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2.
      
      娶亲的前一天晚上,赵大娘和牛婶几个女人整了点肉,就在赵家的院子里现摆开了三桌,请了族长里正和几个长辈还有关系不错明天要帮忙受累的人先吃了一顿。
      
      赵承安心里紧张,从吃饭的时候就心不在焉的,连长辈们你来我往的叹天咒日都没听进去多少。
      
      “大郎。”赵大娘小声喊了一句。
      
      赵承安看他爹他爷都忙着呢,就起身去了灶间。
      
      “热水给你烧好了,”赵大娘的手习惯的拍了拍他的衣角,“你先去洗个澡。”
      
      赵承安应了一声,拿了角落里的澡桶搬到了自己屋里,来回打了四五回水,澡桶才蓄满了七分,这会儿院子里高谈阔论的声音也已经散了开去,只有爹娘指挥着小妹归置东西的动静。
      
      赵承安关了门,开始给自己脱衣服,床边他自己打的简陋梳妆台上是新买的黄橙橙的铜镜。
      
      镜子里逐渐显露出肌理分明,结实有力的麦色身体,油灯恍恍惚惚的印着,连带着镜子里的人也有些不稳的动摇。
      
      这是赵承安第一次正视自己的身体,腰腹间紧实的四块腹肌,手臂上的微微隆起,用木簪简单固定高高束起的发髻...
      
      剑眉朗目,长的颇有几分英挺之气的小鲜肉。
      
      他是个男人。
      
      赵承安蜷起手臂,握紧拳头,看着臂间鼓鼓的隆起的一坨,另一只手捏了捏。
      
      嗯。
      
      他是个男人。
      
      赵承安的目光飞快的扫过镜子里自己的下半截...
      
      嗯。
      
      毫无疑问的。
      
      “咚咚...”木门从外面扣响,随之而来的是他爹的声音,“大郎?”
      
      赵承安猛地放下自己的手,下意识的加(夹)进(紧)了双腿捂住了裆,随即反应过来,两个大跨步迈到了桶边儿,抬腿迈了进去,桶里的水一阵哗啦作响。
      
      “大郎?”门外的赵爹爹迟疑着又拍了拍门,“我进来了?”
      
      “啊!”赵承安刚刚在桶里坐下,还来不及应声,门就被赵爹爹从外面推了开来。
      
      赵承安下意识的佝了佝腰,缩着肩膀往下蹭了下水面,“爹,有啥事?”
      
      “没事没事,你洗你的,咱们爷俩说说话。”赵爹爹拿了门边的长凳,在离浴桶一步之遥的地方坐下。
      
      ……说话?
      
      非要现在说么?
      
      赵承安人都不好了,迟疑的看着他爹,这是什么话非要现在说?
      
      ……
      
      ……
      
      赵承安很尴尬,从他懂事到大,他就很少和他爹这么亲密过了。
      
      洗澡的时候同处一室,这在赵承安看来是极其私密和亲近的一件事。
      
      可是……
      
      赵承安放开手脚尽可能的端坐好,让自己显得自然一些。
      
      结果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赵爹爹开口。
      
      “爹?”
      
      “啊。”赵老爹干巴巴的应了一声。然后腾的一下从凳子上起身,掩饰性的看了一圈,随手拿起搭在木桶边备好的半截玉米棒子,“我给你搓搓背。”
      
      说着就要往他肩膀上招呼。
      
      ……
      
      ……
      
      你快把凶器放下,那个玉米棒子可是干的!!
      
      赵承安眼疾手快的拿起另一块已经湿了水的丝瓜瓤塞到他爹手里,换下了干巴的扎手的玉米棒子,“用这个。”
      
      赵爹爹也有些尴尬。
      
      其实刚才他在门口徘徊了好一会儿了,要不是老婆子催着,他怕不是要在赵承安门口徘徊的磨破了鞋。
      
      本来以为进来就普通的父子聊几句,可是现实比他想象的还难。
      
      这个沉稳坚韧,靠谱了半辈子的男人,此时踌躇的像换了个人。
      
      赵承安是他第一个孩子,教养儿子,其实比他想象的困难的多。
      
      赵爹爹眉头又蹙了蹙,除了在招兵的事儿上,这是他难得的又一次慌乱。
      
      赵承安不知道怎么回事,也没拒绝他爹突然的温情要求,乖乖的撅着腚趴在水桶边缘,感受着赵爹爹有力粗糙的大手捏着湿了水的丝瓜瓤,在他的肩背上开始用力。
      
      “大郎啊。”赵爹爹犹豫了一下,试探的开口,“一转眼你也十八了…”
      
      “都这么大了。”也到了该知人事的年纪了。
      
      “都是要娶媳妇,成家立业的年纪了。”赵爹爹生硬的说了下去,“本来想着还有一年,不急着,慢慢给你再相看相看……”
      
      赵爹爹呼了口气,觉得铺垫的差不多了,手顿了一下继续用力……
      
      “去年你强子哥娶亲你知道吧?”赵爹爹转移了方向,再一次坚强的挑起了话头,“你和强子关系从小就好。”
      
      “啊!知道。”赵承安应道,”您忘了,还是我和雷子去给强子压的床。”
      
      “哦,对,那强子后来没给你说啥?”赵爹爹顺着话头就不由自主的试探了一下。
      
      “说啥?”赵承安一脸的懵。
      
      “额,”赵爹爹舔了舔唇,“就是娶媳妇的事啊。娶媳妇要做的事儿。”
      
      赵爹爹满含深意的含糊的加重了某个字的音儿。
      
      “娶媳妇的事儿有啥可说……”的……
      
      赵承安猛地顿住。
      
      好歹活了两辈子,加起来能和他爹做兄弟的年纪,这会儿他要是还没咂摸出味儿就太笨了!!!
      
      赵承安的脸刷的就红了,合着他爹是来给他上婚前教育课来了。
      
      !!!
      
      “爹!!”赵承安羞恼的低吼了一声。
      
      知道儿子意会了,赵爹爹这时候反而冷静下来了,清了清喉咙,顾忌着儿子的面子,压低了声音,“用我给你……”
      
      “爹!!”赵承安臊的都不行了,也顾不上别的了,刷的从浴桶里站起来,扭头抢过丝瓜瓤,都不敢抬头,“哎呀,你出去吧,我自己洗。”
      
      “哎哎!”赵爹爹看他恼的样子,自觉就往外走了几步,临到门口又突然不放心的回头。
      
      九十九步都有了,就差临门一脚,保险起见,“大郎,你可别不懂装懂啊。”
      
      “真不用我教?”
      
      “真行么?” 
      
      “真不用!!我真行!!”
      
      ……
      

  • 作者有话要说:  赵承安:别说,爹,你千万别说,现在外面查的严,再说作者可就进去了!!!
      赵爹:那读者能懂我的意思么?
      赵承安:能能能,读者都懂的狠,再说了,不懂总比进去好。
      保护未成年,从我做起:)
      肾虚大佬:对,没错,这是开往幼儿园的车,大家刷卡上车注意保持安静。:)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