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 ...

  •   
      可惜,程梨是那种一旦回神过来就十分理智的人,她拨开那人的手,干脆利落的站起身。身后的周子逸有些不满的喊了句:“飞哥。”
      
      程梨心里记住了这个称号,准备回去再算,也不管盯着她的都什么眼神,头也不回地准备往外走。
      
      这时,程梨的手机适时地响了起来,她低头一看“谢北来电”,于是点了接听。
      
      正值周子逸晃神之际,程梨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包厢。
      
      “梨姐。”对话那头谢北的语气带了点商量的语气。
      
      “没空。”程梨毫不犹豫地说。
      谢北是程梨为数不多的朋友,他这个人,吊儿郎当地没个正形,以程梨对谢北的了解,他一叫梨姐准没好事。
      
      果然,下一秒谢北急切的声音通过听筒传来:“梨姐,你兼职的那地儿是不是八号仓比较近,1302,找一下廖飞宇这个人,说有人找他拿一个徽章。他知道怎么回事,会给的。”
      
      “不帮。”
      
      “我真的脱不开身啊,梨姐,你就帮我一回,”忽然,听筒那边传来一阵碰撞的声音,谢北嚷嚷道,“我操,都说了徽章不在我这,老子是能吃下去还是能变现?”
      
      “你妈的……动什么手…”
      
      随即电话传来拖棍子的声音和骂声,紧接着谢北就挂断了电话。
      
      程梨看这情况,感觉不把东西送过去的话,谢北至少被打成三级残废。
      
      程梨刚走出包厢门,又折了回去,恰好撞上急急追出来的周子逸。不等周子逸张口,程梨问他:“廖飞宇是哪个?”
      
      她的语气平静,没有掺杂其它情绪的,周子逸发现这个事实后,脸上的表情黯淡了几分。
      
      “就是刚才……”周子逸有些尴尬地说。
      
      程梨转瞬对上了哪号人物,等她再次回到包厢门,其他人对于她的返回都投来讶异的眼神。程梨走到角落的那个人面前,开口:“你是廖飞宇?”
      
      话音刚落,包厢内的灯晃到这个人面前。廖飞宇的脸立刻如斧刻般清晰在眼前,侧脸轮廓立体,鼻子高挺,整张脸的线条是不拖泥带水的干净。
      
      他穿着黑色卫衣,懒散地窝在沙发上,骨子里透露出一股不羁。廖飞宇一手夹着香烟,烟雾袅袅上升,他抬起头,嘴角噙着笑意:“女孩子一般用这个句式问我,一般是来要号码的。”
      
      廖飞宇话音刚落,包厢里发出一阵哄笑,有人笑骂道:“都给我学学,飞哥不轻易一出手,一出手……”
      
      廖飞宇,学校的风云人物,家庭背景实力雄厚,长得帅,成绩好又很会玩,有些浪荡,有一个同样各方面优秀的青梅竹马。
      
      这些模糊又笼统的信息还是程梨上厕所时,听到学校那群女生每天不厌其烦的讨论,才知道的。
      
      不出意外的话,这种人和她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可因为谢北那个事多的,程梨不得不和他搅在一起。
      
      程梨并没有像别的女孩子一样,被撩得脸红心跳。她在酒吧里兼职多久,什么场面没见过。
      
      “谢北说有个徽章在你这,麻烦给一下。”程梨伸出手掌。
      
      按平常,只要不惹什么事,有人来找他,一般都会答应。可这会儿,廖飞宇掀起眼皮看了一眼眼前白皙的手掌,语气闲闲:“刚才占了便宜,现在又要拿徽章。”
      
      “什么条件?”
      
      “喝酒,”廖飞宇勾了勾嘴角,又慢悠悠地把后半句话补上:“喝过我们在场每一个人,徽章你拿走。”
      
      廖飞宇是摆明了要整她。
      
      这个时候周子逸有些不忍,插话:“飞宇,要不我……替……”
      
      “替”字刚出口,赵灵月就看了周子逸一眼。
      
      程梨看了一下这情势,思考了两秒:“好。”
      
      在座的人,程梨粗粗扫了一眼,有些面熟有些是生面。
      
      她计数了一下,大概有十二个人,照一个一个的喝法,她能被喝死。
      
      程梨双手插兜,话语也带了点挑衅的意味:“干喝没意思,玩骰子怎么样?”
      
      场内立刻有人吹了一个口哨,笑道:“哇,可以啊,我都迫不及待跟你拼酒了诶。”
      
      “加条规则,骰子要玩赢过我才能拼酒,不然自罚三杯,直到跳下一个人。”程梨看了刚才那人一眼。
      
      这时候,赵灵月代表女生们站出来,语气不爽:“凭什么你说了算?”
      
      这时程梨看了一下座位,不想挨着周子逸他们坐,恰好其它地又没空位了,只有廖飞宇,身边的位置是空的。
      
      他左边隔着两个位置坐着闵从语,至始至终都很安静。
      
      程梨图省事,直接在廖飞宇旁边坐下了。
      
      她一坐下,场内的女生们的眼神跟机关枪扫射一样投到她身上。
      
      程梨坐下后,微微弯腰,开酒,倒酒,加冰块,动作一气呵成。
      
      她一边往酒杯里加冰块,一边抬头看着女生:“就凭和我喝,所以规则我定。”
      
      “因为时间有限,所以希望半个小时内结束。”
      
      程梨从裤袋里拿出手机,点开计时软件放到桌上。
      
      接下来的全程,程梨可谓大杀四方。廖飞宇依然窝在沙发里,低头看下手机,偶尔看他们一眼。
      
      他们玩的骰子,是比大比小。那些男生一开始看见程梨这种女神,由荷尔蒙激发的想喝过程梨,让她求饶的征服欲,在第一局基本就偃旗息鼓。
      
      程梨基本场场逢赢,少数人赢了她来拼酒的,却喝不过她。
      
      轮到闵从语,程梨开始倒酒,廖飞宇难得开口,声音清咧:“她不喝。”
      
      话音刚落,女生们立刻朝闵从语投来艳羡的眼神,后者看了廖飞宇一眼,抿着嘴笑了一下。
      
      程梨手顿了一下,示意下一个人,倒省事。
      
      廖飞宇气定神闲地坐在一边,他抬起眼睨了一眼正在专注地玩骰子的程梨。
      
      她的背脊挺得笔直,白衬衫扎进蓝色高腰牛仔裤里,身后的长卷发因为倒酒的动作不自觉地拂在他手臂上,有一丝丝地痒。
      
      他们玩的骰子是比大比小,轮到周子逸,程梨表情一如往常。
      
      到开局的时候,程梨比周子逸多了一个点。
      
      程梨笑了笑:“下一个。”
      
      他连帮程梨喝酒的资格都没有。
      
      下一个是赵灵月,她运气倒是好,赢了程梨。
      
      两人拼酒的时候,程梨一点都不客气,笑得愈发明媚。
      
      她知道,这样能刺激赵灵月。果然,赵灵月气得不轻,喝了一杯又一杯,想吐又忍着。
      
      程梨喝得面不改色,最终赵灵月忍不住,边捂着嘴边冲向厕所去了。
      
      程梨睨了她的背影一眼,想抽烟痛快一下,还是忍住了。
      
      不在乎不生气不代表她是善茬。
      
      轮到最后一个人,廖飞宇。
      
      摇骰子的时候廖飞宇就以六个点轻松碾压她。
      
      然后是拼酒,程梨酒量算好的了,可是遇上廖飞宇,简直踢到铁板了。
      
      廖飞宇修长的手指握着酒杯,一杯又一杯,双腿交叠,神情还挺悠闲。
      
      廖飞宇分明是和她过不去。
      
      最后他们定十分钟内,谁先喝完十杯谁赢。
      
      程梨有些抗不住,却仍然咬牙喝着,特别是周子逸是不是投来关心的眼神,赵灵月又讽刺地看着她。
      
      双重眼神的夹击,她喝得越来越狠。
      
      程梨喝着觉得嘴上的口红碍事,抽起旁边的纸巾,慢慢捻去嘴巴上的唇彩,举手投足间皆为勾人。
      
      她看着廖飞宇,眼神一点都不怕,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场内的人纷纷发出起哄的尖叫声和口哨声。
      
      程梨这人,够有劲。
      
      程梨喝到后面有点上头,到后面的端着酒杯被中途进来的人撞了一下。
      
      眼看这杯酒就要洒了,一只骨节分明的冰凉的手,适时托住她的酒杯。
      
      他的手掌不经意间覆盖了她的手,肌肤相贴,带来轻微的颤栗感。程梨感觉自己有点热,她往旁边挪了一步。
      
      廖飞宇那双漆黑的眼睛看着她,正色道:“我替你喝。”
      
      场内的人无一想出声又不敢说些什么,纷纷是看好戏的表情。
      
      廖飞宇最终把徽章给了她,程梨站起来走了出去。
      
      周子逸急急的追了出去。
      
      廖飞宇微微低头看了一下穿着的黑色裤子,上面染了她身上的水汽,手掌摊开也是,泅着几滴水珠。
      
      廖飞宇睨了一眼,扯了扯嘴角。
      
      外面,雨势变小了,程梨走进雨里去拦车。好不容易拦到一辆车,周子逸急忙拉住她的手腕,还对司机点头:“抱歉,不坐了。”
      
      司机看了一眼正在拉扯的两个人,说了句:“神经病。”最后一踩油门,“唰”地一下离他们而去,溅了程梨一身水。
      
      此时,程梨又刚喝完酒,她的耐心值已经消耗完了,她睨了腕上那只手一眼,眸色冷淡:“你还有完没完?”
      
      “程梨,我错了,我就是一时迷糊,喝醉了脑子不清醒……”周子逸重复之前的说辞。
      
      程梨的眼睛平静无波:“说完了没有?”
      
      周子逸看程梨怎么解释都不会回心转意的样子有些灰心,又联想到了之前的种种,一半酒精还在迷惑着大脑,心里长久憋着的一股话全说了出来:“你总是这样!程梨你这样有意思吗?不管别人对你多好,你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你有在乎过我吗?你眼里除了无穷无尽的兼职还有什么,你有关心过我吗?”
      
      一连串的控诉扔在程梨身上,纵使心里有万般原因要诉,程梨还是程梨,她知道一刀切,她挑了一个最快能这场闹剧结束的点。
      
      程梨的语速很慢:“当初——在一起之前,我就跟你说,我本人非常忙,经常有顾不上你的时候,如果你不介意,我们就试试。”
      
      而当时周子逸怎么说的:“没关系,只要你是我的就好了,我会一直保持朝你走的心。”
      
      程梨的话点醒了周子逸,一抹狼狈的神色从他脸上一闪而过。程梨看到他灰败的脸色转头就走。
      
      像是料到了周子逸会再追上来,她往后有些冷淡地摆了摆手,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周子逸第一次觉得,她的背影坚决又有些孤独。
      
      程梨走到拐角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身影不见了。雨倏而变大,豆大的雨珠砸在眼睫毛上,有些生疼,也有点睁不开眼。
      
      程梨拉开黑色书包拉链,拿出一个黑色的礼盒。原本程梨觉得,周子逸对她确实不错,也在用心,作为女朋友,最基本的送礼物她是有认真准备的。现在看来,没必要了。
      
      雨继续往下滴落,风夹着湿气刮来,卷起了地上的白色塑料袋吹下远方。拐角处的绿色垃圾桶安静地立在一边,上面躺着一件黑色的礼物,不久后,会被新的垃圾掩盖。
      
      这发生的一切,被出来透气站在阳台上抽烟的廖飞宇尽收眼底。

  • 作者有话要说:  
    程梨和前男友只牵过手。
    未成年不能做的事,作者也不让。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