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傍晚。
      
      沈唯坐在临窗的软榻上。
      
      屋中点着烛火,她正低头翻看着午间几个管事送来的账本。
      
      她倒是不觉得这有什么难的,左右是上头的帐记得太过繁琐了些,瞧着有些费眼,不过她也没打算现在就去折腾这些。原身虽然进府之后就管着庶务,可她自幼被娇养惯了,虽然也有些手段,可实在不够看。
      
      倘若不是有谢老夫人和陆步巍在她身后撑着,只怕这底下的人早就翻了天去。
      
      如今她才来这个时代不久,可不想让旁人瞧出她的不对劲…
      
      外头的风雪仍旧没停,压在那老树枝上传来一阵刺耳的声响,沈唯把手中的账本置于一侧刚握过桌上的茶盏便听得外头墨棋轻声禀道:“夫人,五水巷的那位已进府了,这会已去大乘斋了给老夫人请安了。”
      
      她说到这未听到里头声响便又轻轻跟了一句:“其余两房的夫人也都过去了。”
      
      沈唯闻言却不曾出声,待把手中的茶饮下两口,她才缓缓开了口:“知道了,进来伺候吧。”
      
      她这话一落——
      
      墨棋便又恭恭敬敬应了一声。
      
      没一会功夫,她便领着一众丫鬟走了进来,却是要替她重新梳洗一番…因着如今还在孝期,自然不能太过妆扮。墨棋便替她挑了一身深色系的服饰,至于那妆盒中的一应珠翠玛瑙也不曾妆点于身上,只择了几根玉簪子还有一副珍珠耳坠便算全了。
      
      沈唯任由几个丫鬟装点着也不曾说话,只是在墨棋说“好了”的时候才朝铜镜那处看了一眼。
      
      铜镜中的女子也不过二十余岁,正是年华最好的时候,可如今这一身装扮却硬是把她的年岁提了许多,瞧着虽然稳重,可难免有些死气沉沉。沈唯记得原身自从及笈之后就未再穿过鲜艳的衣裳,她和陆步巍本就是老夫少妻,年岁相差太大,何况身为荣国公府的主母自然也不能打扮得太过稚嫩。
      
      可沈唯心中却觉得有些可惜…
      
      原身模样虽然比不得她却也算得上是个清秀美人,可成日这样打扮纵然有七分颜色也只能瞧出四分,好在这双还未曾被怨恨和不甘沾染的眼睛倒是不错。
      
      墨棋见沈唯一直看着铜镜不曾说话,只当她是不愿过去,便又压低了声提醒人一回:“夫人,我们该过去了。”
      
      沈唯点了点头,她收回了眼,而后是抬了手。墨棋见此便顺势扶了人起来,等走到外间,便又有人送上了暖炉和兔毛手笼…外间的风雪仍旧没个停歇,墨棋一面撑着伞,一面是小心翼翼扶着她一步步往大乘斋走去。
      
      …
      
      等走到大乘斋的时候。
      
      仍是以南来迎得她,她一面是替沈唯解下了斗篷,一面是压低了声与她说道一句:“两位夫人已经到了。”
      
      沈唯点了点头,她把手上的暖炉一并递给了人,而后是打了帘子往里头走去。里头的地龙烧得很热,热气迎面而来倒是把她这一路走来的峭寒气也都一并吹散了,她透过那扇座屏往里头瞧去,两边的座椅上都坐了人,而中间正站着一个身穿黑衣的清瘦少年。
      
      许是有些拘束,少年的身子有些不自觉得佝偻。
      
      倘若光看这个背影,想必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少年竟然会在不久的将来成为这汴梁城中最厉害的人物。
      
      屋中正在说着话,自是无人见到沈唯,倒是坐在罗汉床上的谢老夫人先瞧见了立在座屏边上的沈唯,她拨弄佛珠的手一停,而后是温声与人说了话:“你来了,快过来坐吧。”
      
      她这话一落——
      
      屋中原先坐着的人便都循声朝她看来。
      
      沈唯瞧着这些人的目光倒是面不改色,她按着规矩先给谢老夫人请了安,而后便坐在右首的位置上,待又受过众人的礼,便听得上头的谢老夫人对那个黑衣少年说道:“玄越,这就是你的母亲。”
      
      陆起淮,字玄越。
      
      沈唯心中刚滑过这一句,便见那黑衣少年已面朝她拱手一礼:“母亲。”
      
      他说话的声音并不算响,隐约还能听出那话间的几分颤音…沈唯见此也未曾说话,她只是抬了眼朝人看去,眼前的少年虽然只有十五岁,可身量却很高,只是因为身形清瘦瞧着便有些瘦弱了。模样看起来倒是不错,只是这会低埋着头,她也只能窥见几分。
      
      倒是会装。
      
      这是沈唯对陆起淮的第一个印象。
      
      如今瞧着人畜无害,可日后做出来的那些事却当真算得上是心狠手辣…这样的人可不能得罪,若不然日后怎么死也不知道。
      
      沈唯想到这便应了声:“起来吧。”
      
      她声调虽然冷淡,可总归也未曾为难人。坐在上头的谢老夫人瞧着这般也算得上是松了口气,她的面上仍旧挂着温和的笑容,看着底下仍旧有些拘束的少年,口中是道:“好了,玄越,坐下吧…你如今刚来家中,日后若有什么事便去寻你的母亲。”
      
      陆起淮闻言轻轻应了“是”,而后便寻了个位置坐下了,只是头却仍旧埋着,连着座椅也只是占了个三分之一的样子,脊背更是一直僵着。
      
      他方坐下不久,坐在左边的一位妇人便笑着说了话:“瞧瞧玄越的这幅模样,和大哥可当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她这话一落,屋中的气氛便又沉静了许多,可妇人却尤还不觉,等前话一落是又跟着一句:“就是瞧着太过清瘦了些,当真是可怜见的。”
      
      沈唯手里握着一盏茶,这会茶盖半揭,她也未曾饮只循声朝人看去,对面坐着的那位妇人约莫三十余岁的年纪,瞧着模样倒是不错,可惜那双眼睛里藏着太多的心思和算计,看起来便让人觉得不舒服。
      
      她是二房陆步鞅的太太也是王家的庶女,平日里最爱讲是非道八卦。
      
      这会她虽然面朝陆起淮说着话,可一双眼睛却是朝沈唯这处看来,其中意思自是分明。
      
      倘若是原身只怕这个时候早已受不住这个气,要么和王氏吵上一通,要么就径直走人,可不拘是哪个做法落到外头都会得一个不堪为宗妇的名声。
      
      沈唯心中好笑,面上却没有半点波澜,她仍旧是手握着一盏茶慢悠悠得饮着,却是一句话也不曾说道。
      
      那王氏见此便皱了眉,她还想再说道什么,可还不等开口便已听得谢老夫人沉声发了话:“好了,如今天色也晚了,玄越留下,你们先都回去吧。”
      
      谢老夫人平日是个好脾气的,这么多年也不曾发过一次火。
      
      可这会虽然面容无恙,声音却沉了许多…王氏心下一凛,自是也不敢再说道什么。
      
      …
      
      等走到外头。
      
      沈唯刚接过墨棋递来的兔毛手笼揣在手上,还不等往前走上几步便听得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她未曾回身也能知晓出来的是王氏,果然没一会功夫便听到身后传来王氏的一句话:“大嫂可切莫怪我多嘴,咱们府里孩子不多,大哥膝下更是只有一个女儿…如今这孩子刚进府便得了老太太的青眼,这长久以往下去也不知会是一副什么光景呢。”
      
      她说到这是又停了一瞬,紧跟着是叹了口气:“倘若您有个一儿半女也就罢了,可偏偏…唉。”
      
      这话虽然说得好听,可那话中的意思却太过诛心。
      
      墨棋面色一沉,她刚要回身说话便被沈唯握住了手…沈唯半侧了身子朝身后的王氏看去,她的眉目清平,声音寻常:“劳你挂心了,老爷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何况不管如何,他们都得叫我一声母亲。”
      
      等这话一落——
      
      她是又漫不经心看了王氏一眼,跟着是又一句:“我听说觅德病了,她虽然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可总归也要喊你一声母亲,二弟妹有这等子闲心操心别人院子里的事倒不如好好把心思放在自己院子里,没得传出去落得一个‘苛待庶女’的名声。”
      
      王氏面色一变,连带着声音也沉了许多:“你…”
      
      只是还不等她说话便又听得身后传来一道清越的声音:“大嫂,二嫂。”
      
      却是三房的韦氏。
      
      韦氏给两人见过礼便与沈唯柔声说道:“大嫂刚病愈还不宜吹风,我扶你回去吧。”
      
      沈唯耳听着这话也未曾说道什么只是朝人点了点头。
      
      王氏眼瞧着沈唯和韦氏越行越远,原先搭在丫鬟胳膊上的手却是又收紧了些,她的面色阴沉,口中是轻啐道:“如今陆步巍死了,咱们国公爷的名号可还悬着呢,我就不信这两人还当真能跟以前一样没个嫌隙。”
      
      身侧的丫鬟耳听着这一番话,忙轻声拦劝道:“夫人…”
      
      王氏闻言虽然止了话,可那双眼中的嘲讽却仍旧未消:“原本以为她是个好福气的,如今一看也是可怜。”她原本最是羡慕沈唯不已,有个宠爱她的丈夫,还有婆婆的关爱,就连底下的奴仆也没一个敢欺她的,这国公府里谁有她沈唯过得轻松快活?
      
      可如今看来,还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王氏眼瞧着沈唯和韦氏转过长廊也就收回了眼淡淡说道一句:“走吧,等回去后把周氏那个蹄子叫过来。”想到先前沈唯那番话,她便又沉了声:“她是怎么照顾女儿的,没得让我吃人家的口舌。”
      
      丫鬟闻言也不敢多言,只是忙应了一声。
      
      …
      
      等过了申时,外头的天就暗下来了。
      
      屋中烛火通明,墨棋刚布置完晚膳,沈唯由人服侍着净过手刚刚坐下便听到外头有人轻禀道:“夫人,大少爷来给您请安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这边年龄调过(真实年龄较大,与身世梗有关),别看男主出场弱,都是装的装的装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