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沈唯披着一身素色斗篷,手揣在兔毛手笼中,由墨棋扶着往大乘斋走去。
      
      大乘斋位于正院,离她所住的陶然斋倒也不算远,这会外头风雪仍旧没个停歇,她们走得是长廊虽然不必撑伞,可难免还是沾到了些外头的雪。墨棋半侧着身子替她挡着风雪,口中是压低了声说道:“您病得这些日子,老夫人每日都要来看您一回,她自幼看着您长大,心里总是有您的…”
      
      等这话一落——
      
      她是又悄悄觑了一眼沈唯的面色,才又斟酌说道:“就算那位要进府,总归还是要喊您一声母亲的。”
      
      沈唯闻言是朝墨棋看去一眼,眼见她低下头便轻轻嗯了一声。
      
      她知晓墨棋说道此番话是怕她过会见到老夫人的时候与她置气,伤了这多年来的和气。
      
      沈、陆两家本就是世交,原书中的沈唯自幼没了父母,上头只有一位兄长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倘若不是谢老夫人和陆步巍的照顾,只怕她也活得不能这么顺遂。因此沈唯与谢老夫人除了明面上这层婆媳关系之外,还要比旁人多几分亲近。
      
      可就是因为如此…
      
      原身自幼受着两人的娇宠,使得她知晓陆步巍在外头有儿子后怒火攻心,尤其在得知谢老夫人也知晓此事后更是觉得受到了欺瞒从此性子大变,和谢老夫人的关系从此也一落千丈。
      
      墨棋担心得并不是没有道理。
      
      书中这一段剧情就是谢老夫人把沈唯叫过去与她说起陆起淮的事。沈唯不顾谢老夫人如何说道,径直回了娘家与她兄长告状,沈西风素来疼这个妹子知晓之后自然要上门讨说法,就是因为这一桩事不仅使得外头议论纷纷,还让谢老夫人本就不算好的身子又跟着犯了一场病。
      
      这也是沈唯和谢老夫人关系变差的第一步。
      
      沈唯想到这便从兔毛手笼中伸出手,待那外头的雪花落在掌心化成水,她才开了口:“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倘若她想要好好在这个时代活下去,自然不能再重蹈覆辙。
      
      墨棋见她做出这样的举动自是大惊失色,她忙把人的手从外头拉了回来,待又替人细细擦拭了一回才又皱了眉低语道:“您身子才好,可别又着了凉。”
      
      沈唯眼瞧她这般也只是笑了笑,她任由墨棋握着她的手,口中是一句:“好了,走吧。”
      
      墨棋自然也瞧见了她的笑,自打夫人醒来后,这还是她头一回见夫人笑。她面上的怔忡未曾消下,就连先前还想劝说的话也一并止在了喉间,眼看着夫人脸颊上的那颗痣因为这一回笑更加鲜明,连带着原本有些病态的面容也跟着鲜活了几分。
      
      沈唯却在她的怔忡间已敛了面上的笑容,她把手重新藏回到兔毛手笼中,而后便继续提步往前走去。
      
      墨棋眼看着她的身影,面上的怔楞还未曾消下,她心中还是有几分奇怪的,明明夫人还是以往那副样子,可她总觉得哪儿有些不对劲,就像夫人先前那个笑也比以前多了些旁的味道…她脑中的思绪转了一回又一回,才想出两个字。
      
      洒脱。
      
      是,就是洒脱。
      
      只是还不等墨棋细想便见那个穿着素色斗篷的年轻妇人已要转出长廊,她眼瞧这般也不敢耽搁忙提了步子追了过去。
      
      …
      
      大乘斋前早已侯了人,眼瞧两人过来,打首的一个穿着牙白色比甲的丫鬟便迎了过来。
      
      她是谢老夫人屋子里的大丫鬟名唤以南,这会她一面是朝沈唯打了礼,一面是扶着人往里头走去,等替人解下了外头的斗篷才又柔声说道:“老夫人还怕外头风雪太大,想让奴差人抬了轿辇去接您。”
      
      “左右也没几步路…”
      
      沈唯的声音还沾着几分喑哑,却是缠绵病榻多日留下的后遗症,不过眉宇之间的神色倒还好。
      
      以南见她这般倒也松了一口气,等把手上的斗篷交给一侧侍立的丫鬟便又扶着人往里头走去,锦缎布帘后头的一方天地很是雅致,谢老夫人虽然出身大家可为人却很是简朴,不拘是平日用度还是屋子里的装饰都不算华贵。
      
      沈唯从那绣着山水画的座屏上滑过,而后便看到了坐在罗汉床的一位老妇人。
      
      老妇人年约五十余岁,身穿黛紫色常服,头上戴着个同色的抹额,手上正握着一串佛珠,大抵是听到声响便睁开了眼。她眼瞧着沈唯,面上便添了几分笑,声音也很是柔和同人说道:“岁岁,你来了。”
      
      岁岁是原身的小字,这么多年也只有几个亲近的人才这般叫她。
      
      沈唯闻言是又朝人那处走了几步,待至人前刚要行礼便被扶住了胳膊…谢老夫人握着沈唯的手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身边,声调柔和,面容慈蔼:“你大病初愈又刚醒来不久,不必在意这些礼数。”
      
      等到以南上了茶,谢老夫人便挥了挥手让她退下了。
      
      没一会功夫,屋中便只剩下她们两人,谢老夫人仍旧握着沈唯的手,口中是叹息一句:“岁岁,你心中可还在怪步巍?”
      
      沈唯闻言一时却未曾出声,倘若是原身必定是怪陆步巍的,除了这七年恩爱夫妻,他们还有那一段相识的岁月,却未曾想到自己的夫君竟然在外头早已有了儿子使得她成了汴梁城的笑话,原身这样骄傲的人又岂会不怪陆步巍?
      
      谢老夫人见人低着头不曾出声又岂会不知她心中所想?
      
      她是又轻轻叹了口气,而后才说道:“这还是步巍十九岁那年的荒唐事了,他那会被几个朋友带去那风月场所又因不识那里的龌龊这才被人下了药和那女子有了这么一段关系。那女子也是个聪明的,这么多年也不曾出现,等到那孩子长大后才找到步巍与他说了这么一桩事,可那个时候步巍心中早已有了你,他怕你吃心便让人养在外头,平素也只是送些银钱着人照顾。”
      
      她说到这,声音是又低了几分,掺杂着几分无奈:“这回还是他那生母也去世了,步巍又受了外敌的埋伏知晓不久于人世这才在临终前说出了这么一桩事。”
      
      “岁岁…”谢老夫人低垂着眉眼看着她,眼见她仍旧低头不语的模样是又一句:“不管如何,此事都是步巍对不起你,你心中有怨也是应该的。可那孩子终归是无辜,他自幼没有父亲照顾如今又没了母亲…”
      
      沈唯耳听着这一句终于抬了头:“我知晓母亲的意思。”
      
      她的声音仍旧有些喑哑,可面容却很是平静,等前话一落是又跟着说道:“他总归是陆家的孩子没有遗落在外头的道理,等我回去后就会着人去安排。”她自然是要接人进来的,那可是书中的男主,日后的大boss,她不仅要接人进来还得好生关照人,省得日后又落得一个孤死佛堂的命运。
      
      谢老夫人倒是未曾想到沈唯会答应得如此爽快。
      
      她是又看了人一回,见她面上并无其他异样才又握着人的手轻轻拍了一拍,口中是道:“你能这般想自是再好不过的了。”谢老夫人说到这是又停顿了一会,而后才又说道:“你也不必担心,就算他进府也碍不到你什么。”
      
      “你仍旧是我们荣国公府的国公夫人,谁也欺不到你头上。”
      
      沈唯闻言虽然不曾说话,可心中却是知晓谢老夫人说得是真心话。
      
      若不是原身一而再再而三的行错事,以她的身份和谢老夫人对她的宠爱,在这荣国公府应该可以过得很好。可偏偏她的性子太过偏执,一点点消磨干净谢老夫人对她的宠爱,也一步步让自己入了那不归地。
      
      到底还是未曾经历过太多的磨难才养成了那样的性子。
      
      沈唯如是想到。
      
      原身虽然自幼无父无母却被兄长和陆步巍宠溺得太过厉害,在她的眼中不是黑就是白,旁人既然让她不舒服,她自然要千倍百倍还之…这样的性子也怪不得会把自己沦落成那样的结局。
      
      沈唯想到这便开了口:“母亲的话,儿媳都记下了,您身子不好就不必再劳心这些事了,儿媳这就遣人去安排…”等这话说完,她便站起身,待又朝人打了一礼,等人应允后便往外退去。
      
      等走到外头——
      
      墨棋便迎了过来,眼瞧着沈唯的面色见并无什么异样才松了一口气。
      
      她重新撑了伞而后是扶着沈唯的胳膊往外走去,耳听着身侧传来一句清平话:“等回去后,让李瑞家的拿着我的帖子着人去接他过来。”
      
      沈唯这话说完是又看了一眼外头的天气,是又一句:“风雪大,让他们在马车里头多备些炭火。”
      
      墨棋耳听着这番话还是怔了一回,她以为夫人的性子就算同意也决计不会让那位好受才是,哪里想到她不仅让李瑞家的亲自走这一趟,还把这细微之处也想到了…不过她心中虽然惊疑,可总归还是松了心神。
      
      她心里总怕夫人要和老夫人置气,如今夫人既然能想通,总归是好的。
      
      她想到这便又轻轻应了一声。
      
      …
      
      午后。
      
      大乘斋。
      
      谢老夫人手里仍旧握着佛珠轻轻转着,耳听着魏嬷嬷的轻禀声,她拨弄佛珠的动作未停,口中却是说道:“我原本以为按着岁岁的性子,该与我大闹一回才是。”
      
      魏嬷嬷闻言便轻轻笑了一回,她是又替人续了一盏茶,而后才又握着一柄美人锤替人敲着腿,声音温和:“大夫人虽然年岁小,可也不是不讲理的,何况国公爷这一去,奴瞧着大夫人也跟着长大了许多。”
      
      “是啊…”
      
      谢老夫人停下拨弄佛珠的手,缓缓睁开眼:“她的确是长大了。”
      
      往日岁岁虽然掌着中馈,可若不是她和步巍撑着,只怕底下早就乱了,可今日这一遭却有条有理。
      
      她想到这便又朝那覆着白纱的木头槅窗看去,眼瞧着外头苍茫一片,口中是跟着一句:“可我这心中总是还有几分担忧,岁岁自幼就是我看着长大的,如今这样的情况只怕日后汴梁城的风言风语是少不了的,她那么骄傲也不知受不受得住。”
      
      魏嬷嬷耳听着这一句,握着美人锤的手一顿,却是又过了一会,她才轻声说道:“等到事情大白的那一天,夫人会知晓您和国公爷的苦衷。”
      
      谢老夫人闻言却是又叹了一口气:“但愿吧。”

  •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男主出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