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七十年代 ...

  •   苏茴抬起手,摸着自己的心脏,感受着那有力的跳动,视线在这泥砖房里转了一圈,然后把目光放到了这一双粗糙的手掌上。
      
      这不是她的手,苏茴想起了她遭受的无妄之灾,在那一道仿若开天辟地般的剑气中,身为一个小小的筑基期虾米,她根本没有可能性活下来。
      
      所以……
      
      旁边桌子上有一个老旧的黄铜镜,苏茴拿起来,这张脸不是自己的,自己长得绝对比这样要好看多了!而且,自己因为已经筑基,外表看上去还仿若18少女,这个妇人年纪应该30左右,所以,苏茴,她这是又穿越了?
      
      穿越成了一位……妇女?!
      
      苏茴的心迅速沉了下来,也就在这时,她的眼前一抹绿光一闪一烁,她瞪大眼睛,一把抓去,这不是她在那古府秘境中偶然得到的神秘项链吗?
      
      怎么会在这儿?
      
      难道……苏茴想到自己莫名其妙的穿越,难不成不是穿越?而是这条项链帮了自己?在她最后的认知中,自己应该早就魂飞魄散,现在既然还有意识,这条项链也还在,难道是……夺舍?
      
      这项链她还不清楚用途,但在一开始得到的时候她就已经滴血认主了,没有给她时间探索清楚它的功能,她就受到了无妄之灾,说起来,怎一个冤字足以形容。
      
      “嗯!”苏茴脑部像挨了一闷棍似地,突然有东西涌进了脑海,她闭上眼睛,原来是被她占据了身体的记忆。
      
      说来也巧,她也叫做苏茴,今年28岁,为什么会被她占据了身体呢?一个是因为她儿子生病,自己尽心照顾,又累又没有及时补充营养,也病了,熬了几天,然后骤然得到丈夫去世的噩耗,打击之下,一命呜呼,而她,就趁着这具身体生机未失,占据了这具身体。
      
      苏茴有自知之明,夺舍,它是有一定的前提条件的,就她才筑基的修为,就算有项链相助,不尽快找到一具身体的话,她的神魂很快也会消散的,根本没有太多的时间给她左挑右选,所以,这“夺舍”虽然不是她主动,从最终结果来看,她是既得利益者,欠下了原身一个大大的因果。
      
      染下因果,那是要还的,不然越是修炼到后面,越是会侵扰道心,这一世没有还清,下一世还会继续,现在,她这因果要怎么还呢?
      
      这时候,她听到了轻轻的脚步声,一个看上去十岁左右的男孩,推开门,端着一碗水过来:“妈,你醒了,喝水吗。”
      
      看着这个男孩,苏茴沉默了,记忆里,这是一个平行时空,类似华国七十年代的农村,原身还有四个孩子。
      
      这个事实恍若晴天霹雳往她头上劈来,贫穷年代就算了,她一个母胎单身的姑娘,成了四个孩子的妈?!!
      
      这身体还在病中,眼前一花,她跌坐回床上,闭上眼睛,声音真真切切的虚弱:“……我不渴,我再睡会儿。”
      
      男孩眼眶有些红,看到妈这一副模样,坚强的忍住了:“好,妈你好好休息,有事叫我。”男孩关上门走了,苏茴缓过气来,摸了摸项链,刚才男孩好像没有看到这条一看就不是凡品的项链,这是宝物自晦?
      
      自晦,除了主人,谁也看不到它。
      
      有这种功能的宝物,她一向只有听说的份,没想到她的运气这么好,一次秘境探险,就得到了这种宝物!
      
      苏茴刚刚升起的欣喜在看到身上的穿着时又不见了,不,不能说她运气好,她现在都成这样了,说运气好似乎也说不过去……
      
      苏茴检查了下自己的情况,神识受损,从筑基期跌落炼气中期,至于真元修为更是一丁点不剩,也就是说,她除了现在精神力好点,其他的就是个彻彻底底的凡人,而且她的储物袋已经被毁,身上一块灵石都没有,唯一还在的,就只有这条项链。
      
      苏茴凝神,伸出一丝神识,缓慢的缠绕上了这条项链,这条项链已经认主,轻易的接受了她的探测。
      
      她脑袋一晕,然后眼前一亮!
      
      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口灵泉,在那咕噜咕噜冒着泉水,灵泉的中心,有一株含苞待放的莲花,在莲花的上空滚动着一团精血,苏茴一感应,那团正是她的精血!
      
      苏茴仔细辨认,认出来了,这是天元大陆赫赫有名的白骨莲,取自活死人肉白骨之意,它可以让一个肉身全毁的人,重新生出一具全新的身体!只要事先保留好精血,神魂不损,就能复生!而且身体资质比起原先有天壤之别!
      
      这是一传出去就会引起一片腥风血雨的灵物!
      
      在那灵泉的周围,是一片微微泛着毫光的黑土地,不过在这泉眼的周围,按道理来说是灵气最充裕的地方现在却是成为了禁区。
      
      白骨莲霸道的霸占了这一方灵气最充沛的地方,周围一里地之内,寸草不生,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一里地之后,才有一些灵药生存,不过这些还能生存的灵药上面的灵气格外充裕,虽然只有寥寥几颗。
      
      看这整齐规划的土地,原先肯定是种了一片的,想来是久没有人打理,已经化为泥土和灵气,反哺着这片空间。
      
      苏茴认出了一些,心痛不已,这土地肥沃成这模样,肯定有这些灵药生长成熟之后无人采摘回归这片土地的原因,瞧瞧这上千年的亥压草,瞧瞧这年轮根那密密麻麻,已然有上万年的年轮……
      
      她在秘境里辛辛苦苦、战战兢兢采到的,顶了天才上千年,虽然现在已经跟她的储物袋一起化为飞灰。
      
      发达了……
      
      等一下。
      
      这里是一个可以生长灵药的芥子空间,是顶级的宝物,这里生长的草药年份悠久,是难得一见的灵药,可是——她现在手上什么都没有。
      
      这具身体是个彻彻底底的凡人,根本没办法享用这些东西,要是贸然服下的话,爆体而亡不是梦。
      
      苏茴想到这些,心脏恢复原来的频率,叹了口气,随意挑了个没有灵药生长的空地,用自己那倒退回炼气中期的神识测试灵根,这一测试。
      
      苏茴:“……”
      
      这具身体也不是说没有灵根,只是最差的那一种,五行伪灵根,所有灵根中垫底,如果在天元大陆,基本上没有几个会选择走上修途。
      
      苏茴睁开眼睛,感动的看了看白骨莲上的那一团精血,五行伪灵根也没关系,看这白骨莲,预计还有几十年就会成熟,她应该能够在这具身体活着的时候等到它长成,到时候她回去自己的身体就可以继续修炼,在那之前,她就借用这具身体,还了这份因果。
      
      苏茴感动:天不亡我!
      
      这柳暗花明的遭遇,实在太考验她的小心脏了。
      
      这时,她又听到了脚步声,心神一动,离开了芥子空间,躺回了床上。
      
      进来的,还是刚才那个男孩,也就是原身的大儿子张保国。
      
      “妈,你好点了吗?奶奶让我叫你出去。”
      
      喔,苏茴想起来了,原身惨遭打击,双重夹击下去世,就是这个人,孙强,丈夫张平的战友带来的噩耗。
      
      原身的丈夫张平,是个军人,他在执行任务途中壮烈牺牲了。
      
      孙强在这次任务中左手受伤,已经不能待在部队,不过相对比起失去生命的战友,他还有一条命活着回来,已经足够幸运了。
      
      整个张家的气氛都一片惨淡,苏茴和张保国离开房间来到客厅,一个穿着军装的青年男子正挺直着腰身站在桌子旁边,他的手里拿着一个纸袋子,袋子里装着一些张平的遗物。
      
      “嫂子,你节哀。”
      
      看到苏茴,孙强松了口气,之前她听了就晕过去了,一片兵荒马乱的,现在看嫂子表情,已经恢复了平静,虽然脸色依旧苍白,但也没办法。
      
      孙强的嗓子有些低哑,他看了一圈,张平的父母、妻子、儿子,还有兄弟都在了,他继续说着自己上午没有说完的话。
      
      现在嫂子脸上依旧苍白,但好歹情绪看上去是稳定下来了。
      
      “我们在出发前都写好了遗书,这是平哥的。”他从怀里抽出来一个信封。
      
      李满芬哭的撕心裂肺:“我的儿啊,我的儿啊,你怎么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
      
      张根想到自己这个引以为傲的儿子,没有大声的嚎陶出声,但眼角掉落出几滴眼泪,眼窝深深,憔悴的看上去像苍老了好几岁。
      
      苏茴接过信看了起来。
      
      公公婆婆都不识字,这时候她接过来是最适合的了。
      
      信上写了很多,交代他万一牺牲了之后父母要好好照顾自己,还有辛苦妻子了,以后孩子就要她辛苦养大,孩子也一一叮嘱,好好上进,在学校学习知识,期望有朝一日也能保家卫国之类的,在看到信的后部分,苏茴眉毛一挑,继续读了出来,李满芬的哭声戛然而止。
      
      那信上说,如果他真的死了,有一笔补偿金,而那笔补偿金一半给爸妈,这是他这个不孝子的一份孝心,另外一半则是交给他的媳妇,分家,另外起房搬出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接档新文已开求支持呐,感兴趣的欢迎戳专栏哟~
    文名:《穿到七零当首富》
    文案1:
    俞向安从广告牌下救了小女孩,壮烈牺牲,醒来后,她穿成了平行时空七零年的高二学生,刚满十七,并且面临两个火烧眉毛的问题:
    ①:成婚前夕,她的定亲对象和继妹勾搭并且弄出人命;
    ②:不和定亲对象结婚,就会失去他家的工作名额,按照政策需要下乡。
    饿得心慌气短的俞向安:???
    她雷厉风行,解决了婚约和工作名额,免除了下乡的可能,然后她发现,她的西西农场也跟来了!
    这个农场虽然有些鸡肋,只能种指定的水果和大豆,但是这里有溪流,她可以养鱼养鸭!
    在这个票证走天下的年代,她凭借着她的家传厨艺和西西农场,把自己养的白白胖胖,最后更是抓住了时代变革的潮流,成了华国餐饮界的无冕之王!
    *
    小剧场:
    很久以后,记者访谈。
    记者:请问俞小姐,现在全国每一个地级市都有您的连锁餐厅,是我国目前富豪榜唯一一位女性,据说一开始您是在国企工作的,是什么原因让您毅然在改革开放初期创业呢?
    俞向安:说来话长,这要从当初被饿晕的时候说起……
    文案2:
    为救人双双倒霉失去性命穿越到了七十年代,俞向安成了被继妹戴绿帽子的无辜继姐,林川柏成了被顶替了工农兵大学名额的可怜高中生,他们各自带着自己的金手指适应生活,直到某年某月某日,他们在路上偶遇了。
    俞向安:“……真巧。”
    林川柏:“……是啊,好巧。”
    俞向安:“你也是那时候没的?”
    林川柏:“是。”
    两人相视一笑,平等了。
    俞向安看了眼他脚下露出大拇指的鞋子,唏嘘:“这年头生活不易。”
    林川柏看了眼她手里隐隐约约看到的野菜团子,感慨:“是啊,生活不易。”
    然后彼此默契的擦身而过,打算装作不认识。
    第二天,他们在黑市偶遇了。
    俞向安看了眼他手里她想要的野参,“……”
    林川柏看了眼她手里他想要的胖鸭子和苹果,“……”
    生活不易?呵!男人/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此文阅读指南:【主事业】、【年代日常】、【日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