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冯紫英 ...

  •   “甚好。”
      
      冯紫英抚掌而笑,对着站在船舱甲板上发愣的几个壮仆喝道:“郑忠,郑丙,你们两个过来!”
      
      被叫到名字的两个郑家壮仆吓了一跳,陪笑道,“冯公子,家主安排的差事,我等不敢怠慢,还请公子不要为难我们。”
      
      “嗐,我怎么会为难你们呢?是这样,你们两个是按着家主的意思,护送你家姑奶奶和两位表小姐上京,对吧?”
      
      “没错啊?”
      
      “那不就得了,我和柳公子两个上船,换你们两个回去。你两个,把我们的马儿好生带回扬州城,就寄放在你们郑家。我们呢,就代替你们,提扛搬抬,护卫打点,那都不在话下;你们觉得,我这个法子如何?”
      
      两个壮仆茅塞顿开,“哟,那还有什么可说的?两位公子论身手,论名望,论行船走马的经验,哪点不比我们强?我们姑奶奶和表小姐有两位公子护着,家主可就放了一百个心了!”
      
      冯紫英哈哈大笑起来,抬头看一眼呆愣住的禇英,对一旁的柳湘莲道,“咱们上船吧!”
      
      “你们——”禇英急了,跳着脚,“你可以上船,你旁边那个,不可以!”
      
      柳湘莲此时还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正血气方刚的时候,闻言气得一把甩开了冯紫英的手,开始挽袖子,“臭丫头,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我?嗯?我拼着今日不上船,也要和你说道说道!”
      
      禇英吓得下意识地躲了一躲,“哟,这位柳公子火气大得很哪!不单与我一个小丫头置气,如今越发要动上手了,不知柳公子打算如何对付我?我说了,就是看不惯你,明公正道的,许人人捧着你,欢喜你,就不许人讨厌你?这是哪门子的道理?银子还有人嫌它硌手呢!”
      
      柳湘莲气得转身就走,冯紫英一把拖住他不肯撒手,“哎呀呀柳贤弟一一这还是个孩子,你何必和她一般见识呐?她讨厌你,咱们别招惹她便是,郑家姑奶奶可是极有分寸的人,是吧?”
      郑氏不知如何是好,闻言立刻便赔笑道:“极是极是,柳家哥儿实不必和个女娃儿置气,这混帐秧子,回去我必好生管教,”一边转头瞪褚英,“还不快滚回你那舱子里去!”
      褚英闻言撇撇嘴,向仍在激怒状态的柳湘莲做了个鬼脸,一扭身跑开了。
      刚进舱房,就见褚秀坐在榻上,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怎么啦姐姐?”褚英跑过去,撒娇一般的抱住她。褚秀身子香香软软,天生是个尤物。
      “我还问你怎么呢?”褚秀任她抱着,柔声道:“柳湘莲如此俊秀之人,见过他的女子无有不喜欢的,你倒好,这样嫌弃,我寻摸着,你们之前也并无交集呀?”
      褚英无谓地道:“我一见他就讨厌,想必天生的克星。他皮相再好,和我不相干,你以后别和我提他,也别让我见到他。”
      诸秀美目瞟她一眼,“说的都是小孩子话。你呀你,还没开窍呢!”
      眼见着妹妹爬到榻上睡下,不再理她,她只得也和衣卧下,心头却是满满的甜蜜,怀春的少女,绮梦连连。
      可能因为舟车劳顿,加之夜睛,水面平静,两姐妹睡得出奇的好,一夜无话。次日一早,姐姐便要下楼去用早点,褚英一把扯往她,“姐姐别去,省得有人碍眼,我吃不下。让婆子们把吃的东西端上来。”想了想,她又正色对褚秀道:“那两人皆是外男,有崔先生和母亲照应着便好。姐姐年纪到了,也早议了亲,以后有不三不四的人,轻易别露了面。”这也是在警告褚秀,做为一个真正十三四岁的少女,她需要人提点的地方还很多。
      “妹妹说的是。”褚秀面上有些发热,细声细气地道。她从来不否认妹妹比她早慧懂事,因而她也很习惯听从和依赖。
      “这一路上,人多嘴杂,咱俩谁也别露面。知道舅母为何要派那两个婆子跟着吗?那就是来看着咱的,要咱们安安份份的回京,别出什么幺蛾子。临走那天我见舅母面色不太好,其中可是有原因呢。按理说咱走了,她可以松一口气的呀?”说到最后,褚英已近乎自言自语。
      “你说啥么呀?”褚秀软软糯糯地问。
      她根本听不懂妹妹的话。
      “没甚,记着我的话,别露面,咱们只管在舱里说话,看书,你不爱看书就做绣活,闷了咱就开窗,吹风,看风景。”
      可似乎天不遂人愿,第二天晚上江面就不平静了。
      这日晚间的天气有些闷热,褚英将舱内的湘妃竹帘全部卷了上去,习习江风吹来,好生舒服,姐姐在榻上似睡非睡,慵懒困倦的样子极是可爱。褚英怕她着谅,正要打下帘子,远远见一只小乌船驶了过来。褚英只当是普通的渔船,并不在意,可又过了一会,她无意中一看,这只小船仍远远的坠着。
      褚英生了疑心。没有叫醒姐姐,怕吓着她,褚英猫着身子,轻轻巧巧的出了门,去找郑氏,又撩开竹帘子指给她看。
      郑氏却很不以为然,“哪里就有这么多水寇?一艘乌蓬小船而已,上面拢共能坐几个人?你这妮子,精怪得很,小小年纪,都想的什么?”
      褚英不喜她唠叨,捂住耳朵退了出来。但她心里还是不安。该怎么办呢?一咬牙一跺脚,她定了定心神,沿着舷梯到了下层,找到冯紫英和柳湘莲两人所住的舱房。
      犹豫片刻,她才敲了敲木舱门,幸好开门的是冯紫英。
      “咦,这不是表小姐吗?有事?”冯紫英显然有些讶异,似无意地向舱内看了一眼,见正睡在榻上的柳湘莲身体明显僵了一下,不由有些想笑。
      “有要紧的事,”褚英声音急切,“我在船楼上远远看到一艘小乌船,跟了我们快半个时辰了,想请冯公子上去看看,是否有什么古怪!”
      
      “有这样的事?”
      
      冯紫英神情严肃起来,“我去看看。”他一掀衣摆向外走去,褚英早在前面带路,“随我来,我们那舱里看得最清楚,你们在这里贸然过去看,只怕打草惊蛇,从帘子后面看隐蔽一点。”冯紫英赞赏地看了她一眼,此时舱内的柳湘莲也急忙起了身,“冯大哥,我同你一起。”褚英闻言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激得他差点跳起来,终久忍住了。
      
      三人很快沿舷梯上了船的二楼,打开舱门,姐姐被惊醒,见两个男人进来,吓得忙用被子捂住头。褚英来不及安抚她,爬到榻上掀起了帘子,冯、柳二人也来不及避讳,一齐爬上床榻去看。冯紫英一眼看到,就倒吸一口冷气,“坏了!”
      
      正在此时,听到动静的郑氏过来查看,一见男男女女几人都在榻上,吓得尖叫起来,“啊一一一你们这是——”她话还没说完,褚英早扑过来捂住了她的嘴,小声而急切地道:“母亲别做声!我刚才让你看那小乌船,是水匪,冯公子说了,是平时不怎么出现的乌船帮!”
      郑氏还不以为然,“乌船帮又如何?也就这几条小船,咱们船这么大,青壮也有十几个,怕他们做甚?”
      
      冯紫英看她一眼,“姑奶奶有所不知,这乌船帮是个小帮派,全不讲道义和规矩。被他们盯上了,不但失财,还要丧命;他们手段极为残忍嗜血,一向主张男的毁尸灭迹,不留后患,女的么,就掳到他们的老巢里,想来您也知道是要做什么;我和柳兄弟两人,逃命是没有问题的,可我们既得了方便,也不好撒手不管。姑奶奶还是合计一下,带着两位表小姐,寻个隐蔽的地方藏一藏,金银细软之物,倒是不要带在身上,免得累赘。”
      
      郑氏这才慌了起来,可她到底见识不够,虽听冯紫英说了财物不可随人,却也并没有放在心上。好不容易在娘家偌大一包金银细软,这让她如何舍得?
      
      东西自然是很沉重,因为还没来得及兑成银票。郑氏吭哧吭哧地提着大包裹,扭着一对小脚,带着两个女儿找藏身的地方。禇秀吓得腿软,一直在那哭哭啼啼,禇英只得半扶半托着她往前走。
      
      郑氏被禇秀哭得心烦意乱,“哭,哭有什么用?等那些水匪上了船,你再哭,到时一家子给你老子做伴去,也省得老娘带着你们两个拖油瓶,在这世上活受罪!”一面自己也哽咽了起来。
      母女三人磕磕绊绊地下到了底舱,禇英在杂物堆里找了个箱子,让郑氏先藏好,又让姐姐蹲在两个大桶的后面不要吭声。郑氏抱着那个大包裹,箱子始终关不上。
      
      禇英见了,一声不吭地将包裹夺了过来,然后啪的一声盖上了木箱,锁好。
      
      郑氏在箱子里面大喊,“英姐儿,你要干什么?”
      
      她听到禇英抱着那个包裹跑了,一溜烟跑得飞快,顿时深恨自己,当时为什么不把禇英的脚也裹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