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1 ...

  •   本文原名《鸦片玫瑰》
      
      程梨被摆了一道。
      她不知道那条手机短信到底是谁发给她的:周子逸在八号仓喝醉了,你来接下他,1302。
      
      程梨这会儿正在兼职,忙得不可开交。对方是用周子逸的手机发过来的短信,她走不开,干脆直接打了个电话过去。
      
      无人接听。
      
      程梨看了一眼窗外,三月的雨说下就下,乌云压下来,瞬间织起了密密麻麻的雨帘。
      她想起前几天周子逸和她闹脾气,怪程梨的心思不在他身上。
      
      程梨这回要是不去接他,说不定两人又要吵架。
      她不想要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吵架上。
      
      程梨放下手中的活,去和值班经理请了两个小时的假。
      她在一家咖啡厅兼职,周六,周日两天,薪水还不错。
      而且自从她来了这家咖啡厅后,像是福音降临,咖啡厅的生意翻了一倍,老板一高兴给她涨了工资。
      
      老板也知道,是因为程梨长得好看,自带吸引人的气场,自然成了咖啡厅行走的活招牌。
      
      程梨倒是对此没感到多受宠若惊,她还是该做她的事,对待老板不卑不亢。
      
      人嘛,总是对美貌的人持有较高的宽容度。
      
      外面下着瓢泼大雨,雨珠砸在地上旋即砸出一道道水花。
      
      程梨咬了咬牙,拦了一辆出租车。十五分钟后到达八号仓。
      车门一打,一阵冷风夹着水汽扑过来,程梨不由地抖了一下,低声骂了句“操”,然后“砰”地一下把门关上了。
      
      周子逸还挺能来事儿。
      
      程梨把黑色包放在头顶,踩着水坑快步走到拐角处的八号仓酒吧。
      程梨站在酒吧门口,随手捋了一下身后头发的水珠,带着一身的水汽推开玻璃门就进了酒吧。酒吧里灯光迷离,透明酒杯折射出一张张放松或者疲惫的脸庞。
      
      程梨图省事直接喊了一名服务员,然让他带她去包厢1302。
      服务员略微惊讶的看了她一眼,最终还是伸手按了电梯,带她去了包厢。
      
      厚厚的手工地毯铺在上,服务员穿着黑色制服,领口的红色蝴蝶结系得齐整。
      门是虚掩着的,即使这样,服务员还是敲了敲门。里面时不时地传来起哄和尖叫声,夹着女生娇俏的笑声。
      “什么事?”里面传来一道声。
      “您好,外面有人找,方便进去吗?”服务员问道。
      
      里面没了声,紧接着一阵哄闹声响起,服务员的这句问话好似被淹没了。
      
      程梨站在一边等了一会儿,服务员一直没等到回应,捏了一把汗。
      里面都是一群必须供着的祖宗,尤其是开卡的那位主,最不喜欢中途有人打扰。
      这样的事情上次发生过一次,后果……他不敢再往下想。
      
      正当服务员犹豫想劝程梨再等等着,程梨站直了身子,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里面的一群人正在玩游戏,起哄着劝一位男生对瓶吹,尖叫声此起彼伏。
      
      程梨走进来的时候,他们像按了暂停键,动作呆滞了一秒,随机反应过来。
      
      其中一位微胖的男生上下打量了她一眼,问道:“你谁啊?”
      程梨没有应,她粗略地扫了一圈,开口:“周子逸在不在?”
      
      “在里面那个小包厢。”另一位男生见是个美女主动献殷勤道。
      
      过了三秒,男生看着程梨,才认出她是谁,然而他眼睁睁地看着程梨朝那个小包厢走去,急忙开口阻拦:“哎……”
      “她就是十三班的程梨吧,好漂亮啊。”其中有女生小声地感叹道。
      
      程梨披着一身湿气进来。要说程梨的长相在三中阿,或者按当下的审美来说,她是称不上美人的。
      她的眉骨很高,瞳孔是慵懒的棕色,小窄方脸,脸颊处还有淡淡的小雀斑,红唇。
      
      严格来说,这不是什么精致的长相,拼在一起却莫名地和谐。像是在一片空旷千篇一律的空地上,横空劈了一条亮光。
      
      在学生时期流行拉直或烫染时,尤其是她身后那头蓬松的长卷发,程梨一般任其像杂草般生长,不怎么打理。
      
      这样特立独行的程梨走到哪都能吸引人的目光。三中有蛮多一部分人效仿她的穿着打扮,可惜本人并没有放在心上。
      
      除此之外,大家对她的了解乏善可陈。
      
      哦,还有一点,不好追,难相处。
      
      有位女生的语气有些酸应了一句:“一般。”
      
      “我靠,她就是程梨啊,把我子逸收拾得服服帖帖的那位高二校花,挺正的。”有人说道。
      那位微胖的男生笑道:“说什么呢,你把我们闵从语女神放哪了?”
      “阿圆,快别开我玩笑了。”被提到的闵从语有些不好意思。
      
      程梨压根不想听他们废话,包间挺大,她从这边走到另一边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角落这的气场变化。
      
      怎么说?有点冷,也过于安静了。
      
      程梨站在小包厢门口,刚要推门进去,透过玻璃清晰地看见她的男朋友周子逸,正搂着一位女生,同她忘我地接吻,手还适时地放到了人家胸上。
      那一刻,饶是程梨再怎么淡定,气血也一瞬间涌了上来。
      
      亲眼撞见男朋友劈腿是什么滋味?特别是程梨这种难得把心交付出去的女生。
      程梨胸前起伏了一阵,又逼自己把那股郁气吞回去。
      
      也好,干脆进去做个了断。
      她不是那种站在门外看着男朋友劈腿,哭得一脸伤心又不敢挑破,一个人仓皇逃跑的怂货。
      
      程梨的手放在门把上,凝思一想,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程梨右手边的沙发上,她一侧头,率先看到的是一只手,骨节分明,脉络清晰,修长的手指搭在玻璃杯上。
      
      她这个角度看不清对方的面孔,应该是跟他们差不多大的一位男生,整个人窝在沙发里,脸陷在阴影里,看不太清表情,身上散发的气场稳,有一种置身事外的淡定。
      明明他是坐在角落里,却是让人无法忽略的存在。
      
      程梨总感觉他一直在看这边的好戏,仿佛知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她不想费劲再探究,光凭身体反应,俯身探过去,直接夺走了他手上的红酒,低声说了句:“借用一下。”
      程梨举着酒杯就推门进了小包厢,并没有听到背后一片吸气的声音。
      
      小包厢里的灯更暗一些,空间小,更容易挑起暧昧的气氛。
      程梨推门进来发出的声音惊动了周子逸,他本来就做贼心虚,这会儿一偏头看见是程梨,脸上的表情跟调色盘一般,五彩纷呈。
      女生的脸孔有些熟悉,程梨看了半天没想起来是谁。
      
      女生像是被吓到了,急忙往周子逸怀里躲。
      
      周子逸往后退了一下,女生扑了个空,有些挂不住。
      “程梨,你听我解释,我就是喝多了……”
      “真的,之前我们不是吵架了么,你又一直不理我,我被多灌了几杯,一时糊涂就……”周子逸神色局促,急忙解释。
      程梨神色不变站在两人面前,心中却不禁冷笑。
      
      同时喜欢两个人,心意不坚定,是渣。做错了事把责任推给别人,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不是人,合起来就叫人渣。
      
      “说完了吗?”程梨冷不丁地出声。
      周子逸欲张口再解释点什么,发现无从辩驳。
      
      “说完了?那我说了,”程梨认真地看着他,“周子逸,我这话我只跟你说一次,我们分手吧。”
      “两清了。”
      话音刚落,程梨举着酒杯朝他们泼了过去,女生立刻发出一声尖叫。
      程梨把酒杯放在一边,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周子逸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方面他对于赵灵月是醉酒的意乱情迷,另一方面是有赌气的成分在里面。
      
      程梨是他费了好大劲追了大半年,好不容易才追到的。程梨刚答应他那会儿,周子逸兴奋得不得了,可是相处的愈发久了,他发现程梨是块捂不热的硬石头。
      
      除了必要的早晚问候,程梨从来都不会主动找他。有时候,周子逸故意和一些女生走的很近,心里期待着流言传到程梨耳边,她会来质问他。
      
      可是一次也没有,有次周子逸实在是忍不住了,跑去问程梨为什么不吃醋。程梨淡淡的回了句“我相信你”。
      
      一句话把周子逸堵得哑口无言。
      
      周子逸想起有次,放学后打篮球中场休息时,男生们说起了球,不知道又怎么扯到女人身上去了。有男生开玩笑道:“子逸,你和程梨到几垒了?”
      
      说出去谁也不相信,两人在一起快来两个月了,他只牵过程梨的手。周子逸有些尴尬,笑了笑。
      
      可这一笑,在别人眼里就是默认的意思。他们之间交换了眼神,好奇心起:“可以啊,子逸,程梨那么盘靓调顺的妞都被你搞到手了,什么滋味啊?”
      
      周子逸心底虚荣心起,顺手推舟的发问:“你说什么滋味?”
      
      咂舌和起哄声四起,他们要问更进一步的时候,廖飞宇忽然开了口,语气有些冷:“还玩不玩了?”
      
      一群人这才作罢,周子逸虽然有些松口气,却回味个中的滋味起来。也对,他得到了他们都得不到的东西。
      
      周子逸继续死心塌地的对程梨好,直到赵灵月的出现,她温柔善解人意,又时刻照顾到他的感受,于是周子逸有几分心动。
      
      程梨目前只想离开这个让人难以呼吸的地方。一踏出小包厢门的时候,不知道谁趁她愣神之际,伸出脚绊了她一下。
      
      地转天旋间,程梨落入一个结结实实的怀抱里,并且准确的坐在了对方的大腿上。程梨第一瞬闻到的是尤加利叶的味道,凛冽又极具侵占性。
      
      程梨背对着他,看不到他的面孔,总觉得身后这个人像一阵旋涡,一不留神就会掉进旋涡里。
      
      而后,周子逸追了出来发出声响,程梨回神得快,试图从他身上起来。不料,对方的手掌揽住她的腰,微微俯前身来,薄唇离她的耳朵有半寸,热气呼在耳边,程梨心底不自觉的涌起一股战栗。
      
      “怎么,占了便宜就想跑?”响起一道不容忽视的询问。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你们来~
    前三章每章留言都发红包。
    因为文案里不让写,在这说一下,关于乐队知识,校园生活,瞎扯的。
    校园部分一切都是童话设定,不喜欢的可以点叉。过来上课的就不必了。
    坏女孩VS痞少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