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 ...

  •   回到教室后,没一会儿上课铃声响起,台上的老师讲得唾沫四溅,程梨撑着下巴昏昏欲睡。好死不死,坐在她斜后方的谢北扔了一个纸条正中程梨脑袋。
      
      摊开揉成一团的纸条,谢北的字歪歪扭扭:“想不想知道背后搞你的人是谁?”
      
      程梨困得不行,没有回他。
      
      谢北存心要烦她,又扔了一个纸条,上面写着:你求求哥,哥帮你。
      
      程梨刚写上“滚 ”字,地中海这会儿正走下讲台,眼疾手快地抢过她手里的纸条,看了一眼后,往谢北的后脑勺送了一掌:“上课传什么纸条!不用听课了是吧,觉得自己可厉害了是吧,出去!看着你我都碍眼。”
      
      谢北一听到老师让他出去,立刻昂着头抬脚出去。就他那神态,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上台接受表彰的。
      
      “还有你,程梨。”地中海叹了一口气。
      
      程梨睡意正上来,这会儿因为谢北受到牵连,一点好脸色都懒得给他。
      
      因为这节课是连堂课,地中海下课也不肯放过他们,让他们两人继续罚站。谢北看程梨正在气头上,从口袋里拿出一颗薄荷味的糖递给她,嬉皮笑脸的:“梨姐,您大人有大量就别跟我计较了呗。”
      
      程梨接过糖,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但意味着这事过去了。
      
      谢北不放弃:“你真的打算这样忍气吞声啊?”
      
      “我觉得让我成为被非议的对象还不够,有人还想我被恨。”程梨把她的想法说出来。
      
      谢北转瞬就明白了她的意思:“那就再等等。”
      
      下课的走廊里喧闹得不行,男生依靠在栏杆上笑着说一些开黄腔的话,人群中忽然发出一声爆笑。女生呢,则互相挽着手一起去厕所。
      
      还有她的乖同桌江妍,下了课依然认真地伏在书桌前,白净,安静地看着书,偶尔有一两缕碎发滑下来,又重新被她别到耳后。
      
      每一个人看起来无忧又无虑,干净的脸庞,都称得上是美好的存在。只有她不是,她有忧也有愁,很少去享受这个年纪的快乐。
      
      程梨正出神地思考着,喧闹的走廊忽地慢慢变安静下来了。接而很小的声音响起来,语气激动:“廖飞宇过来了!他可是很少过文科班的诶。”
      
      “我靠,廖飞宇来干什么,不会又想来打架的吧?”有男生立刻提高警惕。
      
      男生的注意力则在于廖飞宇是否来挑事,而女生则不同了,全都放在他那张懒散又好看的皮相上。
      
      “他是不是在看我!我的天,心都要跳出来了。”女生的语气紧张。
      
      程梨偏过头去,猝不及防地对上廖飞宇的眼睛,那双漆黑的眸子藏着不安的星子,让她的心莫名地紧缩了一下。
      
      她能确定的是,廖飞宇正在看她。
      
      “啊啊,他是不是朝我走过来了?”
      
      廖飞宇穿着三中的校服,蓝色制服松垮地穿着,白衬衫的领口将他的五官削得棱角分明,身上带着一种漫不经心,脸上情绪不明地朝这边走来。
      
      一道高瘦的身影笼罩下来,廖飞宇双手插兜,俯在她跟前,那股熟悉的气息又席卷全身。廖飞宇闲闲地说:“那天晚上你耳环落我这了。”
      
      程梨眼底的烦躁之意一闪而过,却被廖飞宇极快地捕捉到了。
      
      再对视时,廖飞宇的眼神变得玩味起来。
      
      “送你了。”程梨一副无所谓的语气。
      
      “哦。”廖飞宇并不意外。
      
      围观的人越来越来多,议论的多重声音四起。程梨有些站不住脚,她擅长的是伪装自己,当一个隐形人,却感觉遇上廖飞宇,一切事情的方向都偏了轨。
      
      不管旁人的眼光,廖飞宇愈发地神情自若,他慢悠悠地从兜里拿出一个耳环,是柠檬黄的小琥珀,样式别致,里面冻着一只竹蜻蜓。
      
      廖飞宇慢慢把玩着那只吊坠,忽然猛地把手往走廊处的栏杆外狠狠一扬。程梨的瞳孔一缩,声音提高了一个度:“廖飞宇!”
      
      廖飞宇慢慢地把手收回来,摊开掌心,上面完好地躺着琥珀耳坠。
      
      她被耍了。
      
      “不是说不认识我?”这是他说的第三句话。
      
      程梨不想理他,更不想被人指指点点。她上前一步,想趁其不注意拿回自己的耳坠,廖飞宇却眼疾手快地收回去,重新插兜。
      
      “小雀斑,想要回它,打我电话。”廖飞宇扔一下一句话,穿过重重围观的人群,让她一个人处在风眼中心,离开了。
      
      他知道程梨没有他的电话,但他知道程梨有的是方法。
      
      程梨看着廖飞宇离开,他脖子上纹了一个类似于美漫人物露齿的表情,背影看起来懒又嚣张。
      
      “再高冷的女神还不是偷偷勾搭廖飞宇,装的呗。”
      
      “不过是廖飞宇主动来找程梨的诶,不会是喜欢她吧,那闵从语怎么办!”
      
      “你少瞎说,廖飞宇和闵从语感情那么好,他们可是一起长大的,她……也就是新奇而已。”
      
      “你们是长舌妇吗?”谢北狠狠地瞪了她们一眼,“还不赶紧散了。”
      
      人群渐渐散去,程梨看见了不远处的闵从语,嘴角勉强抬了一下,眼神复杂地看了她一眼。
      
      放学铃一响,程梨踩着铃声,手脚麻利地收拾好书包回家。操场上的人鱼贯而出,程梨往耳朵上塞了两只白色耳机,正按随身听的键,找喜欢的歌。
      
      前面有人议论八卦:“听说今天开完早会后,廖飞宇和闵从语吵架了,还吵得很厉害。”
      
      “是吗?”
      
      程梨心里正费解廖飞宇为什么来这一出,电光火石间忽然想到,廖飞宇选择在众目睽睽下找她,闵从语那个复杂的眼神。
      
      操,廖飞宇这个心机婊。
      
      对于学校的风言风语,程梨一直忍着。
      
      她是想看看,背后的人下一步动作是什么。
      
      但程梨没有想到的是,学校论坛里有人放出了她和廖飞宇那天晚上在包厢的照片。
      
      程梨坐在廖飞宇的大腿上,两人贴得紧,男生低头看她时眼里带着一簇光。
      
      照片谁他妈知道是不是过度曝光,才会有那样的错觉的。
      
      而且拍得很讨巧,拍照片的人怕惹到廖飞宇,刻意模糊了他的轮廓,偏偏食指处戴着的银戒证明了他的身份。
      
      一时间,程梨不仅被非议,还真的如她所说,成了学校众人嫉恨的对象。
      
      学生时代最擅长的就是站队,有时甚至分不清模糊黑白的那个界限,就急着投石。
      
      为首挑事的是一个女生,欧阳菲菲,她带头孤立程梨。
      
      欧阳菲菲是闵从语的闺蜜,程梨想来想去,她这样做的理由以为程梨和廖飞宇有一腿,替闺蜜出气罢了。
      
      而事件的男主角,出口至尾,一直保持沉默,没有说一句话。
      
      除了江妍和谢北,全校没人会和她说话,避她如瘟疫。
      
      不过他们也只敢口头暴力程梨,文理分班不久,摸不清她的性格,不好轻易结论。
      
      所以程梨继续我行我素,上她的课,做她的兼职,该干什么干什么。
      
      欧阳菲菲见程梨一副不受影响,不为所动的样子气得不轻。
      
      有些人看程梨没有反应,开始做一些小动作。
      
      周二上午,程梨做了个课间操回来就发现自己的书本被扔到学校水池里。
      
      那人以为程梨不说话就是好欺负,大摇大摆地把她的书扔到水池里,还成就感十得。
      
      这一幕被江妍看到了。
      
      程梨坐在座位上,看着狼藉的桌面,神色未变。
      
      不出三秒,程梨冷着一张脸,独自走进高二〈三〉班。
      
      所有人见到绯闻中心的女主角出现在他们班上,略微喧闹的教室安静下来,虽然心里好奇得死。
      
      程梨语气还算平和,抓了门口的一个学生随意问道:“哪个是欧阳菲菲?”
      
      “在那。”有人指了个方向。
      
      程梨看过去,闵从语坐在桌位上,一群女生围在她身边说话,其中欧阳菲菲笑得最夸张。
      
      欧阳菲菲正笑得多大声:“你们就等着看她哭吧。”
      
      “是吗?”程梨出现在她身后。
      
      程梨个子高,气势就压了欧阳菲菲一头。不等欧阳菲菲回过头来,程梨一把扯住她后脖子的领子,拖着她往外走。
      
      而全程,廖飞宇坐在后排漫不经心地看着这一幕。
      
      一路都有人围观,欧阳菲菲气得大喊大叫,无奈程梨用了巧劲,怎么都挣脱不得,脸色因为窘迫而红得像虾子。
      
      “下去把它给我捡回来。”程梨拖着她,手一松。
      
      欧阳菲菲跌倒在程梨在她脚边,十分狼狈。
      
      欧阳菲菲大喊大叫:“不是我干的!”
      
      闵从语和赵灵月赶过来温声制止,不起作用,程梨依旧不肯松口。
      
      闵从语礼貌地冲她笑:“程梨,大家都是同学,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
      
      误会个屁。
      
      周子逸也匆匆赶来,他一脸为难的样子让程梨想笑。眼前的分别是前任和现任的闺蜜,谁也不好得罪是吗?
      
      程梨什么都没说。这段时间,周子逸只要逮着空就给她发短信,打电话,让她烦不胜烦,直至拉黑了他才消停了点。
      
      最终这场闹剧以教务主任和保安赶来而结束。
      
      程梨被记了个过,还在早会上念检讨。
      
      因为这件事,大家刷新了对程梨的认识,她也懒得隐藏。
      
      在阳台上习惯性地抽烟,偶尔翘掉一两节晚自习去做兼职。在学校除了谢北,江妍会说话外,愈发地冷漠孤僻。
      
      春分一过,雨季持续得更加漫长。北川这座城市,像是浸泡在无尽的湿气中。
      
      这些烦心事好不容易消停点,程梨想起来自己那只耳坠还在廖飞宇手里。
      
      要是就一普通的耳坠就算了,偏偏这只耳坠对她来说,有特殊的感情。
      
      

  • 作者有话要说:  留言随机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