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江随面色森然地把门一摔,回家刷鞋去了,下午晚上都不见踪影,似乎被陈遇伤得很重。
      
      画室每天都是十点放学,第一画室的人一般要画到零点。
      陈遇做好了一边打扫厕所卫生,一边等刘珂的准备,没料到谢三思会留下来帮忙。
      “是随哥的意思。”
      谢三思把鞋底在拖把上蹭蹭:“我中午回家吃午饭的时候,接到了他的电话,他给我安排的这差事。”
      “还说,还说……”
      陈遇面无表情:“两个灌汤包。”
      谢三思:“宾果!”
      
      陈遇拿了抹布擦洗水池周围的瓷砖边沿。
      谢三思拖几下地,不要脸地套近乎:“陈遇姐姐。”
      陈遇原本想,这人是画室最小的,喊她姐就喊吧,下一刻就听他又来一句:“你跟我随哥的名字很配,像天生一对儿。”
      
      周遭气流凝固了。
      陈遇停下手里的动作回头,嘴角冷冷的:“什么?”
      谢三思的头皮顿时一紧,他哈哈干笑两声:“没什么没什么。”
      陈遇把头转回去,接着擦洗水池。
      谢三思咕噜咽了一口唾沫,好冷好凶。
      
      .
      快十一点的时候,谢三思骑车回家,拨了自己房里的电话机,“叮叮叮”按了江随家的号码。
      “随哥。”
      谢三思在电话接通后问:“是随哥吧?”
      江随在看小说,正看到精彩部分,不耐道:“有屁快放。”
      
      谢三思唉声叹气:“我好像在陈遇面前说了不该说的话。”
      江随来了点儿兴致:“你说了什么?”
      谢三思一五一十交代:“我说你们名字般配,天生一对。”
      江随的兴致无声无息膨胀:“她什么反应?”
      谢三思回想了会:“很可怕。”
      “像是要揍我。”
      江随:“……”
      谢三思自顾自的往下说道:“我感觉到了一丝丝嫌弃。”
      
      江随愣了一下,“腾”地坐直,手里的电话线因为这个动作一扯,床头柜上的座机被拽着掉下来,悬在半空。
      操,小黄毛看不上老子?胆儿肥啊。
      江随后知后觉关注点有些傻逼,他青了脸,随意把座机抓了丢床头柜上,掰扯绕到一块的电话线,口气很差:“行了,挂了。”
      
      “等等!”
      谢三思嘿嘿嘿:“随哥,你真对陈遇没意思啊?”
      “平时那些追你的,你鸟都不鸟,我可是头一回见你搭理妹子,又是找她要吃的,又是让她给你带早饭,这次不正常,忒不正常了。”
      谢三思一股子津津有味的八卦腔:“你是不是也透过名字看本质,觉得她是命中注定的有缘人呐?”
      江随冷着脸挂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老子只是想吃灌汤包而已。
      
      .
      陈遇练习排线练到凌晨三点多,眯了一会就起来了。
      天色迷蒙。
      二楼通往一楼的露天铁楼梯冰凉凉的。
      
      陈遇踩着楼梯轻手轻脚下楼,还是惊动了房里的父母。
      “阿遇,起这么早?”
      “睡不着。”
      房里有悉悉索索的声音,陈母拿着木梳子出来,边梳理头发边问:“昨晚你几点睡的?我怎么感觉半夜你还在走动?”
      陈遇拎了水壶去接水:“画的不好,只能多练。”
      陈母担心女儿的身体:“你回来都那么晚了,不差那点时间。”
      “集训只有三个月,一月份就开始单招了。”陈遇去给院子里的几大盆芦荟浇水,“我学画学的晚,基础不扎实,不抓紧时间不行。”
      
      陈母弄掉梳子上的发丝:“小珂画的好不好?”
      “好。”陈遇说,“她是画室画得最好的。”
      陈母立即从屋檐下走到院子里:“那叫她多给你提点意见,你能少走弯路。”
      “周末你们放假,你把她叫到家里来,妈做好吃的。”
      陈遇撇嘴:“我们没周末。”
      “……妈忘了。”
      陈母叹气,现在的孩子上大学,竞争大,不管是普文普理,还是美术,哪条路都不好走。
      
      .
      陈遇在大桥上看到了江随,她把车龙头一转,往那边骑去。
      
      江随嘴边叼着阿尔卑斯棒棒糖,一手抄在口袋里,一手搭在护栏上,屈指跟着耳机里的歌声节奏敲点。
      手指一顿,他半阖的眼掀了掀,望着从淡金的光晕里骑着自行车过来的女孩。
      眼眸里的冷漠跟漫不经心瞬间消散,突增几分深情。
      灌汤包来了。
      
      陈遇读懂少年的眼神,不禁抽了抽嘴,她把车停在江随面前,单脚撑地:“不就是个包子,有必要在桥上堵我?”
      江随咬着棒棒糖,白色小棍子一抖一抖:“两个。”
      陈遇:“……”
      
      “再说,”
      江随拿掉棒棒糖,烦躁地“啧”了声:“昨儿就因为几句话,画室传他妈的沸沸扬扬。”
      见女孩乌黑的瞳仁里波澜不起,他忽地生出一股趣味,朝她前倾身体,凑近看她,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白瓷般的脸上:“还是说……”
      “你希望跟我有什么?”语调放缓,裹着些许轻佻。
      陈遇无动于衷地吐出三个字:“我有病?”
      江随第一反应是耳熟。
      末了想起,他也是这么回的谢三思,一字不差。
      
      江随喉间溢出一声轻笑:“这方式我挺常见的,欲擒故纵。”
      陈遇木着脸:“你很自恋?”
      江随鼻子里发出慵懒的音:“是啊。”
      陈遇:“……”
      
      江随逗女孩的兴致来的突然,消失的也很突然,他把唇边的弧度一收,面色淡漠地直起身,将棒棒糖塞回嘴里。
      “运河的风景很不错,尤其是早上,能引人思考。”
      江随靠在护栏上,风撩动额前发丝,轮廓分明清晰的脸上神情闲散:“人为什么活着,想活成什么样,未来要怎么走,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陈遇面无表情地听他装逼。
      江随肚子饿了,逼没装完就草草收尾,咔咔快速吃掉棒棒糖:“包子呢?”
      陈遇捞了背包打开,拿出一个橙色保温盒。
      
      .
      天边的阳光渐渐明晰,女孩一头发丝金灿灿的,有一缕被风送到了江随眼前。
      江随吹开那缕发丝:“小黄毛儿。”
      陈遇冷眼一扫。
      江随十分无辜的样子:“你确实是黄毛,我也没扭曲事实,不是吗?”
      陈遇脚一勾踩踏板,作势要走。
      江随拽住她的车后座:“好了好了,陈同学。”
      灌汤包要紧。
      
      陈遇按着保温盒:“包子给你,昨天的事两清。”
      江随的视线挪上去:“好吃才两清。”
      言外之意是,不好吃,没完。
      
      陈遇没再跟他废话,把保温盒一开。
      江随微愣。
      保温盒是一格一格的,每个格子里都放着一个灌汤包。
      整整齐齐,显得小巧精致。
      
      陈遇用指甲抠开灌汤包上面的那层透明盖,一股纯正的香味顷刻之间冲了出来。
      “你拿一下。”
      没动静。
      陈遇抬起头,发现少年在用深邃炙热的目光凝望灌汤包,她嫌弃地提高音量重复一次:“拿着。”
      江随回过神来,郑重接过保温盒。
      那架势,像是捧着全世界最珍贵的东西。
      
      陈遇腾出手,在背包外面的口袋里摸出一小袋吸管,给他一根。
      江随轻嗤:“这么有仪式感。”
      “那我怎么吃?”他拿走吸管,挑挑眉,“直接在盒子里……”
      话没说完,就见一只细软的手伸过来,端起最外面的一格。
      
      江随:“……”
      尼玛,这保温盒里的格子竟然是活的。
      
      .
      江随把吸管抵着灌汤包热乎乎的薄皮,轻柔戳进去,他衔着吸管,吸一口。
      汤汁滑溜丰盈,清香满溢。
      江随把那口汤汁咽下去,气息粗重了起来。
      
      平时江随的世界里只有三样东西,灌汤包,球鞋,歌,他不关注哪个女生,但他也知道陈遇在画室很有存在感。
      一是她来那天,男生们破常规的骚动,二是他们的名字梗。
      别人私底下叭,谢三思在他耳边叭。
      
      江随多少知道一点,这女孩一心扑在画画上面,不来事,面对他的时候并没有其他心思。
      因此也没必要扯谎。
      既然说有比老园还好吃的灌汤包,那就一定有。
      
      江随秉着对灌汤包认真热情的态度,早上只吃了根陈遇昨天给的棒棒糖,没吃别的,就等着这一口。
      结果等到了。
      的确比老园的要好吃,一点也不掺杂水分。
      要命了,妈的,要命。
      
      陈遇见少年先是被点穴了一般,她正要说话,他倏然紧紧盯过来。
      “哪儿买的?”
      “这你别管。”陈遇等着去画室,“你赶紧吃完。”
      江随低着头逼近她,目光不移,俨然就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霸道强势姿态。
      
      陈遇全身拢在少年的阴影里,这感觉让她很不适,她拧了一下眉心:“我妈做的。”
      江随脱口而出:“你妈还缺儿子吗?”
      
      全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江随尴尬得耳根发热,又带着从未有过的别扭,浑身极不自在,他偏过头低低咳一声,余光发觉女孩看过来,顿时铁青着脸,恼怒地骂出声。
      “操,这包子里面放毒了吧?老子只吃喝了口汤汁,怎么成傻逼了?”
      陈遇:“是你本身有很大的潜力,只是被激发出来了而已。”
      江随:“……”

  • 作者有话要说:  陈遇:灌汤包我也会做。
    江随:那你缺男朋友吗?
    陈遇:缺,但不要沙雕。
    江随:还好我不是。
    ————感谢小可爱们的厚爱
    感谢 小白鸽子 的地雷x4
    感谢 我家二爷 的地雷x4
    感谢 ?微笑向暖 的地雷x1
    感谢 鸠九道 的地雷x1
    感谢 阿瓦达索命 的地雷x1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