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大修 ...

  •   
      齐王府并不很远,贾裕来到路口,远远就看着一长条的车队,车上排排箱笼一直延至齐王府门口。
      
      贾裕进不去,便在路口下了车,拎着裙小跑进了府中。见府内一群人都在忙乱得搬着箱子,她心中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顺手唤住一个小厮。
      
      小厮捧着花瓶,对她道:“不久前陛下就已经下旨要齐王回自己封国,我们齐王因染病拖了些时日。只是陛下一再催促,再拖下去实在不美,今日便准备辞行。”
      
      这些事,贾褒从来没有和她说过。她急红了眼,拉着小厮问道:“我阿姊如今在何处?”
      
      “也不知在何处,应当是陪着王爷吧。”
      
      贾裕询问无果,遂跑到了贾褒的院子,房内的物件摆设都收拾一空,连院子里的丫鬟媪妪都也没了影子,显然早已离开。她跑出院子,逮住一个老妪问道:“我阿姊呢?”
      
      此刻的贾裕已是发散钗乱,涕泪糊了满脸,那老妪像是仔细辨认才辨出她是王妃亲妹,拍着腿急道:“王妃已经跟着王爷走了,娘子快去外头看看,说不定还能赶上。”
      
      贾裕抹了一把泪,转身冲到了王府门口,车队此刻已经行去一段路了。
      
      雨落了下来,淅淅沥沥得越下越大。她呆呆看着远去的车队,一动不动。一旁的小鬟跟着跑了过来,怯声道:“娘子,已经下雨了,车队也走远了。不然我们先回去,下次还可再去封国见王妃。”
      
      齐国远在百里之外,路途颠簸,哪能说见就能见的,或许今日便是最后一面了。想到此处,贾裕浑身一颤,她便顾不得那连绵落下的雨瀑,闯入雨间,想要去追赶渐行渐远的车马。
      
      “阿姊——阿姊——”贾裕在车队后头追逐哭喊着。雨还未下大,声音传去百米,依稀可辨。
      
      雨滴打在她的脸上,一阵冰凉,而落在眼里又是热辣辣得疼。眼前是一片模糊,她喘着气看着停下的车队,面上浮现出一丝希冀:“阿姊……”
      
      车队的中央,一辆马车上走下一个人。她连忙向前走了几步,脚踝隐隐发疼,是方才不注意时崴着了。
      
      贾褒撑着伞跑了过来,一身华服珠翠,衬得贾裕越发狼狈,贾裕却没有在意这些,她看着贾褒,眼泪越发流得汹涌:“阿姊……呜……”
      
      贾褒忙打开另一把伞撑在了她头顶:“怎么跑这儿来了,伺候你的那些婢女呢?”
      
      贾裕抹着泪:“阿姊不要走。”
      
      贾褒笑道:“我是齐王妃,王爷回封地,我自然要跟着他走。”
      
      贾裕觉得有道理,只得落泪哭道:“那我和阿姊一起走。”
      
      贾褒被逗乐了,她将伞柄递给她:“拿着。”
      
      贾裕瘪嘴:“我不拿,拿了阿姊就要走了。”
      
      小鬟这时拿着伞从后头赶了过来,贾褒一见她便冷下了脸:“你怎么伺候你家娘子的,让她跑外头来淋雨。”
      
      小丫头被训得低下了头,贾裕不想因自己的原因让别人受累,于是小心翼翼地拽了拽贾褒的衣袖:“阿姊,莫要怪她,是我出来太急了。”
      
      贾褒面色缓了缓:“你素来是个心肠软的。”
      
      贾裕牵着自家阿姊,任由她给自己理着发鬓。恍惚间像是听到了阿姊的声音:“……阿念,也该懂事了。”
      
      她抬起了头,眼眶红了一圈,里头盈盈得滚出了水来:“阿姊,我害怕。”
      
      鼻腔一酸,她瞬间被阿姊拥入了怀抱。
      
      “别怕,阿念。”阿姊同以往一样,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别怕……”
      
      贾裕摇了摇头,她如何能不害怕。她自小父不慈母不爱,谢远又去的早,家中生计都要她操持,每一日都要小心翼翼得应付姑婆和嗣子,生怕生了间隙。昨夜她出了那么大的事,想过来同阿姊说说,可一来便看到自家阿姊要离开,她怎么不着急害怕。
      
      车队里有人在呼喊王妃,贾褒深吸一口气,忍住胸口的酸涩。她安抚般摸了摸贾裕的面颊,将她紧拽着自己的手一根一根松开。贾褒退了几步,看着她笑了笑:“阿念,今后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贾裕动了动唇,她有许多事情都想同阿姊说,可想了想,却又觉得这些事都不应该在此时此刻说出口。
      
      她看着贾褒的背影,哽咽着吐出了这四个字:“阿姊保重。”
      
      曾经有人和贾裕说过,每件事都有双面,她觉得不好的事未必是真的不好。
      
      可能阿姊离开未必是件坏事,贾裕这样安慰着自己。但是,真的舍不得,她之前对贾褒说想同她一起走的那些话,也并非全是意气之话。这天底之下,除了贾褒,她还能向谁寻一处庇佑之所?
      
      直到车队消失在雨幕之中,贾裕这才颓唐得转过身,一步一瘸得往回走。小鬟提着伞亦步亦趋得跟着,到了车上,两人身上都湿了。
      
      小鬟寻了块帕子给贾裕擦拭着面颊和发髻,座位一旁是包得好好的蜜饵,方才贾裕下车急,并没有拿上。她扯开油纸,拾起一粒含在嘴里,一股化不去的甜味充斥着味蕾。她素来不爱吃甜品,腻得慌,这一回却觉得甜得刚好,浓烈的蜜味将嘴里的苦意驱除殆尽,让她这具被雨水浸润成的冰冷身体有了一丝温暖。
      
      她含着蜜饵,对着小鬟笑了笑:“难怪阿姊那么喜欢,这蜜饵确实好吃。都忘了让她带了去,也不知齐国有没有。”
      
      小鬟见她笑得吓人,只得哭道:“娘子,难受就哭一场吧。”
      
      贾裕绷着脸:“太冷了,没力气哭了。”
      
      车内没有备用的衣服,小鬟让车夫赶紧驾车回去,好将身上的湿衣服换了。
      
      “不回家,”贾裕摇摇头:“去阿母那里。”
      
      贾裕口中的“阿母”,自然不会是那贾府郭氏。车夫得令,驾车去娘子亲母李氏家处。  
      
      贾裕尚能记事时,身边已经没有亲母了。而继母郭氏在她眼里,是个如夜枭猛虎般可怖的女人。记忆中最深的那次,她跟在阿姊身后抬头看着郭氏。郭氏青春明丽,一双吊梢眼透着刻薄,只拿着鼻子瞅着她俩。
      
      刚巧堂门外有家丁拖着一个东西经过,她远远看着像一个人,一个女人。
      
      乱发糟面,血肉模糊,拖曳之处一片血污。
      
      贾裕年纪小,不懂什么情况,却也觉得可怕,脑袋一缩嘴一咧“哇”得一声哭了出来。回头见继母正看着自己,面带笑意,眼中精光骇人。她吓得噤声,呜咽着缩在阿姊身后。
      
      阿姊不断拉着她出来,她却又躲了回去。一拉一躲几番下来,阿姊也便放弃了。
      
      “阿母勿怪,阿念还小。”
      
      “我记得你像她那么大的时候,可是个伶牙俐齿的小丫头。看来便是同胞,性子也不尽相同。”
      
      继母着人摆上几盘果脯,贾裕这才露出一个小脑袋,她看着桌上的果脯,馋的口涎直冒。
      
      之后的事,贾裕已是记不清了。与她而言,那时印象最深的,只有摆在桌上的果脯和地上那一片血污。
      
      尚记得一些儿时的事,她偷偷地去问贾褒:“阿姊,你还记得当初被家丁拖走的,满身是血的女人吗?那个会不会是我们亲母?”
      
      不知是不是她多想,她明显看到贾褒的嘴角抽了抽:“我们亲母还没死呢。”
      
      贾裕面色尴尬:“我怎么都没见过她啊?”
      
      贾褒摸摸她的头叹了口气:“如今你也大了,总是要告诉你这些。我们亲母姓李名婉,当初因我们外祖犯事,连带亲母也跟着被罚流放,你那时才刚出生,不知道也是对的。”
      
      在贾裕十岁时,新帝登基,天下大赦。那一年,对于贾裕来说算是个极特殊的一年。贾裕身边出了两件大事,一件事是,因着和谐的君臣关系,新帝同意贾家可迎回原配夫人李氏;而另一件事是,她的阿姊贾褒将要嫁给了新帝亲弟齐王攸做王妃。
      
      对于李氏的回归,贾裕虽是开心但也并不像贾褒那般欢喜,在她心中有贾褒在就好,有没有李氏其实并不重要。贾裕有两个继妹,脾气同继母一般,十分不好惹。往日里,贾裕总受这两姊妹欺负,而贾褒最有法子拿捏这俩小娃。如今贾褒嫁人,也不知家中还有谁会护着她,贾裕很是担忧害怕,然而这种担忧害怕她又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贾褒那时正试着喜服,见了她之后,一把将她搂住,抱在怀中想要颠一颠,却是抱不起来了:“记得你小时候跟个小白团子似的,乖巧又听话。今后阿姊不在府中,阿念得多听亲母的话,帮阿姊好好照顾阿母,若你们被人欺负,就来寻阿姊。”
      
      贾裕正对着贾褒头上晃眼的钗环发愣,闻言点了点头:“我一定会照顾好阿母的。”
      
      那时她没想到的是,亲母竟是没办法回来了。那几日,郭氏在家中闹得厉害,贾父竟然摄于郭氏淫威不敢将李氏接回来。贾裕伤心极了,亲母回不来,阿姊得有多难过,原本阿姊还想让亲母为她送妆的。她越想越心疼,和往日一样,抹着泪就跑去贾褒那儿。
      
      贾褒面色如常,反倒寻了帕子给她试泪:“回来也未必是好事,谁知道那郭氏会不会又闹出人命。亲母素来喜清净,置在外头说不定更合她的意。更何况如今的阿翁,也未必入得了亲母的眼。”
      
      贾裕听得此话,觉得有些不对,又说不出哪里不对。不小心打了个嗝,反倒逗得贾褒乐不可支。
      
      “真是个孩子。”
      
      贾裕又不服:“我已经懂事了。”
      
      可惜连贾裕自己都明白,直到现在她也一直都没能懂事。她曾信誓旦旦得说过要照顾好李氏,可这些年能让李氏安心顺遂的一直是贾褒,自己反而总惹她们担忧。久而久之,这种担忧也令她习以为常,她总是有着私心,总是想寻个人,心疼心疼自己才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