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改错别字) ...

  •   第五章
      
      林蔚星下班刚回到宿舍,谭萱就兴冲冲地跑过来。
      “你可算回来了,我等得都要急死了!”
      林蔚星把包随意丢到桌上,给自己倒了杯水:“怎么了你这是?”
      
      谭萱的手机在她跟前晃了两下:“曼之轩的微信小群都刷屏了,都在讨论你勇斗苏婕清的光荣壮举呢!”
      林蔚星咕咚几口,嗓子被凉水浸润,舒服多了:“有没有那么夸张?”
      “你都没看手机吗?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描述的可精彩了,”谭萱都有些后悔今天调休,没能亲自在现场观战,“好不容易才把你这个当事人给盼回来,你快给我讲讲,究竟怎么回事?”
      林蔚星只好一五一十把事情经过给她说了遍。
      
      谭萱听完就乐了:“哈哈,我能想象当时苏婕清那张扭曲变形的脸……看大家的语气,也是对她早就怨声满道了,这下你成为民除害的英雄了。”
      林蔚星仰躺在床上,表情懒洋洋的。
      
      “不过你这样也等于给了周经理难堪,”谭萱顿了顿,忽然想到什么,“你是不是故意的?”
      林蔚星眨两下眼睛,但笑不语。
      谭萱替周慕说话:“可是周经理并不知道苏婕清的行为啊,我觉得你是误会他了。”
      林蔚星抬了抬眉:“是吗?”
      
      如果不是因为周慕,苏婕清能在曼之轩横行霸道那么久吗?
      说他没有间接默认纵容这种行为,林蔚星才不相信。
      
      谭萱想的是:“万一,我说万一啊,周经理面子上过不去,以后时不时找你麻烦怎么办?”
      林蔚星一只手枕垫着后脑勺,不以为然:“找就找呗,大不了我就辞职不干喽。”
      如果L\'C的管理层大多是一些纵曲枉直,私心重的人,她也没必要继续待在这里浪费自己的人生。
      不过照目前看,至少L\'C的饼房,确实是个靠实力说话,能让人施展拳脚的地方。
      希望自己没有看走眼。
      
      林蔚星是谭萱来H市后认识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好朋友,谭萱自然舍不得她的,想也没想就说:“那到时候我也跟着你一块走。”
      谭萱一双浑圆的杏眼里,有着股近乎傻气的执拗。
      林蔚星看着她的眼睛,心里忽然软了一下,片刻,柔声冲她说:“放心吧,不会的。”
      
      谭萱有点没听懂她的话。
      林蔚星嘴角上扬,语气带着几分没来由的笃定:“要走也是别人走,我们不会走的。”
      她在心里说,我会努力让我们都好好留下来的。
      一定。
      
      **
      
      “好累啊,天天打发奶油,我的手臂肌肉又粗了一圈。”
      饼房里,大家都在各自忙碌,站在林蔚星旁边的刘笑姗侧过头,低声在她耳边抱怨了一句。
      
      林蔚星握着刀柄,正躬身切着工作台上不同种类的水果,神情认真。
      重复单调的动作,毫无技术含量可言,又无趣的要命,她竟也没表现出丝毫厌烦,切完香蕉切草莓,切完草莓再切苹果,井然有序的,耐性十足。
      刘笑姗盯着她专注的侧脸出神。
      
      林蔚星面容姣好,肤白唇红,额头光洁,睫毛纤长而卷翘。
      清一色的厨师服,大家穿起来显得生硬死板,而穿在她身上,则能让人脑海中自动联想出纯净、温柔、恬静等一系列美好词汇。
      这样一张精致美颜,说不嫉妒是假的。
      
      林蔚星似是发现了注视着自己的目光,微微撇头:“那你就偷偷休息一会儿好了。”
      虽然觉得她其实每天大多数时间都在摸鱼偷懒。
      
      刘笑姗和林蔚星一样,都是饼房的新人,她比林蔚星早来一个月,其实细扣起来也就二十多天。
      刘笑姗是本地人,在H市有自己的房子,不住在酒店提供的公寓里。
      她长了张老实讨巧的圆脸,算不上漂亮,但胜在笑起来敦厚更有亲和力一些,人缘是挺不错的。
      
      林蔚星对她的第一印象还可以。
      她爱笑,热情,年纪与自己差不多,又都是刚来不久,所以俩人也算有话题能聊下去。
      只不过刘笑姗的爱笑与热情,大多数都展示在大家在场的时候,每次在私底下,她总是爱跟林蔚星抱怨。
      
      “就是把我们当苦力使呗,欺负我们是新人,什么脏话累活都一股脑儿丢过来!”刘笑姗三不五时就跟她吐槽,“红姐每天只知道让我们做蛋糕胚,不然就是切水果,或者给她打杂,就是不让我们学点有用的。”
      林蔚星想了想,说:“其实我们多观察多留点心的话,平时跟在高姐老曹他们旁边打下手,多少也能学到一点什么。”
      
      刘笑姗不悦:“我们也算是有基础有经验的西点师,又不是什么都不会的小学徒,打杂能学到什么呀!她就是有意藏着掖着呢,你看她对总厨和厨师长,甚至一些老员工的态度,再比照一下对我们的态度,我们根本就是廉价的底层劳动力,专门给他们使唤剥削的。”
      林蔚星笑了笑,后来就不再说什么了。
      
      “蔚星,苹果切好了吗?马上要用了。”饼房主管葛红走过来。
      林蔚星回神,忙加快手中速度:“就好了。”
      这时,刘笑姗忽然凑过身子,眼尾瞄了瞄葛红的方向,先前的懒散一扫而光,嗓音响亮地冲林蔚星说:“还差多少啊,我帮你吧!”
      说完,偷偷冲林蔚星眨了眨眼睛。
      
      ***
      周末,于莎莎随丁正深杨佩玲夫妇出来吃饭,时间还早,一家人便先悠闲地逛一逛。
      走进蓝城天地,扑面的冷气裹挟着商场里特有的淡雅清香,于莎莎亲密地挽着杨佩玲,随意地走向一楼的某个专柜。
      见杨佩玲的眼睛在某处稍作停留,于莎莎先一步殷勤地将那条质地轻柔的丝巾拿起来,柔声道:“妈,这个颜色感觉很衬你的肤色诶。”
      
      旁边的导购小姐忙热情地介绍:“这是100%桑蚕丝的,摸起来有天鹅绒般的质感,亲肤柔软,这种浅色系低调又高级……”
      在杨佩玲对着镜子试丝巾的时候,于莎莎的电话响了。
      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于莎莎下意识皱了皱眉头,顷刻间又松开,恢复原先纯真无害的表情,冲杨佩玲甜甜地一笑:“妈,我接个电话。”
      一转身,故作轻松地划开了接听,手机扣在耳边,假装信号不太好的样子,不紧不慢地走向了商场门口,眼神也随之一点点沉下去。
      
      “莎莎,你最近怎么样,在那边过的好不好,吃的住的还习惯吗……”
      电话那头的孙凤,方言掺杂着不怎么标准的普通话,絮絮叨叨了老半天,于莎莎确定她只是打来讲一些毫无营养的话后,脸上的表情便更加不好了。
      原本还以为孙凤是有什么重要消息要知会她,所以她才故意避开丁正深杨佩玲夫妇接电话的,这种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偷偷摸摸的行径,要再多几次,指不定他们会怎么想。
      
      于莎莎心里有些冒火,不耐烦地打断孙凤的喋喋不休:“你还有什么事吗?”
      
      满腔关心被悉数冷冷打回,孙凤愣了愣,语气变得有些磕磕绊绊:“……没……没什么事……”
      明显感觉到孙凤的尴尬,于莎莎意识到自己的失控,眼尾往商场里扫了扫,压低音量,又换了副口吻:“我刚回丁家不久,对周围的一切还在慢慢适应中,很多事情都不太方便,你这样老是打电话给我,我会忍不住分心的。”
      
      其实距离上次两个人通话,都快要一个月了,孙凤红着脸,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是在关心我,我自己会照顾好自己,以后要是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我们还是暂时减少一点联络比较好,免得生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来,”她想了想,又软下语调补充一句,“至少等我先适应一段时间吧,好吗?”
      果然,孙凤很吃这一套,被这么一安抚,她不再多说什么,顺从地挂了电话。
      
      于莎莎弯了弯嘴角,刚想往回走,侧身的时候,眼角余光不经意地一瞥,勾住了一抹人影。
      她的目光倏的顿住,整个人不由地僵了一瞬,随即慌乱快速地往商场里丁正深杨佩玲的方向扫了一眼,内心开始极度焦躁不安起来。
      在她还没有做好任何准备的时候,她见到了一个最不愿意见到的人——林蔚星。
      
      信号灯由红转绿,林蔚星咬着雪糕,懒洋洋地跟着三三两两的路人过街。
      雨后初霁,地面上积攒的水渍被阳光一点点蒸发,空气里混合着潮湿的青草味儿。
      林蔚星将吃完的雪糕棍丢进路边的垃圾桶,搓了搓黏腻腻的手指头,一抬眼,就看到了站在商场门口的那个老熟人。
      
      浅粉色连衣裙,细跟系带高跟鞋,链条迷你小方包,精心打理过的鬈发温柔地披在肩上,于莎莎一只手环在胸前,正在和谁讲着电话,脸上表情不明。
      啧啧啧,锦衣华服傍身,这气质还真是不一样了哇。
      林蔚星又走近几步,恰巧于莎莎挂断了电话,不经意往这边看过来,两个人的视线瞬间在空中相撞。
      但是下一秒,于莎莎直接就把目光转开了,把她与周围的陌生人混为一体。
      哈?什么情况?她明明就也看见她了,这是要装作不认识吗?
      但即使稍纵即逝,林蔚星还是及时捕捉到了她眼底的那丝异常。
      
      要知道,按照平时于莎莎的作风,如今身份地位今非昔比的她,肯定要趾高气扬地在林蔚星面前好好炫耀显摆一番的。
      她一反常态的忽然躲开是什么意思?
      眼看着于莎莎就要若无其事地走进商场里,不认她这个“穷亲戚”,林蔚星轱辘轱辘转了转眼珠,那恶作剧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于莎莎!”她十分“没眼力见”地大声喊了一句,脸上凹出十分惊喜的样子,“果真是你啊!”
      于莎莎终于停下步子,不情愿地转过身来,正眼看向她。
      
      “好巧啊,你来逛商场吗?”林蔚星两步并作三步来到她跟前。
      于莎莎表情悻悻,牵动起的嘴角勉强而僵硬:“是啊……真巧。”
      “没想到会在这儿遇到你,自从你离开小镇来H市后,我们都好久没见了吧,”林蔚星笑起来,抿出一枚甜甜的梨涡,一副要和她手拉手亲密拉家常的模样,“你住在这附近吗……”
      
      破天荒的,于莎莎不像从前那样露出鄙夷不屑的表情,而是嗯嗯啊啊地回应着她,敷衍的态度倒是很明显,只是竟能一直忍着没有发作和翻白眼,实在好有耐力啊。林蔚星忍不住想。
      俩人虚情假意的干巴巴寒暄着,林蔚星是无所谓的,反正看谁先被恶心的绷不住呗。
      
      “哎,你手机号是不是换了,之前有事要找你,怎么也打不通。”
      只不过是随口一说而已,没想到还真被林蔚星给说中了。
      “是,那个号码限制太多,用着不方便,我就换了。”她随随便便搪塞一个借口,涂着藕荷色指甲油的手轻触脖颈,眼神飘忽不定。
      这般遮遮掩掩躲躲闪闪的样子,林蔚星越看越觉得奇怪。
      
      “婧婧,你干嘛呢?”
      随着声音的响起,从商场玻璃门里,一前一后走出两个身影。
      男的儒雅女的高贵,两人衣着装扮都极其讲究,虽然林蔚星分不清奢侈品牌子,但一眼就能感觉出价格不菲。
      
      于莎莎像是吓了一跳,脸色霎时苍白下来,停顿两三秒,才小声嚅嗫一句:“爸,妈。”
      这个细节落进林蔚星眼底,不由的就在心里犯起嘀咕。
      难道她是害怕我在她父母面前说她坏话,所以言行举止才会忽然变得这么反常?
      
      “叔叔阿姨好。”
      于莎莎没有要介绍她的意思,林蔚星回过神后,忙主动向两个长辈打招呼问候。
      基本的礼貌不能忘,她收敛起原先恶作剧的态度,语气乖巧。
      
      杨佩玲微微抬眉,接着轻点了下头,眼里没什么情绪。
      她身后的丁正深也是类似反应,一言不发,平淡的近乎冷漠的表情。
      
      即使脸皮再厚,也知道自己一个外人,不便打扰人家一家三口,林蔚星很有自知之明地说自己还有约,要先走了。
      不知是因为听到林蔚星说要走,还是其它什么原因,与方才焦躁不安的反应相比,此时于莎莎的面色明显缓和了不少,甚至隐约有种暗暗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离开前,林蔚星看似不经意地又瞥了她一眼,俩人目光短暂相交,于莎莎再次仓促地躲开了视线。
      ……
      林蔚星感到纳闷,她在逃避心虚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哎呀哎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