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05 重生悔过文中的老实人 ...

  •   小杨虽然脑子直了一点,但并不傻。从病房中离开之后,他并没有回部队,而是在医院里转了一圈,想办法打听清楚了何春丽来医院的表现。
      
      打听完后,他的脸色顿时黑如锅底。难怪连素来不多话的邹姐都忍不住提醒他呢,何春丽这样子像是来玩的,而不是照顾病人。她天天晚上住招待所,把不能自理的队长一个人丢在病房,白天经常出去买东西,新裙子买了好几条,鞋子也买了,不到半个月就败了队长两个月的津贴,却从头到尾却没给队长买任何滋补身体的东西。
      
      若是退伍的补偿金落到她手里,照她现在这花钱如流水的速度,恐怕要不了两个月就会花光。那他们队长拿什么养身体,拿什么治病?
      
      小杨强忍着火气,出了医院,去百货大楼买了一罐麦乳精拎着回到病房,递给何春丽,面无表情地说:“早晚冲一杯给队长喝。”
      
      何春丽察觉到小杨对她的态度不大好,再看手里的麦乳精,大致猜到了什么,很是不爽。不就花了点钱买几身漂亮的衣服,林老实都没说什么,这些外人倒急不可耐地蹦出来打抱不平了。
      
      别以为她不知道,医院里那些小护士和家属,在背后没少讲她的坏话。说到底,这些人不过是羡慕嫉妒罢了,这些人整天彰显着贤惠,把自己搞得灰头土脸的,就想把别人也给拖下水,弄得跟她们一样。
      
      两人之间的气氛有点僵硬,只有病床上的林老实似乎毫无所觉,他扯着大嗓门,乐呵呵地说:“中午了,小杨留下一起吃饭吧,春丽,你去食堂多打一盒饭,我跟小杨聊一会儿队里的事。”
      
      “好,我这就去。”何春丽拿着饭盒走了,她也懒得搭理小杨。
      
      她走后,病房里安静了几秒,不等小杨说话,林老实就主动问道:“上面批准了我的退伍申请?”
      
      提起这个,小杨心里就堵得慌,他一言不发地从口袋里掏出了牛皮袋,递给林老实:“嗯,已经批准了。”
      
      林老实拆开牛皮纸袋,里面不光有他的退伍批准,还有表彰文件。
      
      “队长,你获得了三等功的荣誉勋章。另外,还有六百块的养伤补贴。”立功获奖本来是一件很高兴的事,但想起队长就要退伍了,小杨就高兴不起来,闷闷地补充道,“这笔钱是指导员替你争取的,给你养伤用的……”
      
      听完后,林老实表示:“你帮我把这笔钱汇给老陆他们的家人吧!”
      
      老陆三个小杨知道,是队长以前的战友,出任务的时候牺牲了,这些年,队长有一半的津贴都寄给了他们的家人。那时候他就不说什么了,可现在……
      
      “那你养伤怎么办?你的腿以后还要去医院复查,这些可都要花钱。没了你这笔钱,他们是会过得拮据点,但也不是过不下去,可你的腿不好好养,以后会影响你的一辈子。”小杨不赞同地说。他同情烈属们的遭遇,但队长这些年做得够多了。
      
      林老实摇头道:“没事,我会有办法,放心,我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老陆他们三个走了,家里就剩几个孤儿寡母的,很不容易,你替我把这笔钱寄出去,就说,尽量让孩子们多读点书,以后我很可能帮不上他们了!”
      
      “帮不上谁啊?”何春丽端着三个饭盒回来,好奇地问道。
      
      小杨怕她知道了跟林老实吵架,本还想找个借口掩饰过去的,哪晓得林老实竟然老老实实地把这个事给说了:“部队里给我争取了六百块的养伤补贴,我寻思着我有手有脚,还有一把力气,就是退伍回家种地,也能养活一家人,老陆他们三个却走了,留下孤儿寡母,老的老,弱的弱,就让小杨把这六百块寄给他们三家,给孩子们读书。”
      
      这其实是原主的心愿。他一直很遗憾,当初退伍太匆忙,没能安置好战友的遗孤,回去后,家里又遭遇一系列变故,自顾不暇,更是顾不上他们了。
      
      何春丽听了很不高兴,一是这么大笔钱,林老实就白白送人了,二是他做这个决定之前,都没提前跟她商量,一点都不尊重她。
      
      但碍于小杨在,她没发火,只是板着脸,将饭盒往床侧的柜子上重重一放,不咸不淡地说:“吃饭了!”
      
      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她这是生气了。
      
      小杨瞧了气愤不已。何春丽自己随便怎么花钱都可以,他家队长做好事,接济战友遗孤,她就闹意见。这不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看也没看何春丽一眼,小杨打开两只饭盒,今天食堂的菜色不错,还有回锅肉。他把一个饭盒里的回锅肉全拨到了另一个饭盒里,然后将装满肉的饭盒递给了林老实,自己端起另一份饭吃了起来,边吃还边说:“队长,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天天就吃这些东西怎么好得了。先将就一下,改天休息兄弟们去山里给你弄点好东西回来,好好补补!”
      
      这个举动宛如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何春丽脸上。何春丽的脸烧了起来,这个小杨,不知是听信了谁的谗言,这么打她的脸,弄得她这个天天伺候林老实的妻子倒成了恶人。
      
      “小杨,你什么意思?说我饿着你们队长了?”何春丽直白地跟小杨吵了起来。重生回来这段时间,她也算看明白了,林老实就是个没脾气的老好人,所以她有恃无恐。
      
      哪料听到她的指控,林老实却啪地一声放下了筷子,板着一张严肃的脸:“怎么说话的,给小杨道歉!”
      
      这是何春丽头一次见林老实发火,愣了一下,不敢置信:“你为了一个外人吼我?还让我跟他道歉?”
      
      林老实却说:“小杨不是外人,他是我生死与共,肝胆相照的兄弟,你不该曲解他的好心。”
      
      谁曲解了?明明是这个小杨先招惹她,就只有林老实这个直肠子的笨蛋看不明白。
      
      何春丽受不了这个气,怒道:“那你就跟你的兄弟过一辈子去吧!”
      
      说完,她气冲冲地跑了出去,还用力地甩上了病房门,搞得附近病房的人都诧异地跑了出去瞧热闹。
      
      小杨见何春丽被气跑了,有些愧疚,倒不是对何春丽,而是他们队长,他怕他们队长为难。想了想,小杨也觉得自己今天这样做太小家子气了,何必跟个女人一般见识。
      
      他挠了挠头,惭愧地说:“队长,对不起,我这就去把嫂子给你找回来。”
      
      “不用了,她身上的钱花光了,应该是回招待所了。好了,这不是你的错,是春丽太敏感了,她自己会想通的,吃饭吧。”林老实平静地说完这番话,端起了饭盒继续吃饭。
      
      搞得小杨糊涂不已,队长究竟咋想的,说他不在乎老婆吧,他又什么都纵着她,说在乎吧,老婆都跑了,他还能四平八稳的吃饭。再说,他刚才挤兑何春丽做得挺明显的,队长真的没看出来?
      
      小杨这顿饭吃得云里雾里,最后心情复杂地回去了。
      
      林老实看着空无一人的病人,内心深处其实松了口气,长时间跟何春丽虚以委蛇,他也是心累。
      
      他知道,他的这些举动用后世的标准来说,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渣男,就算不是什么极品渣渣,但也绝非良配。聪明的女人都该离他这种人而去。
      
      林老实倒是希望何春丽能聪明点,早点想开,跟他分道扬镳,也省得他还要继续费脑子了。
      
      可到了傍晚,他睡醒来就看到何春丽没事人一般的坐在病床前,还朝他笑了笑,用前所未有的温柔声音说:“阿实你醒了,起来吃饭吧,我让食堂给你做了个炒鸡蛋,本来我是想买只老母鸡给你炖汤的,可卖完了,明天我早点去问问,看有没有。”
      
      何春丽负气回到招待所,一个人呆在屋子里生闷气,气林老实老好人,把那么大一笔钱说送人就送人了,也不想想,自己是要老娘老婆的人。更气林老实为了所谓的兄弟吼她,把兄弟看得比她更重。
      
      她生气了许久,心里想着如果林老实派人来找她,她要怎么拿乔,以此给林老实一点教训,让他改掉这些毛病。
      
      可她等啊等,等到太阳都快下山了,阳光变成了红色,还是没人来找她,似乎她的离开无关痛痒。
      
      这个事实如一盆冷水淋在何春丽的头上,她骤然清醒过来,现在她跟林老实说是夫妻,但相处的时间还比不上小杨的零头,夫妻感情恐怕还真比不上出生入死的战友。这么折腾,吵闹,只会把林老实推得更远。
      
      要想让林老实的心向着她,她还得努力。于是,她迅速洗了把脸,赶回医院,给钱请食堂师傅帮忙做了个炒鸡蛋,端回来邀功。
      
      林老实看着饭盒里橙黄的鸡蛋和何春丽明媚娇艳的笑容,便明白了,她这是还不肯放弃。搞得多深情一样,有意思吗?说到底,还不是觉得他将来会发达,如果她临死前遇到的林老实是个脏兮兮的流浪汉,混得比她还不如,她重生回来还会找他吗?
      
      只是,如果何春丽不答应,这婚就很难离。他们两家就隔了几里路,若是他执意要离婚,无疑会让村子里的人视他为负心汉,遭受千夫所指就不说了,何家的七大姑八大姨恐怕还会打上门。
      
      对于这些他是不在乎,可原主的亲人会因此被村里人孤立,遭受流言困扰,甚至是何家的辱骂敲诈。
      
      这是他不愿看到的,罢了,经历了这么多失望,何春丽都不死心是吧,那就看看她有多“诚心”。
      
      林老实接过饭盒,吃了一口鸡蛋,感叹道:“好吃,鸡汤应该就更好吃,我记得上次喝鸡汤还是十八岁那年。当时我要到部队,我妈把家里唯一一只下蛋的老母鸡给杀了,炖汤给我喝,一只鸡我吃了一半。这么多年过去了,都还忘不了那个味,谢谢你,春丽。”
      
      正好小护士进来换药,林老实高兴地对小护士说:“小江,你嫂子说明天要去买鸡炖汤给我补身体,她初来乍到,不熟悉地方,今天去卖完了,你知道哪里能买到鸡吗?”
      
      小护士很干脆地答应了:“这个我知道,早上有老乡到拎着鸡到咱们医院门口来卖,我明天碰见了,让他留一只肥肥的给嫂子。”
      
      何春丽傻眼了,她其实就随口说说而已,结果被这两人赶鸭子上架,不买不行了。一只鸡多少钱啊?她手里的钱够吗?不够就丢人的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