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承膝下 ...

  •   “也就我家富贵,能让你这般折腾。”祖父用手指点着阿生的额头。
      阿生捂住光溜溜的脑门,她如今才两岁多点,除了头顶上留了一小块桃心形状的胎发,别处都剃光了。没错,就是老派年画里肚兜娃娃的那个发型。曹腾说要拿她当男孩养,就真的是当男孩养,连发型都跟吉利小哥哥一样一样的。
      “麦磨碎了,依旧是麦呀。”阿生装傻。随着她的牙齿越长越多,说话也越来越利索了。
      庭院里放着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石磨,两个仆人正手忙脚乱地将带壳的麦粒放进石磨里,另有三个大汉推着石磨转。等第一道碎麦出来了,还要由仆妇们耐心地将其中的外壳剔除。第一遍磨出来的麦粉还不够细腻,还需要倒入石磨中反复研磨,才能获得真正的面粉。
      然而阿生依旧不满意。人工是不能够将麸皮剔除干净的,所以最后的成品是发黄的全麦粉。这个时候的筛子全是用竹子做的,根本无法满足筛面粉的需求,所以最后蒸出来的馒头口感粗糙,混合着各种不明小颗粒。
      “生产力低下啊。”阿生在心里默默吐槽。
      十多个人忙碌了一天,最后获得的就是这种东西。想要吃到真正的白面,她得改进石磨,还得弄个小孔径的筛子。这个计划要实施,怎么也得等到她再大些。在此之前,就当是吃粗粮了。
      粗粮有益身体健康。
      阿生伸手去抓热腾腾的馒头,然后被热气烫了回来。“呼呼。”她对着被烫红的手指吹气。
      “娇气!你瞧瞧大郎。”
      阿生扭头,就看到吉利小哥哥两手都抓着馒头四分五裂的残体,左右开弓往嘴里塞。见到阿生望过来,他还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好吃。蒸饼,好吃。”
      阿生:……你开心就好。
      除了阿生,所有人都对发黄的夹杂着小颗粒的馒头十分满意,包括见多识广的祖父大人。毕竟这个时期,麦的主要食用方式是煮麦饭。想想吧,带壳的麦子像米饭一样直接加水煮,香是香,但每一口都是食道在和硬壳作斗争。讲究一些的人家能够在煮之前将麦粒稍微捣碎一些,再加点香料;平民百姓想吃上纯粹的麦饭还是奢求,一般都得混着豆子一起吃。
      年纪大了,就想吃点松软的。费亭侯曹腾一气吃了三个大馒头,才停下来。“不能再吃了,精麦细面,太过铺张,不是持家之道。”
      阿生刚刚咽下的一块粗面差点卡在喉咙里。你说啥?铺张浪费?我们家不是土豪吗?而且你管这种东西叫细面?细面在哭好吧。
      阿生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吉利也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
      祖父:……
      他招招手,让青伯俯身。“叫他们多磨些,存起来,每隔几天给两个孩子解解馋也就罢了。”
      青伯点点头。
      “口风把紧了,别将我家磨了八遍麦子的事传出去,对名声不好。”
      青伯再度点点头。“主人放心。”
      祖父又思量了一阵:“我家的饼比宫宴上的还白,这不妥。你叫厨房捏几个规整模样的,再附上磨麦子的办法,送宫里去。”
      到这里也算是面面俱到了,青伯行了礼就要退下,又被喊住了。“别明目张胆的送,拿着我的令牌,送到御膳房就行了。掌管那处的郭仁以前与我共事过。”
      阿生……阿生都无奈了。她戳了戳面前盘子里已经当上贡品的粗面馒头,深深感受到了时代的距离。
      交代完了事情,祖父就将闷闷不乐的阿生抱到膝盖上:“你啊,神仙都没有你娇贵。非细麻不穿,非细麦不食。出了我家的门,谁还能养得起你。”
      “不是说好了,如意不出门【1】么?”祖母吴氏应声走进来。相处久了才知道,这位祖母是个能干人。她以前是宫里的大宫女,偶尔说话还带着干脆利落的范儿:“以后就让吉利养她。”
      曹腾亲手将一盘蒸馒头放到老妻的案几上。“你尝尝,如意叫人倒腾的,磨了八遍还嫌不够。”
      吴氏姿势优雅地擦干净手,才分了半个吃了。等到全部咽下,才擦嘴说话:“你我也有享孙辈供奉的一天。”
      曹腾就呵呵笑,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
      “你就宠着二郎罢。吉利,来祖母这里。”
      吉利就从他的小桌子后面稳稳当当地站起,脚步生风的跑到祖母身边。吴氏抱他坐膝上,一边拍一边说:“你祖父疼如意,是因为她命数不好。父亲在时靠父亲,将来就要靠你了。”
      这个逻辑关系太复杂了,真幼儿听不懂。
      于是吴氏就把所有前因后果都删掉了:“以后要你养如意。”
      吉利果断点头:“我养如意。”然后咧开嘴朝着曹腾怀里的阿生笑。
      吴氏叹气:“到底是小了些,也不知道他是真懂还是假懂。”
      “你急什么,慢慢教就是了。”
      吴氏揉了揉眉心,脸上渐渐带了笑影,开始逗孙子玩。
      丁氏就是这个时候进来的。一身麻黄色的素衣,在血红的夕阳里模糊得看不清形状。
      阿生揉揉眼睛,再抬头时丁氏就已经带着婢女伏在地上长跪不起,她只能看见母亲乌油油的发顶。
      “小儿铺张,是我管教不严。”声音里都带了哭腔,“这事不可再有,会影响郎君的名声。”
      阿生:我去,技术进步这么困难的么?我就只是磨了个麦子而已。
      曹腾面露不悦,将筷子重重一砸。大凡宠孩子的大人都是一个德行,自己说“铺张浪费”可以,别人说就不行,哪怕那是孩子亲妈。“吉利和如意牙都没长齐,弄个软饼与他们吃怎么了?我家是强买强卖了,还是虐待下人了?一家主母,慌什么?”
      “可是……这磨了八遍麦子……”
      “有人问起,你就说是你和阿嵩磨了孝敬我的。我朝以孝治天下,看谁还敢拿这事说三道四!”
      阿生和哥哥两个星星眼,崇拜地望着祖父大人霸气侧漏。吉利知道他的蒸饼保住了,阿生则是佩服祖父的头脑灵活思路清晰。
      丁氏将大礼行完,才直起身子,用帕子按眼角。“两个不省心的,全靠阿翁替他们打算。”
      “你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吴氏眼尖,第一个发现丁氏身后的一个婢女修了眉毛。
      “这是殷氏。”丁氏露出一个笑,将那个美貌的婢女拉上前来,“张氏有孕,郎君身边就缺人照顾了……”
      “哦。”吴氏冷漠地说,“后院的于氏、楚氏、秦氏、钱氏……都不算人是吗?”
      丁氏被婆婆一噎,面上立刻就有了惶恐之色:“但那些……”
      “那些都不是你的陪嫁。”
      “欸欸欸。”曹腾连忙阻止老妻,安慰儿媳道,“你是主母,阿嵩后院的事情,你做决定就好了。”
      丁氏被人好言相劝,眼泪刷的就流下来了。她心里也苦,五官平淡,皮肤黑,没文化,哪里都不对曹嵩的口味。不拿婢女固宠要怎么办?等着张氏爬到她头上去吗?
      吴氏深呼吸,将眉间的怒意平息。“我今日心烦,朝你撒气了。你不要往心里去。”
      丁氏连忙伏地行礼:“阿家心中不快,是儿媳没有侍奉好。”
      阿生没忍住,打翻了盘子。
      吴氏看上去都无语了,她挥挥手示意丁氏带人下去。估摸着丁氏再呆下去,正值更年期的吴氏就要爆发了。
      “那殷氏……”
      “你做决定。”吴氏不耐烦地说。
      丁氏这才走了。
      “消消气,啊,消消气。”曹腾给吴氏倒了一碗水,“一大把年纪了,脾气反而越来越大。早些年在宫里什么委屈没受过,你都是一脸云淡风轻的模样,现在倒是被儿媳妇给气成这样。”
      吴氏将水一口干了,然后将青铜碗重重砸在案几上。“你瞧瞧她,小妾一个一个地往阿嵩房里放。哪个世家会这么荤素不忌?”
      曹腾苦哈哈:“我们也不是世家啊。”
      吴氏眉头一挑:“不学好,就学坏。家风不正,做到三公又如何?一代乱家,二代衰败,三代以后就再无出息了。”
      曹腾沉默了一会儿:“她是个愚蠢的,就不要让她插手外面的事。大不了你我再辛苦几年,给儿孙铺路吧。”
      吉利常常在祖父母膝下听他们谈话,察言观色的水平也渐渐有了提升,知道这个时候敏感话题过去了,到了可以撒娇的时候了。他拿小胖手去糊祖母眼角的皱纹。“祖母,不气。”
      吴氏就抱着大胖孙子慢慢颠。
      吉利的肤色像母亲,有些黑。吃奶期还不明显,到了周岁以后,和阿生放在一起就是两个色号。好在他浓眉大眼,将来可以走阳刚路线,若是遗传到了丁氏的小眼睛那才是真的药丸。
      阿生则完全继承了父亲的好相貌。
      没错,小妾一大堆的渣爹长了一张帅哥脸。曹嵩当年在一大堆曹姓少年中被曹腾挑中成为养子,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长得好。没有科举的年代,脸在官场上就非常重要。但凡做到高位的文官,就没有一个是丑的。曹腾虽然是宦官,但官至大长秋、费亭侯,他挑养子是要继承他的政治资本的,自然要挑一个能够顺利升官的。小孩子才智还不明显,但好不好看却是一眼的事。
      
      注【1】:这里的“出门”是出嫁的意思。

  • 作者有话要说:  亲娘有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