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第四章
      
      回到公寓宿舍,看见谭萱正在吹刚洗完的头发。
      林蔚星冲她举了举手里的白桃乌龙:“喏,给你放桌上哦。”
      吹风机嗡嗡作响的声音里,林蔚星看清她的口型在说:“谢谢啦。”
      
      谭萱是曼之轩餐厅服务员,也和林蔚星差不多时间来的L'C,俩人被分到了同一间宿舍。
      留着一头超短发的谭萱,第一眼看上去,给人酷酷的不太好相处的感觉。但接触下来发现,她人其实特别随和,带着北方姑娘的爽利和直率。
      加上她五官清秀,一双杏眼又亮又黑,和外形打扮相比,莫名有种反差萌。
      她和林蔚星气味相投,俩人各方面都特别合衬,迅速就发展为吃喝玩乐好基友。
      
      谭萱吹完头发,也坐到桌子边,俩人喝着饮料,啃着谭萱老家寄来的牛肉干,又开始闲聊八卦。
      谭萱吐槽:“前阵子孙总监又在微信里聊骚行政酒廊的薇薇了,薇薇之前都明确说过自己有男朋友的。”
      林蔚星嘴里叼着牛肉干,想起曾经孙定哲也假借工作之便想加她微信,几次都被她机智躲过了。
      “你也多小心点他,”谭萱吸了口乌龙茶,声音有点含糊不清:“他这人怪恶心的,看到漂亮的就想勾搭……”
      
      林蔚星点了点头。
      之前孙定哲确实对她很殷勤,各种找她搭讪,后来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突然改变的态度,她倒是没怎么注意。
      不过相比之前不胜其烦的骚扰,林蔚星还更宁愿他现在故意针对找她麻烦。
      
      *
      
      在曼之轩上班的时候,中午或者晚上,为了错开人流量高峰期,大家都会提前一到一个半小时轮流去吃饭。
      按理说,她们这种工作性质,工作餐基本都是速战速决,最迟半个多小时左右也能搞定。
      
      但每次只要周慕不在,苏婕清必定抢着先去吃饭,并且总是拖拖拉拉,非要拖到餐厅人最多的时候才掐着点似的回来。
      她对林蔚星也没有半点表示,连眼尾都懒得扫一下,就若无其事走回甜品区后面,完全置她于空气。
      而这个时候林蔚星多半是忙的来不及去吃饭,只能忍着饥肠辘辘,继续捱两三个小时,待餐厅客人稍微少一点,才得空隙跑去只剩下凉菜凉饭的员工餐厅,勉强对付几口。
      几次下来,再迟钝的人也能看出苏婕清是故意针对的意思了。
      
      苏婕清在曼之轩是比较特别的一个存在。
      她漂亮,傲慢,目中无人,私下里总是打扮的花枝招展,光鲜亮丽,和她身上那套低调的工作服完全格格不入。
      
      在工作上,她常常偷懒,也时常出错,同事们明显都不怎么喜欢她,但又都不太敢得罪她。
      同样是嚣张脾气差,但和狄静的区别是,苏婕清从来都一视同仁,除了周慕外,她基本上就没把身边什么人放在眼里过。
      
      在周慕看不见的地方,不论面对看起来是寒酸还是如何体面尊贵的客人,她也向来都是一副敷衍了事,爱谁谁的态度。
      甚至在整个餐厅,乃至整个酒店,她是唯一一个敢和周慕开玩笑的女员工。
      就连最爱在下属面前耀武扬威摆架子的孙定哲,每次见了她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让大家对她又多了几分猜忌与顾虑,一开始都在偷偷八卦,她是不是和周慕有点什么说不清的关系。
      不然一向对人对己都严苛到近乎变态程度的周慕,怎么会容忍她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而不把她辞退呢?
      
      但后来好几次都有人看见,下班后,苏婕清和一个来接她的年轻男人亲密地手挽手,脸贴脸,关系十分的暧昧……
      诸多的疑惑与不解,更加深了苏婕清身后背景的神秘色彩。
      久而久之,大家彼此也都心照不宣,即使心里再憋着气,也尽量避免与她发生冲突,尽可能少去招惹她。
      
      这些都是林蔚星断断续续从别人私底下的八卦,以及平时与谭萱的聊天中得知的。
      林蔚星一点也不在乎苏婕清和周慕究竟是什么关系,对苏婕清所谓的神秘背景也丝毫不感兴趣。
      她只知道,从小到大,要是有人主动找她麻烦,她绝不委屈自己,一定会毫不犹豫反击回去。
      就是这么小心眼。
      
      ***
      下一周,又到了在甜品区和苏婕清一起上班的日子。
      这两天,酒店住进一批外国考察团,曼之轩比平时周末还要忙碌。
      上午十一点,趁这会儿来用餐的客人还不太多,已经有几个人先去员工餐厅了。
      林蔚星看了眼不远处的周慕,在苏婕清之前,也跟在她们后面下去了。
      
      员工餐厅今天有林蔚星爱吃的红烧小排和宫保鸡丁。
      她心情不错,点好餐,找了个位置坐下,慢慢悠悠地吃。
      期间,她在手机里点开了一个搞笑综艺,开始看,悠哉悠哉的。
      中途不经意抬头看了眼,周围早已换了一波人在吃了,她嘴里还在不慌不忙地啃着小排。
      等她终于吃尽兴了,时间也差不多了,这才起身,慢条斯理地回曼之轩。
      
      此时已经到了饭点,餐厅里不断有客人涌进,大家都开始忙碌起来。
      林蔚星打着饱嗝,在周慕刀子般锋利的目光下,从容不迫地走进甜品区。
      被拖到现在没空去吃饭的苏婕清,脸上表情十分难看,碍于周慕在场,她才没有发作,只是眼神里夹杂着极度愤怒火气。
      林蔚星统统当看不见,该做什么做什么,对客人热情地打招呼,报以一枚甜美的微笑。
      
      隔着几张桌子的距离,周慕看过去,林蔚星眉宇间溢着灿烂笑意,眼睛剔透晶莹,如一汪清澈的水,看起来积极又阳光。
      他眸光微动,拧眉,眼底划过淡淡不耐。
      
      第二天,林蔚星一如既往,跟着第一批人早早去员工餐厅吃饭,磨磨蹭蹭的,吃了一个小时才回去。
      迎接她的,依然是苏婕清满腔的怒气冲冲。
      周慕经过甜品区,紧抿着唇,只凉飕飕看她一眼,没有说话,眼神冷得如刺骨冰窖。
      林蔚星淡定自若的很,将装傻充楞进行到底。
      
      临下班的时候,周慕终于来找她。
      餐厅里客人渐少,耳边流转的法语歌慵懒温吞,令人昏昏欲睡。
      周慕冷又沉的声音,则如凛冽寒风刮过耳际:“你知道员工用餐时间也是有规定的吗?”
      林蔚星仰起头,不偏不倚地与他对视,黝黑瞳孔里闪动着逼真的困惑神色:“我不知道啊。”
      
      “……”
      周慕沉下脸的时候,那股让人望而生畏的气场越发强烈。
      “你不知道?”
      他不耐地皱了眉,平淡的反问句里,裹挟着山雨欲来之势。
      
      闻声望过来的那些目光,有同情的,有看好戏的。
      林蔚星仍是一副无知无觉的模样,语气诚恳:“如果我违反了什么规定,那麻烦周经理直接告诉我吧。”
      
      “餐厅里其他员工的吃饭时间是多久,而你的又是多久?”
      林蔚星停顿一下,恍然间仿佛懂了什么,接着又坦然道:“是吗?我还以为我们甜品区有特殊待遇呢。”
      “让你产生这种想法的原因是?”周慕的表情已经难看到极致。
      
      这一来一往的对话听得人心惊肉跳的,有些人忍不住暗中为她捏了把汗。
      林蔚星那双狭长上翘的狐狸眼,似是天生带着笑,笑里又透着几分纯真:“好几次苏婕清都是去吃了一两个小时才回来啊,我就以为……啊,难道不是吗?”
      甜品区里,被指名道姓的苏婕清愣住片刻,随即尴尬又冒火。
      
      周慕瞥了眼苏婕清,表情冷冰冰的。
      苏婕清退缩了一下,没敢吭声。
      他没有向她求证,而是直接询问餐厅主管:“是吗?”
      主管犹豫了一下,只能如实回答道:“是……”
      苏婕清向来这样,只要周慕不在,她就各种找机会偷懒,去吃个饭也总是比别人磨蹭半天。
      并且最近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了,但还是没人敢多说她什么。
      
      周慕把目光重新转回到林蔚星身上。
      她一脸无辜地看他,透明温润的眼珠,浓密的睫毛忽闪,看起来纯良无害的样子。
      但是……周慕停住半秒,眼底浮起一抹复杂的神色。
      
      被摆了一道的苏婕清气到差点没当场去世。
      自己竟然被这么个心机婊给阴了,偏偏还不能立刻冲那个×人发飙。
      要换作以前,她绝对二话不说直接上去就把她撕到妈不认。
      可是现在,在周慕的地盘上,她又是有求与人……
      没办法,识时务者为俊杰,只能暂时低头了。
      
      此时,被周慕单独拎出来谈话,苏婕清乖乖地做小伏低状。
      “之前同意你来酒店的时候,你答应过我什么?”
      “不泄露你的身份,不搞特殊化,服从你的一切安排,上级命令什么我就做什么……”苏婕清认错态度诚恳,“我错了,下次一定不会再犯的,你扣我工资吧,或者另外再罚我钱也行……”
      周慕板着脸,没说话。
      
      苏婕清进而卖惨道:“我真不能离开L'C,我跟章拯现在是关键阶段,如果被我妈发现,她一定会强迫我和他分手的。”
      苏婕清服从她妈妈的意愿,来到L'C,来到周慕的身边,忍受餐厅服务员这种又累又底层的工作,都是为了能继续和章拯在一起。
      如果不借着和周慕相处的这个幌子,她和章拯的事很快就会败露,她妈妈绝对又会闹翻天……
      苏婕清心有余悸。
      
      “再给我一次机会吧,你也不想我妈一天到晚带着我来烦你吧……”
      听到这里,周慕的表情终于有所松动。
      半晌,他低沉着嗓音道:“最后一次机会,没有下次了。”
      
      周慕说一不二,说没有下次,就一定不会再有下次。
      苏婕清在心里敲响了警钟,同时把林蔚星那个心机婊记上了自己的名单。
      
      其实一开始,她压根就没怎么注意过林蔚星这个人,是后来有一次,狄静告诉她,林蔚星好几次对身边人抱怨过她吃饭时间太长的事,语气都很不满。
      苏婕清最讨厌这种在她背后说三道四的人,对方越是不爽她,她就越是力至于要让对方难受。
      所以后来,她变本加厉,故意将吃饭时间往后一拖再拖,给林蔚星个彻底不痛快。
      
      谁知道林蔚星不按常理出牌,直接把她给撕到了台面上。
      也不知这人究竟是不知天高地厚,还是个心机狠毒深沉的。
      反正绝不是善茬。
      
      苏婕清走后,周慕还站在原地,眉头没松开过。
      苏婕清的行为确实应该要被及时制止,但林蔚星故意在众目睽睽之下搞的那一出,莫名总有一种他也连带着被整了的感觉。
      脑中回想起方才那双澄澈眼眸中悄然闪过的一丝狡狯,他心里觉得越发不爽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