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不能急不能急,师汀兰你不能急,知夏说不定还在刚刚来的路上,一时没跟上自己才不见了的,只要自己顺着路回去,就一定能找到她的。
      
      对,一定是这样的,一个人难道还会突然消失了不成,又不是遇见了人贩子,就算是真的有人贩子,也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将人给拐了的。
      
      再说了,知夏都已经这么大的人了,这么点警惕心应该还是有的,所以别急。
      
      可是,知夏从小在自己的身边长大,从来没出过府,万一真的遇见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她还真的不一定会有自保的能力。
      
      万一,万一……
      
      师汀兰越想心里越急,越想越觉得知夏已经遭了不测了,整个人心急如焚,恨不能立马变出好几个自己去找她。
      
      “公子请留步。”
      
      师汀兰正急的不行,半路突然被人给拦了下来,她一看,原来是早先在茶楼里的那个书生。
      
      她强行按捺住焦急的心情,急急道:“抱歉,我现在有事,有什么事的话晚点再说。”说完就急忙要离开。
      
      “公子可是在找人?在下知道公子要找的人在哪里。”一看师汀兰又要离开,来人立马朗声道。
      
      一听到有知夏的消息,师汀兰又急匆匆地跑了回来,也来不及顾及其他,她一把揪住书生的袖子:“知夏在哪?快带我去找她。”
      
      “公子莫急,请跟在下来。”
      
      被捉了袖子书生也不恼,他看师汀兰急得都红了眼,也不敢耽搁,急忙走在她面前,引着她去了一家馄饨店。
      
      自己在那边急的要死,结果当事人居然坐在那里吃馄饨?!
      
      知夏居然坐在那里吃馄饨,而且她只叫了一碗,没有给自己也叫一碗!
      
      师汀兰觉得知夏怕是要把她给气死,好给自己再找一个主子。
      
      “公子!”看到师汀兰过来,知夏赶紧放下手里的勺子,屁颠屁颠朝她跑了过去。
      
      师汀兰狠瞪她一眼。
      
      这个没出息的家伙,为了一碗馄饨就把自己的小姐给丢了,居然也不知道去找。
      
      “你还知道我是你公子,哪有小厮自己坐着吃东西,公子到处跑去找人的?!”
      
      “我知道错了,公子。”被师汀兰教训,知夏瞬间就红了眼眶,委委屈屈的样子把师汀兰又给气了个倒仰:“你还委屈上了你?是谁跟丢了的,啊?如果今天不是遇见了他们,你要是走丢了,被不知道谁给拐了去,我问你,你准备怎么办?”
      
      师汀兰实在是气极了。
      
      知夏这家伙,走丢了就算了,居然还不在原地等自己,而是在这里已经吃上了,万一把她带走的是不怀好意的人,或者有心人随便给她的吃食里下点东西……
      
      光是这么想一想,师汀兰就觉得一阵后怕。
      
      知夏此时也后怕上了,她抽抽搭搭地回道:“我真的知道错了公子,我以后绝对会紧跟在公子身边,再也不会走丢了的。”
      
      “行了,这么大一个小伙子说两句哭什么哭,以后注意着点就是了,男儿有泪不轻弹知道不知道?”
      
      知夏一哭,师汀兰就麻了爪子,她这次也是真的气极了,嘴上这么说上她两句而已,难道还真的能罚她不成?
      
      想到这里,师汀兰又没好气地瞪了知夏一眼。
      
      “我下次会注意的。对了公子,这里的馄饨好好吃,我给你也叫了一碗,你快坐下来尝尝。”
      
      都说孩子的脸是六月的天,知夏抹了抹眼睛,又开心地喊师汀兰一起吃东西。
      
      师汀兰:……
      
      该,谁让自己狠不下心来,下次要是再发生这种事情,一定要罚知夏才行。
      
      师汀兰在心里憋了口气,正好此时馄饨摊的老板上了一碗馄饨,丝丝的香气在师汀兰的身边飘来飘去。
      
      师汀兰……
      
      算了,天大地大,吃饱最大。
      
      于是在一场有惊无险之后,事情的结局就变成了师汀兰和知夏坐在一边,书生和另外一个男子坐在另一边,四个人十分和睦地吃起了馄饨。
      
      并且不时地伴着“公子,这家店的馄饨好好吃”“公子,什么时候咱们可以再来吃一次”“公子,……”的话语声。
      
      师汀兰早就已经习惯了知夏的叽叽喳喳,一顿饭下来,完全不受她的影响,甚至她还有余力在吃完馄饨之后招呼起对面的两个人来。
      
      “在下华云,这是我的贴身小厮……”
      
      师汀兰刚想说“贴身小厮华夏”,突然想起来刚刚找人的时候一时冲动,自己已经说出了知夏的名字,只好改口“知夏”。
      
      书生拱了拱手:“在下习晟,这是闵枫。看华云你比在下还要小上几岁,在下就托大,喊一声华弟了。”
      
      习晟?牺牲?细绳?
      
      师汀兰抽了抽嘴角:这还真是一个容易让人想入非非的名字。
      
      她只好也拱了拱手:“今日之事,多谢两位兄台帮忙了,我和知夏初到柳州,对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如果今天不是遇见了二位,我和知夏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华弟客气了,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习兄今日已经是两次举手之劳了。”
      
      话刚出口,师汀兰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她仔细琢磨了一下。
      
      习兄?袭胸?
      
      !!!!
      
      这到底是谁给他取的名字,怎么这么恶意满满?!!
      
      算了算了,古人一向比较含蓄,能联想到这方面的,除了自己应该也没别人了。
      
      所以说,之所以觉得名字有恶意,是因为自己的思想不够纯洁?
      
      师汀兰决定喝口馄饨汤压压惊。
      
      “华弟可是没吃饱?不如再叫上一份?”
      
      习晟迟疑地建议道,也不是他小气,实在是师汀兰看上去人略显瘦小,也不是那种能吃的人。
      
      “不用了不用了,我已经吃饱了,只是想喝口汤解解渴而已。”
      
      师汀兰轻咳了一声,觉得自己的面子里子今天在这个人的面前都丢的一干二净了。
      
      “那便走吧。”
      
      看大家都已经吃饱了,习晟在桌上留下一些银钱,招呼几人离开。
      
      “这……”师汀兰有点迟疑。
      
      怎么说习晟今天好歹是帮了自己两次,如果连吃碗馄饨都要对方帮自己付钱的话,看上去是不是有点太难啥了?
      
      习晟看出了师汀兰的疑虑,爽朗一笑道:“区区几碗馄饨钱为兄还是付得起的,接下来一段时间我都会留在柳州,华弟如果要感谢为兄的话,有的是机会请为兄吃饭。”
      
      师汀兰思索了一下,想起这人好像也是住在福来客栈,以后要找他确实方便的很,便点了点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师汀兰原本想着晚上的时候带着知夏好好去玩一玩,但是由于半路遇见了习晟和闵枫,最后只好早早就回了客栈,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师汀兰就被楼下热闹的声音给吵醒了,等到她洗漱完毕,刚好碰到从对面屋里出来的习晟二人。
      
      “习大哥早。”
      
      师汀兰实在是喊不出口“习兄”这个让人不忍直视的称呼,直接叫名字好像又有点奇怪,毕竟他们现在还不熟,只好折中一下叫“习大哥”。
      
      至于小师妹小白莲什么的既视感,师汀兰表示,都随风去吧。
      
      “华弟这是要去哪?”习晟倒是无所谓,他笑眯眯地应了下来,一起出门搞事的气息简直不要太浓郁。
      
      “正要去吃饭,吃完以后再去好好地逛逛这柳州,听说这柳州城十分繁华,昨夜太过匆忙,不太尽兴。”
      
      “正巧,愚兄也正有此打算,不如一起?”
      
      师汀兰挑挑眉,还真的是要跟自己一起去搞事啊?正好自己也无事,一起便一起吧。
      
      于是便无所谓地点点头,率先下楼吃饭去了。
      
      也许是因为百花节的缘故,师汀兰很明显的感受到,今天街上的人流量比昨天多了至少一倍,光是师汀兰吃顿早饭的时间,她就已经看到有好几波人来找客栈,但是却被告知客满,垂头丧气地走了。
      
      这就是时机的重要性啊。
      
      师汀兰一边往嘴里丢了个花生米,一边在心中啧啧不停。
      
      幸亏她们昨天早来了一天,要不然的话,今天到处找不到客栈住的人就是她和知夏了。
      
      一想到自己和知夏因为找不到客栈住,最后流落街头,风餐露宿,抱头痛哭的样子,师汀兰就忍不住起了一身的恶寒。
      
      “这位老丈,麻烦你往旁边挪挪成么?咱们这里是客栈,您在这门口一杵,客人都不敢进来了。”
      
      “凭什么要老人家我让开?这地方是你们的吗?我爱坐在哪里就坐在哪里,嘿嘿,你管不着。”
      
      “哎,老人家,咱是看你上了年纪才对你好言相劝的,你怎的还耍起了赖皮?”
      
      小二被这人的话给气了一个倒仰,他撸了撸袖子,就打算跟他好好掰扯一番道理。
      
      “打人啦,打人啦,哎呦喂,我老人家这一副骨头都要被打死了。”
      
      小二刚把袖子给挽上去,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这耍赖的老头给倒打了一耙。
      
      这人都还没碰到呢,还就先喊上疼了。
      
      “你别胡说,我哪里打人了,我连碰都没碰到你。”
      
      小二赶紧辩解起来。
      
      因为老人家的嚷嚷,旁边已经围了一圈人,先不管他心里是怎么想的,这一盘污水泼下来,动静闹大了,搞不好他的活计都要丢了。
      
      “没打人你撸袖子干嘛。”老人家一看小二有所顾忌的样子,就立马底气足了起来。
      
      小二差点没被他给气出了个好歹来,只能用手指着他,你……了好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听到外面的动静,习晟跟师汀兰对视一眼,决定出去看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