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陈遇早上出门没看黄历,她在穿过一条小巷时,车骑到最后一个门头,敞开的锈迹斑驳铁门里突然泼出来一盆水。
      老太太拿着翘皮的塑料红盆,跟坐在车上,淋成落汤鸡的她大眼看小眼。
      
      “喵~”
      在场的唯一旁观者,灰不拉几小胖猫挠着爪子叫了声,惊扰了老太太,枯瘦的手一抖,塑料盆掉到地上,颤动着颠了几下。
      陈遇怕老太太喘不顺气,反过来好一通安抚,这才湿漉漉的回家换衣服。
      结果大门紧闭,爸妈去厂里了。
      陈遇一摸口袋,摸了个空,背包里也没有钥匙,落家里了,她不得不从邻居家翻墙到自家院里,换好衣服。
      一阵兵荒马乱的出门。
      
      .
      陈遇骑车从漫长的挺叶路过去,转到稍窄的运河路,几艘货船悠然的泊在码头边。
      初秋的晨光里,一座运河大桥横跨两岸。
      
      这里是C城的交通要道,每天都是人来人往,可很少有人知道,在运河的大桥后面,那栋六层的白色楼房里,竟坐落着这座城市最出名的画室——原木画室。
      
      八点过十分,第一次迟到的陈遇到了画室楼下,快速架好车,挂锁,抓了背包,匆匆忙忙跑进楼道,轻喘着爬台阶。
      越往上,台阶越黑,泛着笔铅般的亮光。
      陈遇球鞋的鞋底轻微打滑,她没留神,不小心旁边撞到一人。
      “对不起。”
      陈遇急着去画室,没看是谁,她维持着往楼上跑的姿势道了歉,手臂就被一把拽住。
      头顶响起一声暴躁的低骂:“操。”
      
      陈遇侧抬头,视线上移,看到的是一张分外出挑的,年少轻狂的脸,此时正满眼脏话,一身冷意。
      少年叫江随,二中校草,他们一个画室的,座位在同一排,背向对方。
      迄今为止,没有过交流。
      
      .
      “老子一口没吃。”
      江随看着台阶上红颜薄命的灌汤包,眉间戾气横生。
      陈遇挣脱开他的手:“抱歉。”
      江随冷笑:“完了?”
      陈遇平静地看着他:“那你想怎么着?”
      江随指着不成包样的灌汤包:“这他妈是老子在老园排了半小时队才买到的。”
      陈遇抿嘴,表情寡淡:“明早陪你一个。”
      江随的目光从她脸颊的小酒窝上扫过:“那老子今天的早饭怎么办?”
      
      两人正僵着,楼上传来一个声音。
      “你俩在干什么?”
      江随漫不经心的余光里,女孩脸色微变,瞬息后变得乖顺。
      啧。
      
      陈遇垂眼喊:“赵老师。”
      赵成峰走下来,视线在她跟江随身上穿梭:“怎么回事?”
      陈遇尚未开口,江随就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神情恹恹:“没什么。”
      “没什么不进画室?”
      赵成峰看手表:“迟到了将近二十分钟,今天画室的卫生你俩负责。”
      
      陈遇什么也不问:“知道了。”
      江随跟她同时开口:“画室的卫生不是按照值日表来的吗?”
      赵成峰似是才想起来:“也是。”
      “那就厕所吧。”
      江随:“……”
      陈遇一言难尽地瞥了他一眼。
      江随的面部抽搐,妈的。
      
      .
      小白楼一到五楼都是居民房,画室只占了最上面那一层,进去就是一个大厅,很宽敞,两边摆着一组组道具。
      是专门用来集体写生的地方。
      
      大厅右侧是低年级用的第五画室跟赵成峰办公室,左侧是四间画室,依次排开。
      陈遇跟江随都在第三间。
      门口的墙上贴着“第三画室”这一标志。
      
      第三画室不大,一共只有六人,四男两女,分成两组,三人一边,画架都是靠墙摆放,学生们背对背坐,中间是窄窄的走道。
      
      江随推门进去。
      狐朋狗友谢三思在吃早饭,瞧见江随那张死人脸,他一口豆浆呛在了嗓子眼。
      “随哥,路上踩狗屎了?”
      后面清理完台阶上的灌汤包,出现在门口的陈遇听到这话,抬眼看过去。
      谢三思登时摆出智障的笑脸:“早上好。”
      
      陈遇去自己的画架前坐下来。
      谢三思刚想找哥们说话,就见哥们懒懒散散地走到陈遇画架边:“我的早饭呢。”
      
      画室几人整齐划一地转动脖子。
      气氛是难言的微妙。
      
      陈遇把背包放腿上,拉开拉链,从里面拿出两个盼盼小面包:“给你。”
      江随嗤笑:“逗我玩?”
      陈遇凉凉道:“你又不是卡哇伊的三岁小朋友,我逗你玩什么?”
      江随的脸色黑成锅底。
      
      陈遇把小面包塞回背包里,又翻了翻,翻出两块金币巧克力,一根阿尔卑斯棒棒糖:“要吗?”
      要个屁。
      江随看不上的抬脚要走,瞥见她松口气,他的脚步一下顿住,手伸过去,捞走了她的那点东西。
      末了还来一句:“明早的包子,别忘了。”
      陈遇:“……”
      
      .
      这一幕的时长不超过三分钟,其他人都呆若木鸡,反应不过来。
      画室的气氛更微妙了。
      
      谢三思在江随回来时凑过去,娃娃脸笑成老鸨:“随哥,什么情况?好上了?”
      江随呵了声:“我有病?”
      金币被他剥开,咬一口,他嫌弃地皱了皱眉:“真他妈难吃。”
      
      谢三思要说什么,瞄到门口的老师,立马坐好装好孩子,他想起手里的豆浆,慌忙塞进了挂在画架边的袋子里。
      “今天还是临摹几何体透视,上午一张,放学前交上来。”
      赵成峰撂下一句就去了其他画室。
      
      陈遇拿了张画纸,熟练铺到画板上面,拔了画板左下角的四个黄色小钉子,钉在画纸四个角。
      这个画室除了她,还有个女生,潘琳琳,跟她同校,最近请假没来,其他几个男生她都不熟,她安静地做着自己的事。
      
      外面大厅响起《天堂》的旋律。
      整个世界似乎一下子空寂悠远起来。
      
      “人生艰难啊。”
      谢三思一边解决早餐,一边碎碎叨叨:“好不容易撑过了练排线的艰苦岁月,又迎来了几何体。”
      “尼玛的,正方形跟三角形多可爱啊,长方形和三棱锥那是人画的吗?”
      “还要画透视线,干!”
      
      除江随以外的两个男生都在听谢三思吐槽,只是碍于不是一个高中的,关系一般,就没加入进来,心里深有体会。
      每次画出一个几何体,自己怎么看都觉得很完美,可当自己一连暗处的透视线,就发现哪哪都对不上,画的全都是错了。
      最可怕的是,因为是在4k的大纸上作画,要求线条要直且准,很多时候自己对透视的理解是对的,可在画线的时候,握笔,屏息,运笔,然后手羊癫疯似的一抖,线就画歪了。
      学画画好难。
      后面的静物,石膏,写生什么的,不敢想。
      
      谢三思吐槽完了,发现没人鸟自个,他哀怨地叹口气,有点想念潘琳琳那厚脸皮了是怎么回事?
      “随哥?”
      谢三思敲敲江随干干净净的画板:“您今儿个也歇息?”
      “歇。”江随带上耳机。
      谢三思颇为感激,兄弟,还好有你垫底。
      
      .
      上午快放学的时候,第一画室的刘珂来串门:“阿遇,你线条还要练呢。”
      说着就拿了陈遇的铅笔,在她画纸上的圆形体旁边排线。
      “两头轻,中间重,这一点基础你做到了,但是你在排线的时候,从疏密,深浅的过度不太行。”
      刘珂挥动铅笔,声音夹在笔尖跟画纸摩擦出的犀利沙沙声里:“一笔下去,要干脆利落,放开点,你握笔的姿势很标准,肯定能把线条排好。”
      
      陈遇看刘珂排出的线条,整齐有序,果断明确,她盯了会:“我晚上回去练。”
      刘珂把铅笔还给她,趴在她的肩头,压低声音:“对了,我听说了你跟江随的事。”
      
      陈遇:“什么?”
      刘珂:“说是你们俩有一腿。”
      陈遇拍拍自己的腿:“两条。”
      “……”刘珂,“走,去wc说。”
      
      .
      陈遇跟刘珂去厕所,碰见江随在水池边洗手。
      指甲修剪的整洁圆润,指骨冷白修长。
      小臂跟手的线条十分流畅。
      
      察觉到背后的两道目光,江随偏头,只是随意掠了眼,他就把脸转回去,继续洗手。
      
      刘珂冷哼:“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
      陈遇往女厕走。
      刘珂跟上去:“阿遇,我跟你讲……”
      
      片刻后,陈遇先解完手出来,发现江随还在,没走,他眉眼低垂,有一下没一下地拨着腕部的银链。
      十指泛着冷色。
      
      陈遇打开水龙头,江随启唇:“喂,小黄毛。”
      天生头发黄的陈遇眼角一抽,没理。
      有脚步声靠近,裹挟着极淡的香味,不清楚是洗衣粉还是熏香,直往她鼻息里扑。
      
      陈遇关掉水龙头转身,仰起尖尖的瓜子脸,隐隐可见浅青色的血管。
      江随停步,眯眼。
      
      女孩个子到他胸口,身形纤瘦,脸白,睫毛浓郁,眼珠漆黑,盯着他时,让他有种被初雪揉了一脸的错觉。
      又冷又清冽。
      
      江随舔了舔后槽牙,手抄进口袋里,微微弯下腰背:“说个事儿,明天的灌汤包算了,厕所的卫生你自己搞。”
      陈遇扫视厕所。
      地砖上都是从画室带进来的铅笔灰印子,脏兮兮的。
      
      陈遇很快就拒绝江随的提议,并搬出自己的想法:“厕所的卫生你负责,明天给你带两个灌汤包。”
      不等江随甩脸色爆炸,陈遇淡淡加码:“比你今早买的那家店的还要好吃。”
      深爱灌汤包的江随有一秒动摇,他玩味地笑出声:“你说我就信?”
      
      陈遇重新转开水龙头,够到水池边的肥皂,打在右手小指外沿,揉搓着残留的铅灰。
      就在这时,刘珂出来了,陈遇给她让位子。
      
      江随立在原地,没动,他在想C城有哪家的灌汤包是他没吃过的,一时没注意挪开。
      陈遇的脚踩到了他的球鞋。
      
      爱鞋如命的江随看一眼新鲜出炉的脚印,卒。
      享年十八。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七夕快乐啊小可爱们,明天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