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5.
      
      事情比赵承安想象中的还要顺利。
      
      新婚之夜一点没有出现赵承安以为的阳喂,早歇,硬不起,虽然刚开始显得有些手忙脚乱,但是随着学习能力的触发逐渐掌握了技巧和节奏,也是如鱼得水,渐入佳境。
      
      人可能总是这样,没做之前,总会忍不住预想,预想各种需要克服的困难,感觉峰高人小,难以做到,可等真的付出了行动,迈出了第一步,然后是第二步。
      
      之后的三四五六七步,就会顺理成章跑起来,特别是在尝到甜头之后,有着生育压力,背负着繁衍重任的赵承安,过上了夜夜笙歌的繁忙夜生活。
      
      赵承安是个有责任心的人,特别是在本就怜惜和愧对刘小鱼的情况下。他娶了刘小鱼,她便是他的妻子、他的家人,即便他们才相识,目的又是为了留后生子,可他依旧努力的想要做到一个丈夫应该做到的样子。
      
      他没办法为自己辩解,便只能尽最大程度的对刘小鱼好。索性赵家一家都是实在人,赵大娘更是没有学做恶婆婆的自觉,反而觉得自家亏欠了刘小鱼,待她十分好。
      
      一家五口,一时间相处的很有几分热乎劲儿。
      
      只是快乐的日子,因为头顶上的大山,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显露出一丝紧迫,每每骤然破碎他们表面极力想要维持的和谐。
      
      婚后的第7天下午,正式的征兵文书下来了,连带着入伍的时间,由押兵的差役,亲自送到了村里。
      
      从文书送到手上的那一刻起,赵承安便正式成了隶属大禹卫北新军的一员。告别了村长,赵承安拿着属于自己的那份文书转身回家,在离家还有一条街的时候,远远看到了站在路口等着的刘小鱼。
      
      看到赵承安回来,刘小鱼没有迎上来,而是埋着头转身朝家走。
      
      赵承安捏紧了手里的文书,默默的不远不近的缀在她身后,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沉默着,一前一后进了家门。
      
      已经先一步从旁人口中听说了经过,这会儿眼睛还通红着的赵大娘就站在堂屋的门边,旁边是闷着头歪向一边的赵爹爹和不安站在一旁的赵小妹。
      
      “娘。”
      
      赵承安张了张嘴,呐呐的喊了一句。
      
      赵大娘的眼泪险些被这一声娘给叫出来,快速的眨了几下眼皮,忍住了鼻尖的酸涩。
      
      “这是这几天赶着给你纳的新鞋,你这两天加紧穿穿,新鞋板脚,现在磨磨,到时候好赶路穿。”
      
      赵大娘迎着赵承安,拿出两双新做的布鞋,塞进了他手里。
      
      “......”
      
      “好。”赵承安一时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好接了鞋子抱在怀里。
      
      “哎,那你们回屋说会话歇会吧,一会儿晚饭好了,我叫你们。”赵大娘僵硬的笑了笑,说完不等赵承安应下,便急急的回了房间,赵爹爹长叹一声也跟着赵大娘起身去了内屋。
      
      “哥。”赵小妹不安的站在原地看着他哥,年幼的她,只隐约知道她哥要出远门,要去参军,却还不太明白,这对他们家究竟意味着什么。
      
      “你要走了?”
      
      赵承安走过去,亲昵的揉了揉她的头发,宽大的手掌轻轻压了压,“嗯,现在还不走,过几天才走。”
      
      “那你还回来么?”赵小妹点点头,随即想起什么,急急的抬头看向赵承安。
      
      赵承安下意识的回头看了刘小鱼一眼。
      
      “哥?”
      
      “回来,”赵承安回过头,朝赵小妹肯定的说道,“这是我家,我一定会回来的。”
      
      像是承诺又像是慰解,像是在回答赵小妹,又像是对这个屋里的所有人保证。
      
      将赵小妹安抚好后,赵承安就和刘小鱼回了他们的房间。
      
      刘小鱼本身就是个内敛的性格,此时也没有说什么,径自愣愣的坐在床边出神。
      
      赵承安几次想要说点什么,却什么劝解的话都说不出口。
      
      从议亲之前,他就知道自己最终是要对不起她,此时他甚至说不出宽慰她的话。赵承安想,这也就是这个年代,要不然自己这样的渣男,怕是要被挂在耻辱柱上,老虎凳子辣椒水的鞭策。
      
      “对不起。”赵承安暗暗叹了口气,终是开口道,却一开口便是道歉。
      
      刘小鱼抬头看向赵承安,定定的看着他,没应下,也没有说话。
      
      赵承安动了动腿,走了几步在她身前蹲下,仰头对上她的目光,“小鱼,你是个好姑娘,是我赵承安对不起你。”
      
      “你会回来么?”良久,久到赵承安腿都要蹲麻了,刘小鱼才开口,声音有些干涩的含混。
      
      赵承安沉默了一下,握上了她放在腿上的手,用力的握住,“会,我一定会回来的。”
      
      “好。”刘小鱼蓦地笑了,第一次主动回握了赵承安的手,“那我等你回来。”
      
      ......
      
      离别在即,时间总是过的很快。
      
      因为赵承安入伍的事,整个赵家都陷入了一片无法纾解的焦灼。
      
      堂屋的油灯熄的越来越晚,赵大娘时常看着赵承安,看着看着就入了神,赵爹爹更像是一夜间老了许多,总是一声接一声的长叹着,就连赵小妹都在这种情形下,都格外的黏赵承安。
      
      “包袱都理好了么?”随着出发的时间越来越临近,赵大娘陷入了无法抑制的焦躁,“过冬的衣服要不要再备两件,听说那边冬天比咱这要冷...”
      
      “外衣呢,够不够穿...”
      
      “对,我去青衣观给你求的平安符你千万放好...”赵大娘脑子里乱糟糟的,只觉得恨不得把整个家都放在儿子的背上,更甚至,她也跟着他一起走。
      
      赵承安明白她的心情,正是因为这样,他安慰的言语才显得更加苍白无力,只能一样一样反复的应着,以期安抚她不安的心情。
      
      “娘,您别担心,都理好了。”赵承安心理酸涩,坐到他娘身边,握住了她的手。
      
      “你是从我肚子里生出来的,我养了你十七年,怎么可能不担心。”赵大娘念着突然控制不住的大声,却说着说着眼圈便红了起来。
      
      “那种,那种有来生没今世的地方...我怎么可能不担心。”
      
      “大郎,咱不去了,咱不去了好不好,咱们一家现在就走,走的远远的...”赵大娘说着就魔怔了似的拽了赵承安就要起身。
      
      “娘。”赵承安心理也不好受,紧紧握着他娘的手,“娘,别担心,我保证,我一定会好好的。”
      
      “我一定好好的保护好自己,等仗打完了,我就回来,好好的全须全尾的回来。”
      
      可是仗什么时候能打完。
      
      他又万一回不来呢?
      
      赵大娘颤抖着嘴皮,却什么都说不出口,最终只能无力的扑倒在赵承安的怀里,嚎啕大哭出声。
      
      她心里满腹无望的愤恨不知道该怎么说,她甚至不知道该怪谁,是怪年月的残忍,还是怪她这个当娘的没本事又心狠...
      
      “大郎,大郎,”赵大娘心里被烧灼般的疼,最后只能无力嘶喊着,攥着赵承安的手臂,一声声的唤着,“我的儿啊...”
      
      赵承安心下酸涩,眼眶不觉发红,搂着他娘的手一下一下的顺着她的后背。
      
      ......
      
      农历11月中的时候下了第一场雪,整个赵家村都被盖上了一层白晶晶的颜色。
      
      今天是临行前的最后一天,明天一早,就会有乡府的衙役,来带他们前往位于郸城十里外的征兵招募点集合。
      
      在之后等待着他们的是什么,就只能看老天爷了。
      
      晚上的时候赵家一家人围坐在堂屋的方桌前,桌子上是格外丰盛的席面,一样样全是赵承安喜爱,往日里又难得吃上嘴的菜式,甚至他爹还专门挖了坛,他们自家酿的高粱酒。
      
      “吃吧,别愣着快吃,一会儿菜凉了,就不好了。”赵爹爹望着屋内沉闷的气氛,最终率先夹了一筷子给赵承安,自己却开了酒坛的泥封,给自己倒了一碗。
      
      “爹娘,你们也吃。”
      
      “哎。”赵大娘接了赵承安夹来的菜,鼻子一酸,险些又落下泪来,“吃吃,都快吃。”
      
      一顿饭吃的几人心中五味杂陈。
      
      吃了饭,赵大娘拉走了刘小鱼和赵小妹,去给赵承安最后一次检查行李。
      
      堂屋便只剩下赵爹爹和赵承安父子两个。
      
      赵爹爹心里沉的发疼,甚至不敢抬头多看自家儿子两眼。
      
      “爹,”赵承安拦下他再次倒酒的手,“别喝了,爹。”
      
      赵爹爹的手明明稳稳的端着碗,赵承安却觉得他爹的手,正在细微的,无法控制的颤抖。
      
      “陪爹喝一个吧。”赵爹爹哑着声音道,眼圈忍到泛红。
      
      赵承安拒绝不了,他明白他爹心里无法纾解的内疚和自责,他顺从的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碗,然后抬起手。
      
      “爹,儿子敬你。”
      
      “哎。好好。”赵爹爹抖着手,忍着鼻眼间的涩意,仰头干了一碗。
      
      “去陪陪你媳妇吧。”
      
      赵承安放下碗,眨掉眼中的水汽,“那您也早点歇着。”
      
      赵爹爹挥了挥手,却径自又倒了一碗。
      
      这一晚,赵家堂屋的灯一夜都没有熄,赵承安躺在床上,手边是贴着他,沉默安静的刘小鱼,窗外是隐隐约约的烛光,和似有似无的啜泣...
      
      我一定会回来的。
      
      赵承安觉得有些冷,探出手抓住了身边刘小鱼的一只手,紧紧的握住。
      
      我一定,一定会回来的。
      
      他在心底一遍一遍的承诺。
      
      

  •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是个超级超级害怕离别,超级超级不会写虐的选手_(:з」∠)_
    这章卡了好久,临到8点半,才终于写好。
    希望我把离别的气氛写到位了。
    这篇文从开坑就处于这样的状态:
    忍不住想开车=不,我不能开车,忍住=忍不住了,开开开=我CP:你写无CP的,不能粉红,不能撩骚=哭唧唧=委屈巴巴的重写。
    别的大大日常:啊啊啊,怎么发展感情线,写不出粉红啊。
    我:忍住啊,不能骚啊,不能粉红啊,不能开车,要冷静!
    啊~~~忍不住了,重写吧:)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十心央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浮尘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