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第四章。
      
      结婚当天,赵承安起了个大早。其实这一夜,赵承安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
      
      时不时融合进梦里的限制画面,和各种虚幻的假想。
      
      半梦半醒间,总觉得自己似乎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
      
      又紧张又刺激,还有点说不出的空虚和舒适。
      
      这让本来就因为成亲而感到不安,强压忐忑的赵承安,一晚上都没睡踏实。
      
      一会儿是梦里娶了亲,一会儿是梦里他成了女儿身,一会儿是和新媳妇拜堂成亲,一会儿是躺在床上,却翻不了身...个中滋味别提多难受了。
      
      ......
      
      就这样一晚上混混沌沌到五更天,约莫五更刚过,院子里传来窸窸窣窣的轻微声响。
      
      赵承安猛地醒来,一时间脑子混沌还有点分不清现实和虚幻。
      
      只是随后赵承安就清醒了过来,因为.....
      
      赵承安小心翼翼的掀了被子,崩溃的看了眼内里湿答答糊在身上的□□。
      
      铺天盖地的,无处闪躲的羞耻和绝望一股脑的袭来。
      
      嗷!!!
      
      赵承安捂住脸,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坏掉了。
      
      他在心底安慰自己,这是男人都要经历的,必经之事,是男人都会有这么个过程。
      
      ……
      
      “大郎?”院子里是他爹的声音,“还没起么?” 
      
      眼瞅着媒人都已经到了,赵大娘看着儿子紧闭的房门,急慌慌的再一次前来催促。
      
      “起了起了。”院子里渐渐传出说话的声音和走动的声音。
      
      “来了。”赵承安扬声应了,随手将脱下来的脏裤子团吧团吧,塞进了衣柜最里面的角落。
      
      “来了来了。”
      
      遮掩好脏裤子,赵承安又整了整衣服,这才深吸一口气,打开了房门。
      
      ......
      
      这几年边关不稳,国内老皇帝又年事已高,朝野上下难免的人心浮动,赵家人口简单,因着军户的原因家底还算殷实,这次边关告急,全国大行征兵,即便赵家三代单传,却还是被安排上了人头。
      
      当了人家十几年的儿子,赵家人对他一向很好,赵承安不可能看着他爹一把年纪的上前线。
      
      而成亲...
      
      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赵承安,也并没有多么排斥,甚至在此刻之前,他内心的忐忑愧疚都多过成亲娶妻的紧张感,毕竟他娶妻的目的更多的是为了传宗接待,给赵家留后。
      
      嫁给他,几乎已经代表了婚后守活寡般的日子,命不好他死在战场上,姑娘年纪轻轻守了寡,就算他命好命硬,将来能回来,他也不知道这场战事会持续多少年。
      
      这么一想,更加觉得对不起人家姑娘了。
      
      如今赵承安要娶的刘小鱼是东鲁村的人,是东鲁村有名的落魄户刘老三家的大女儿刘小鱼,比赵承安还要大一岁的年纪。
      
      因为家里穷,家里人又多,身为老大的她被爹娘压着,三个妹妹都嫁了,她却被耽误了。
      
      19岁的大姑娘还没嫁,在这个年代这几乎是人前人后都不免被人议论的存在。
      
      本来以赵承安本人和家里的条件,怎么也不会娶刘小鱼的,也是这次的征兵突然,赵承安家里急着娶亲,又谁也不敢保证这兵一走,还能不能回来。
      
      所以,即便赵家给的礼金厚一些,也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家。
      
      但凡家里有姑娘,条件好一些的,都不愿意淌这趟浑水,入这个深坑。这样的情况下,能挑的范围自然就小了,种种对比之下,无奈这才定下了,急着给自家二儿子娶媳妇,狠了心的刘老三家的刘小鱼。
      
      因着婚礼定下的时间仓促,婚礼的不少步骤,能用钱补上的礼节,都被刘老三张口换补成了钱,于是成亲这天,赵承安一人一驴一朵红花,一袭红盖头,顺顺利利的接走了新娘子。
      
      .......
      
      古代的婚礼繁琐而郑重,即便是动荡的时期,生活相对匮乏的村子里,婚礼即便一简再简,也还是折腾了许久。
      
      刘小鱼拜过天地就被媒人送进了赵承安的东屋,而赵承安则被留下来,应酬。
      
      刚过了农忙时节,缴了粮税,地里也种了新一季的庄稼,村里正是最悠闲的时候,赵家是赵家村里的本家姓,因着军户还颇有点说话的地位,赵爹爹一家又都是顶好的实在人,在村子里的人缘着实不错。
      
      这次赵承安成亲,村子里的人几乎来了大半,院里门外的,坐满了人。
      
      也是赵爹爹和赵大娘心疼儿子,即便这场婚事多有妥协,也着着实实的算的上是大办了。
      
      “大郎。”等终于将最后一个邻里送走,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赵大娘拉住了赵承安,指了指屋里,“这里收拾的差不多了,你先进去看看。”
      
      “啊,”赵承安下意识看了下自己门扉紧闭的东屋门,又看了眼院子里外的一片狼藉,“我先帮忙收拾了吧。”
      
      “哎呀!用得着你么。”一边偷摸翘着耳朵偷听的强子,端着沉甸甸摞着不少碗筷的托盘,从一旁插嘴,“我们这么多人呢,你该忙忙你的。”
      
      赵承安的脸皮比他薄的多,被他若有所指的这么一说,手脚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摆了。
      
      “哎呀,你这孩子!”赵大娘拍了下他的胳膊,吩咐道,“也累了一天了,我厨房里给你们留了菜,你端进去让,让你媳妇吃。”
      
      “厨房里烧好的水,一会儿你俩都洗洗再睡。”
      
      赵大娘说完,不等赵承安反应就转身蹬蹬蹬去厨房端了留好的饭。
      
      赵承安被一句你媳妇儿,洗洗睡,定住了脚,半推半就的接过托盘,又被他娘小声催促着来到新房门口。
      
      咳。
      
      “咚咚咚...”赵承安在他娘吹鼻子瞪眼的表情下,犹豫着敲了敲门,“那个,我进来了。”
      
      哎呀,出息呐!
      
      旁边默默关注这边的以赵爹爹赵大娘为首的一众人,只觉得赵承安怂。
      
      怂的一匹。
      
      哪有新郎官进新房还敲门的,这不是...见外么!
      
      拿自己当外人呢?
      
      赵承安才不管他们怎么想,深吸了口气,这才推开了门板,堪堪推开一个够人侧过的缝隙。
      
      赵承安进了门就下意识的后脚跟一勾一蹬,吧嗒合上了门板。
      
      他自己都没想到的熟练。
      
      ......
      
      “嗯咳。”
      
      “那个,你饿了吧,吃点东西吧。”屋子里有点暗,点着粗粗的红蜡烛,赵承安熟门熟路的将托盘放到了墙边的桌子上,又扯了一边的长条凳放好,这才看向盘腿坐在床上的刘小鱼。
      
      刘小鱼还盖着红盖头,红艳艳的盖头,在红烛的映衬下,似乎晕着一层光。
      
      他现在该怎么做?
      
      他是不是该掀盖头,然后呢?
      
      现在就喝交杯酒么?喝了交杯酒就得一起困觉觉吧?
      
      赵承安下意识看了眼糊着油纸的窗户,天色还没黑透...
      
      可,这是他的新娘子啊。
      
      ........
      
      赵承安深吸了口气,坚定的走到她面前,看着那红通通的盖头,抬手,几乎没有停顿的掀开。
      
      这是,他的新娘子。
      
      赵承安看着低眉顺眼的刘小鱼,心底缓缓地缓缓地舒了口气。
      
      “先,先吃点东西吧。”也说不上是什么感觉,松了口气,又好像多了什么东西。
      
      两个人静静的吃了饭,赵承安默默地将碗筷收拾好,端了出去。院子里已经没有人了,天色也完全暗了下来,他强壮淡定的在堂屋赵大娘、赵爹爹和赵小妹余光的瞩目下,端了两桶热水进房。
      
      “你先洗。”赵承安硬巴巴的说完,转身出了门。
      
      再次出了门的赵承安默默的站在屋檐下的阴影处种起了蘑菇。
      
      怎么办,马上要洞房了。
      
      赵承安手心出汗,木愣愣的张开手,这是刚才他假装拿东西取出来的小药包。
      
      ......
      
      门里静悄悄的,院子里更静,就连一向活泼话多的赵小妹都被压着早早回房睡了。
      
      万籁俱寂,良辰正好,就只差这临门一脚。
      
      赵承安心口疯跳,咬牙一溜紧促的步子钻进了厨房,随手舀了一碗热水,抱着英勇就义的心,打开药包,闭着眼就是一口。
      
      热水顺着喉咙将药粉冲进身体。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心理作用,嘴里的药味还没散去,便觉得一股热气顺着喉咙烧到了胃里,搔的心脏鼓噪的厉害。
      
      赵承安又猛灌了几口水,觉得自己准备好了,利落地一抹嘴,哐当放下碗,朝自己的新房气势汹汹的走去。
      
      

  • 作者有话要说:  肾虚作者死命的拽住磕了药的男猪脚:你干什么,你想干什么!外面严打呢,你想害死我!?
      赵男猪脚赤红了一双眼:今天劳资洞房花烛夜,天王老子来了都不能阻止我。
      肾虚作者看着远处呜哇呜哇的警车:不...我不能写QAQ
      天王老子不管这个,这个归扫X打X管:)日常哭唧唧
      等等,男猪脚,你是不是忘了老鸨的医嘱了:)
      说好一指甲盖的,你这是磕多了呀!!。
    (其实我觉得,我也磕多了QAQ。滚去默念晋江写文规范规则条例条款。)
    算幽灵车?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雷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