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

  •   一道艳红的身影穿过长长的回廊。
      
      袭人盯着那道身影,上前一步。
      
      贾宝宝跳下台阶,挥了挥手道:“我最近几日都不会去学堂了,这段日子你也好好休息休息。”
      
      袭人微微欠身,露出柔顺温柔的笑容。
      
      贾宝宝忍不住摇头:“只有你我在此,不必如此。”
      
      王夫人怕贾宝玉的真实性别泄露,做了不少防范的措施,除了笼络住她的奶娘李嬷嬷,还把李嬷嬷的儿子李贵提拔到宝玉身边,拿着一等男仆月钱。又分别找到晴雯和袭人两个小厮,让他们一个男扮女到宝玉身边当丫鬟,一个虽然当小厮,但要显出女子做派,替宝玉遮掩。
      
      王夫人打的主意是,一旦园子里有泄露流言蜚语,就立刻把这两人中的一个推出去,替贾宝玉打掩护。
      
      袭人抬头,含笑盯着她,“小的做这些皆是出于自愿,只愿二爷一生平顺。”
      
      贾宝宝自然地握住袭人的手,笑道:“袭人,我知道你一心向着我,你放心将来这个家就算是败了,我也定然为你寻个好去处。”
      
      系统:“谢谢你的乌鸦嘴了,你确定这是安慰人的话?”
      
      贾宝宝歪歪头,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袭人与她对视片刻,心慌地低下头,盯着她正握着自己的手,迟疑片刻,才道:“二爷快别这么说,咱们家里好好的,怎么就会败了呢?您这话可别被旁人听到了。”
      
      “别被旁人听到什么?宝二爷可是在谋划什么?”一道令人不快的声音飘来。
      
      贾宝宝猛地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水榭里的一扇窗护被推开,一个线条小人正靠在窗台上,似乎在对她做什么高难度表情,可惜离得太远,简笔画似的五官全都挤在一起。
      
      袭人唬了一跳,下意识挡在贾宝宝面前。
      
      贾环冷笑斥责袭人:“你算什么东西,我跟兄长说话有你什么份儿!”
      
      贾宝宝眯起眼睛,无可奈何道:“这乌漆嘛黑的一团是什么玩意儿,系统,快,快帮我看看,那个小黑人是谁?”
      
      系统:“……”
      
      他瞥了一眼水榭里的少年,见那少年眉宇间阴沉一片,神情似笑非笑,眸中眼白太多,眼球太黑,显得格外阴鸷,一副很不大好相处的模样。
      
      系统:“那人不正是你的债主。”
      
      贾宝宝:“胡说,我什么时候欠债了,怎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系统:“啧啧,之前你还说将大部分抽卡得来的物品都用在了他身上,也没见他怕了你,如今又不认债主了。”
      
      “贾环?”贾宝宝惊呼出声。
      
      贾环也不回答,只是“嘭”的一声又将窗户关上了。
      
      贾宝宝:“快快快,系统快帮我看看,我还有什么物品没有,我要再给他个教训。”
      
      系统:“你还要在他身上用?别了吧,给自己攒点家底儿吧,若是到了危险关头,手里什么都没有,看谁来救你。”
      
      贾宝宝笑眯眯:“我不是还有你嘛。”
      
      系统热的要冒烟了:“你你你……拿走,拿走,快拿走!”
      
      他将贾宝宝剩下的唯一一张物品卡递到她的眼前。
      
      贾宝宝瞧了那张卡片一眼,手臂举起,放下,又举起,又放下。
      
      “算,算了吧,咳,放他一码好了。”
      
      她转身拉着袭人走远。
      
      她走后,水榭里的那扇窗又被打开了。
      
      贾环捏着窗棱,眼眸深处黑沉一片。
      
      系统轻轻瞥了一眼,轻笑着看向那张让贾宝宝不敢轻易使用的物品卡。
      
      名称:一块小甜板砖
      属性:物品卡
      对象:任意
      效果:小甜饼算什么,小甜板砖才是王道,照着脸一板砖呼下去,哎呀,腰不痛,腿不酸,连仇敌也能变情人呢!
      
      宝二爷小园外。
      
      贾宝宝和花袭人迈进院子。
      
      合欢树下,晴雯正拿着绣棚子绣花样。
      
      晴雯一见贾宝宝回来,连绣棚子都来不及放下,就忙靠了过来。
      
      晴雯身姿若细柳,柔韧且妖娆,眉宇间更有一股灵动之气。
      
      他拿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上上下下刮了贾宝宝一圈,嘟囔道:“外面的人都是天仙不成?惹得二爷整天往外跑,叫这个姐姐,叫那个那个妹妹的,这次差点被老爷打,你还不记得教训吗?”
      
      他嘴里抱怨她,眼神却缠绵的很。
      
      然而,贾宝宝就算是瞪圆了眼睛,也没法儿从这种线条人物身上感受到什么眼神,别说是眼神了,她能把五官认出来就不错了。
      
      袭人轻咳一声,温声道:“你就少说一些吧,宝玉心里也难受。”
      
      “她难受?”晴雯一甩绣棚子,冷笑道:“我看她是乐不思蜀呢!”
      
      他也不理会贾宝宝,转身就往屋子里走。
      
      袭人一向不满晴雯的言行,却也不便对贾宝宝明说。
      
      他扭头去看贾宝宝的神色,见贾宝宝正笑眯眯地望着晴雯的背影。
      
      袭人哂笑自己多管闲事,人家可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虽然这么说,她的心里还像是塞了一块秤砣,沉甸甸,坠着疼。
      
      晴雯扶着帘子回身,瞪了贾宝宝一眼,且含嗔,且含爱,“看什么,还不快些进来。”
      
      贾宝宝面上带笑,对系统道:“我好不容易才分辨出来,这是晴雯吧?”
      
      系统:“……”
      
      贾宝宝:“还好没开口说话,要是叫错了,那麻烦可就大了。”
      
      系统:“你……算了,无知也是一种福气。”
      
      “什么意思?”贾宝宝满脸莫名其妙走进了屋子。
      
      “意思就是说,什么暗送秋波,什么眉宇间的官司……都与你无缘喽!”
      
      袭人一进屋子就喊道:“麝月,快拿衣服来给宝玉换。”
      
      里间儿的麝月应了一声。
      
      贾宝宝直奔着里间儿去了。
      
      外屋。
      
      正准备拿衣服的晴雯僵住了,他转过身,盯着袭人。
      
      袭人笑容温柔,“你的正经身份可别忘了。”
      
      晴雯扬着下巴,似笑非笑道:“是啊,我得记得自己是谁,是什么身份,可有些人仗着与宝玉亲近些就拿自己当正经夫人了是不是?”
      
      袭人脸色一变。
      
      晴雯压低声音,眉尾上挑,“只可惜啊,咱家宝玉不是真爷们儿,你也不是真的女扮男装的佳人,你的心愿怕是完不成喽。”
      
      袭人忙抢上前,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唔——”
      
      袭人怒斥:“这话岂是随意说出口的,一旦被人听了去,你我可有命?别说是你我了,这满园子的下人怕是都要打死了事,还有宝玉……”
      
      晴雯蹙眉,一把扯下他的手,“你可别总是表现的一心向着宝玉,你心疼他,我难道就不心疼?”
      
      “你拈酸吃醋也要看地点!”
      
      晴雯哼笑一声,“哦,你花袭人大度!你刚刚看我的眼睛可淬满了毒汁儿,恨不得直接将我打死呢!”
      
      “你是想当姨娘吗?”她扶着袭人的肩膀,压低声音嘲笑:“先变成真正的女孩子吧,要不然就算是给人当幌子你也不够格呢!”
      
      袭人眉峰一蹙,温柔似水的眼眸里阴沉一片。
      
      贾宝宝从内室出来,后面还跟着亦步亦趋,弯着腰为她掸衣角的麝月。
      
      “你们在说什么呢?”
      
      袭人和晴雯对视一眼,同时转为笑脸。
      
      袭人温柔道:“随意闲聊而已。”
      
      晴雯笑嘻嘻道:“我可不敢和袭人哥哥交谈什么,我哪敢惹袭人哥哥呀。”
      
      她一甩手,又走进了里间。
      
      贾宝宝满脑子问号,“系统,他们这些小黑人怎么戏这么多?”
      
      系统:“你以为他们两个是为了谁啊!”
      
      贾宝宝突然扭头对袭人道:“你们刚刚吵架是在为了我吗?”
      
      系统一惊。
      
      谁,谁让你问的这么直白了!
      
      袭人含笑,“不是,我们刚才在讨论前日里瞧的一出戏。”
      
      “戏?什么戏?”贾宝宝起了兴致。
      
      “听说前些日子,琏二奶奶满园子打琏二爷呢,琏二爷抢了墙上的宝剑仍是被琏二奶奶压着痛揍,打的动弹不得,这可让琏二爷修养了好些日子。”
      
      贾宝宝的嘴角抽了一下,“系统,系统,王夫人让我学的就是这个?”
      
      系统:“王夫人说:我不是,我没有……”
      
      “对了,”贾宝宝呷了一口麝月递来的茶,问袭人道:“我总感觉似乎忘了什么,你记得吗?”
      
      袭人想到那只总想轻薄宝玉的贼眉鼠眼小狗,笑容更加温柔了,“没有呢,宝玉你许是倦了,早些歇下吧。”
      
      “嗯,有道理,一定是今日的酒喝多了。”
      
      系统:“……”
      
      半夜,屋外一声响雷。
      
      贾宝宝猛地惊醒:“怎、怎么了!”
      
      “外面打雷下雨了。”
      
      “嗯……”她含含糊糊应了一声,眼中水雾迷蒙。
      
      晴雯跪在床边,小声道:“宝玉别怕,我在这儿陪着你,你睡吧。”
      
      贾宝宝朦朦胧胧刚想入睡,突然想起一事,“是到了第二天吗?”
      
      晴雯:“应该是吧?”
      
      贾宝宝笑眯眯地扬起嘴角,对着他小声抱怨:“好吓人啊。”
      
      她这声软绵绵的撒娇,让晴雯想起了两人小的时候。
      
      晴雯趴在她的耳边,含着笑,调皮道:“我可不会再让你吃胭脂。”
      
      他耳朵红通通,眉梢眼角有种说不出的期待,“……你真的很想吃吗?”
      
      贾宝宝摇头,“我有些冷……”
      
      晴雯□□了她这么久,怎么会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是要胭脂吃,什么时候又是要抱抱。
      
      他抿了一下唇,低声抱怨:“整日里要抱抱的,你怕是忘了咱们两个……”
      
      贾宝宝双眼的轮廓像是两道波浪,这甜美的波浪能一直浪进他的心底。
      
      “好了,好了,真是怕了你了。”
      
      晴雯状似不耐,却探过身子,抱住她。
      
      她身上香香,好似一场梦。
      
      梦……
      
      晴雯猛地惊醒。
      
      正在点蜡的麝月瞥了他一眼,“你总算是醒了,晚上宝玉叫你,你也不醒,亏你还硬抢着要睡在里间,真把自己当小姐了不成?”
      
      晴雯刚想反驳,突然觉得□□不适。
      
      “唔……”
      
      麝月:“行了,起来了就快收拾收拾。”
      
      晴雯抱着被子遮住自己半张脸,闷声道:“知道了,知道了,让我再、再缓一会儿。”
      
      麝月瞟了他一眼,转身到床边□□宝玉去了。
      
      晴雯咬着牙,羞恼地搓揉了一下被子,“你白日里占据我的心神还不够,偏偏夜里也来,我上辈子可真是欠了你的,好好个男人非要扮成女子,还要……”
      
      他红着脸把被褥全拆了,打算把脏东西洗干净。
      
      

  • 作者有话要说:  没错,袭人和晴雯都是男的。
    ——
    谢谢小仙女的霸王票
    容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31 23:17:00
    苏浮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1 10:00:01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