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新文开啦《我爸和我爹是死对头》 ...

  •   雨后的六月天,干净、明亮。
      
      A市赫赫有名的白家掌权人夫妇刚刚办完身后事,白家此时吵闹成一团。
      
      佣人们行色匆匆退居一旁,生怕惹火烧身。
      
      客厅吵吵囔囔的,穿着黑色衣服的男男女女刚送走家主就迫不及待提起了领养主家千金的事。
      
      “我是音音她二叔,我们关系最近,理当我来养小侄女!”
      
      浓眉大眼略有一丝凶神恶煞之气的中年男子道。
      
      音音是白家夫妇的老来女,四十多岁了才得这么个金宝贝儿,这人是音音的二堂叔。
      
      白先生没有亲生兄弟,堂兄弟有三个,这人一开口,另外两个也说了,“我们也是音音叔叔,亲疏总不论大小排行的?”
      
      三个亲兄弟为了金宝贝儿的抚养权吵破了头,其余亲戚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顺势在一旁商量起了谁抚养合适。
      
      他们自顾讨论,谁也没想过去问问被领养人的意见。
      
      谁都想养这小金娃娃,这孩子背后代表着庞大的白氏集团,足足上百亿资产,叫人眼红。
      
      白氏集团是白先生夫妇一手创立的,这对有名的夫妻年轻时赶上了下海潮,眼光独到为人又谦和大方,在圈子里极有人缘。
      
      白家生意是越做越大,直到二十几年后的今日,已是国内有名的大集团,在A市这块儿地界上也是数得着的地标企业!
      
      这回白家夫妇出事,白家但凡沾点边儿的亲戚都跟苍蝇闻见了味儿一样,全都来了,将白家宽敞的客厅占得满满。
      
      几个妇女围在一块儿嘀咕半天,招来保姆问:“音音呢?怎么不见音音?”
      
      都商量大半天了,也不见得问小侄女人在哪儿,现在再问不嫌太晚?
      
      保姆低下头撇了撇嘴,她可怜的音音小姐,才三岁呢!可怜啊!
      
      别墅后花园里。
      
      保姆找了半天,在一从花圃里找到的人。
      
      小小一只的团子抱膝蹲坐在花圃里面,被周围的花草树木包围着,不细看压根看不见人。
      
      她喊了声儿:“音音小姐?”
      
      团子没抬头,仍然垂着小脑袋。
      
      保姆更心疼了,这么小的孩子失去一双父母,怎么抵挡得住外面那些豺狼虎豹!
      
      她放轻放柔了声音:“别怕,是张姨。”
      
      好一会儿,她凑近了才听见细细小小的抽泣声从团子埋起来的膝间传来。
      
      张月一颗心差点碎成半半儿,音音小姐才三岁,平时又乖巧又伶俐,哪怕被父母捧在手心里娇惯,也从不盛气凌人,更没有时下一些熊孩子恨不得上天的熊样。
      
      从小就懂得关心人,他们这些佣人没少被年纪小小的小姐关照过,得了好吃的知道分给旁人吃,天气冷了就皱着小眉头说:“姨姨,要记得多穿衣服哦!”
      
      张月不敢伸手抱,就站在旁边哄:“小小姐乖哦,不哭。”
      
      她急得团团转,一张嘴也笨,只晓得说不哭,要乖。
      
      音音抬起头,一双漂亮的圆眼红红肿肿的,她张了嘴,稚嫩的小嗓音带着丝鼻音:“我要爸爸!”
      
      最终白家这些亲戚也没等来结果,本来争执不下,说好了让音音自己选一个寄养家庭,结果那保姆出门好一会儿,抱着睡着的团子进来,“音音小姐哭累睡着了。”
      
      人一三岁的小孩儿刚刚失去父母,他们这些人哪怕别有目的也没法当众叫醒她,吃相这么难看,传出去他们老脸还要不要了?
      
      只能无功而返。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没过多久,白氏便传出消息,明面上说是怕刚失去父母年仅三岁的白氏继承人伤心难过,这些当叔叔阿姨的给张罗着请大家伙儿聚一聚,给白氏大宅冲冲人气儿。
      
      实则大家都清楚,暗地里有个风声说这白家众人是想请他们做个见证,让金娃娃自己选择要跟谁。
      
      这样一来,人孩子自己选的,以后即使有个什么,他们面上也不至于难看,还能赚个好名声儿。
      
      以音音二堂叔为首的这些白家亲戚将把圈子里有头有脸的人都请来了,众人也乐得去看这个热闹,毕竟日后这尊金娃娃让谁家养着了,谁基本就是未来白氏的掌权人!
      
      洛生刚回国,在家瘫了两天,让狐朋狗友给喊了出去。
      
      “行啊你,去国外镀个金渡成和尚不成?也不出来跟哥们喝个小酒儿!”
      
      一头短发微卷染成棕褐色,五官精致却不显女气,哪怕已经二十好几了,眉宇间依然有几分少年意气的傲慢不羁。
      
      他转了转手中的杯子子,在吊灯折射下散发出零碎的光芒,洛生嗤笑一声:“老头子盯得紧呢。”
      
      这里是圈子里的年轻人自己开的私人会所,里头什么都有,唱歌、跳舞、打台球、保龄球……甚至地下一层还有赌桌儿。
      
      外面吵吵闹闹的,包厢门一关安静得连呼吸声都能闻得见。洛生一口喝掉手中的酒,“我跟老头子说好了,念完那劳什子MBA,他就不管我了!”
      
      他懒懒散散躺在沙发上,双手顺势搁在沙发背上,大大咧咧地坐着,一双桃花眼微眯,“等着吧,明天开始我就要拥抱醉生梦死的美妙生活了!”
      
      狐朋狗友大笑,互相碰了一杯,“恭喜洛哥!”
      
      今天来的这一群人都是圈子里跟洛生从小到大疯玩着长大的,臭味相投的哥们,彼此对个眼神都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
      
      喝着小酒儿,烟也点上了,包厢里换气系统做得极好,哪怕一群人都在吞云吐雾也没半点呛味儿。
      
      洛生漫不经心吐了口烟圈儿,“明天场子约起来?”
      
      这边刚说好,有人出声道:“不对啊,明儿白家那边宴客,你们就不去凑凑热闹?”
      
      几个人恍然大悟,见洛生不知情,便解释说道:“洛哥,你刚回国两天,又闷在家没出门儿,可能是没听说儿。”
      
      “听说什么了?”
      
      “白氏集团你总该知道?”
      
      “董事长白先生夫妇飞机失事人没了,他们还有个小女儿,才丁点儿大,三岁!唔……可能三岁还不到,听说还没过三岁生日。”
      
      “不管是按遗嘱还是按法律白氏集团都该这三岁小鬼继承吧?这么小的继承人总得有个监护人?”
      
      他笑道:“白家那些亲戚吵翻了天,为了争这个抚养权连面子都不要了,这几天大家伙儿都在看笑话呢。”
      
      一黄头发年轻男子坐到洛生旁边,叉起一块西瓜递到他洛哥嘴边,笑眯眯说:“又搞了个什么宴会,大概是叫咱们去当个见证人,让那小鬼自己选个监护人养着。”
      
      “哥们儿几个准备明天去瞧瞧热闹,看看那金娃娃长什么样儿,再瞧瞧是哪个走了狗屎运得了这小鬼的青睐。”
      
      几个人笑得焉坏,圈子里这样的热闹不多见了,都说要去看,问洛生去不去?
      
      褐发青年懒懒散散耸肩,说去呗!“反正也无聊。”
      
      白家的宅子是黄白两色的三层别墅,前后都有大花园,前院还有个小小游乐场地,滑滑梯秋千应有尽有,一看就知道主人家极为宠孩子。
      
      房子整体风格精致温馨,对圈子里普遍的大房子来说面积算不上大,也谈不上豪华,但光看着这里便能想象出一家三口在这小别墅里过得有多温馨幸福。
      
      洛生跟着狐朋狗友进来,目光落在那粉色小秋千上停顿了下,漫步进去。
      
      白家亲戚以白二叔为首的站在门口迎客,来一个便笑眯眯说欢迎,一脸主人家的自然姿态。
      
      洛生无聊抿了几口酒,他放下酒杯,“我先回去了。”
      
      “别啊洛哥,好戏还没开场呢!”
      
      “等会儿等会儿,马上了!”
      
      只见白二叔,这个长相略有些凶相的男人站在正中间,前面台子上放着个小话筒,“感谢各位的到来……”
      
      一番客套的开场白说完之后,他环顾了下四周,和同行的白家亲戚对视了一眼,说道:“我的堂哥堂嫂就这么去了,我们实在痛心不已,但是小侄女儿白音音今年才三岁,我们这些活着的亲戚兄弟得为堂哥担起这个家!”
      
      “现在请各位见证下,音音愿意跟谁就跟谁,我们谁都不强求,让她自己选!”
      
      保姆张月将打扮得整整齐齐的小姐抱了下来。
      
      小小的团子一身粉色蓬蓬裙,黑色蝴蝶结小皮鞋,头上稀疏的软发扎着一抹小啾啾。
      
      她似乎无精打采的,小脸埋在保姆怀里。
      
      白二叔示意保姆将团子放下来。
      
      团子垂着小脑袋站在地毯上,洛生依然漫不经心看着,手里转悠着特制的古铜色打火机。
      
      白二叔笑了笑,凑近团子,刻意放低了声音,“音音……”
      
      “小音音,你告诉二叔你愿意跟谁一起住?”
      
      有点凶相的中年男人突然柔和下来,又笑得和蔼可亲的,还是有些吸引力的。
      
      其他亲戚坐不住,纷纷凑近了,没顾得上外人在场,纷纷道:“音音跟着三叔吧,三叔家的大哥哥可以带你玩哦!”
      
      “跟四叔,你堂姐才大你两岁,你们正好可以一起玩儿!”
      
      “音音跟……”
      
      小小的团子垂着小脑袋,两只小手不安地搅在一起,似乎有些害怕连退了两步。
      
      这边七嘴八舌的,周围却渐渐安静下来,白二叔抬头,再看看众人不赞同的目光,他僵了僵,大吼一声:“都别吵了,让音音自己做选择。”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小的粉团子终于抬起头,眼睛略红,大大的眼睛仰头环视着周围,就像一头初生的小兽,可怜无辜。
      
      几个大男人也看得有些心软,黄毛啧啧了一声,说:“为了点钱,这样逼一个孩子,难看死了!”
      
      “那是一点钱吗?百亿啊!”
      
      说到底这是一群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冷心冷肺的纨绔公子哥,随口感叹几句也就过了,真让他们做点什么,不是兄弟没可能的。
      
      感叹完了,还有人想想也挺酸的,望着那群急得红眼的白家亲戚,“不知道是哪个走狗屎运叫这小金娃娃给挑中了,啧啧,这辈子都不用奋斗了!”
      
      这边饶有兴致看着。
      
      “谁都可以吗?”团子怯怯问。
      
      白二叔大笑,环视了一圈儿,周围围着的都是白家的人,“当然可以!”
      
      被包围在人群中间,音音鼻子嗅了嗅,仰头在人群中间找来看去。
      
      终于……目光落在不远处小隔间沙发上的褐发男人身上。
      
      她眼睛一亮,刚才还无精打采宛如一只谢了的小花苞,这会儿精神极了,她伸出小胖手,指了指褐发男人,正要高兴喊人。
      
      系统连声阻止,“不可以喊爸爸!”
      
      音音顿了顿,小胖手依然指着懒散半倚在沙发上的褐发男人,奶声奶气偏又理直气壮道:“要他!”
      
      

  • 作者有话要说:  连载新文:《我爸和我爹是死对头》
    从诞生起就是死敌的光明神和黑暗神,在某场决斗中筋疲力尽后,一同遭遇了魔神的暗算
    再一觉醒来,多了个崽儿。
    蹒跚学步的粉团子小肩膀上绑了两根藤蔓,一摇一晃使着吃奶的劲儿将失了力的两人拖出魔窟,还喊着他们拔拔和爹地!
    两位神祇:…………?
    后来血脉测试石上面分别显示了这只粉粉嫩嫩的小崽儿与他们的血缘关系可能性为100%
    光明神:……
    黑暗神:……
    作为天生的神二代,小阿麦受尽了神魔大陆众种族的关注
    从神二代被捧成小宝贝,化身爸粉妈粉的全大陆战斗种族天天喊话,让光明神殿和黑暗神殿多放出一些小殿下的留影石给他们吸,不然要偷崽啦!
    光明神殿和黑暗神殿却常年在为小麦麦殿下的归属权作斗争……
    光明神殿:小殿下我陛下的!
    黑暗神殿:不,是我们家的!
    吃瓜路人:看来今年光明神殿黑暗神殿招生又不行了。
    【得崽崽者得信徒!√】
    次元分割线:
    在低等世界,当信徒们虔诚地向神明祈求祷告时,被神二代小阿麦听到了,小阿麦好奇地回应了:“你们……是谁?”
    终有一日,神明降临了!
    伟大的神明回应了虔诚的信徒。
    但,奶声奶气的吧唧音是什么鬼!
    神原来是个小奶娃吗?!!!
    如果有生之年能有幸见识到神降,信徒们应当是高兴激动喜极而泣的,现在他们的确哭了。
    崩溃哭的。
    这是信仰的坍塌。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