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行尸走肉四 ...

  •   2017年1月10日
      
      “啊~”惨呼在身后不远处陡然响彻云霄,挣扎声叫喊声掺杂着呼救声几乎要冲破耳膜,“救命啊...”
      
      呼呼风声从耳边掠过,柏寒鸡皮疙瘩骤然而起,下意识脚尖猛蹬地面,双臂越摆越快,双眼紧紧盯着沈百福的背包--广场上原本闲庭漫步或者呆呆发愣的丧尸都被惊动,蹒跚着围拢而来越聚越多,不断有斜刺冲来的丧尸伸着干枯的胳膊想抓住她。
      
      视野里不时可见刀刃在银白月光下闪耀着光芒--不少人已经不得不和丧尸近距离肉搏,柏寒能看到凌耀祖反身干净利索的刺中丧尸脖颈,拉着雷雪另一只手大步疾奔,王家宇胡乱挥舞着利刃断后;两三个身手敏捷的陌生男人提着砍刀并肩突围,显然很有默契。
      
      身后传来重重脚步和喘息声,柏寒百忙中歪头回看,是刚才那个醉醺醺的新人,衣襟都是吐出来的脏东西。
      
      跑得还挺快。
      
      银白月光如同水银泻地般静静洒落,目标建筑物在视野里看起来越来越清晰,最先赶到的人们受到阻碍最少,有人直入大门,有人反身守住门口,奋力阻止丧尸靠近。
      
      沈百福高速运动的背包忽然停住--他接连被两只丧尸挡路,腿上一绊摔倒在地,本能的蜷缩成团。又有两只丧尸张着大嘴“荷荷”有声扑将过来,他忘了手里有刀,惨叫着只顾挡住脸--完了。
      
      忍耐、克己、百战不屈。紧随其后的柏寒脑海里忽然想起十一岁那年初入跆拳道班的情景,墙上悬着雪白条幅,老师严肃地监督大家连念三遍,才开始带着孩子们活动手脚。
      
      百战不屈。
      
      人我都不怕,何况丧尸?她给自己鼓劲儿,冷不丁左脚为轴右脚飞踹,一脚踢飞堪堪咬住沈百福的金发丧尸,继而接连出脚旋踢,秋风扫落叶般瞬间清出一小片安全范围,回手出拳打在另一只丧尸头顶--那把不知名的匕首锋利极了,丧尸要害被贯穿,像稻草人般颓然趴在地上。
      
      呆愣在地上的沈百福发现自己好像还没死,四脚着地乌龟般乱爬,好不容易折腾起身踉踉跄跄往前跑。柏寒挥舞着匕首掩护几下,转身自己也撤得飞快。
      
      这回换成沈百福追着她跑了。
      
      心脏在胸腔里砰砰跳着,耳边风声呼呼,视野里都是狰狞可怖、散发着腐臭味道的丧尸--柏寒当年拿下跆拳道黑带时也没这么兴奋过,热血涌上心头,四肢百骸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迎面挡路的丧尸都被她或躲或斗一一避过,眼前忽然一张活人的脸--
      
      凌耀祖一刀砍中丧尸脖颈,他臂力强劲,出手精准,单刀一横:“快来,关门了。”
      
      穿过两个紧紧守在门口的男人,柏寒一个箭步冲进大门,兀自兴奋得全身发热,满心都是:我还能打!我还能跑!身旁有人连滚带也跟着冲进来,趴在地上不停喘息,正是沈百福。
      
      忽然身后有人大喊“快,快!”,喘过口气的柏寒扶着膝盖转身回望,只见凌耀祖又反身揪进个人来往里一滚,大门重重关闭。外面丧尸越聚越多如潮水般汹涌,统统徒劳无功地撞在紧闭大门上,撞击声、指甲抓挠声声势惊人。几个男人随后推过沉重的铁柜和桌椅,把大门紧紧封住,总算喘了口气。
      
      紧握的匕首上沾着斑斑血迹。柏寒这才发现四肢酸软,显然战脱力了。她看看沈百福,“喂,你没事吧?”
      
      后者像只大狗似的趴着,背包居然还在,身上血迹斑斑,不过似乎没受什么伤,含含糊糊嘀咕什么。柏寒好不容易听明白他像是在道谢,挥挥手把匕首送回鞘里。“小意思。”
      
      “那不行。”沈百福激动得抬起头,“靠,要妹你我就完了。”
      
      其实你跑得也挺快的。柏寒忽然想起来,朝他晃晃匕首,“你的呢?”
      
      沈百福这才想起来,摸摸身边,沮丧地答,“丢了。”
      
      忽然有人喊,“留下两个看门,其他都上来集合。”
      
      这栋楼像是后勤楼,建筑面积并不大,大厅也相当空旷;后面有几间办公室,大概是储存资料备用的。两人顺着楼梯直上二层,发现十几个人或坐或靠都集中在大厅中央,其中包括带他们过来的五人组。
      
      见到柏寒,不少人拍起掌来,还有个男的吹起口哨。“功夫不错,够劲。”
      
      想来他们到的早,看到她护着沈百福冲过重围,柏寒像平常在练功队里战胜对手一样大大方方抱了抱拳,赢得更多喝彩,这才找个干净地方坐下。
      
      王家宇伸着胳膊,“柏寒,今天刚到的,没来得及好好聊,以后大家多关照啊。这位是沈百福,也是刚到的~”
      
      他故意拉长音调,“刚发现,带着守护神来的。”
      
      刚坐在柏寒身边的沈百福瞬间成为场内焦点,把前者风头完全盖过,离他最近一个男的立刻坐过来,说了声,“哥们,看一眼啊”老实不客气把他脖子上挂的车票拿到眼前,又是羡慕又是嫉妒一拍大腿,“还真是,看着像佛珠。”
      
      又有几个人走过来排队瞧,仿佛沈百福是动物园里等待游客喂食哄逗的黑狗熊,他有些绷不住了,“哎哎,我还妹明白,这到底咋回事呢?”
      
      他原本普通话说的不错,现在大概精疲力尽,变回满口家乡话。大家都乐了,有个男人显然也是东北的,“哎,这好办,我给你一讲就明白。这么滴,这场啊,叫行尸走肉,硬碰硬拿着家伙干,就能过。别的场呢,碰上妖魔鬼怪,谁碰谁死,只能靠守护神。”
      
      妖魔鬼怪?正用纸巾擦拭着匕首的柏寒不由自主打个冷战,沈百福也愣在当场,“啥玩意?”
      
      大家原本还笑,笑容渐渐变得苦涩,最后谁也笑不出了,取而代之的是唉声叹气。坐在最前面一个男人起身,他是另一组的首领,抬了抬手把嘈杂压下去。“行了,听我说吧。”
      
      “沈百福和柏寒,你们头一次,就跟着耀祖吧。”他指指凌耀祖方向,“你们都是三等座的,以后且得一块儿混呢,一会儿让杜老师给你们详细讲讲,有什么不明白赶紧问,说实话,像行尸走肉这种任务机会不多,真碰上鬼屋啊笔仙,想说话都不知道是人是鬼。”
      
      被他点到名的杜老师抬了抬手,“小卢啊,我就插一句话。刚咱们冲过来,有人快有人慢,我建议都互相检查一下,有没有外伤,毕竟这个很危险....”
      
      姓卢的拍拍脑门,“还是杜老师想的周到。”他倒也干脆,立刻起身招呼:“那什么,男的留下,赶紧脱衣服,女的,张琳,你带着柏寒雷雪还有那个谁~”
      
      “那个谁”指的是名女子,她是另外三名新人之一。除了柏寒和沈百福,其余七个新人只有他们三个幸运得跟着大部队安然脱险,其他四人都被重重丧尸埋没了。
      
      “你们去边上那个房间,里面清过了,没危险。”
      
      张琳是个看起来像男生的女生:短头发鹅蛋脸,眉清目秀,皮肤微黑,看不出准确年龄。一进隔壁空房间,她仔细检查窗子和立柜,确认安全后立刻一言不发解开外衣。
      
      匆匆忙忙在车厢刚见面,柏寒就发现雷雪很漂亮,现在发现面前的她纤细修长,肌肤雪白晶莹,饶是刚刚逃出生天依旧眼前一亮,悄悄做个“哇~”的口型。
      
      雷雪狡黠地笑,目光也在柏寒腿上扫来扫去,不过她显然认识张琳,见后者不苟言笑也就没多说话。
      
      只有那个新人女子像是受了惊,直到另外三人都互相检查完毕还呆愣当场,满脸茫然无措。张琳不耐烦地皱着眉头,“你能不能快点,没时间磨蹭,明白吗?”
      
      她呆滞地望着张琳,“哇”的一声嚎啕大哭。
      
      回到二层大厅,空气中弥漫着诱人的食物香气,男人们已经狼吞虎咽吃早餐了。这座楼没断电,有人在房间里找到热水壶,于是一大壶热水摆在中间,杜老师还沏了几杯茶。姓卢的喊了声张琳,看她摇摇头便放了心,大口啃着饼干。“今天运气还不错,我们这边也没事。”
      
      大概是深冬大家衣裳都穿得厚的缘故?还有...还有那四个没跑过来的新人。柏寒心里沉甸甸,喉咙像被石头堵住,可是上次吃东西仿佛是一个世纪前的事情,食物香味引诱着肚子朝她大声抗议。
      
      有人拎着包一屁股坐在她身边,正是沈百福,满脸愁容。她小声说:“守护神,以后靠你了。”
      
      沈百福无精打采拉开背包,“还是你保护我吧,高手。”
      
      半个豆馅面包下肚,胃里舒服多了,柏寒擦擦手想撕开茶叶蛋包装袋,却见沈百福呆呆盯着自己,奇怪的问“干嘛?”
      
      沈百福咽口口水,“你吃得了吗?”
      
      “....你包里装得什么?”柏寒顺手把茶叶蛋递过去。
      
      沈百福的神情可以用感激涕零来形容,撕开袋张口吞了,又把另一枚也抢过来:“晚上女生别吃那么多,胖。”又光棍得打开背包给她看,果然都是衣服用品:“我昨晚上和哥们吃撑了,本想着明天一早到哈尔滨,火车站外边遍地都是吃的,谁知道TM跑到这儿来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