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江陌摇摇头,看着自己的手腕,轻声道:“我不疼的。”
      
      虽然嘴里说着不疼,但少年眉头微微皱起,神色隐忍,明显是觉得疼的。
      
      顾铮心里有些难受,尤其是意识到少年手腕上的伤是因为自己后,心底仿佛有个声音在责问:你怎么能伤了他?
      
      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又觉得自己是伤人的一方,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莫名的,他不想对方讨厌他。
      
      片刻后,他解下身上佩戴的玉佩,递给少年,道:“这个送给你。”
      
      怕少年不接,顾铮解释:“很抱歉伤了你,我现在身边没有别的东西了,只能用这个当赔罪礼,希望你不要嫌弃。”
      
      这枚玉佩通体雪白,由上好的羊脂白玉雕刻而成,玉佩上雕有黻纹缀麟图,花纹浑然一体,精美异常。
      
      见江陌接过玉佩,顾铮继续道:“你日后若想找我,可以持这枚玉佩去‘华容’,那里会有人带你去找我。”
      
      江陌垂眸,看着掌心的玉佩,眼神复杂。这枚玉佩触之温润,一看就是平时经过了好好保养的,即使被追杀,顾铮也一直把他带在身边,想必这枚玉佩对他十分重要。
      
      这么重要的东西,却给了才第一次见面的自己。
      
      江陌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他在系统的胁迫下走过那么多个世界,从来没有感受到一分温暖。
      
      初时,他也在那些世界投放过感情,可他的付出永远得不到回报,没有谁会关心一个炮灰的感受,可他毕竟不是神,他也会累,会痛。后来,他收起一颗真心,不再用情,也就不再被伤害。
      
      见江陌一直低头不出声,顾铮开口问道:“你……”
      
      江陌耳尖动了动,打断顾铮的话,他比了个禁声的手势,微微起身,附到顾铮耳边,低声道:“有人过来了,我该走了。”
      
      话音刚落,不等顾铮有所反应,江陌站起身,挣脱了顾铮的手,头也不回的朝着冷泉走去。
      
      顾铮顾不得身上的伤,挣扎着站起身来,想追上去。然而少年看似一步一步地走,速度却很快,只是迈了几步,人已经到了冷泉边。
      
      对方朝他做了个“再见”的口型,纵身跃入泉中,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顾铮看着少年消失的方向,摸了摸耳垂,耳垂上那人气息掠过,残留着的酥麻感还停留在上面,酥痒的,让人心悸。
      
      不多久,就有两名黑衣男子到达泉边,见到顾铮,单膝跪地,双手抱拳,道:“主子,属下来迟!”
      
      顾铮收回目光,面无表情的说道:“起来吧。”
      
      “是!”
      
      这两人是顾铮的暗卫,分别叫暗五、暗七,他们自小就跟在他身边,很是忠心。这次顾铮遭自己人背叛,只给这两人发了信号,因为其他人,他现在都有所怀疑。
      
      顾铮长年征战在外,这次是秘密回朝,按理说不应该有人知道他的行踪。可他的行踪还是泄漏了,二皇子派人埋伏在他的必经路上,对他进行围杀,好不容易逃出生天,却发现自己身中剧毒,功力尽失。
      
      自己身边被二皇子安了钉子,而且这颗钉子还处在重要位置上,顾铮对钉子是谁有个大致的范围,具体的,还需要进一步验证。
      
      “主子,回京城吗?”
      
      “不,先不回去。”顾铮的目光再次移向不远处的冷泉,“先在江州待一段时间。”
      
      比起背叛者,他现在更在意的是那条突然出现的银尾人鱼。想到此,顾铮捻了捻手指,指尖仿佛还残留着对方手腕的温度。
      
      “‘青墨’带了吗?”
      
      在两名暗卫诧异的目光中,顾铮拿起暗七递过来的“青墨”,放到泉边的大石头上,又看了平静的水面一会儿,才转身离开。
      
      确定人走了,江陌从泉水另一边走出来,拿起顾铮留下的小玉瓶,打开一看,乐了。
      
      居然是“青墨”,“青墨”可以说是这个世界疗伤药中的圣品,不管身上有怎样的伤痕,抹上它,都可以快速恢复,而且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与之相对的,是这种药数量稀少,原材料珍贵,是皇室贡品,民间基本上没有。
      
      江陌瞧着自己的手腕,有些好笑,这个人丝毫不惧怕自己的人鱼形态,也没有起任何贪婪之心,反到因为伤了自己,给自己一枚玉佩赔罪,走的时候还留下一瓶珍贵的伤药。
      
      江陌记得如果按照本来世界的发展,顾铮此次秘密回京会被二皇子暗算成功,因中毒废了一双腿,不得已退出储君之争,以往的赫赫战功只能为他人做嫁衣。
      
      不过这次……
      
      江陌把玩着白玉做的药瓶,他已经把三皇子身上的毒解了,三皇子的腿不废,肯定是要去争那个位置,那么这次的二皇子,还能顺利登基吗?只要二皇子不登基,主角就没了最大的靠山。二皇子不坐上那个位置,江涵予的官途还能如此顺畅吗?
      
      第二天一早,江陌就遣小厮去将所有大管事来江家。他现在还是江父留下产业明面上的拥有者,要请几个管事叙叙旧,还是很容易的。
      
      吃完早饭,人也差不多来齐了。八个管事,有五个是老人,三个是江涵予后来提拔上去的。
      
      江陌在书房接待他们,怕江陌弄出什么幺蛾子,江敬和江涵予也匆匆赶来了。
      
      看人都到齐了,江陌开口道:“今天请大家过来,是为了正式告知大家一下,从今天起,我会正式接手我父亲留下的产业。”
      
      在大梁,为防止争夺家产,有法律明文规定,父亲死后的产业由嫡长子继承,若没有嫡子或嫡子因为某些原因失去继承权,才会考虑庶子以及其他亲戚。
      
      正是因为这样,二皇子才会想方设法的除掉三皇子顾铮,顾铮是正宫皇后所生,即使二皇子比他大,生母是最受宠的高贵妃,他想要登上那个位置,怎么都绕不过顾铮。
      
      江家的家主本来应该是原主,当时原主的双亲相继离世,原主大受打击,江敬一直装作一个好叔叔,哄得原主把掌家权交了出去。
      
      原主父亲挣下的产业与江家产业是分开的,就算江敬想要,那些大管事也不会随随便便把产业交出去,那些人一个比一个精明。
      
      八个大管事共同管理原主父江鹤亲留下的偌大产业,他们比原主看的明白,知道江敬心里打的小算盘,他们是真的敬佩江鹤,即使江陌的表现不尽人意,他们也不想这些产业都落入江敬手中。
      
      江鹤是在去西北谈生意的时候被马匪所杀,西北的确有马匪出没,江鹤以前也不是没去过西北,怎么偏偏这一次出事,这到底是不是一个意外,还有待商榷。
      
      江敬没有办法,恰好这时候江涵予找上门来,江敬想出一个办法。他把江涵予接回江家,告诉原主对方是他父亲在外地收的养子,还找来了所谓的证人,给江涵予上了族谱。
      
      就算这样,江涵予想拿到原主父亲留下的产业,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像现在,只要江陌一句话,江涵予心里再不愿意,也得把一切交出去。
      
      江陌说完,书房里一片安静,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出声。
      
      江涵予与江敬对视一眼,默默给一个留着八字胡的管事递了个眼色。
      
      这个管事是江涵予一手提拔上来的,可以说是他的心腹了,他收到示意,开口道:
      
      “这,小公子,不是我们同不同意的问题,而是如果您要管理这些产业,直接上手的话怕是有些困难。”
      
      见有人说话,另一个人接口道:“是啊,打理生意和读书可不一样,小公子可要想好了再做决定。”
      
      这个人是江父在时的老人,他知道江家小公子从小就对做生意不感兴趣,这样说是想让江陌考虑清楚再做决定。
      
      “我觉得……”
      
      江陌坐在首位,一言不发的听着他们争论,他在观察,这些人里,有哪些人可以用,有哪些人需要尽快换掉。
      
      见江陌始终不说话,书房里的声音逐渐变小,最终安静下来。
      
      众人安静下来,江陌才再次开口:“我知道我贸然说管理生意会让大家感到为难,不如以一个月为界,如果一个月后我不能让大家满意,我主动放弃,然后我会选一个总管事出来。”
      
      “这……”
      
      “我觉得可以,小公子是江老爷唯一的继承人,既然他愿意,我自然是没意见的,若小公子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来找我。”
      
      说话的人叫徐远航,江陌对这个人有点印象。他是对原主父亲忠心耿耿,知道江涵予的阴谋后一直试图提醒原主,可原主当时一心向着江涵予,根本就不会听他的话。他见原主不作为,只能暗中给江涵予下绊子,被江涵予知道后,设计陷害入狱,在狱中被人毒打致死。留下的妻子儿女也因江涵予的刻意报复,全部凄惨离世。
      
      有能力,有忠心,这个人可以用。
      
      江陌不打算亲自管理这偌大的产业,他忙碌了那么多个世界,这次打算好好歇一歇。等他完成原主的愿望后,会提拔一个人上来,自己当甩手掌柜。
      
      听几位管事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开来,江涵予脸色越来越难看,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三言两语就直接剥了他的权的是他所认识那个江陌。
      
      偏偏现在他无法反驳,在大梁,养子要想继承家产,是要有官方备案的,若没有,养子觊觎家产可是重罪。
      
      他神色复杂的看了江陌一眼,暗道:既然是你先不留情面,那就不要怪我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免费帮忙制作封面的涂画乐园,推荐一下~
    地址:http://bbs.jjwxc.net/board.php?board=23&page=1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