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Chapter 03 ...

  •   Chapter 01 经年当年
      
      (三)
      
      白珊珊出会所一瞧,贝勒坊里所有的夜店酒吧都已经开始营业了,灯光五颜六色一片,露天停车场里停了无数豪车,街上全是打扮时髦的年轻男女,嘻哈打闹说说笑笑,远望过去,壮观得跟百鬼夜行似的。
      
      白珊珊人美腿长,又是可爱挂的长相,在一群浓妆艳抹就差把“泡我”俩字儿写脸上的美女里很惹眼。于是乎,在她打了个滴滴站路边等车的时候,一阵口哨声从街对面传了过来。
      
      白珊珊抬起眼皮子,只见对面一家酒吧门口站着几个年轻社会哥,一个个站没站相蹲都没蹲相,叼着烟,吊儿郎当的。
      
      看着朝自己吹口哨的不良少年小流氓,白珊珊默默砍了几个游戏里的野怪,望天感叹:自己果然是老了。
      
      换成十几岁时的她,早已经捋起袖子冲过去大杀四方。
      
      可见岁月是把杀猪刀,红了樱桃绿了芭蕉,顺带也磨平了她的棱角,让她在修身养性的佛系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不过,佛一点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
      
      至少这种佛性在她今晚重遇商迟的时候,免去了一场腥风血雨。白珊珊坐上滴滴,看着车窗外斑斓的霓虹灯思绪乱飞。
      
      大脑在短短几个小时内接收到了太多信息,有点乱,又有点累。她腮帮鼓鼓地吹了口气,脑袋往后靠椅背,闭眼打盹儿。
      
      十年了。
      
      时间真是过得贼鸡儿快。
      
      *
      
      B市的东郊是出了名的富人区,接白珊珊的滴滴司机也不知是天生话多,还是难得接到富人区的单子太过兴奋,大半路都在叽叽喳喳地跟白珊珊闲聊,一会儿问她这么年轻是不是刚大学毕业,一会儿又问她家里是做什么生意,最后甚至还跟她聊上了电子商务对实体经济的冲击问题。
      
      ?
      
      大哥你姓唐名僧吗?
      
      白珊珊刚开始还很礼貌地和司机鬼扯,到最后实在招架不住斯人的热情,只好以要跟老板谈工作为由中断了对话。
      
      十几分钟后,滴滴车在一栋别墅大门前停下。白珊珊火速下车,在唐僧师傅……司机师傅扯着嗓门儿喊出的“姑娘给个好评哦”中头也不回地逃回了家门。
      
      呼,世界清静。
      
      她掏了掏饱受摧残的耳朵,举起手机,默默给刚才的滴滴司机点了个五星好评。
      
      评完一抬头,一个盘发的中年妇人刚好走过来。妇人姓周,大家都叫她周婶,是白家的佣人,性格温和老实,话也不多,在白珊珊年幼时对她颇为照顾,是白珊珊为数不多的较为亲近的白家人之一。
      
      “周婶。”白珊珊冲妇人挥挥手。
      
      “小姐回来了。”周婶笑,探首往她身后张望一番,“这么晚怎么也不让老陈去接你,打车回来的么?”
      
      “嗯。”
      
      周婶担心她的安全,“小姐还是少坐网约车吧。”
      
      “嗯嗯,我以后会注意。先进去啦。”白珊珊拆开一颗草莓味棒棒糖放嘴里,笑眯眯地冲周婶挥挥手,转身离开。
      
      白家住花园式独栋别墅,家里有佣人有司机有厨师,完美符合吃瓜群众对豪门大户人家的想象和设定。
      
      将近晚上十一点,白宅一楼的大厅仍旧亮着光,灯火通明。
      
      余莉皱着眉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须臾,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她回过头,只见白珊珊背着包吃着棒棒糖进来了。
      
      余莉皱起眉,“这都几点了?怎么这么晚才回家。”
      
      闻言,白珊珊脚下的步子倏的停住。
      
      自从带着白珊珊嫁进白家的那天起,余莉的全部心思就都扑在了怎么坐稳自己豪门阔太太的位置、栓牢白岩山的心上。为顺利融入上流社会,她学英语、学礼仪、学社交、在短短一周内背记了全球大众小众的各类奢侈品牌,甚至还冒着高龄生产的危险给白岩山又生了一个儿子。
      
      这些年,余莉忙着混圈,忙着讨好丈夫,忙着照顾自己的宝贝小儿子,几乎没怎么管过白珊珊。
      
      仿佛这个女儿可有可无,也无关紧要。
      
      因此,听见余莉骤然冒出来的这句话,白珊珊眨巴了一下自己清澈无害的大眼睛,着实是有那么一点吃惊。不由仔仔细细打量起坐在沙发上的那位穿月牙色旗袍的贵妇。
      
      余莉被她的眼神看得有点不自在,眉头皱得更紧,“我在跟你说话。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
      
      妇人的实际年龄已经将近五十,但五官艳丽,保养极佳,看上去和三十几岁时没什么差别。气质高雅,落落大方,都不用说话,豪门阔太的尊贵气度就从一举手一投足之间流淌出来。
      
      白珊珊不禁在心里给余莉点了个赞。看来这些年的修炼没白费。
      
      “今天晚上有一个病人,刚接完诊。”她咬着棒棒糖坐下来,语气柔和而乖巧,“妈妈在等我吗?”
      
      “……”不知为何,余莉觉得白珊珊的这声“妈妈”,叫出了那么一丝丝的讽刺和不屑。她抿唇,盯着女儿。
      
      对方一脸开心地吃着棒棒糖,眸子亮而清,乖巧温顺,没有一丝异常。
      
      对视半晌。
      
      余莉没什么表情地移开目光,正要开口,白岩山的声音先一步从楼梯方向传来,笑着道,“是这样的珊珊。你年纪也不小了,我和你妈妈都很操心你的个人问题。赵家的公子年纪和你差不多,才从加拿大回来,青年才俊,年轻有为。你们下周见个面吧。”
      
      “赵公子?“白珊珊回想了一下,“上个月来参加爸爸的生日会,喝多了抱着马桶吐晕过去的那个秃头?
      
      白岩山:“……”
      
      余莉脸黑一半,沉声:“白珊珊!”
      
      “哦。”白珊珊一副反应过来什么的表情,顿了下,非常认真地纠正,“不好意思刚才我说错了。不是秃头,是地中海。”
      
      白岩山:“……”
      
      余莉另外一半的脸也黑完了:“……”
      
      “不管怎么说,我先谢谢爸爸妈妈。”一根棒棒糖吃完,白珊珊随手把棍子扔进垃圾桶,站起身,说,“如果你们是单纯想给我介绍男朋友,那这份好意我心领了,我觉得赵公子跟我不太合适。我觉得见面是不用了,倒是可以加个微信当朋友。如果是有其它什么原因……”
      
      比如有什么共同利益需要维护巩固什么的。
      
      白珊珊低下头,微皱着眉深沉地思考起来。
      
      余莉:“如果有其它原因呢?”
      
      白珊珊很认真地回答:“微信都不用加了。”
      
      白岩山和余莉:“……”
      
      “好了,时候不早了我要睡觉了,爸爸妈妈也早点休息吧。”白珊珊笑了下,转身上楼。
      
      然后就依稀听见背后传来交谈声。
      
      余莉低声叹了口气,“这孩子小时候不是这样的。她以前很乖,又懂事又贴心,从来不会顶撞我。”顿了下,“自从来了B市,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这副样子……”
      
      白岩山伸手把妻子揽进怀里,“她亲生父亲的事对她打击应该挺大的,性格发生一些变化也正常。”
      
      再往后就什么都听不清了。
      
      走廊上的灯光昏昏暗暗,白珊珊回到房间,开灯,关上门,然后没什么表情地在床上坐下来,发呆。
      
      她忽然觉得好笑。
      
      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呢?
      
      好比一只被丢弃在荒郊野外的小家猫,在最初的时候会害怕无助,会喵喵叫,会期盼主人在哪一天会忽然想起它把它带回家,但是随着年月的推移,它明白了一切都是徒劳,明白了要活命只能靠自己。为了在野兽群中生存,她学会了把自己毛茸茸软绵绵的小耳朵和小尾巴藏起来,进化出了利爪和尖牙。
      
      当初丢弃它的那个人,在多年后的某一天忽然心血来潮想起了她,找到她后居然无比失望地来了一句“我喜欢你以前的样子”。
      
      今天晚上遇到的神经病真多。
      
      发了几分钟呆之后,白珊珊给自己今晚的种种经历打了个总结,正要去洗澡,叮一声,她手机响了。
      
      是一条新微信,涂岚发的:今晚面诊的情况怎么样?
      
      哦对,回来闹这么一出,差点害她把那位大爷给忘到九霄云外。白珊珊甩甩脑袋,沉思两秒后给涂岚回道:不怎么样。这个单我不接,你安排给其它人吧:)。
      
      涂岚:原因。
      
      白珊珊是小超人:他病情太复杂,我学艺不精:)
      
      涂岚:说人话。
      
      白珊珊是小超人:……
      
      涂岚:睡过?
      
      白珊珊是小超人:……
      
      涂岚:?
      
      白珊珊是小超人:你要这么理解,好像也行……
      
      屏幕那端的涂岚顿悟:OK。
      
      “……”好像有哪里不对?
      
      算了,不重要。
      
      了了这么一桩大事,白珊珊躺在床上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有种心里的大石头终于噗通落地的感觉。人一放松了就犯困,她眼皮耷耷的,闭上眼,脑子里鬼使神差就想起了今天在会所遇见的某位大爷。
      
      十年了。
      
      十年光阴在他身上流淌,留下的唯一痕迹,只有从“清冷如玉”转变为“沉稳冷硬”的气质沉淀。
      
      和她当年想象的小言剧情如出一辙,记忆中的那个天才少年,在岁月洗礼中长成了叱咤商场铁血冷漠的商界大佬。
      
      不知怎么的,恍惚几秒光景,白珊珊忽然有点记不清商迟的脸。她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片刻,起身下床,在书桌的第四个抽屉里翻找起来。
      
      这个抽屉杂而乱,堆放着她中学时代的很多小玩意儿,比如《高中语文必背篇目》《化学方程式大全》之类的小册子和各科笔记等。
      
      拿某本书时,一张什么东西掉出来落在了地上。
      
      白珊珊弯腰拾起。
      
      那是一张年代久远的照片,最下方一行小字写着“B市第一中学高20XX级1班毕业照”。当年拍摄完这张毕业照后,为了能让毕业照被保存得更长久更完好,班主任统一给大家过了塑。
      
      白珊珊安静地打量着照片里的各色人物。
      
      第一排是老师,戴厚眼镜的校长,穿高跟鞋的龅牙教导主任,永远梳偏分严肃皱着眉吆喝着“奇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的班主任,圆滚滚胖乎乎像颗土豆的语文老师……
      
      白珊珊是典型的南方女孩儿,身高在班上的女生堆里平平无奇,因此她被淹没在第二排。
      
      事实上,穿着那身蓝白相间号称“再高的颜值也能让你低进尘埃里”的充满了魔力的神秘莫测的一中校服,班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被淹没进了人堆。
      
      只有最后一排有个男生,非常耀眼。
      
      耀眼到即使是时隔多年后看到这张毕业照,白珊珊也第一眼就在人群中看见了他。
      
      十八岁那年的阳光实在是好,好到洒在男生脸上,他长长的睫毛在脸颊上投落的阴影都格外柔和。他个子很高,皮肤很白,五官英俊到教人挑不出一丁点瑕疵,看着镜头,脸上冷冷淡淡,没有丝毫表情。
      
      眸色像覆了一层天生的薄霜,寒进骨子里。

  • 作者有话要说:  还是所有2分评论都送红包,爱你们!
    后天见鸭!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楠烟8023、欧阳了个惠琳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球球你睡觉吧、热带猫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Vine、靠看书续命的小仙女 2个;珮珮、大春子yes、特立独行的flag、兔砸、范特西、砅±、你是我的小确幸Fuji、墨宝啾、27096421、Saya、可爱多么么哒、27207130、25871568、慧小瓜、花柳柳、球球你睡觉吧、WzZL、青衿、复又、lyricheese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Vine 56瓶;绯白_ 38瓶;ada 33瓶;娜lover 30瓶;呆萌呆萌、噗噜噗噜 20瓶;星辰 15瓶;懵初、墨宝啾 10瓶;金童、肆柚_言小严、21289502、咖灰杯 8瓶;蓝笙 6瓶;蔚、腿腿GYN、风之逸 5瓶;昀win、糖炒栗子配奶茶丶、28584104 4瓶;314、呦鹿、卿兮er 3瓶;薰衣草帶著紫色的忧傷、凌烟、WzZL、溜了溜了、羊毛biu、storm、滴答滴、拾柒x 2瓶;沈云棠、小鲸鱼、污、鸩羽千夜、娜小孩、励志的学霸茗怿哇、Valkyrie、spok、小漂亮耶、28632457、anotherday、唆纠、糖果果、6个六斋.、汐、AKOO、囧、喜歡甜文的書蟲、栖嘻嘻、silence、volueer、乐兮妈咪、玺烊烊啦、三七、倾墨、啾啾、芙之境界、惊倦、Js衿色、十三沅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