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云烟,爷爷身体不中用啊,照顾不了你了。”
      形容枯槁的老人躺在床上,房间里弥漫着老人那股将行就木的味道。
      
      但坐在床边的少女却恍然未觉,她紧紧抓着老人的手,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爷爷,不会的,您还要看云烟高考。云烟考上大学,赚大钱孝敬您。”
      
      老人暮霭垂垂的脸上露出微笑,他另一只手伸过来拍拍少女的手。
      “云烟不哭,爷爷看到喽,看到你奶奶来接爷爷了,爷爷黄泉路不孤单。云烟别担心。以后啊,只要云烟过得好,爷爷也就能放心了。”
      
      少女名叫方云烟,今年十七岁,高二在读。
      她直到前天才知晓,原来自己不是老人的亲孙女。
      
      老人明白自己时日无多,偷偷托付电视台寻找方云烟的亲生父母。
      
      他把自己知晓的全都告诉电视台。
      包括婴儿服上面绣的‘方家’二字,以及2002年冬天在平高坡捡到刚刚出生没几天的小女婴。
      
      为了保护云烟的隐私,老人暂时没放出去她的照片。
      老人想,医生说他还有一个月活头,先这么找,找不到再把小云烟照片放上去。
      
      毕竟这是在电视台上寻亲,小云烟出落的这么好看,被有心人觊觎就不好了。
      
      就算是这样,前来寻亲说自己丢了女儿的人都络绎不绝。
      老人托付村长帮忙筛查,说不出衣服上‘方家’二字绣在哪儿,绣的什么花边的人都暂时放在一边。
      
      没想到,不到两天的功夫,还真的找到了正主。
      ——小云烟的亲生父母。
      
      在看到方云烟现在生活的小村落后,她的亲生母亲几次哭到昏厥。
      “我的孩子怎么能这么命苦。”
      
      老人跟他们交了底后,没要他们一分钱,只说:“我这老头子也没几天好活了,不耽误云烟跟你们回去享福。我明天就出院。”
      
      方爸爸给老人说可以送他去大医院进行更好的治疗,但都被老人拒绝了。
      
      “我今年七十三,阎王叫我去,我哪敢不去。小云烟是个好孩子,我不走,她肯定不会跟你们走。”
      方爸爸坚持:“您的身体也同样重要,我们可以等云烟。”
      
      老头子洒脱的笑着,“就算你们不来,我也不想住在这里了,医院的味道我闻不习惯。我想回家里,老太婆种的柿子树都结满了青蛋蛋,只可惜今年我没口福吃咯!”
      
      劝说无效。
      
      医生见惯了生离死别,很快就给老人办了出院。
      
      出院后,老人身体迅速衰败下来。
      方云烟对此全然不知,以为是家里没钱了。
      她哭着说:“爷爷,我去找村长叔叔借钱,咱们去医院啊……”
      
      老人笑了笑,嘴唇张了张,满满都是不舍和担忧。
      “小囡囡啊……”
      
      老人的手重重垂落,再也没了气息。
      
      方云烟眼泪再也止不住,嚎啕大哭:“爷爷!爷爷,您不要小云烟了吗……爷爷……”
      
      =
      
      处理完老人后事,方云烟才收拾自己仅有的一些行李。
      高二年级的课本,三件短袖,两条长裤,一个棉袄。
      
      还剩下最珍贵的,就是爷爷留给自己的一枚玉坠。
      玉坠被云烟用编织好的红绳串起来,挂在脖子上。
      
      期间,方家父母和她的同胞哥哥方铮一直都在门外等候。
      一向没什么耐心的方铮穿着黑色短袖和长裤,站在柿子树下,罕见的没有说一个字。
      
      原来,方云烟和方铮是双胞胎。
      零二年那会儿,医院安保没做好,方家的小公主不慎遗失。
      那会儿监控不发达,火车还不是实名制,孩子被偷了都没地儿找。
      
      但方家也从未放弃过寻找自家闺女,所以才能在短短时间内,根据老人给电视台的线索,寻找到这里。
      
      大概过了两个小时,方云烟才推开木门,走出来。
      她眼眶红红的,显然是哭过了。
      方云烟背着一个包,这就是她的全部家当。
      
      方铮悄悄打量着他的妹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血缘关系的牵引,他居然觉得妹妹这种生物,好像还挺招人疼的。
      
      上车的时候,方云烟坐在后座,方铮坐在她旁边。
      方爸爸开车,方妈妈坐副驾驶。
      
      方云烟从出小院门的时候,眼泪又止不住。
      但她脾气倔,哭的惨兮兮也一声不吭,要不是方家人都看着她,不然肯定发现不了她在哭。
      
      方妈妈正想跟儿子换一下座位,自己坐在后座照顾闺女。
      就看到那个油瓶子倒了都不扶的儿子,从座椅靠背的兜里抽出纸巾,动作可以称得上是小心的递过去。
      
      方云烟没拒绝哥哥的好意。
      她来不及道谢,眼泪涌出来的更多了。
      
      小山村距离方家很远很远,开车少说也得五六个小时。
      方云烟抱着自己洗得发白的书包,哭累了,逐渐沉沉睡过去。
      
      睡过去后,方云烟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看了一本《校草男友宠我到病态》的小说,男主居然就是她如今血缘关系的亲哥哥,方铮。
      
      而她,在看完小说后,因为怜惜本文女配方云烟,所以直接穿书,成了方云烟本人。
      
      小说里,其实没有她方云烟什么事。
      毕竟她是彻头彻尾的渣女配。
      
      小镇的教育和省重点的精英教育完全是两个等级,方云烟在镇子高中可以考第一第二,但在每年能出七八十清北的省重点里……基本稳坐倒数五十名。
      
      小说中的女配方云烟学习差,自尊心强,普通话种还夹杂着方言的味道。
      很多时候同学只是善意的笑笑,可她都以为那是在嘲笑自己。
      
      方云烟终于忍不住背弃双胞胎哥哥的警告‘不准对外宣扬我是你哥哥’。
      她开始大肆宣扬,“我是方铮的妹妹,亲妹妹。”
      好像以此就能抬高自己一样。
      
      方铮,小说男主,高中时就男主光环满满。
      人长得帅,刚进高中就被评为校草。
      
      他朋友不少,还出手大方。成绩虽然不说拔尖,但物理数学也能考班里前几名,要不是语文生物化学拖后腿,他说不定也能冲一下前一百名。
      
      要知道,每年稳定出七八十清北的省重点里,能考进年级前一百,那真的就距离清北无限接近。
      
      方云烟此举,让那些本来对她无感的路人开始好感度直线下降。
      
      大家都知道方铮家里有钱,衣品人品都没得说。
      至于方云烟,跟方铮的交集除了‘都姓方’外,再也没有任何共同点。
      
      偏偏小说中的方云烟感觉大家不相信她,就说自己从小因为身体不好,寄养在国外。
      直到长大了才接回家。
      越编越离谱。
      
      有人问她寄养在哪国,说句外语听听。
      在小山村长大的方云烟哪里会外语,英语口语都带着方言的味道。
      
      全班人哄堂大笑。
      
      正巧这时候方铮打球回来。
      朋友就问他这件事。
      男孩子头发细碎,下颌线条紧绷,颊边还挂着汗珠。
      
      他在方云烟期待又战战兢兢的目光中,唇角一勾,“当我妹妹,她配吗?”
      
      之后的剧情就是方云烟跟不上省重点的教育速度,再加上被同学不喜,每每都稳坐倒数第一。
      方家父母倒是很关心她,问她要不要去高一重读,或者请家教。
      都被自尊心极强的原主拒绝了。
      
      那时候女主出现了,作为稳定在年级前一百的学霸女生。
      又跟其他书呆子同学不一样,女主表现得十分social,打耳洞、染头发、画口红,清纯中带着妖艳,完全不是高中男生能抵挡的。
      
      女主很快就被评为校花,然后学校疯传她和校草谈恋爱。
      学习好又有魅力的女生,基本上所有人都觉得她和校草很般配。
      
      再加上有女配方云烟在前陪衬,就更能衬托出女主有多优秀。
      
      此刻,就到了女配方云烟的作死环节。
      各种跟女主过不去,偏偏她又斗不过女主,回回都是自讨苦吃。
      梦到这一段的时候,坐在车里的方云烟眉头皱了皱,显然是很不喜欢这类情节。
      
      总之,结局就是女配方云烟把自己作死了。
      被同学排挤,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她又作着要出国,结果雅思和托福考不过,就连一向脾气好的方妈妈都劝她现实一点。
      
      方云烟被方妈妈说了后,觉得所有人都不理解自己,在一个下着雨的夜晚,跳江自杀。
      
      落水、窒息的瞬间,方云烟猛地从梦里惊醒。
      她无意时的握着脖子上挂着的吊坠,那是爷爷留给她唯一的东西,就像她的护身符一样。
      
      耳边仿佛还在萦绕着她穿书时刻她听到的声音。
      “既然你同情方云烟,那你就穿进书中,成为她,代替她,看看你自己能活成什么样。”
      
      方妈妈虽然也很困,但她时刻注意着女儿的动静。
      从后视镜里看到表情惶恐的闺女,方妈妈赶紧问,“云烟,怎么了,晕车吗?妈妈准备了药,还有热水。”
      
      方云烟看着担忧她的母亲,觉得她此刻的表情跟梦里劝原主‘现实一点’有些重合。
      她捂着嘴,生理性不适的干呕几声。
      
      她想,其实方妈妈的做法没错。
      只不过她一直在用成人的想法关心女儿,却从没走进过女儿卑微又敏感的内心。
      
      方爸爸很快把车停靠在高速停车点,一家人众星捧月一般的照顾着方云烟。
      方云烟吹了会儿风,又喝了点热水,总算缓过来了。
      
      再次坐进车里,方爸爸把车窗玻璃调下来一点,车速也减缓了不少。
      
      方云烟享受着公主一般的待遇,开始反思,原女配方云烟到底是怎么把一手好牌打的稀巴烂。
      
      现在她一心只想好好学习。
      是五三不好刷,还是王后雄太简单?
      
      

  • 作者有话要说:  【看文说明】
    【文名很重要,有巨大提示信息】
    【看过我其他文的读者都知道我喜欢埋伏笔,尤其是身世这边,所以,先不要杠,看到后面就明白啦。】
    【关于七八十清北的解释,因为我刚从高中出来没多久,我们高中每年不止出七八十清北,偶尔过百,985每年考六七百个……本文数据我还专门稍微写少了一点。真的没夸张,么么哒。】
    =================
    专栏新文求预收嗷呜~
    《豪门金丝雀她不装了》
    ——这是一本大写的玛丽苏沙雕文。
    曾搅得三界动荡不安的陈星然穿书了。
    身无分文的她长了一张艳若桃李、顾盼生辉的脸,正巧与本文女主像了个九成九。
    本文反派求女主不得,只能广撒网找替身。
    然后找到了大佬陈星然。
    “一个月十万,跟我走,最少签五年。”
    穷到吃不起饭,只能捡垃圾、表演胸口碎大石的大佬欣喜的答应了。
    三个月后,反派暂时扳倒男主,得到了女主。
    反派要抛弃陈星然。
    陈星然这小暴脾气哪儿受得了,当场抄起反派家撑房的柱子。
    还不等她动手。
    房塌了。
    女主跑了,反派瘸了。
    陈星然从废墟里把反派挖出来:合同上说好的签约五年。
    反派哭了:五年,一定满五年!嘤嘤嘤!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