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Chapter 04 ...

  •   Chapter 01 经年当年
      
      (四)
      
      白珊珊歪了歪脑袋,仔细盯着照片上的少年看,感叹那位当年的天才校草现在的商界大佬实在牛逼,毕竟这世道,能十年如一日把“冷漠”和“衣冠禽兽”俩词儿贯彻得这么彻底的,天下间应该找不出第二个。
      
      她在心里由衷感叹了一分钟,然后便把照片放回原位,从柜子里翻出睡裙洗澡去了。
      
      一晚上发生的事情太多,白珊珊接收到并需要消化吸收的信息堆积如山,在严重超负荷运转到洗完澡后,她疲惫的大脑终于宣告当机,刚沾上枕头一秒就自动进入休眠状态。
      
      然而,不知是人年纪大了就喜欢回忆,还是拜今晚被她偶遇的某位霸道总裁大佬所赐,白珊珊大脑的这个眠,修得并不是很彻底。
      
      它在忙着睡觉的同时,还给自个儿的主人编织出了一套极其完整的梦境,不仅地点、人物、事件清清楚楚,连时间线都给白珊珊安排得明明白白。
      
      就跟真的发生过一样。
      
      *
      
      高三那年。
      
      太阳当空照,花儿呵呵笑。在广播音乐声以及各班班主任充满爱意(?)的教鞭挥舞下,一中的莘莘学子们迈着欢快轻松朝气蓬勃(?)的步伐,来到了操场上,准备参加每周一固定举行的升旗仪式。
      
      早上的第一节课是语文,土豆哥王朝阳端着他的紫砂茶壶在讲台上唾沫横飞,讲了整整四十分钟的《荀子·劝学》,跟唱摇篮曲似的。白珊珊本来就困,让这摇篮曲一哄,更困了,脑袋小鸡啄米似的点了会儿,终于彻底被瞌睡虫大军击溃进入梦乡。
      
      睡了大半节课,直到站在操场上她整个人都还迷迷糊糊的。
      
      升旗台上,校长看着底下一帮蔫得跟霜打茄子似的“重点中学好苗子”们皱起了眉,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语重心长道:“孩子们,这才刚开学,新学期要有新气象,要用最好的精神面貌迎接学习啊。”
      
      旁边的教导主任听完,立刻鼓掌:“校长说得太对了,同学们,掌声!“
      
      底下的学生们勉强打起了点精神,鼓掌。白珊珊一脸茫然,抱着“我是谁我在哪这什么情况?算了别人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吧”的心态鼓了两下。
      
      校长嘴角扬起个满意的弧度,清了清嗓子,继续:“最近我读到了一篇很好的文章,在这里分享给各位同学,希望大家能够有所启迪,认真学习,勇敢追梦……”
      
      教导主任更用力地鼓掌:“说得好!”
      
      校长:“……”
      
      我好像还没开始说吧主任?
      
      于是,升旗仪式莫名其妙就进入了校长的个人朗诵与教导主任的拍马屁环节。白珊珊先还认真听了会儿,无奈着实对校长的椒盐味普通话提不起兴趣,几分钟之后,揉揉眼睛,脑袋靠上前面女生的肩继续打盹。
      
      就在这时候,一道天外来音不知从哪儿幽幽飘过来,笑眯眯的,听着还挺和蔼,“这么睡不舒服吧?要不要我给你搬个椅子?”
      
      “不用,谢谢。”白珊珊闭着眼很礼貌地回答。
      
      周围鸦雀无声,空气有瞬间的凝固。
      
      一秒后,她意识到什么,脖子一顿身形一僵,整个人机器人似的一卡一卡把身子给站直了。故作淡定地瞧着前面同学的后脑勺,一动不动,安静如鸡。
      
      空气继续凝固ing……
      
      紧接着班主任的声音再次响起来,底气十足,声如洪钟,冷哼道:“昨晚上偷鸡去了还是摸狗去了?升旗仪式完了之以后到我办公室来!”
      
      “……好的。”
      
      数分钟后,高三年级班主任办公室内。
      
      章平安是高三一班的班主任兼数学老师,作为一名教了几十年书的教育工作者,他一生勤勤恳恳,在教师岗位上发光发热,始终以“为祖国的建设和发展运输新鲜血液“为目标。教过的学生中格外优秀的有之,叛逆不良少年也有之,教学经验极其丰富。
      
      然而,
      
      “我教了几十年书,见过上课睡觉的,见过上自习睡觉的,见过考试睡觉的,第一次见到站在操场上都能睡的!”章平安抬手啪一下拍在桌子上,大声训斥道:“白珊珊,你火烈鸟成的精啊你?”
      
      隔壁的三班班主任:“……”
      
      白珊珊听完章平安的话以后想了想,迟疑了下,最终还是忍不住内心躁动的求知欲,好奇兮兮并且认真地问:“火烈鸟长什么样啊?”
      
      章平安:“……”
      
      隔壁的三班班主任:“……”
      
      你是个教育工作者,要耐心,要善良,不要暴躁。章平安在心里给自己做了会儿心理建设,终于把呕出一口老血的冲动给摁下去了,尽量以一副很平静很温和的表情看着眼前的女生。
      
      小姑娘十七八岁的年纪,黑头发,长马尾,校服穿得规规矩矩,整个人干净又漂亮,重点是,看起来老实巴交。
      
      章平安说:“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
      
      小姑娘可认真地点头。
      
      见她孺子可教,章平安心里总算是舒坦了点儿,语气也没那么严肃了,端起他的盖碗茶喝了一口,“既然认识到了就回去写份300字的检查明天交给我。”顿了下,忽然又随口一问,“觉得自己错哪儿了?”
      
      白珊珊:“不该学火烈鸟站着睡觉。”
      
      章平安一口茶呛出来:“……”
      
      隔壁当了半天背景墙的三班班主任,发出了他出场之后的第一个声音:“咳……”
      
      整个办公室有足足两秒钟的安静,紧接着章平安就闭上眼捏了捏眉心,摆摆手,说:“检查多加500字,明天交给我。出去吧。”
      
      白珊珊:“……”
      
      ?
      
      老师我说错什么了吗?
      
      真实,这残酷的真实。
      
      难怪都说男人心,海底针,你永远猜不透一个男人他到底在想什么。尤其是那种脾气暴躁疑似进入更年期的胖大叔。白珊珊深沉又有点同情心泛滥地想着,乖乖跟章平安说了声再见才转身低着脑袋离开办公室。
      
      谁知,刚踏出办公室的大门,一双白色的板鞋映入视野。
      
      一眼认不出牌子,干净到一点儿灰尘都看不见的大板鞋。男生的板鞋。
      
      大概是这双板鞋太干净,白珊珊一愣,目光无意识地顺着鞋往上瞧,随之便瞅见一双裹在黑色长裤里的大长腿,腿型很好看,笔直笔直,修长修长。
      
      她忍不住在心里吹了声口哨,暗叹:哟,还是一腿玩年。
      
      一个没穿校服的“腿玩年”。
      
      这位出场方式并不怎么特别的腿玩年年纪和她差不多大,穿着很简单的T恤长裤,微靠在办公室门口的墙壁上,个子高高的,露在袖口外的两只手臂瘦削而干净。他气质清冷,面无表情。侧颜笼罩在清晨的阳光里,下颔线弧度倨傲,鼻梁高挺而直,英俊逼人。
      
      对方冷黑的眸本来漫不经心地直视着前方,像察觉到什么,微侧目,冷淡往边上看了眼。
      
      少女正仰着脖子看他,很乖又很温软的五官,像只小乖猫,但那双眸子清澈的眸子黑而亮,对上他视线,竟丝毫不躲也不闪。
      
      长发乌黑,皮肤雪白,对比色漂亮得几乎刺眼。
      
      他盯着她,片刻,眉峰不露痕迹地一挑。
      
      对视只有短短两秒钟,白珊珊没有察觉到丝毫异样。她只看见男生很快收回了视线,眼神脸色冷漠如初,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仿佛她只是路边的一块破石头。
      
      哪儿来的冰山大帅比,以前怎么没见过?
      
      这是白珊珊当时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
      
      ……他刚才不会一直站在办公室门口吧?那她挨骂的全过程岂不是……???
      
      兄弟,一声不吭听墙角是会挨打的知道不?
      
      这是白珊珊随后冒出的第二三个念头。
      
      就在她内心刷刷刷滚过各种弹幕的时候,这位腿玩年忽然动了动身,朝她走了过来,并且在她面前站定。
      
      “?”什么剧情?
      
      白珊珊莫名。
      
      空气安静,僵持了大约有一秒钟。
      
      然后她就听见头顶上方传来了一道嗓音,很好听,但是低沉沉、冷淡淡的,没有温度也听不出任何情绪,“让开。”
      
      *
      
      半夜两点的时候,白珊珊忽然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卧室里黑漆漆的,她躺在床上揉了揉眼睛,觉得又渴又困。在“继续睡”和“起床找水喝”这两个选项之间纠结了几秒后,默默从床上爬起来,拿起空水杯走出房门。
      
      夜深人静,整栋屋子只开着几盏走廊灯,光线昏暗。
      
      白珊珊倒了一杯白水咕噜喝下,舔舔唇,然后就上楼回房间。
      
      经过二楼某处时,背后冷不丁响起声冷笑,然后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都快奔三了,还当自己是小姑娘呢。”
      
      白珊珊步子一停,手里的杯子吓得差点儿飞出去。
      
      请问这位大哥你大半夜不睡觉是想吓死谁?
      
      她嘴角一抽。
      
      “听我爸说,你拒绝了他给你安排的相亲?”白继洲还是那副冷嘲热讽的口吻:“那个赵公子我认识,虽然长得不怎么样酒量也不怎么样,但人还不错,头脑也灵活。我爸帮你牵这条红线虽然不排除他有生意方面的私心,但也绝对不会坑你。”
      
      白珊珊喝了一口水,咕咚咽下,晃了晃杯子继续往自己的卧室走。
      
      “一把年纪了还这么挑。你是不是忘了自己今年不是十七,是二十七。”
      
      “……”白珊珊回头。
      
      男人背靠走廊墙壁瞧着她,宽肩窄腰,黑暗里五官看不清楚。但白珊珊完全可以想象出这位继兄此时的表情,必定是挑着一双风流多情的桃花眼,表情要多讥讽多讥讽,要多欠扁多欠扁。
      
      鬼使神差一般,白珊珊忽然想起周婶说过的话,继洲少爷的生母是个温柔得像水一样的美人。他虽然嘴上不饶人,但心地和他母亲一样软。
      
      白珊珊觉得脑壳有点疼。
      
      “白继洲,”她出声,很认真地问:“请问你这是关心我吗?”
      
      对面的大少爷冷哼:“你活在梦中?”
      
      “所以你还有别的事吗?”她打了个哈欠拍拍嘴,困得慌,“没别的事我要回去睡觉了。”
      
      “……”白继洲静默几秒钟,没好气地冷声道,“听说明朗想买你南城那套老宅,我好心提醒你一句,明朗背后的大老板,是商氏。”
      
      话音落地,白珊珊微微怔了怔,然后低眸,没什么表情地问:“哦,哪个商氏?”
      
      白继洲听完就笑了,吊儿郎当道:“跨国财团,百年望族,在美国和军火世家封氏齐名。你高中还和商家现任CEO同了整整一年桌。白珊珊,你说是哪个商氏?”

  • 作者有话要说:  这几天都在新疆旅游,前三章的所有2分评明天晚上都会送哦~!
    么么!
    后天见~
    2分留言和营养液都有助于文章积分上涨,所以别忘了撒花留言哦,爱你们~!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球球你睡觉吧 2个;23328752、常小乐90、欧阳了个惠琳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乐兮妈咪 9个;常小乐90 5个;靠看书续命的小仙女 3个;西柚泡泡、Diane 2个;moyuww、愛人、Saya、青衿、球球你睡觉吧、28507598、淡定、追文开心、你是我的小确幸Fuji、qweqweqwe、lyricheese、陈有病、浪性成瘾、Bk、复又、WzZL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爱小说~~~ 38瓶;噗噜噗噜 20瓶;苏叶杏仁 18瓶;如期归来 15瓶;crush?、懵初 10瓶;嗷呜嗷呜 8瓶;Acatc、金童 7瓶;LL、Diniver(一槿)、我就是我、滢西 6瓶;高天天、Elandina0904 5瓶;墨宝啾 4瓶;DEyNaxGin&、蔓越莓味的冰 3瓶;28584104、volueer、拾柒x、糖炒栗子配奶茶丶、花花花花花、风之逸、33085943、大旋、酥酥大软糖 2瓶;迟爱a、isilya123、32552682、anotherday、wy、囧、joannelai、涵大大、念想、素城、28913037、汐、AKOO、娜小孩、winnief、栗子、但晚不晚、菠萝味、Valkyrie、羊毛biu、CalmtoLois、白桃、silence、小漂亮耶、孩儿、冷瞳、9527、千玺的堂客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