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新同学 ...

  •   林秀平骂完了,又开始语重心长的教导刘楷言。
      
      “儿子,不是妈妈严厉,我和你爸爸沦落到这种地方,未来是帮不了你什么了。只有好好学习,才是你唯一的出路。难道你想一辈子呆在这个小县城里,和周围这些人为伍?爸爸妈妈是为你好,你到底明不明白?”
      
      “从今天开始,不许你再和那群狐朋狗友来往。我回去之后也会联系那些人的家长,让他们管管自己家孩子,都把你带坏了。这篮球有什么好打的,嗯?等你功成名就,光宗耀祖的时候,你就知道到底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不是妈妈偷偷跟着你来学校,我都不知道你竟然把时间和生命浪费在这种地方……”
      
      不管林秀平说什么,刘楷言始终低着头一言不发,他听着周围议论纷纷,有人小声的反驳林秀平的话,竟然有些想笑。
      
      而他也真的笑了。
      
      他垂着的脸上,悄悄挂上嘲弄的微笑。
      
      也不知道具体过了多久,周围看热闹的同学已经换了好几茬,林秀平终于数落够了,整了整衣裳,留下一句“你自己好好想清楚”,仪态万千的走了。
      
      刘楷言安静的转身走进校园,周围的同学悄悄打量着他,却没有一个人上去安慰他,包括刚才还在一起打篮球的那些男同学。
      
      拜托,任谁被对方的母亲指着鼻子数落一通,勒令不要接近她的宝贝儿子,还要再联系自己的父母,都会受不了吧。
      
      即使有些同学舍不得刘楷言这个朋友,觉得被说几句也无所谓,但是如果连累到父母也被这个神经病女人数落,那就不值得了。
      
      刘楷言也早已料到了这个结果,从上幼儿园开始,他的每一个朋友,都是这么没的。
      
      林秀平不许他交朋友,因为觉得朋友让他分心,学坏。
      
      而他也如她所愿的,一直没有朋友。
      
      现在,连陪伴他这么久的篮球也没了。
      
      他唯一的东西,也没了。
      
      “刘楷言。”
      
      好像有人叫自己,呵,一定是听错了,林秀平才刚走,怎么可能有人敢叫自己?难道不怕连累自己的父母也被骂“这种人”吗?
      
      “刘楷言?咦,难道名字不对吗?”
      
      疑惑的自语声刚落,刘楷言听见背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他的手腕就被扯住了。
      
      他浑身一僵,低头,看到一只雪白的小手。
      
      “这位同学,你的篮球……”
      
      他回头,瞳孔微微收缩。
      
      苏田站在他身后,一手拉着他,一手拿着托着篮球,因为疾走微微喘着气,脸红红的,粉嫩可爱。
      
      阳光从正面照过来,照得她浑身像是发着光。
      
      她笑容灿烂,灿烂得甚至让刘楷言下意识的眯起眼睛,才觉得不会被灼伤。
      
      “我后来想了想,觉得拿别人东西不太好,所以又给你还回来啦。”
      
      事情当然不是这样,这篮球被保养得很好,上面不仅写着名字,还画了画,一看就是主人心爱之物。只不过当时这位同学处境尴尬,她就算还回去,十有八九也会被他的妈妈再扔掉。
      
      她干脆拿走,在学校门口等着,等他妈妈走了,再把篮球还给他。
      
      这些话说出来估计会让对面的男生尴尬,苏田干脆就没说,继续用了拿走篮球时说辞。
      
      毕竟这对她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也没想着让对方承自己的人情。
      
      刘楷言也不知道猜到真相没有,目光落到篮球上,又淡淡挪开,“不用了,你不想要的话,扔了就是。”
      
      说完,他轻轻挣开拉着自己手腕的手,转身走开。
      
      不要靠近任何人,他告诉自己,被林秀平知道了,又该给人家家长打电话了。
      
      少年有些单薄的背影很快消失在校园的人潮里,苏田却站着久久没有动弹。
      
      日,她只不过是顺手救了一个将要被扔进垃圾桶里的篮球,然后准备将篮球物归原主而已,怎么就又激活了一个病娇大佬?
      
      就在刘楷言转过身来的那一刹那,系统传来任务激活提示,然后不客气给她发了刘楷言的资料包。
      
      如果说席云的悲剧是因为太缺爱的话,刘楷言却和他恰恰相反,他是被爱溺得喘不过气来,最后硬生生把自己憋死的。
      
      刘楷言的父母都是从大城市来的,父亲刘朝阳是某高校的教授,母亲也是书香世家,结果因为内部斗争失败,被学校从帝都的核心部门“流放”到这个小县城,主持一个毫无价值的边缘性研究。
      
      刘朝阳并不知道自己被“流放”的真实原因,不知道从哪儿打听出来,说是因为他学历上有污点
      
      ——核心部门只要“三帝”,“三帝”的含义是“帝都大学的本科,帝都大学的硕士,帝都大学的博士”,而刘朝阳本科虽然也是名列前茅的学校,但是到底差帝都大学差半个档次,他是硕士才考上的帝大。
      
      这个理由刘朝阳信了,林秀平也信了,夫妻两个恨得咬碎银牙,眼看着大好前途因为一纸文凭从指间溜走,从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帝都沦落到这个小县城,可想而知落差有多大。
      
      不甘心的夫妻俩,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年仅三岁的刘楷言。
      
      刘楷言的噩梦开始了。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早上五点起床背书,晚上九点准时上床。玩具?没收。朋友?会让人分心,不交。电视?更是想都别想。甚至连他从小到大的衣服,除了黑白灰就没有别的颜色,因为彩色会让人情绪波动。
      
      这还不算,每次考试,不管什么科目,不管题目难易,扣一分跪一个小时,扣十分以内,跪家里,十分到二十分,跪门口,超过二十分,跪到楼下的大街上。
      
      刘楷言就这样长大,没有娱乐,没有朋友,没有尊严,只有学习,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学习。
      
      这样教育的效果是显著的,刘楷言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年级第一,从来没有第二过,只有高二分班考试的时候,因为发高烧没有发挥好,考到了第二,被林秀平当着全校同学的面,给了他一巴掌,没收了他唯一的娱乐工具——篮球。
      
      这是他苦苦求来的,唯一的娱乐。
      
      以后的日子,刘楷言依旧次次年级第一,就在学校和家长都以为他能以高分考上top2“光宗耀祖”的时候,他干了一件极为疯狂的事情
      
      ——在高考的时候交了白卷,所有科目,全都是零分。
      
      成绩出来之后,他当着父母的面放声狂笑,然后自此消失。
      
      再次出现就是十年后,刘楷言就成了公安部头号通缉犯,让人闻风丧胆的黑道教父。
      
      读完资料,苏田决定以后再也不手欠着接人家的篮球了。
      
      和刘楷言相比,席云真可以称得上小可爱了。
      
      虽然貌似最后小可爱造成的危害更大,但是刘楷言更危险呀。
      
      他离彻底黑化只有不到两年的时间,如今已经是黑化末期了,而小可爱还是早期患者。
      
      俗话说得好,早发现早治疗,这样痊愈的概率才比较大。
      
      苏田唉声叹气着找到自己的班级,是高二三班,她抱着篮球刚走进教室,脚步就顿了一下。
      
      好巧,她和未来的刘大佬还是同班同学呢,微笑脸。
      
      为了还篮球,苏田在门口耽误了一会儿,现在教室里已经有不少同学。大家大多都相互认识,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只有刘大佬,自己一个人占了一张双人桌,安静的坐在最后的角落里,桌上摊开一本书,也不知道到底看进去了没有。
      
      刘大佬貌似不太好接近的样子,苏田没有贸然去找他,免得惹人厌烦。
      
      班里的人她都不认识,只好自己找个没人的桌子坐下,刚把篮球放到课桌下面,就进来一个熟人,是楼下王大叔的女儿,叫王皓雪。
      
      王皓雪还拉着两个女生,看见苏田,她眼睛一亮,立刻跑过来,第一句就是:“苏田,你们家的甜品店到底什么时候开业啊?”
      
      王皓雪比苏田稍矮一点点,大概一米六三的样子,估计是爱吃甜食的缘故,胖嘟嘟的,是个十分可爱的女孩子。
      
      和王皓雪一起进来的两个女孩跟在后面,闻言愣了一下,其中一个稍高一些的拉住王皓雪问:“是你刚跟我们说的那家甜品店吗?”
      
      王皓雪用力点头:“对,就是那家‘甜甜的夏季’,是苏田的妈妈开的,我跟你们说,阿姨做的提拉米苏超好吃,人还长得特别漂亮。”
      
      女生看了苏田一眼,心道看苏田就知道了,女儿这么漂亮,妈肯定不会差。
      
      王皓雪又问了一遍,“苏田,到底什么时候开业啊?”
      
      自从那天吃了爸爸带回来的提拉米苏开始,她就一直在数着日子等何青婉的甜品店开业,等得她头发都快掉光了。
      
      苏田:“很快啦,就这几天。”
      
      王皓雪趴在桌子上,“真的吗?我都快馋死了,好想何阿姨的提拉米苏。”
      
      “我妈妈做的别的也很好吃哟,到时候你可以尝尝其他种类。”苏田趁机安利。
      
      王皓雪眼睛一亮,连忙拿出纸笔塞到苏田手里,道:“你给我列一个清单,把你喜欢都写下来。”
      
      苏田笑:“不用写啦,我最喜欢我妈妈做的乳酪芝士蛋糕,入口即化……”
      
      想起蛋糕的味道,就算是吃各种甜点吃惯了的苏田也忍不住唾液分泌旺盛了一丢丢。
      
      何青婉做的芝士蛋糕确实非常美味,但是苏田向她们推荐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芝士蛋糕做起来不像其他的甜品那么麻烦,相对会简单一些。
      
      她不想何青婉太累。
      
      没有女生能抵抗得了甜品的诱惑,没有!
      
      班里的女生全都被苏田和王皓雪的对话吸引,加入讨论。
      
      有王皓雪这个人肉种草机疯狂安利,把何青婉和何青婉做的甜品夸得金光闪闪,听得女同学全都心动不已,就等着甜品店开业好去尝尝。
      
      苏田见状,顺势道:“这样吧,今天放学我问问我妈能不能做两个芝士蛋糕,明天早上我给大家带来,请大家尝尝。”
      
      女生们一齐欢呼,王皓雪最夸张,直接给了苏田一个大大的熊抱。
      
      刘楷言盯着书本,女生们麻雀一样叽叽喳喳的声音不停的往他耳朵里钻。
      
      刚才苏田进来的时候,他就发现了,只不过不欲和别人有过多接触,一直低着头装作看书的样子。
      
      后来发现苏田找了个位置坐下没有和他说话,他还送了口气。
      
      但是现在……唾液分泌,连刚吃过早饭的肚子都似乎开始叫了起来。
      
      没有人知道,甚至连系统给苏田的资料上都没有提及,刘楷言是个甜食控。
      
      一开始他是不敢让父母知道,后来他成了大佬,觉得吃甜食太有失身份,从不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所以除了他自己,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他酷爱甜品,尤其是芝士蛋糕。
      
      他暗暗记下女生们提起的店名,甜甜的夏季吗?
      
      本来一个人都不认识的苏田,因为甜品飞快的和同学们混熟,等到老师进来,话题被迫结束,她几乎将班里女同学的名字都记全了。
      
      班主任姓张,是个微胖的三十多岁女性,样子有些严厉。
      
      这也能理解,当班主任的,不严厉一些都压不住班里这些半大孩子。
      
      张老师先简单的排了一下座位,苏田正好和王皓雪坐了同桌,刘大佬在他们后面一排,正对着苏田的位置。
      
      排完位置,张老师又叫了几个男生出去领书,第一天没正课,把书分好大家就开始自习。
      
      开学第一天,大家哪儿都心思学习啊,都在讲话,其中苏田又是话题的核心人物。
      
      苏田长得漂亮,性格又好,女生都很喜欢她,更别提男生了。
      
      尤其是她身上还带着一股少见的气质,对谁都很好,每一个和她说话的人都有种自己备受重视的感觉。
      
      就像王皓雪,她见苏田和别的女生说话时忍不住有一丢丢的嫉妒,等抢到和苏田说话的机会,又觉得自己才是苏田最好的朋友,没必要自降身份和别的女生争宠。
      
      她可是正宫!
      
      于是,在苏田根本不知道的情况下,她都已经组建后宫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