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路又被堵住了。
      逼仄阴暗的巷子里,气氛一触即发。
      
      陈遇抿了抿嘴,小声开口:“江随,我包里有两个梨子。”
      江随个头比她高很多,没听清,他把腰背弯下来,眼神询问。
      陈遇示意他看自己车筐里的背包,微踮脚,凑近点说道:“里面有梨子,甩人身上挺疼的,砸脸上更疼。”
      意图明了,点到为止。
      
      “……”真是好厉害的武器。
      江随不合时宜地笑出声。
      
      前后包围的几个混混瞪眼,我了个大草。
      这小子笑了?啊?还敢笑?什么意思?挑衅是吧?
      
      烟花烫男冷酷地一抬手,让兄弟们稍安勿躁,他对着青石板弹弹烟灰。
      “妹妹啊,哥哥话还没说完,你走什么?”
      陈遇一言不发。
      肩上的力感跟温度透过牛仔外套,丝丝缕缕往皮肉筋骨里渗,这让她感到安心。
      
      “卧槽!”
      一爆炸头突然发现了什么,满脸横肉地冲上前嚷骂。
      “你一身城隍庙批发市场货,”他指完女孩,又指少年,“你一身阿迪耐克。”
      “去你妈的一对儿。”
      “我信了你的邪。”
      “果然是假的,耍咱们玩呢。”
      “操了!”
      “三哥,这你能忍吗?被当猴儿耍了啊卧槽!”
      “当然……不,不不,不能忍,干,干,干……干干……”
      “干他娘,好了,我替你说了,安息吧。”
      
      几个混混正在喷口水,忽地听见老大来一句:“阿迪耐克很牛?”
      他们看看老大身上的邦威,沉默一秒,齐齐把头摇成拨浪鼓。
      “比不上邦威的潮流跟帅气。”
      “邦威牛。”
      “不走寻常路,吊。”
      
      .
      江随俯身,温热的气息吻上女孩耳朵:“这种傻逼都让你遇到了。”
      陈遇有点痒,肩缩了缩。
      
      帅哥美女靠那么近说话,很养眼。
      混混们里面有人看呆,被同伴踹了一下屁股。
      几人七嘴八舌地叫骂着。
      
      江随笑道:“几位慢慢聊,我先带我媳妇儿回家了。”
      自行车没推动。
      后头被拽住了,爆炸头龇牙咧嘴。
      “还你妈的媳妇。”
      “小子,找死是吧?”
      
      江随侧低头,看向被自己圈在臂弯里的女孩,十分的无辜:“媳妇儿,他们不信我们是一对,怎么办?”
      陈遇一边恶心他故意这样,一边有种不好的预感。
      
      江随做出沉吟的表情,忽然笑了起来:“那我们亲一个。”
      陈遇下意识掰肩上的手。
      “别动。”
      江随揽着她,嗓音压得很低,如同耳语:“人多,我打不过。”
      “我们要智取。”
      陈遇被他严肃的神情怔到了。
      
      “亲一下,还是被打,或者……”江随看着她明亮清冽的眼睛,“被拖到巷子里,叫破喉咙,二选一。”
      陈遇的眼角直抽。
      
      江随慢慢靠近女孩紧抿的唇,嗅到她无措不安的呼吸,像软软的小动物,他的动作轻微一滞,喉结上下滚了滚。
      下一秒就继续,头微微侧向右边,摆出一个要吻上去的姿势。
      既温柔动情,又有几分漫不经心。
      
      陈遇僵得跟一根木头似的。
      江随在距离她嘴唇一寸距离时,顿住,眼底划开一丝幼稚笑意,胸膛震动:“逗你玩的。”
      陈遇欲要变脸,按在她肩上的修长手指猝然加力:“蹲下。”
      几乎是毫不迟疑,她本能地照做。
      
      陈遇直觉在那一刻,一股劲风从她头顶呼啸而过,她在自我保护功能的启动下紧闭双眼。
      
      “啊——”
      烟花烫男本来是想伸手去拉女孩的,中途冷不防被不明物砸中,脸疼得皱成老菊花。
      接着头上又传来一阵剧痛。
      
      巷子里响起杀猪般的凄厉惨叫。
      
      烟花烫没去管颧骨挨的那一拳,他抖着手去碰头,泪流满面,老子今天刚做的时髦发型!!!
      
      这一出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
      几个混混本来都在等着看打啵儿,事发突然,他们眼睁睁看阿迪耐克抄起一背包,对着老大的脸砸过去,又一把抓住老大的烟花烫,把他扯过去,强硬的拳头二连杀。
      下手简单粗暴。
      又快又准又狠,一通爆发,都不带冷却的。
      
      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老大已经凉了。
      他们顿时如同一窝失去鸡妈妈的小鸡崽子,瑟瑟发抖战战兢兢。
      气势没了,队形也没了。
      
      “还他妈愣着干什么?”
      鸡妈妈烟花烫男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扭曲着脸吼:“给老子……”
      
      没等他说完,江随就把背包塞回车筐里,将车一拎,迅速跨上去:“走。”
      陈遇连忙坐上后座。
      
      车轮碾过跷跷板似的青石板,溅起脏臭的泥水,掩住混混们的咒骂声,风一般消失在巷口。
      
      .
      对面饭店五楼,谢三思一直在往楼下看,他正要转头吃点东西,视野里突然出现一辆黄色自行车。
      俊男骑车载美女,都是熟人。
      就跟拍电影似的。
      
      谢三思看到这一幕,目瞪口呆。
      江秋秋咽下嘴里的虾仁,好奇地伸头:“小谢哥哥你看什么呢?”
      “没什么。”谢三思忙把帘子拉上。
      少儿不宜。
      
      江秋秋玩玩自己的小辫子,老气横秋地叹口气:“我哥怎么还不回来?他什么去了呀?”
      谢三思:“泡……”
      话声戛然而止。
      
      江秋秋睁大眼睛:“泡什么?”
      谢三思把嘴一咧,脸上堆笑:“泡泡糖要吃吗?我包里有。”
      江秋秋嘟嘴:“不吃。”
      “那再喝点汤,咦,还有块儿小鸡胗。”
      谢三思好不容易安抚好小朋友,仿佛苍老了三五岁。
      
      随哥开始多管闲事了。
      谢三思想,这实在是个堪称奇迹的改变。
      
      .
      小超市门口,江随按刹车:“下来。”
      陈遇跳下后座。
      
      江随脚一伸,勾了下车撑,将车停在旁边,低头看面前的女孩,眉头皱着,不知在想什么。
      
      小超市隔壁是家精品店,音响声挺嚣张。
      《2002年的第一场雪》刚谢幕,接在后面登场的是《老鼠爱大米》。
      刀郎垄断的市场,被今年夏天的这首歌砍断,横空出世,所向披靡,带起一个全新的网络歌曲时代。
      论洗脑程度,各有各的精髓。
      
      这一年,刀郎跟老鼠在大街小巷厮杀,战况激烈凶残。
      江随一听这旋律,就快听吐了。
      他正要说换个地儿,却见女孩在认真听歌,话到嘴边,打了个弯。
      
      “我听见你的声音,有种特别的感觉。”
      “让我不断想,不敢再忘记你,我记得有一个人……”
      “……”
      
      歌声轻轻柔柔,如情人耳鬓厮磨。
      陈遇捞出车筐里的背包,拉开拉链看看:“梨子没碎。”
      江随的面色漆黑:“你就只关心你的小梨子?”
      陈遇拿了个出来给他看:“大的。”
      江随冷嗤:“哇哦,真的欸。”
      
      陈遇轻抿嘴角,乌羽般的睫毛扑扇。
      江随等半天也没等到她的反击,新鲜了。
      
      “我会轻轻在你耳边说,对你说……”
      精品店的歌在响,江随的目光落在女孩微微张合的唇上,说什么了吗?
      他听不清。
      
      歌声深情唱着:“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不管有多少风雨……”
      
      江随盯着女孩拨头发时,露出来的白皙小耳垂,有一点儿走神:“你说什么?”
      陈遇重复道:“谢谢。”
      江随还是没听见,但他不承认是自己心不在焉,他暴躁地冲着精品店方向骂了声:“妈的,吵死了。”
      “你,”他虚虚指向女孩鼻尖,“大点声,再给我说一遍。”
      “我说,”
      陈遇踮起脚,凑到他耳边,面无表情地吸口气,大声一字一顿:“谢——谢——”
      江随耳鸣恍惚,犹如灵魂出窍。
      ……操。
      
      .
      江随听力恢复了,老鼠也放完了,又换成刀郎,这回是《冲动的惩罚》。
      真他妈要疯。
      
      江随要回饭店了,汤还没喝完:“走了。”
      这么说着,他没迈几步就停住,扒扒脑后的发尾,转身:“巷子里那会儿,我那么喊你,那么对你,你不介意吧?”
      陈遇摇头:“不介意。”
      江随见她这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平静样,心里头就不快了,语气也锐利起来:“你怎么不问我介不介意?”
      陈遇轻挑了下秀眉:“不是你自己提的?”
      
      江随语塞,绷着脸道:“那叫应急措施。”
      陈遇“哦”了声:“你介意?”
      江随冷着眉眼:“介意。”
      陈遇沉默几个瞬息:“知道了。”
      
      江随的额角暴跳,这是什么回答?
      搞得就跟他是无理取闹的小媳妇儿一样。
      
      江随捏两下后颈:“巷子里的事,只能你知我知。”
      乐于助人英雄救美侠肝义胆这种标签,不适合贴在他的人生当中。
      莫名奇妙。
      
      陈遇提醒:“那几个人都知道。”
      “不包括他们。”江随说,“画室不要有第三个人知道。”
      陈遇淡声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江随闻言,心里更不快了,疑似有种心肌梗的感觉。
      算了算了,回去喝汤吧。
      
      江随刚迈开脚步,就被叫住,他侧身的时候,一个大黄梨就被送到他眼皮底下。
      “这个给你。”
      “陈同学这是什么意思,是觉得一句谢谢太没诚意,所以加个梨?”
      “随你怎么想。”
      “……”
      
      江随不喜欢吃水果,他的余光扫向女孩拿着梨的葱白手指,掠过她袖口处的一小截纤细手腕。
      上面系着一圈红绳,衬得周围皮肤更白。
      
      陈遇胳膊酸了,准备把手放下来时,手上一轻。
      梨落在少年手中。
      
      “行了,梨我收了,事儿翻篇了。”
      江随拿着梨转身往前走,抬起一条手臂,慢悠悠地扬了扬。
      陈遇在原地待了片刻,骑上自行车走了。
      
      .
      饭店里,谢三思把小朋友哄到三楼打电脑,陪着玩了一把牌,他返回包间,想把剩下的玉米烙吃掉。
      进门就看到了桌上的大黄梨。
      
      “随哥,你回来了?”
      谢三思在包间里东张西望:“随哥?随……”
      
      江随从洗手间里出来:“叫你爹呢。”
      “嘿嘿,这个是哪儿来的?”
      谢三思拿起梨。
      “放下。”江随说。

  • 作者有话要说:  烟花烫:各位,我没领盒饭,后面还有我的戏,论助攻,我是敬业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