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降雪日 ...

  •   冬季来临了。
      寒风呼啸起来的时候,阿生就格外想念一种植物——棉花。她这辈子的体质敏感,皮裘上那股若有若无的腥臊味总让她想打喷嚏。祖父一边叹气,一边让人将阿生的狼皮袄收起来,改用兔绒给她的絮衣镶边。
      “如今才刚刚起风,到了正月里,我看你怎么办。”
      这年头能穿上皮草的都是富贵人家,她却嫌弃皮草味道大,这也是没谁了。
      阿生把头埋在祖父胸口使劲蹭,一直蹭到老人家不再纠结衣服的事情。
      阿生从去年冬天开始告别了开裆裤和尿布。她磨着乳母缯氏给她做了几条短裤作为内裤换洗,才算是开心了,这年头的兜裆布,或是俗称的袴和裈都让阿生有一种诡异的危机感,总觉得它们不是会散掉就是会走光。
      阿生身边的婢女乳母也渐渐习惯了这个小主人各种古怪的要求。从布制的枕头到每天必喝的牛乳,衣食住行都和别人家的小孩有所不同。因此,当阿生让缯氏做短裤的时候,她也没有异议,偷偷就给做好了,连丁氏和祖父母都不知道。
      阿生对此非常满意。
      这在某种意义上,代表着自己这个小主人才是缯氏效忠的对象,而不是府中的大人。有人听话,她能够施展的余地就会大很多。
      阿生是使唤不动婢女们的,她们属于费亭侯府。乳母史氏是跟着母亲陪嫁过来的,有丁氏做靠山,面上再恭敬骨子里也是不怕小主人的。小主人过了年也才虚岁五岁,一句“小孩子不懂事”就可以抹杀阿生的发言权。要不是阿生被祖父宠上了天,她和史氏之间谁做主还不一定呢。
      只有缯氏,她是自由民,从民间来的乳母,没靠山还单纯。只要阿生说一句“不喜欢她”,她就随时可能被辞退。阿生刚出生的时候就不爱喝她的奶,后来又早早地开始吃辅食。因此,缯氏总是小心翼翼的,一心一意将阿生的生活起居照顾得面面俱到。
      这事祖父也知道。
      十一月初,阿生偷拿了祖父的一卷《论语》,让缯氏藏在衣服里带回卧室去看。第二天,曹腾就叫了缯氏去问话。
      缯氏面红耳赤地憋了半天,才冒出一句:“小郎君屋里的事,婢子不能对外说。”
      事后,曹腾一边拍阿生的小屁股,一边跟她说:“你喝奶的时候不喜欢缯氏,如今眼光倒是好起来了。”
      阿生“嘿嘿”笑,然后屁股上就挨了重重一下。
      “小心思也多了。”
      阿生就噘嘴:“满屋子的人,只有缯家阿母当我是主人。”
      曹腾又狠狠拍了一下:“你想要人手做什么?”
      阿生就叫屈:“我就想开春找点海外的奇花异草种,再做个小磨,等到豆子下来了给祖父磨豆腐吃。可让母亲知道了,又说我铺张。”
      曹腾的手就停住了,帮阿生将裤子拉上,外袍整理好。“豆腐啊?”
      “嗯。熟豆腐,跟市面上那些生豆腐不一样。”
      祖父略一思量:“你和吉利过了年就虚五岁了,该有自己的人了。虽说父母在,不分产,但谁家的小郎君没几个忠仆呢?回头我给你们挑几个人吧。”
      阿生抱住祖父狠狠亲了一口。
      “阿兄跟我说他想要一个高壮的护院,能够把他抗在肩上让他摘柿子。”
      曹腾就笑:“吉利越发闹腾了,人还小,就想上房摘瓦,跑起来飞快,那些个婢女天天被他累得满头大汗。该找个厉害的看着他。”
      “我想要一个会做石磨的工匠,和一个懂农活的花匠。”
      “呦,你这个要求高了,得慢慢寻。好工匠可不会乐意给五岁的小郎君闹着玩,如果不是生活所迫,人家也是有傲气的。”
      阿生眨眨眼。
      祖父立马就妥协了:“这几年京畿直隶多灾荒,卖身为奴的人多,仔细找找还是有的。”
      灾荒?
      阿生仿佛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什么。虽然她没有抓住头脑中的那条线索,但藏在血液里的某种东西窜起了一道小火苗。
      “卖身为奴的人中若有工匠,我全要了。我不要婢女,缯氏就够了。”
      曹腾的目光瞬间就变了,他仔细打量着怀里乳臭未干的小儿,像是第一次认识她一样。阿生扒着祖父的衣襟,乌溜溜的大眼睛里全是纯粹的渴望,她已经开始巴拉当前生产力下可以制造的玩意儿了:织布机、曲辕犁、耧车、水车,不知道这些东西已经被发明出来了没有。但是纸张一定是没有普及,祖父还在用竹简和布帛呢。
      “你还真是……男子的命格。”曹腾叹气,“但不行,一次性购买太多人口太扎眼了。世家大族也都喜欢收拢工匠。”
      哦。
      阿生低落了。还有社会限制呢。那可能打铁也凉了,会被皇帝当造反抓起来的。她还是得从种花种草开始,真正的工业没有一个稳定的、天高皇帝远的基地是无法开始的。
      “你喜欢看书,这很好。”祖父接着说,“《论语》看懂了吗?”
      阿生:……我还以为偷书这事已经揭过去了。
      “等年后空了,开始教你认字。”
      阿生晃晃小短腿:“阿兄也认字吗?”
      “也认。磨磨他的性子。祖父时日不多了,趁着还健朗多教教你们。”
      阿生惊得睁大了双眼:“祖父!祖父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曹腾笑了笑,将她放到地上往外赶:“你去找吉利玩吧。你以后要靠他,多和他相处,别走得太快。”
      阿生被缯氏抱着,一步三回头地回了她和哥哥的院落。
      昨天夜里下了今年第一场雪,虽然只有薄薄一层,但看着就让人觉得冷。阿生裹在厚厚的不知道是用什么做的大披风里,盘腿坐在门口看雪景。屋里在烧炭,炭火上烤着香料,暖暖的熏得人昏昏沉沉。
      吉利踩着雪进来,脱了木鞋换了袜子,才跑到阿生身边,拿冻红的手指捏她的脸蛋。他最近添了个捏人脸蛋的毛病。“如意为什么不开心?”
      阿生被冻了个哆嗦。“没有。”
      “骗人,你明明不开心。”
      “阿兄,我跟你嗦,冻柿子特别好吃。”
      吉利眼睛一亮:“我让李媪去做。”
      “李家阿母不到三十,你就叫她李媪合适吗?”
      吉利双手开弓将阿生脸蛋上的肉往外拉:“我的乳母,我爱怎么叫就怎么叫。”
      阿生:“呜呜呜呜呜。”
      吉利:“我比你大,你要听我的,你也得叫李媪。”
      阿生:“呜呜呜呜呜。”
      缯氏看不过去了,过来解救阿生,被吉利甩了个巴掌。阿生一开始只是陪着双胞胎哥哥打闹,到了这时候就肃了脸,张开小手挡在缯氏身前:“缯家阿母是我的人,打她就是打我。”
      吉利面子上没下来,坐在一旁生闷气:“她只是个下人。”
      阿生大声说:“谁教的你下人就可以随便打了?祖父都没有随便打过人!今天这事,你不道歉,我就不跟你玩了。”
      吉利也火了,大声说:“不玩就不玩!”
      两个小豆丁分别坐在床榻两端,把脖子歪成90度,故作姿态不去看对方。
      吉利越想越委屈,他家香喷喷的如意为了一个老太婆跟他翻脸,虽然打人是他不对,但他也不是故意的,就是拉扯间甩到了。结果如意不依不饶,上纲上线。这么想着眼眶就红了。
      阿生也委屈啊。这糟心的封建时代,连小孩子都有草菅人命的思想。关键是周围的婢女仆妇没一个觉得哥哥不对的,都觉得是她小题大做。捅到母亲那里,估计也觉得是她不对。最开明的爷爷年纪又大了,未来还不知道怎么样呢。想着想着眼泪就掉了下来,小鼻子红通通的,一抽一抽。
      吉利听见这边声音不对了,忍了半天没忍住,跑过来一看,好嘛,宝贝妹妹已经鼻涕眼泪糊一脸了。他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当即学祖母的样子抱着她哄:“如意乖乖,不哭了,是我错了。”
      他说了两遍,发现自己不能像大人一样将阿生抱起来,又跑到阿生正面扮可笑的鬼脸,自己拉自己的脸颊肉。
      阿生抽抽鼻子:“你要跟缯家阿母说,以后不会无故打她的。”
      吉利看上去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给缯氏道了歉。缯氏不敢受,跪在地上给吉利和如意各行了一个大礼。
      事情到这里圆满解决,连带着吉利乳母李氏的待遇都提升了,至少他不再称呼她为“李媪”了。
      吉利还是很聪明的,他能够敏锐地感知到问题的本质。阿生生气的关键不是“动了她的人”,而是“对下人不好”。既然阿生介意,他至少面上要当个更良善的主人。
      然而糟心的一天还没有结束。
      阿生和哥哥用小勺子挖冻柿子吃的时候,丁氏所在的正院乱了。黑夜里亮起烛火,小婢女跑来报信,接着屋里的仆妇就变得人心惶惶。她们中多数身上都打着丁氏的烙印。两个小主人吵架她们不慌,丁氏有事她们就慌了。
      “怎么了?”阿生抬着小脑袋问。
      乳母史氏如今是双胞胎院里的大管家。她不安地回报:“郎君在夫人屋里打人,说是……说是……张氏的屋子里进了毒蛇。”
      “大冬天的,毒蛇?”
      史氏咬牙,哭天抢地:“二位小郎君,张氏这个贱婢要害夫人。”
      吉利皱起了眉头,他也渐渐懂事了,隐约有了自己和母亲比其他人更亲密的意识。
      阿生冷漠地看着屋里哭丧着脸的婢女们,手敲桌板:“哭什么?伤人了吗?死人了吗?伤了多少?张氏的孩子怎么样了?母亲屋里谁被打了?因为什么原因被打了?母亲怎么样了?祖父祖母知道了吗?请医问药了吗?”
      婢女们:……
      史氏:“……这些都还不清楚。”
      吉利生气了。“不清楚你哭什么。”他越来越能够跟得上妹妹的脑回路了,“如意哭起来比你好看一百倍,只会哭,要如意就够了,要你们何用?做你们该做的事。”
      阿生:……虽然道理对了,但老哥你的表述方式我很不满意好吧。
      曹腾和吴氏的反应很快,临时派了两个人来管事,这个晚上算是勉强挨过去了。阿生和哥哥并排躺在床上。哥哥已经打起小呼噜了,阿生还睁着眼睛睡不着。
      她家不是世家。
      她无比真切地感受到这句话。她不是文科生,但曾经隐约听人说过,在古代一个家族是不是世家,从下人身上就可以看出端倪。而她目前所在的这个家族兴起的时间太短,底蕴太浅,嫡长孙的院子里都处处是漏洞。
      路很长啊。
      阿生偷偷将头靠到哥哥肩膀上。
      吉利同志,我们面临极大的革命困难。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没什么说的,卖个萌好了。叽叽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