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3.
      
      赵爹爹迟疑又不安的在赵承安一阵恼羞成怒的催赶下,被撵了出去。
      
      嗯,大郎是个懂事的,好的,他说懂,肯定是懂的...吧。赵爹爹安慰自己,犹豫了一下,这么大的事儿上,还是选择了相信儿子。
      
      门外,一直注意着这边的赵大娘看他出来了,马上停下手中的活计,抓着笤帚,蹑手蹑脚的走了过来。
      
      “他爹,咋样了。”事关明天晚上的大事儿,赵大娘操心的很。
      
      赵爹爹下意识的看了眼身后已经合拢的房门:“应该没问题的。”
      
      赵大娘一听这话,瞬间不乐意了,一巴掌轻拍在他胳膊上,“啥叫应该,你到底给没给孩子讲清楚。”
      
      “我没讲,”赵爹爹不好意思的开口,他一辈子都没这么窘迫过,当年他爹给没给他讲过,他已经想不起来了,现在让他去给儿子讲这个,他这老脸...
      
      抹不开面儿啊。
      
      赵大娘一听他这话,瞬间就急了,好悬还记得这是儿子房门口,拉着赵爹爹往堂屋那边走了几步,才压着声音,急急道,“什么叫没讲?那你进去这么半天都干啥了?”
      
      “你别急,”赵爹爹眼瞅着要急眼发火的媳妇儿,赶紧开口解释,“我问了,大郎说他知道。”
      
      “知道?”赵大娘犹疑的看了眼赵爹爹,“真知道?”
      
      “知道,儿子都说了知道。”赵爹爹有些底气不足的强撑了一句,夜色的遮掩下,古铜色的皮肤看不出泛红的痕迹。
      
      “你就是瞎操心,大郎都这么大了,强子那几个混小子又都是娶了亲的。”赵爹爹本来是安抚赵大娘的话,越说越觉得就是那么回事,“他们关系好的穿一条裤子,见天的呆在一处,肯定通人事的。”
      
      ......
      
      有点道理。
      
      “你确定?”赵大娘迟疑的确定着。
      
      “放心吧。”
      
      得了准话,赵大娘心里稍稍安了一些,看着赵承安用白纸糊的窗户上透出的亮光,恍惚了一下,小声的念道,“那就好,那就好。”
      
      赵爹爹心底叹了口气,知道赵大娘这是又想起征兵的事儿,心里惦记了,低头拉过她手里的笤帚,“我扫吧,你赶紧回屋歇着吧,明天还得早起。”
      
      赵大娘没动。
      
      “快回屋歇着。”赵爹爹轻轻推了推,看着赵大娘缓步向着堂屋走去,没一会儿东屋里亮起了昏黄的油灯。
      
      赵爹爹又站了两息,这才抓着扫把,在院子大红灯笼的照耀下,一下一下的扫着夯打的平坦结实的地面。
      
      笤帚划过地面发出沙啦沙啦的声音,在安谧的小院里又轻又快的响着。
      
      赵爹爹手脚利落,干活很快,没一会儿就扫好了院子,将笤帚放好,又检查了一遍门外挂好的大红灯笼,赵爹爹拢好了院门,端了灶上的热水,这才迈步往回走。
      
      还没到堂屋门口,就看见了正从里面出来的赵大娘。
      
      “你咋还没歇?”赵爹爹侧了侧身子,将手里的木盆往旁边挪了挪,“那正好泡泡脚,明天还要早起,泡泡就睡吧。”
      
      “我心里还是不踏实,”赵大娘还是不放心,刚才回屋忍不住翻箱倒柜,这半天才找到了当初她压箱底的东西,“要是大郎脸薄,不好说不懂咋办。”
      
      “那你想怎的?。”赵爹爹也是无奈,“我再去给孩子说一说?”
      
      “不是,”赵大娘眼神飘忽了一下,也有点尴尬,定了定神才将手里的东西稍稍往外露了露,“你去把这个给大郎。”
      
      “这?”赵爹爹被她偷偷摸摸的举动弄的一愣,探过身仔细扫了眼,这才反应过来她手里的是什么,“这,这能行么?”
      
      说完赵爹爹就噤声了。
      
      是了,这肯定要比说的要详细清楚了。
      
      ......
      
      两口子面面相对了两秒。
      
      “行。”赵爹爹将水盆放到地上,接过那本小人书,不用赵大娘说,就朝赵承安的屋子走去。
      
      赵大娘想嘱咐几句又不知道说什么,就站在堂屋的门口,殷殷切切的暗中关注。
      
      ......
      
      ......
      
      赵承安洗好澡,又在桶里将脏衣服洗了,这才端着水桶,准备分几次,将浴桶里的水倒掉。
      
      结果刚打了一桶水,准备出门,就听见了门外窸窸窣窣的动静。
      
      ?
      
      就在赵承安以为是他爹找他又有事儿,压下心中别扭的羞涩准备出声的时候,门被微微松松的推开了一道缝隙,随后一本蓝色面皮,用白色粗麻线装订着一侧的书,从门板和门槛间的缝隙塞了进来。
      
      啪。
      
      书掉在地上的声音。
      
      ???
      
      “爹?”赵承安小声的喊了一声,却没有人回答。
      
      赵承安张嘴还想再喊,又莫名觉得不妥,难道不是他爹?那能是谁?
      
      赵承安想了下,还是选择安静闭上了嘴,放下手里的水桶,犹豫着走了过去。
      
      赵承安拿起掉在地上的书,没有打开,而是选择先打开了房门。
      
      “爹?”赵承安看着门口空荡荡的,院子里也空荡荡的,堂屋门口只衣角一闪而过,然后也是空荡荡的。
      
      ......
      
      什么鬼。
      
      赵承安一脸的茫然,左右看了看,关上了房门,这才将目光转向这本从门缝里塞进来的书。
      
      书薄薄的,书面上也没有名字,空白的一片,看起来又简陋又神秘。
      
      赵承安随手翻开了封皮。
      
      第一页上是一首四句诗,从左至右‘洞里泉生方寸地,花间蝶恋一团春。分明汝我难分辨,天赐人间吻合人。’(来自百度某关键词搜索。)
      
      赵承安在心底念罢,便觉得这诗念起来有哪里怪怪的,还没咂摸过味儿来,便手快的翻过了一页。
      
      ......
      
      !!!!
      
      赵承安只觉得整个人都轰然炸开,从头到脚,一股潮热袭来,从头发丝烧到了脚后跟,脸瞬间涨红不说,心口还突突的往外冒火!
      
      哪有亲爹给儿子送避火图的!!
      
      赵承安看向手里烫手的山芋,他可能小看了他爹,也小看了这个世界。
      
      他果然应该重新正视古人的吧。
      
      ......
      
      ......
      
      

  • 作者有话要说:  真·小人书·连环画·婚前X教育,古代版get√
    为传宗接代‘操’碎了心。
    啤酒饮料矿泉水、卫生纸冈本T了啊,前面的乘客‘腿’收收了啊。
    猪脚的油箱已满,油门已加,挂挡就走,速开:)
    感谢一波,我最可爱、25775935、幽兰星姬、枝枝、和光同尘、花開時再會、百里屠苏投喂的地雷。
    感谢方之的手《榴》弹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宝贝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