑到二爷的袖子里去。”
      
      “汪汪汪唔——”
      你才是狗东西!
      
      小奶狗爪子和腿都在胡乱扑腾着。
      
      袭人捏着他的后脖颈肉训道:“这么疯疯癫癫的,怕是一条疯狗,小的这就把他扔了,夫人正在找你,你快去夫人房里。”
      
      “等等!”贾宝宝张开双臂拦住袭人。
      
      “这只小狗是……是我的。”
      
      小奶狗“呜嗷”一声,一口咬向袭人。
      
      温柔的袭人快准狠地捏住了他的狗鼻子,还扬眉一笑。
      
      贾蓉疼得都要哭了。
      
      该死的!
      
      贾宝宝忙夺过小狗,柔声对花袭人道:“好哥哥,你等我把他放到一旁,再跟你去夫人屋里,都是我不好,别难为他了。”
      
      袭人盯着她。
      
      贾宝宝眨了一下眼睛,桃花眸水光潋滟。
      
      宝玉的心就是太好了,连对一条莫名其妙的土狗也如此关切,更何况是对人?
      
      袭人肩膀一松,别开头,小声道:“二爷快些。”
      
      贾宝宝把变成狗的贾蓉藏到了一棵芭蕉树下。
      
      她蹲在芭蕉树下,一手扶着芭蕉叶,一手点了点他的狗鼻子。
      
      贾蓉扑腾着两只小短腿,想要去抱她的手指,抱了个空。
      
      贾宝宝笑着警告他:“老实待在这里,等我回来再把你送回去。”
      
      芭蕉绿叶,美人红唇。
      
      贾蓉仰着头,痴痴地凝视着她。
      
      他的宝叔可真好看啊。
      
      贾宝宝把他往树底下推了推,小声道:“藏好些,小心,别被人炖了狗肉。”
      
      她手指直接触及他温热的皮毛,贾蓉生生打了个哆嗦。
      
      系统:“啧啧。”
      
      贾宝宝以为他是怕了自己的警告,这才心满意足地缩回手,把芭蕉叶重新盖回原处。
      
      听着熟悉的脚步声远去,贾蓉两只爪子交叠着垫在下巴处,透过芭蕉叶的缝隙凝望着渐渐远去的人影。
      
      奇怪,他的宝叔难道是妖怪吗?要不然怎么会把他变成狗呢?
      
      妖怪小叔叔……妖媚狐妖……啊!
      
      他羞红了脸,简直难以自持。
      
      “阿嚏——”狗打了个喷嚏。
      
      贾宝宝一迈进王夫人屋,就发现里面除了王夫人并无他人。
      
      王夫人正倚着青色缎面引枕,上身穿着半旧的绸袄,□□是一条蓝底儿裙,手里捏着一串佛珠,正闭着双目养神。
      
      系统:“你缩紧尾巴的时候到了。”
      
      看来王夫人与她说的事情是有关她女扮男装了。
      
      贾宝宝垂着手,老老实实地站在一旁。
      
      可就算是作出这副老实巴交的模样,她眉眼依旧含笑,让人见之心喜。
      
      王夫人睁开眼瞧她,心底的愁闷一下子消了个干净。
      
      她朝贾宝宝招了招手。
      
      贾宝宝忙退后两步,摇头道:“我惹了事儿,不敢坐。”
      
      王夫人语重心长道:“儿啊,你也知道你惹了事?知道惹事你还非得这么做?你居然还笑!”
      
      贾宝宝苦巴巴道:“我明明是在哭,哪里笑了?”
      
      王夫人眯着眼睛盯着她天生喜色的眉眼,还是没有分辨出来她究竟是在笑嘻嘻还是在哭唧唧。
      
      “你跟爷们儿到底是不同的,也该多注意一些。还有你这副样貌……唉,不知究竟是福还是祸,我当初怎么就被猪油蒙了心,让你走上这样一条路,可怜你……”
      
      她抽噎两下,捏着帕子擦拭眼角。
      
      系统撺掇:“快上前去哄哄啊。”
      
      贾宝宝上前两步,轻轻拍了拍王夫人的后背,低声道:“这也没什么,我觉得当男人没什么不好的。”
      不如说是好极了,做什么事都方便,败家也败的更痛快些。
      
      王夫人伏在引枕上含泪哽咽道:“我这是误了你一辈子,你……你以后必然会怨我,可我也没法儿子,老爷不喜我,只宠爱赵姨娘。赵姨娘膝下已有两子,我膝下虽有两子一女,可你姐姐贾珠早早就去了,留下个入赘的李纨也不顶用,你哥哥元春与老爷反目,自行离家,如今也不知去了哪里。若你是女孩儿,我们娘俩早就不知被那些杀千刀的挤兑到哪里去了,只好……只好……”
      
      她猛一抬头,见贾宝宝还在对着她微笑。
      
      王夫人噎了一下,狐疑道:“……你该不会是在笑吧?”
      
      系统:“哦豁,这下麻烦了。”
      
      贾宝宝苦哈哈解释:“冤枉啊,夫人明鉴,我就天生一副笑模样。”
      
      王夫人幽幽道:“是啊,也不知道你这副面相是像谁了。”
      
      心虚的系统:“……”
      
      心虚的贾宝宝:“……”
      
      贾宝宝:“你……你的外挂好用吗?我这副身体可不是贾宝玉,别、别露馅了。”
      
      系统擦汗:“不能吧?从前也没露馅过啊。”
      
      好在王夫人并没有心情追究她的脸到底是随了谁一事。
      
      王夫人握着她的胳膊,压低声音道:“你可知这回又是因为什么被老爷罚的?”
      
      “不知道。”贾宝宝回答地毫无愧色。
      
      王夫人噎了一下,“我的儿,你且长点心吧。”
      
      系统附和道:“就是就是,你就是个缺心眼儿的大猪蹄子。”
      
      贾宝宝:“……”
      
      王夫人攥紧她的手腕道:“还不是贾环那破烂货在老爷面前告了你,说你天天斗鸡走马,宿柳眠花,还跟府里的丫鬟小厮牵扯不清,你且跟我说,可有此事?”
      
      王夫人仔细打量着贾宝宝的神色。
      
      贾宝宝脸不红,气不喘,“走马有,斗鸡是没有,宿柳眠花就更没有了,至于丫鬟小厮牵扯不清,我不知他这牵扯不清指的是什么?难道拉拉小手,抱抱胳膊,帮他们瞧瞧手相,尝尝胭脂就是牵扯不清了吗?”
      
      “……拉?抱?你还尝他们嘴上的胭脂!”王夫人一声比一声高,眼睛气得都圆了。
      
      贾宝宝眨了眨眼睛,笑嘻嘻地唤道:“娘,也没什么吧?我老实本分着呢。”
      
      系统:“我怕是不知道本分这两字怎么写了。”
      贾宝宝眉间带笑:“去去去,没你什么事儿!”
      
      王夫人气极反笑,捏着帕子的手指狠狠戳了一下她的额头,怒斥:“不许笑!”
      
      贾宝宝忙捂着嘴,可那双仿若会说话的眼睛依旧笑盈盈的。
      
      王夫人:“……你这双眼睛可真坏事儿。”
      
      她重新倚着引枕,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你毕竟是当爷们儿养大的,若是以女子那套来教养你也不妥,可你自己的小园子里要什么模样的没有,你非得在大园子里找?让老爷厌恶你?”
      
      贾宝宝委屈道:“我也不想啊,可是,我这双眼睛天生识不清人,我以为我拉住的是袭人、晴雯,可往往并非是他们。”
      
      王夫人头疼欲裂,“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
      
      她头更疼了。
      
      “行了,老爷罚你禁足一个月,以后你也少往大园子里走动。老爷接了圣旨,陛下听说咱们园子的景色好,夏日要来消暑,家里为了接驾少不得做一些准备,大兴土木,你就老老实实呆在自己的园子里吧。”
      
      贾宝宝一愣。
      
      那她的每日任务可怎么办?
      
      王夫人瞥了她一眼,“你不愿?”
      
      贾宝宝抿了抿嘴,眼睛笑弯弯。
      
      王夫人还以为她笑着应了,便欣慰点头:“愿意就好。”
      
      “你若是在呆厌了,也多去跟你琏二嫂走动走动,她在家里自幼是当男儿养的,你好好跟她学学。”
      
      学什么?学习怎么当好一个男人吗?
      
      贾宝宝“唔”了一声。
      
      王夫人换了个姿势,用帕子捂着嘴道:“还有,近日你的林表哥要上京,准备来年的乡试,你好好准备课业。咱们这样的人家,陛下赏你个一官半职也就够用了,你也不必冒着被戳穿身份的危险去考科举,可我也不希望你就这么被人比了下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性转袭人上线了。
    以及,划重点“林表哥”~
    ——
    谢谢小仙女的霸王票喵~
    铁马冰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30 19:14:33
    陌上花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30 21:09:15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