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第一章
      
      婚礼再过两个小时就要正式开始。
      
      L’C酒店豪华套房内,几个人正有条不紊地忙碌着。
      
      枝形水晶吊灯下,林蔚星安静阖着眼,质地柔软的化妆刷轻扫过皮肤,痒痒的。
      
      待再次睁开眼睛,好友谭萱的一声夸张惊呼先坠入耳中:“哇,好美!”
      
      镜子中的人,皓齿红唇,肤如凝脂,本就满脸鲜嫩的胶原蛋白,加上妆容点缀,愈发美得明艳动人。
      
      纤长脖颈间闪耀夺目的钻石项链,也盖不过林蔚星春光流转般盈盈明眸的光芒。
      
      化妆师露出满意的笑,开始往她两颊轻刷一层薄薄的粉。
      
      谭萱倚靠在梳妆台边,语气兴奋:“刚才我上来的时候,看到底下好多媒体记者……”
      
      林蔚星脸上并没有好友那般明媚的表情,一股说不清的淡淡愁绪始终萦绕在心头。
      
      挺胸收腹的她,背部绷得笔直,搭在膝盖处的手无意识地收拢,一小撮平滑柔软的缎面面料从指缝间漏出。
      
      身上这套美轮美奂的婚纱,据说是国外某奢侈品牌的私人订制款。
      
      一字肩款式,完美衬托出她漂亮的锁骨和光洁雪白的窄肩,贴合腰身的设计,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身体线条。
      
      为了能套上这件礼服,她一整天几乎都没吃什么东西,饿的快要发晕。
      
      托苏婕清的福,当初她不停在自己耳边牙疼似地絮叨,软磨硬泡,非劝她订小一号码数的礼服不可,说是人生特殊大日子,一定要狂凹婀娜好身段,艳压群芳,拿出不美翻全场誓不罢休的气魄来……
      
      厚重的门被推开,林蔚星从镜中瞥见身后进来的人。
      
      一身昂贵套装,短发,高颧骨,脸上挂着未及眼底的笑,粗跟皮鞋重重踩地,缓缓来到林蔚星身边。
      
      周霞丽按了按她裸露的肩膀:“好美的新娘子啊。”
      
      “谢谢姑姑。”
      
      林蔚星抚平裙摆的褶皱,乖巧喊了声,先前眼里的那丝惆怅瞬间熨开化去,随之闪过的,是一抹伶俐的锋芒神色。
      
      谭萱敛了笑,礼貌叫过人,与林蔚星相视一眼后,安静地往旁边退了退。
      
      “从今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不用这么客气,显得生分,”周霞丽的目光顺着她缀满水晶钻石的裙身缓缓滑动,“我们周家肯定是不会亏待你的,看这婚纱,可是花了大手笔,特意从国外定制回来的。整个H市,像我们周家出手这么阔绰的,可不多见。”
      
      她的话音重点放在“我们周家”四个字上,言语间毫不掩饰地透出一股高人一等的优越感。
      
      林蔚星不甚在意的样子,轻轻勾了勾嘴角:“是啊,婚纱很漂亮,我很喜欢,听说这位设计师在业内很出名,这几年还受到不少娱乐圈大牌女星的追捧,普通人甚至提前一年都预约不上,我很幸运。”
      
      她仰着小小的脸蛋,笑得纯良无害,“等到定哲结婚的时候,也可以找这位设计师呀。”
      
      周霞丽脸色微变。
      
      孙定哲是周霞丽的儿子。
      
      周家声势显赫,家底丰厚,买下昂贵的高定婚纱,可以眼睛都不眨,但周霞丽不行。
      
      与在本市树大根深的周氏集团相比,其夫家的企业充其量不过小打小闹而已,加上前几年遭遇寒冬,公司连续亏损,即便有周家扶持着,也一直没缓过劲儿来。
      
      所以她的儿子孙定哲,才会沦落到在周氏集团旗下的酒店上班,当个无权无势的餐饮总监。
      
      昂贵婚纱与如此排场的盛大婚礼,孙家是置办不起的,除非到时候找个腰缠万贯的富家千金回来当儿媳。
      
      这也是她一直以来的心愿。
      
      但说起这个,又是周霞丽最近的另一桩烦心事。
      
      虽然孙定哲是孩子心性,爱玩,但周霞丽对他还是抱有很大的期望。
      
      平日里他身边不少莺莺燕燕围着转,她都睁只眼闭只眼,知道他玩心重,收不住,根本算不得真。
      
      但上个月,发现他现在身边的那个,已经半年多没换了,并且经她私下多方打听,对方是个小县城出来的,家里条件不好,还有两个正在念书的弟弟。
      
      周霞丽立马就警觉起来,这种家境贫寒爱慕虚荣的女孩子,她见得多了,为了攀高枝,手段那是一套一套的,指不定现在就在算计着要怎么进他们孙家的门呢。
      
      周霞丽自然不会同意这种没身份地位的女人嫁进来,但对方能巴着孙定哲这么久,可见城府够深,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所以最近这段日子,周霞丽正为这事头疼不已。
      
      对结婚这个字眼,也尤为敏感。
      
      眼前看起来温顺没什么攻击性的林蔚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心,专挑戳她心窝子的痛处来说。
      
      她又不好发作,一口气堵在胸口,不上不下,别提多憋闷了。
      
      “哎呀,我们家定哲还单着呢,哪有这么快结婚。”周霞丽暂且忍住,眼里浮着虚情假意的笑。
      
      俩人又不咸不淡地寒暄几句,周霞丽说要去外面招呼宾客,就离开了。
      
      她一走,房间里的氛围瞬间就不一样了,包括化妆师在内的几个人,都暗暗松了口气。
      
      只有林蔚星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对着镜子,随意拨了拨耳边垂下的几缕发丝。
      
      “这就是周慕的堂姑啊,”谭萱不免有些担忧,“看着怪厉害的,一定很不好惹吧?”
      
      可能吧。
      
      林蔚星耸了耸肩。
      
      无所谓,反正自己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只要别欺负到她头上去,她也懒得费时费力跟谁较劲。
      
      “时间快到了,”谭萱看了眼手机,忍不住喃喃,“那家伙又跑哪儿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
      
      林蔚星的新造型已经基本完成,长时间坐着,肢体都要僵硬。
      
      谭萱看她不太舒服地轻轻转了下脖子,便问道:“要站起来走走吗?”
      
      林蔚星立即点头。
      
      谭萱帮她理了理沉重奢华的婚纱,长拖尾的裙摆随着她的起身,如水波荡漾般层层铺散开,镶嵌的水晶钻石在灯光的折射下闪闪发亮,璀璨夺目。
      
      此时的林蔚星简直就像个超凡脱俗的小仙女。
      
      谭萱看的眼睛都直了,片晌,忍不住惊叹:“我保证,明天这套婚纱肯定会霸占各大媒体网站的头版头条,美得也太不真实了!”
      
      林蔚星只觉得整个人被勒得快要变形窒息。
      
      想当个风华绝代惊艳全场的美人可真不容易啊!
      
      ***
      
      婚礼会场布置得很唯美,层叠纱幔倾泻而下,娇嫩鲜花围簇悬吊,几道柔美光束交织碰撞,浮光掠影,如梦似幻,仿佛置身于仙境中的城堡宫殿。
      
      洒满花瓣的水晶仪式台上,站着今天婚礼的另一主角,周慕。
      
      林蔚星的丈夫。
      
      他穿一身妥帖挺括的西装,宽肩窄腰,身形颀长,如一棵挺拔卓立的水杉。
      
      司仪按照流程念着矫情泛酸的台词。
      
      林蔚星站在大家的视线盲区,漫不经心地左瞧右看,中途,目光稍稍转了个弯,瞥向身边站得笔直,面无表情的人。
      
      周慕嘴唇紧抿,旖旎暖光落向他清俊的轮廓,黑亮剔透的瞳仁无波无折,毫无感情。
      
      林蔚星忽然想起,媒体们把这场婚礼称为“梦幻般的童话”。
      
      是啊,他们两个,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继承家族产业的天之骄子,一个平平无奇,替人打工的小小西点师,在外人眼中,可不就像辛德瑞拉的童话故事吗?
      
      只可惜,这一切只不过是谎言堆砌的虚无假象罢了。
      
      林蔚星扯了扯嘴角,赠予自己一记嘲讽味十足的笑。
      
      追光灯束晃来晃去,营造出迷离朦胧的效果。
      
      温馨浪漫的背景音乐似水流淌,周慕忽然垂眸睨她一眼,表情淡漠,声音几乎低不可闻:“这种时候也能走神?”
      
      林蔚星刚要反驳,下一秒,已被他牵起右手,往无名指内缓缓套入一枚钻戒。
      
      在台下的欢呼声中,周慕虚虚搂了搂她不盈一握的细腰,低头俯在她耳边,磁性嗓音带着灼热气息:“笑得自然一点。”
      
      林蔚星耳根发热,下意识瞪他一眼的动作,被他随即轻轻印在她脸颊上的亲吻遮挡覆盖。
      
      底下欢呼声更响。
      
      周慕没事人似的,又恢复原先那副冷冰冰,无懈可击的表情。
      
      协议第七条:必要情况下,允许在外人面前假装做出亲昵举动。
      
      在心中连续默念几遍后,红着脸的林蔚星才忍住想暗算他的冲动,勉强让僵硬的笑容重回眼角眉梢。
      
      只是,被他亲吻过的那片皮肤,滚烫得仿佛要烧起来。
      
      繁杂讲究的仪式结束后,林蔚星又去换了套礼服。
      
      一条藕粉色纱裙,抹胸收腰款,精致的剪裁,紧紧勒出她浑圆饱满的胸部轮廓,甜美中带着一丝妩媚。
      
      竟然比刚才那套更暴露。
      
      周慕的视线落向她胸前露出的一大片瓷白细嫩的皮肤,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
      
      今天来参加婚宴的宾客,大多与周家有生意上的往来,各行各界的精英,非富即贵。
      
      丁正深杨佩玲夫妇便是其一。
      
      前段时间,他们刚找回失散多年的女儿,原本还想着撮合她和周慕,两家强强联姻,亲上加亲,
      
      只是俩人终究还是没有缘分,真是可惜了。
      
      坐在他们身边的女儿于莎莎,锦衣华服,盛装出席,只是脸色却不怎么好。
      
      于莎莎心无旁骛,视线始终追随着同一个人。
      
      今天的周慕看起来格外意气风发,随便往那一站,就让人心花怒放得移不开眼睛。
      
      但越是这样,于莎莎心里就越是嫉恨。
      
      周家在H市举足轻重的地位,以及拥有着迷人心窍的漂亮皮囊的周慕,惹得多少女生心之向往竞相追逐。
      
      富家子弟常见的那些卑劣恶习,周慕倒是一样没沾,但骨子里的那份傲气桀骜,却让人仰之弥高,且他脾气心性都冷的不得了,所有投向他的火热爱意统统被原封地不动无情打回,简直铁板一块。
      
      就连善于心计的于莎莎,殷勤跟在他身边许久始终都无从下手,最后竟让蛰伏在暗处的林蔚星捷足先登了。
      
      于莎莎当然不甘心,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
      
      死死盯着前方万众瞩目,春风得意的林蔚星,她捏着杯子的手指一寸寸收紧,关节处泛白。
      
      为什么又是林蔚星?
      
      为什么她总是这么阴魂不散,偏要处处和自己作对?
      
      “听说新娘子也是单亲家庭,不过家里条件挺差的。”
      
      “对啊,好像她一直就在周家的酒店上班,和周慕还是上下级关系。”
      
      “那估计就是在工作当中渐渐生情的吧……”
      
      同桌的几个夫人正饶有兴致地八卦。
      
      于莎莎心中厌烦,但碍于母亲杨佩玲似乎与她们关系不错,虽没加入谈话,但也时不时浅笑着回应她们几个眼神,于莎莎便又不好太明显的摆臭脸。
      
      只能夹着小碟里的桃仁榛子,丢进嘴里,咯吱咯吱咬碎解气。
      
      “不过,新娘子长的倒是不错,看着也挺乖巧的。”
      
      呵,林蔚星最擅长的就是装乖卖巧,实际上奸诈又歹毒,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偏偏大家总是被她的表象迷惑,真是愚蠢透顶。
      
      “是挺漂亮啊,眼睛圆溜溜的,皮肤看着也好……”
      
      斜对面的位子上,有个透着些许讶异的声音,小声嘀嘀咕咕起来:“哎,说起来,新娘子和丁总家的千金长的有点像诶,特别是那眉眼神韵……”
      
      冷不丁听到这句话的于莎莎,怔了怔,胳膊肘一软,刚夹起的桃仁从筷子间掉落,在地上轱辘轱辘滚出老远。
      
      她脸色煞白,身子忍不住微微颤抖,似乎能感觉到无数双目光齐刷刷地朝自己追过来。
      
      有人接话:“你这么一说,还真是,不过漂亮的人长的都挺像的嘛……”
      
      心脏跳的很快,于莎莎抬头飞速往父母的方向看了眼,丁正深不在位子上,不知去了哪里,杨佩玲正和隔壁桌一个夫人在聊着什么,似乎并没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这边厢,前一刻正讨论像不像问题的几个人,早已进入了另一个话题。
      
      仿佛刚才那段惊心小插曲,不过是她凭空出现的错觉而已。
      
      就像溺水的人抓到浮木终于挣扎出水面,于莎莎长舒一口气,但却仍心有余悸,感觉背后沁出了一层冷汗。
      

  •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开新文啦。这是一个狗血中带着小爽甜,小爽甜中带着玛丽苏,玛丽苏中带着小沙雕的故事。女主略带金手指,面对四面八方的层层阻碍,凭借一己之力(嘴炮噎人功力→_→)突破重围,拳打×××,脚踩×××,最后走上巅峰,重新成为最大赢家的励志人生。希望大家能够喜欢!鞠躬!
    前排评论抽红包!
    请大家勉强给我点面子,不然没有评论的话好尴尬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