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3 ...

  •   程梨打车到了谢北所在的地方,打了电话叫他出来。
      她连车都没下,头疼得很,看见谢北,打开车门,把徽章扔掉他身上,最后留给他一车尾气。
      
      剩下谢北在原地大呼小叫:“你这个死丫头,谁惹你了啊?这徽章差点刮花我的帅脸!”
      
      程梨还得赶回咖啡厅拿自己的东西,等她回去后,已经超过了两个小时,店里临近打烊,经理说了她两句看程梨脸色不太好,就作罢。
      
      临近下班点,店里已经空荡荡,程梨身体有些不舒服,仍勉强打起精神收拾店里准备关门。
      快要关门的最后一分钟,“叮”咖啡厅里门推开,程梨掀起昏昏欲睡的眼皮说了句“欢迎光亮”。程梨虚虚地扫了来人一眼,又高又瘦。
      
      “两杯可乐,一杯加冰,一杯恒温。”对话的声音低沉,带着摩挲后的质感,还特别熟悉。
      程梨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将这嗓音与之前那声漫不经心的“占了便宜就跑”对上号,让她喝那么多酒的人。
      
      是廖飞宇。
      即使对酒吧那出她对廖飞宇有不满,程梨也分人计较。她不想跟他扯上关系。
      
      廖飞宇站在点餐台前,穿着黑色的卫衣,黑色裤子,拉链堪堪遮住他的下颌,露出一双冷湛的眼睛,整个人的气场稳又透着些许冷酷。
      程梨从冷柜里拿出一罐可乐,弯腰从架子里拿出一罐恒温的,用扫描仪扫完后开口:“十块。”
      
      廖飞宇从裤袋里拿出手机,慢条斯理地亮出二维码,“滴”的一声,收款成功。廖飞宇单手插进裤袋里,袖口处的卫衣向上挽,露出一截匀实的小臂,手背处好看的青筋泛起。
      
      他拿了那灌冰可乐掉头就走,程梨喊住他:“还有一罐。”
      
      廖飞宇回头看了她一眼,兀自笑了一下:“请你喝。”
      
      程梨淋了一晚的雨,回到家强撑着疲惫的身体洗完澡后,拿温度计含在嘴里。程梨跪在地板上翻箱倒柜地找药。
      拉抽屉的声响惊动了老人家,咳嗽了几声:“囡囡,怎么还没睡?”
      
      程梨放轻了动作,声音有些沙哑:“奶,我没事,起来喝点水。”
      老人家又叮嘱了几句,灯火熄灭,才重新归于平静。
      
      程梨从药板抠出黄白的药丸,又泡了一杯冲剂,全都一股脑地喝下去,蒙着被子倒头就睡。
      
      程梨的低烧持续不断,老人让她去医院看病,程梨敷衍了事过后,向学校请了三天假,待在家里硬抗了下来,到了第三天,已经好得完全了。
      
      程梨有三天没去学校,却不知道她在学校已经出了名,关于她的风言风语已经卷成了风雨。在这期间,她本人完全不知道,她关了三天的手机,开机时,谢北和江妍把她的电话打爆了。
      
      从程梨进校门开始,就接了一路指点的眼神,让她不自觉地皱眉。三中的人对程梨了解少的原因,因为她不惹事,不爱出风头,也从来没有什么闲话落人把柄。
      
      可这会儿,程梨从她们脸上的表情已经感觉自己处于暴风眼中心了。
      程梨在三中,只有两个朋友,一个是从初中同到现在的吊儿郎当的谢北,还有一个就是她的好同桌乖乖少女江妍。
      
      江妍是个才女,写的作文经常被登到校报纸上以示典范,元旦晚会她接的飞花令,一度惊艳台下。
      
      所以他们三个人的组合还蛮特别的。
      
      从很小的时候程梨就知道“木秀于林,风必催之”这句话,她在学校偶尔逃课,抽烟不集众,不在背后嚼人口舌,一直都在学校低调地生活每一天。
      三中等群明显,风眼又多,但都不关她的事,程梨从不参与,所以关于她的八卦的少之又少。
      
      程梨一进校门,拿出课本还没有十分钟,广播里就播出让大家去操场开早会的消息。十三班的同学在班主任的催促下慢悠悠的走出教室。
      
      还有三两女生坐在教室里偷偷的给自己补点妆。“哎,听说了没有,首次分科后的开学大会学生代表致辞是廖飞宇。”
      
      程梨正胡乱扎着头发,黑色橡皮圈在纤细的手腕处晃动了一下。
      
      “哎,你说怎么会有这种人,会学习又会玩,打游戏各种体育项目都精通,还组建了一支乐队。听说的哦,他的门萨测试分特别高。”有女生说道。
      
      “可惜这种一等一的极品有个青梅在那守着,谁也接近不了。虽说廖飞宇家里很有钱,可是闵从语家里听说也不差,听说家世很好,可是她本人却低调得很。”
      
      此刻,有点微胖,性格看起来很安静的女生竟然开始反驳:“你怎么知道闵从语家世很好?你见过她家长来开家长会吗?你去过她家吗?”
      
      微胖女生的反驳一时间让人群中安静了下来,她反问得句句在理。好像从高一入学开始,大家看闵从语站在廖飞宇身边,就自动将她化为了他们的同类人。
      好像她们从来见过闵从语的爸妈来学校。
      
      不过,童话一向是值得捍卫的。有个闵从语的铁粉站出来回嘴,其他人纷纷附和。
      
      “你个丑八怪,不会是暗恋廖飞宇不成,反过来污蔑从语吧,从语的气质不凡,又是钢琴十级选手,你觉得穷人学得起钢琴吗?”
      一时间,微胖女生从为众矢之的,她想张口辩驳,又看到了自己所处的形式,就自觉地闭了嘴。
      
      ……
      
      程梨扎好头发后,自觉地站在后面。日头慢慢铺下刺金色的光,程梨抬手挡着,额头上已经沁了一层薄汗。
      
      地中海还在台上滔滔不绝地讲着,程梨听得去有些烦躁。三中一向以高升学率和高质量管理而出名,多少家长挤破头想把自己孩子送进这所学校来。
      
      可是再怎么好的学校,里面的学生也分三六九等,特别以分班为例子。程梨有想不通那人为什么愿意出一大笔钱拼死也送她进来,还送来这种理科生源好,也重视理科的精英学校。
      偏偏她选了文科。
      这是指望她在这里钓个金龟婿吗?程梨有些轻嘲地想到。
      
      程梨正热得不行,忽地,一道高瘦的身影笼罩了下来,恰好地站在了她身后,替她遮住了那些阳光。
      
      “有事儿?”程梨眼睛都没睁,就知道是谢北。
      谢北笑了一声,把手机塞在她手上,语气有些幸灾乐祸:“是您老摊上事了。”
      
      程梨接过手机,蔻丹色的指甲快速地在屏幕向下滑,每多看一秒,心里就有一簇火苗往上涨。
      “我说怎么一进校门,往我身上看的眼神都不对劲。”程梨语气有些轻嘲。
      
      谢北给程梨看的是学校论坛上有关于她的风闻,差不多是看图编故事的内容。先是贴出一张学校文艺汇演后台上,周子逸与赵灵月拥抱的照片,时间特别标注早于程梨和周子逸在一起的时间。
      
      程梨正凝神看着,台上传来一道四平八稳的声音:“各位好,我是高二<三>班的廖飞宇……”
      
      然后又贴出程梨泼赵灵月酒的照片,后面不同ID跟楼的人贴上程梨在酒吧兼职时,因为错位关系的亲密照,最好笑的是还有她和谢北在一起的照片。
      更有她在学校阳台上独自抽烟的照片。
      
      廖飞宇扫了台下乌泱泱的人群,慢条斯理第说:“一个人不可能活成一支队伍,在校就应该遵守纪律,友爱同学。在此,我预祝每一位同学都前程似锦。”
      
      台上响起如潮的掌声,教务主任和老师将赞许的眼光投向台上的廖飞宇。
      
      一时间,情势扭转,程梨成了私生活混乱,风评极差的坏女孩,这个坏女孩还成了破坏别人的感情的小三。
      这条帖子被顶到最热,后面跟着一连串肮脏的字眼“白莲花”“交际花”“婊.子”之类的字眼。
      
      程梨刚看到一半,谢北抽回手机不让她看了。开早会的时候,程梨想起之前徽章的事她还没找谢北算帐。
      
      程梨瞪了谢北两眼后者才招,原来谢北他们一伙人拿了八中一个头目的校徽,摆明就是挑衅的意思,拿到徽章后,他们其中一个兄弟把这个交给了廖飞宇,想着他保管是出不了事。
      谁知八中的人找上谢北了,一伙人对他一个,他当然得见机行事把徽章还给程梨了。
      “一个星期的早餐。”程梨听完后说。
      “得嘞。”谢北笑嘻嘻地说。
      
      早会在地中海饱满而有激情的声音散了,同学们稀稀拉拉地教室,有的去厕所,还有的去食堂吃早饭,扫地的,打球的什么都有。
      
      谢北把胳膊驾在程梨肩上,不知道从拿变出一个新鲜的青苹果递给她。程梨接过转了一下,咬了生脆的苹果一口,边走边和谢北说话。
      
      “梨姐,你老不吃早饭的毛病得改,这样下去迟早要得胃病的,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啊……”谢北在她面前装起了老成。
      
      程梨认真地看着他,神情严肃:“谢北。”
      
      “嗯?”谢北应。
      
      “你比我奶还啰嗦。”
      谢北彻底闭嘴了。
      
      程梨同谢北打算去食堂看看有什么吃的,打算买瓶饮料。
      途中一直是谢北说,程梨咬着苹果若有若无地听。忽地,程梨感觉身旁的人没声了,她顺着谢北的眼神望过去。
      
      怎么说呢?学校里永远有这么一群人。他们走在路上,天生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又带着光,不自觉地被人吸引。
      
      程梨粗粗扫了一眼,刚还在国旗下衣冠楚楚发表致词的廖飞宇此刻衣服穿得松垮,蓝色领带被他随意往下一扯,反倒露出落拓不羁的味道来。
      
      闵从语拉着他衣服的一角扬起笑脸不知道同他说些什么,后者漫不经心地听着。
      廖飞宇旁边还有一个娃娃脸,露出阳光的笑容。
      视线再移过去,闵从语旁边站着她的朋友,赵灵月。
      
      程梨手里的苹果快吃完了,阳光穿透在两帮人的中间,透过树影照下来,影影绰绰。
      
      距离一米的时候,程梨手捏着苹果打了个转,直接地朝赵灵月扔了过去,带着剑拔弩张的味道。
      
      还剩三分之一的青苹果擦着赵灵月的手臂呈漂亮的抛物线弧度落在了他们那帮人身后的垃圾桶上。
      
      当然,赵灵月手臂袖子染上了深色的印记。
      程梨直直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谢北同程梨经过他们,程梨自顾自地走着。当她双手插兜,经过赵灵月身边的时候,连一句“抱歉,手滑”的敷衍话都懒得说。反而是赵灵月在感觉到她气场的那一刻,整个人小幅度地抖了一下,气得憋出一个字:“你……”
      
      程梨留在他们一个相当冷酷的背影。
      
      两人谈话的声音陆续飘来。“你认识廖飞宇啊?”
      “谁,不认识。”
      
      廖飞宇侧头看了他们一眼,谢北的手亲密地放在程梨肩膀上,他的视线停留了一秒,眼底意味不明。
      
      

  • 作者有话要说:  改一下,目前是更新每晚八点前。
    继续留言都发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